【酒家*连载】欢喜酒家(四)清晨遇牛饮美酒,酒楼杀敌心情苦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欢喜酒家 >> 未知栏目 >> 未知栏目 >> 【酒家*连载】欢喜酒家(四)清晨遇牛饮美酒,酒楼杀敌心情苦

  【酒家*连载】欢喜酒家(四)清晨遇牛饮美酒,酒楼杀敌心情苦


作者:故事中人 探花,14142.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910发表时间:2010-07-16 13:39:49

【酒家*连载】欢喜酒家(四)清晨遇牛饮美酒,酒楼杀敌心情苦 四、清晨遇牛饮美酒,酒楼杀敌心情苦
  
  
  
   故事回到客房,正想躺下休息,却听得有人敲门,忙跳起身来,打开门,却见是上官欢儿,忙让了进来,坐下。
   故事讶然道:“欢儿姐?这么晚了还有事么?”
   上官欢儿微微叹息:“故事,我觉得你的话有道理。但那次昆山之战,你我均身负重伤,那黑衣蒙面人击了你我一掌,虽然月色下看得并不清楚,但那身形,分明是她!更何况,那只玉箫,她总是从不离身,那晚见到那黑衣蒙面人拿的玉箫,可是她的!世上怎会有如此相同的兵器?”
   故事猛然一省:“不错,那日我也分明记得,那黑衣蒙面人所拿的玉箫,是蓝婷姐的。当时在混战之中,我没有多想。再后来事情平息,我也离开军警,辞去军警帮主之位,此事也成了我心中一大疑问。后来,我曾经偶遇蓝婷姐姐,问起此事,她竟是茫然不知。那神情,绝不可能装得出来,她本是一单纯之人,我想其中必定有我们所不了解之事。欢儿,答应我,此事没有弄清楚之前,不要轻举妄动,免得铸成大错。”
   欢儿:“我也相信她是单纯之人,但事实都是你我看在眼里,我当如何想?包括后来几次我执行任务,遭到伏击,我就隐约有些怀疑是她。故而对她有所不满,近日她登上帮主之位,更是对我百般刁难。”
   故事讶然道:“是么?那欢儿姐姐说说看,有哪些事情是直接针对你的?”
   欢儿顿时愣住,呆了半响:“具体事情,我却说不出来。”
   故事释然笑道:“或许是你心中有梗阻,便觉得事事针对于你?”
   欢儿叹息一声,两人久久不再说话。
   此时月上三杆,朦胧的月光射进屋子,一切显得那么静谧。
   故事忽然笑道:“欢儿姐姐,我一直觉得你就是一孩子,虽然我叫你姐姐,可是,从我们第一次见面现在,我们经历了多少事情啊。我一直觉得你很任性、调皮、执着,就像是没有长大的孩子。”
   欢儿“啊”地一声:“我竟是这样的么?”
   故事笑:“怎么不是?你就是很固执的人,但相处久了,便觉得你是十分善良之人。记得我刚到军警的时候么?牛帮主一待我到军警,便私下找过你们几位军警元老,说是想传位于我。而那时候你对我并不友好,后来我察觉到你原来是因为和牛帮主相处久了,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所以对刚去的我有所排斥。后来,随着我们交往渐多,我也便明白你原是十分善良之人,你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罢了。”
   欢儿若有所思:“或许你说的对,我对习惯了的人和生活,都有很强的依赖感,不愿意去打破那样的宁静。”
   故事:“是的,你是善良之人,而蓝婷亦是善良之人,我原本觉得你们两人应该成为挚友。可惜,我忽略掉了,你和她都是性格内向之人,你们内心的矜持让你们无法掏开心窝,对对方敞开。结果,因为一些事情造成了误会。其实,就算是在那昆山一战中,我被那颇似蓝婷的黑衣蒙面人击中那掌,我也相信那人绝不是蓝婷。”
   欢儿叹息:“或许我真的是不了解她。”
   两人沉默良久,欢儿忽然道:“故事,这件事情,我们必须把它弄清楚。我先回帮中,你随后赶来吧。”
   故事:“你现在就要走?还是明早再走吧?”
   欢儿摇摇头:“我哪里待得住?”说罢,已是施展轻功,从窗口跃出,如飞而去,转眼便消失在月色之中……
   故事待欢儿走后,仔细想了想最近发生的事情,包括当年的昆山之战,但却没有想出什么头绪,却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清晨的阳光射进窗口,直照到故事的脸上。故事懒在床上没动,却听得敲门声,打开一看,原来是小二打水来洗脸用的。
   洗涮完了,故事下得楼来,便叫小二端上馒头稀饭。经过昨晚一闹,客栈几乎没有了客人,此时,仅仅有一个客人在饭堂吃着早饭,但确是背对故事,因此故事并未在意那人。
   但,一阵酒香却飘进故事鼻中,那人正大口喝酒!
   故事不由得一怔:“早点时间,居然有人喝酒?”闻得那酒,似乎是十八年的女儿红,故事不禁暗暗嘴馋。
   那背对之人却忽然道:“天下喝酒之人甚多,但早上喝酒之人,唯你我是知己,难道这样的酒香也诱惑不了你?”
   故事猛地一省,忽地哈哈大笑:“老牛,是你!”
   普天之下,故事仅仅觅得老牛这样一个知己,能和自己在早上喝酒!自然他很快便明白眼前之人,自是老牛了。
   故事上得前来坐下。那齐牛,穿得甚是朴素,一身秀才旧衣,双眼有神,清瘦的脸庞,胡须长长。老牛微笑着将桌上两坛酒中的一坛推给故事:“这两坛酒,我寻了三天!想想,普天之下,还是找你喝酒合适,不屈了这酒!”说着,自己已是捧起酒坛,又喝了一大口。
   故事急急拍开那酒坛上的封泥,顿时,一股清香直扑而来。故事忙深深一闻,张开嘴便咬住坛口,“咕咚咕咚”接连喝了十余口,旁边的店小二顿时惊得呆了,哪曾见过这样大口喝酒之人?更何况是在早上?
   故事放下酒坛,一抹嘴边余酒,才大笑道:“齐牛!不愧是我酒中挚友!有这等好酒,居然也留给兄弟,来,敬你!”两人相视一笑,一口气再喝了三大口。
   故事:“老牛,这么早便在这里喝酒,怕不是仅仅喝酒这个理由吧?”
   老牛正色道:“兄弟,军警帮近日之事情,想必你也听说了吧?你有何看法?”
   故事没有想到老牛这么直接,一怔之下,才道:“江湖中传闻越演越烈,怎会不知?我想的是这其中必定有隐情,而蓝婷和欢儿之间的矛盾,也甚是可疑,我怀疑有人在暗中作怪。”
   老牛点点头:“不错,我亦是因为想查出原因,最近才突然消失的,帮中之人都不知道我去了哪里。这些日子,我查出了一些端倪。”
   故事心中一动:“哦?有何收获?”
   老牛:“斧头帮,故事可曾听说过?”
   故事点头:“斧头帮,二十年前名震江湖的帮派,帮中高手众多,均使斧头,在江南一带无恶不作,称雄称霸。十年前赵王一统江山之时,此帮派竟然不归附,违背大势所趋,反而百般阻挠。赵王在多次协商未果之后,愤然带兵铲除了斧头帮,而那次恶战中,赵王便带的是军警帮。”
   老牛接口:“是的,赵王曾是军警帮出身,要剿灭强敌,自是带了自己最为熟悉和信任的帮派。当年那一战,甚是惨烈,双方都死伤惨重,斧头帮就此土崩瓦解,帮主龙战死在乱在之中。而军警,在那一战中也是损失惨重,高手伤亡重大。再加上后来赵王称帝,带了那时帮中的一班老臣重臣,故此,军警帮中近年来人才凋零,远远赶不上其他帮派的发展。”
   说起这段往事,两人不胜嗟叹。
   老牛再道:“近日我居然再次发现斧头帮的踪影,且势力不容小觑。”
   故事心头大震:“斧头帮?难道他们重出江湖了?”
   老牛点头,沉思不语。
   故事当下将自己在途中被伏击一事说了,两人交换眼神,更是肯定了此前的推测。
   老牛:“我得先回军警,仍是暗暗观察。我怀疑帮中亦有斧头帮之余孽,这事得千万小心!你作何打算?”
   故事:“我也想弄清楚这件事情到底是怎样的,那我们分头行动,暗中彻查此事,如何?”
   老牛叹道:“为今之计,只有如此了。但我怀疑他们的势力较大,你千万小心。”
   故事大笑:“无妨!我的功力你岂能怀疑?”
   老牛哈哈大笑:“不错,有谁能为难住名震江湖的故事?好兄弟,就此告辞!”说罢,坛中美酒已被他一饮而尽,转身,身影弹起,翩然而去。
   故事将余下的美酒喝完,酒香扑鼻,余味无穷。酒足饭饱,故事结账后,便信步走出客栈,早有小二递上缰绳。故事纵身跳上快马,往西军警所在的铁马山而去!
   故事快马加鞭,转眼间便行有十余里。突然,那官道之上,远远地便看见一人一骑横立中间。故事心里有些疑惑,但仍是快马加鞭,转眼便到了那人面前。
   故事抬头一看,却是一个公子哥儿模样的人,那人尖声道:“此路是我开,若从此路过,留下买路钱。”
   故事“哼”了一声:“是么?此为官道,怎会是你所开?”说着便想绕道而过。那人却扬起鞭子,“刷”地击向故事。故事冷冷地:“还敢伤人,今天就教训你一下。”
   那人鞭子直指故事面门,煞是迅疾。故事伸手,两指猛地去夹那鞭子,使的却是“空手入白刃”的功夫。那人似乎认得厉害,招式未曾用老,便已将鞭子一收,又是一招“横扫千军”扑向故事。这招甚是厉害,雷霆万钧,让人心寒。故事也不敢大意,身子腾空而起,像一只大雁飞起,半空中猛地一指,一股劲力直指那人“缺盆”穴。那人慌忙将头一偏,让了开去,那指劲力直冲地面,“轰”地一声,地上被击出了一个小坑。那人吓了一跳:“还好没有被击中。”
   此时,那马却被扬起的沙尘一惊,仰首长嘶。那人不曾提防,掉下马来,疼得“哎哟哎哟”直叫。那声音甚是清脆,分明是一女子。故事一愣,转身便要离开。
   那人却猛地叫道:“大叔,大叔。你不理我啦?”
   故事一听,却是宝贝的声音,不由得吃了一惊:“宝贝,是你么?你怎会在这里?”
   宝贝气呼呼地爬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故事大叔,你差点伤了我,你欺负我。我要给我爹爹告状去。”
   故事无奈地摇头:“你个小妮子,装扮成男子模样,谁认得你啊?”
   宝贝:“哼,大叔,你死定了,我爹爹一定会找你麻烦的,他可是疼我疼得不得了的。”
   故事摇摇头:“大叔有事,不和你闹啦。”
   宝贝连忙道:“大叔,如果你不想江湖上的人知道鼎鼎有名的故事帮主欺负一个弱女子的话,你就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故事甚是无奈:“说吧,你个调皮鬼!我真是拿你没辙了。你是弱女子的话,那全天下找不到不弱的女子了。”
   宝贝见故事答应了,不禁得意地笑了:“故事大叔,这可是你答应了的哦。嗯,我们走吧。”
   故事疑惑地:“走?走哪里去?”
   宝贝讶然地:“我怎么知道你要走哪里去?反正从现在开始,你得保护我,你走到哪里就带我到哪里。这就是你答应我的事情,你必须做到。”飞身上马,却是偷偷地捂住嘴笑。
   故事连连摇头:“不行,我要去的地方危险,你现在不能跟着我。这件事情一了,如果我没有死的话,我再帮你做一件事情吧。”
   宝贝摇头:“不行,故事大叔,我一定要跟着你一起,我知道你现在一定遇到事情了,我来帮你啊。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说服爹爹,让他同意我跟随你闯荡江湖的,你这样做,那我的功夫不是白费了。”
   故事:“你不知道,现在我面临着危险,到底有多大的危险,我也说不清楚。一不小心,命都有可能掉了。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给你爹爹交待?”
   宝贝嘟着嘴:“我不管,反正你答应了的。哼……”却捂起耳朵,不再听故事说话。
   故事摇摇头,情知她是铁心要跟着自己了,没法,只得依她了,便也不再说话,转身一夹马背,鞭子一扬,马儿便飞快地奔驰起来。宝贝见故事答应了,心里一喜,急急跟上,两匹快马转眼便消失在官道上。
  
   晌午时分,铁马山下的小镇。
   酒楼。
   这几天生意好,酒楼老板高兴得眯起眼睛了,眼里都是钱的影子。
   故事和宝贝找了一临窗的桌子坐下,要了两斤牛肉、一只鸡、一只兔,十斤酒。
   宝贝睁大了眼睛:“大叔,你吃得下这么多东西?”
   故事也睁大眼睛:“这么些东西都吃不了?”
   宝贝摇头:“好在你不是开酒家的,否则,你的酒家被你自己都吃垮了。”
   故事大笑:“宝贝,我正想开酒家呢。我和果果、小人鱼把事情了了,就去寻找一隐秘之地,开一个酒家,过过平静的日子。”
   宝贝:“不再闯荡江湖了?”
   故事有些疲惫地说:“这么多年,真的累了。你还小,体会不到那种感受。小人鱼、果果都是性情中人,她们是要朋友不要江湖那种人,我们在一起,很快乐。我们打算平静地一起过快乐的日子,每天有酒有朋友,多么惬意啊!只是那一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到。”
   宝贝似有所悟:“大叔,我也不喜欢那种打打杀杀的生活,只是爹爹开了镖局,我们只能过那种在刀尖上的日子。好在爹爹闯荡江湖几十年,也算是闯出一些名堂,最近我跟着爹爹走镖,还没有发生过劫镖的事情。”
   故事笑道:“你爹爹创立了天下第一镖局,名头响亮,你爹爹功夫又是江湖中顶尖好手,镖局中也不乏高手,谁敢去老虎头上拔毛啊?”
   宝贝听得故事称赞自己爹爹,也不禁有些得意:“额,那是,我爹爹的剑术,可是厉害得紧。”
   故事微微一笑,捧起酒坛,大口大口喝将起来。宝贝昨晚已见识过故事喝酒,也不奇怪他能喝那么多酒了。
   这时,就在故事仰头喝酒之际,三枚毒针迅疾地射向他的胸部。宝贝大惊,急切之间,筷子急急使出,一招“蝴蝶穿花”,竟是轻轻巧巧地将那三枚毒针夹住了。却听见那故事道:“宝贝,好功夫。”宝贝抬头,却见那故事仍是仰首喝酒,并不能看见自己接住那三枚毒针啊,心中不由得对故事更是佩服。
   宝贝站起身来,对周围之人喝道:“是谁在偷偷摸摸地暗箭伤人?有种的就站出来。”此话一出,酒楼上吃饭之人俱是停住筷子,惊讶地看着宝贝。
   故事放下酒坛:“好酒,好酒,对面的朋友,怎不过来喝两杯?”说着,笑吟吟地看着对面一桌三个灰色衣服的大汉。
   那三个大汉互相望了一眼,脸色一变,竟不打话,从身上抽出兵器,却是斧头,便往故事扑了过来。宝贝冷冷地笑道:“无耻之辈,准备受死吧。大叔,让你看看我的身手。”说着抽出宝剑,一招“横刀立马”,守住门户,挡住了三人的攻击。
   故事大笑:“好好,我喝酒,宝贝。看你的了。”却是提起酒坛,又喝酒了。
   三人攻势一阻,停滞一下,又再度攻上。宝贝招式未收,剑尖一挑,却是使出“挑灯直上”,刺中了中间那人肩膀,那人“哎呀”一声,倒在地上。另外两人一愣,攻势缓了下来。宝贝却不犹豫,使出“横扫千军”,那两人吓得顿时用斧头抵住。那宝贝的可是削铁如泥的宝剑,那寻常斧头怎抵得住?顿时,那剑穿透斧头,将两人斩为两截。那倒在地上那人见状,寻思逃脱不了,猛地举起斧头,在脖子上划了一斧,眼见也活不成了。酒楼上的客人见杀了人,吓得纷纷逃走。
   故事大笑:“原来是几个脓包。”
   那宝贝却怔怔地站在那里,脸色惨白。故事吃了一惊:“怎么的?宝贝?”
   宝贝摇摇头,很是难受的表情。
   故事忽然醒悟过来,拍拍宝贝的肩膀:“是不是第一次杀人?杀人的滋味儿不好受吧?”
   宝贝满眼泪水,点点头。
   故事:“想哭就哭出来吧,会好受些。”
   宝贝“哇”地哭了出来……
  
  
  
   2010.7.16
  

共 557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直都在关注故事写的武侠风。只是这些年传统武侠的没落让人没得惋惜,难得故事以武侠立意为社团写文,单就这个的趣味与互动就是一种难得的心理调剂。文中依旧围绕军警之乱来写,更是对人的认识有了进一步的解读,欢儿的小儿心态,固执的依赖,老牛的豪爽,精明老道,宝贝的纯真调皮,这些人物血肉丰满,有着很强的代入感。这点掌握还是相当不错的。只是文章通篇读来,我有一点似是而非的感觉,金大侠,古大侠相互博弈下的畸形?招式太过粗糙,宝贝如此乖灵精巧的女子竟然用“一招“横刀立马”?文字凝练度有待提高,有些语言用词有失偏颇,如“不屈了这酒!” 屈字何解?单指酒而言,若换做枉是不是更好点?既指这酒,也指,老牛与你是知己的不枉?个人浅见。故事一点一点的展开,军警混乱分崩的黑手能否找到?故事与宝贝又有着怎么样的笑料?进一步期待中。您诚挚的编辑:夜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0-07-16 13:47:26
  这小子整天嘻嘻哈哈,编按却是写得头头是道。欣赏并感谢!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回复1 楼        文友:夜雨寂北        2010-07-16 13:49:29
  我有那么不正形?可能是被老姐传染,我是很正统的。并且不再是小子,能听你说声小子,自恋装嫩中……年轻多好
2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0-07-16 13:48:59
  金大侠古大侠都是我欣赏的作家,故此自己的文在二者之间挣扎,暖暖看出了这一点,感动中……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3 楼        文友:夜雨寂北        2010-07-16 14:00:07
  他是江湖第一快剑。他的剑有多快,没有人知道,因为见过他出剑的人都已经死了。但是他对我说,他的剑还不够快,他每次对着她的时候,手中的剑总是比自己的心软慢了半怕,所以,他说,他要练更快的剑,快到连自己都来不及心软便将她杀死。
  
   这是我印象最深的一部武侠语言描写。很淡,淡的让人找不出一个出奇的字眼,但是每个字每个词所组织的句子,却字字攻心,冷情,漠血,苦到措手不及的荒芜。
共文字与心杳杳,享悠远而旷达
回复3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0-07-16 19:46:20
  哎,一声叹息,那样的境界怎是短时的积累?
4 楼        文友:江南雨竹        2010-07-16 16:45:18
  江湖恩怨,何时了?!
永远的绿色
回复4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0-07-16 17:06:48
  是啊,恩怨……
5 楼        文友:宝贝不乖        2010-07-16 16:53:40
  老夫子的按,好强大,灭哈哈。原来第一次杀人还哭。额……
http://www.seektoo.com寻觅,一份感动
回复5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0-07-16 17:07:19
  你以为杀人很快乐?
回复5 楼        文友:夜雨寂北        2010-07-16 18:14:03
  只是简单砍了几刀,其余的几刀被老姐挡住了,不然就砍成人干了。。
回复5 楼        文友:夜雨寂北        2010-07-16 18:16:22
  欣赏宝贝的调皮出场,小女儿美,惹人。
回复5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0-07-16 19:45:21
  好在果果及时出现,真险
6 楼        文友:笑若灵舞        2010-07-16 17:35:59
  越来越精彩,其中的打斗场面颇为精道,更可喜的是对友情的描写,让人感动.
   虽是身在江湖,作为性情中人,怎么都敌不过一场友谊,而故事里的故事这个人,也正是为了还友谊一个清白.
不管我坠入怎样的一个无缘,都要给我透明的羽翼,如果佛前也冷,它可以做我永久的披肩。
7 楼        文友:笑若灵舞        2010-07-16 17:37:46
  老夫子是个认真较真的人,看吧一个字用得不到位他也会纠结,哈哈.
不管我坠入怎样的一个无缘,都要给我透明的羽翼,如果佛前也冷,它可以做我永久的披肩。
回复7 楼        文友:夜雨寂北        2010-07-16 18:15:08
  不是一个字,是字太多,我懒得一一提了。
回复7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0-07-16 19:47:04
  嗯,果果说的对,太纠结了。
8 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0-07-16 18:25:38
  精彩继续,继续精彩。故事,你算是将这欢喜酒家掀起了一场疾风骤雨了。
   哎,果果,那个夜雨可是疯子么?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回复8 楼        文友:夜雨寂北        2010-07-16 18:44:27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其实,我应该不是疯子类型的,只是跟着老姐一路走来,看着她的疯疯癫癫,她的痴痴狂狂,看着她的自持与内敛,看着她与生具来的愚蠢和睿智结合而来的天真,看着她的贪婪,看着她的隐忍的内心,我都在,我说过,醉笑陪她三千场,不诉离殇。我只为,她是果果。若舞的姿态。
回复8 楼        文友:夜雨寂北        2010-07-16 19:14:49
  我感觉我是神经质的,嘿嘿
回复8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0-07-16 19:44:20
  额,我准备开个疯人院,给你留个VIP套房?
回复8 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0-07-16 19:49:58
  不是,我指的疯子是另一个朋友,我以为夜雨是他,后来问了果果,原来不是,就罢了。
   问好夜雨,相当认真负责呵,向你致敬:))
9 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0-07-16 20:01:41
  杯中小世界,一个大乾坤——来欢喜酒家,你无悔的选择。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回复9 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0-07-16 20:02:18
  偶的广告词好不好?故事,快快表扬一下,润笔费就不要了,哈哈哈。
回复9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0-07-17 19:01:43
  小鱼真是聪颖
10 楼        文友:顾之痕        2010-11-23 13:00:04
  突然想起一个名为 风波庄 的全国连锁店,在这纷扰的尘世中,便是以一个武侠的姿态成就的饭店,颇有酒家的感觉,若是故事那边也有一个分店,一定要去看看,真是活脱脱的武侠风范,以金庸的武侠为起始,比如金盆洗手,比如服务员称店小二,还有上等的女儿红,别有一番滋味。几时酒家能一起聚会一定要在风波庄聚餐,江湖纷争,铁马潇潇,多棒啊。
微信公众号:guzhihen2008 顾之痕
回复10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0-11-26 16:50:16
  这想法不错……
共 10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