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家*散文】与爱情无关的玫瑰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欢喜酒家 >> 短篇 >> 江山散文 >> 【酒家*散文】与爱情无关的玫瑰

精品 【酒家*散文】与爱情无关的玫瑰


作者:故事中人 探花,14142.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426发表时间:2011-01-05 18:06:17

【酒家*散文】与爱情无关的玫瑰 【引子】玫瑰,不一定和爱情有关。
  
   1、
   夜灯通明。小县城,美食街。
   我和几个朋友吃着火锅,划拳拼酒,没多久三斤白酒和十多瓶啤酒下肚,便颇有些醉意朦胧,说话的时候舌头也不太灵便了。
   手机响了,是小小打来的。
   “小小,你在哪里啊?吃饭没有?过来吃饭吧……”
   “哥,我姨妈给我介绍了一个男朋友,我刚和他见了面。我想……我想带过来,你帮我把把关,好么?”
   “哈哈,小小也恋爱了啊,不错不错。快带过来喝酒,我们等你,你打的过来,在……”
   挂了电话,铁哥们阿帆凑过来:“我说哥啊,是小小也想你了吧?要过来看看你?”
   我没好气地:“臭小子,你嘴里就吐不出象牙。什么叫她想我啊?她是带男朋友过来让我把把关。”
   阿帆“嘿嘿”地笑:“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吧?小小的心思,除了你不懂,同事们都知道。这么久以来她就是喜欢你,可惜你又不表态。估计今天她是想激你一下,哈哈……”
   我拿起酒杯就灌阿帆:“喝酒,堵上你的嘴。”
  
   2、
   小小的心思,我怎会不知道?她帜热的目光总会无视其他人的存在,告诉所有人她眼中只有一个人。一大群同事在办公室聊天的时候,她总是无所顾忌地看着我,直到我不好意思扭头逃出办公室。偶尔只有阿帆等几个铁哥们的时候,我们便故意聊黄色笑话,小小羞笑着只好扭头离开。
   有一次,我们几个光棍同事正在聊苍井空和渡濑晶谁更漂亮、演技更好,小小闯进来,张口便问:“谁是苍井空?什么时候出道的演员啊?”看她一脸迷惑的样子,我们几个哄堂大笑。小小见我们笑得很坏坏的样子,顿时明白过来,红了脸便笑骂着“一群没正经的家伙”,逃了开去。
   小小和阿帆是一起被分到单位来的。刚来那会儿,人生地不熟,很多事情便找到我帮忙,我总是很耐心地帮他们,渐渐地他们便总是喜欢和我呆在一起。那时候单位上有六七个没结婚的小青年,我总是带着大家一起玩或者做事。每次加班做完事,我就向领导给兄弟们申请补助。领导很重视我,每次我说什么,他都会准,大笔一挥,就把补助单子签了。拿了钱,我便分给兄弟们,或者带了大家,去临镇上的酒馆大吃一顿。每次去的时候,好几个摩托车,小小、阿帆没有车便分别搭乘其他人的车。每次决定要走的时候,小小总是最先跑出去,守着我的摩托车,然后顺理成章地搭乘我的车子,偶尔被阿帆抢先,她便去推他下车。阿帆拗不过她,只得让她。路上,我们也飚车。小小总是安静地抱着我,任风呼啸而过,有一次我问她:“车那么快,你害怕不?”小小淡淡地笑:“在你身边,我不害怕。”从后视镜里,我看见她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淡淡的害羞。我便不敢再问下去,我不敢涉及情感,因为,我心中只有相恋几年的女友秋。
   临镇同级单位有几个和我们一样的小青年,每次去的时候,大家便在一起玩。喝酒是少不了的,好几次我们几个喝得兴起,二两或者三两白酒,碰杯后一口便干了。然后,吃几口菜,又一口干一大杯酒。好几次,见我们喝得高了,小小便拉我袖子:“不能再喝了,再喝就醉了。”
   兄弟们便偷笑,我更是尴尬:“这个,男人喝酒,女人不能管的。何况,你又不是我老婆……”
   小小睁大了眼睛:“待会我要坐你的车回去呢,你得保证我安全。”
   阿帆坏笑:“他醉了才安全……”
  
   开心喝酒之后,醉意朦胧,走路都摇晃得厉害,是不敢开车回去的。大伙儿便去了茶楼,聚在一起打牌,喝茶。到了晚上十二点之后,酒也醒了些。便蜂拥着开车回单位宿舍,小小坐在后面,紧紧抱着我,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有些不自然,笑:“你别抱这么紧。”小小脸一红:“我还怕你开车不稳,把我扔下去了……”
  
   女友秋和我感情很好。她是我的大学校友,小我三级。我毕业之后,一直在等着她毕业,然后结婚。放大假的时候,秋总会跑回来守着我,没多久和我的同事也混熟了。每次秋来的时候,小小很不自然。秋第一次去的时候,小小便悄悄和我说:“晚上让你女朋友和我一起住吧,她住你那里也不方便啊。”我和秋早就同居了,便随口答道:“不用了,她就和我一起住,没什么不方便的。”
   小小便不开心了好多天。
  
   3、
   我和阿帆都快喝醉了。
   小小终于出现了,她后面跟了一个男人。
   小小挨着我坐下,给我介绍:“这个是阿赵,我姨妈一个单位的同事,工作上挺能干的。”
   我热情地招呼阿赵:“来来,兄弟,坐坐,喝酒。”
   阿赵不怎么喝酒,几个朋友劝了老久,他连一杯啤酒都没有喝完。我心想,可能是他不善于喝酒吧,也不勉强,便暗示大家不再劝酒。
   坐了不到十分钟,阿赵便笑着对我说:“哥,我那边还有几个朋友,都在等我呢。我和小小过去一下,你看……”
   我笑着说:“去吧,去吧,我们改天再聊。唉,对了,照顾好我妹。”
   小小迟疑着看着我,终于还是跟着阿赵一起走了。
  
   又喝了些啤酒,我们便去了茶楼打麻将。
   阿帆:“哥,你现在升了,到县城上班了。离开你,兄弟们都没精打采的,没以前那么好玩了。”
   我笑:“那没什么,礼拜天大家还是可以一起玩啊。”
   电话响了,是小小打来的。
   “小小,咋了?”
   “哥,我和他在他朋友这边,他们在喝酒,他喝了好多酒。”
   我有些不快,阿赵怎么这样啊,在我们这边喝酒的时候,一杯啤酒都没有喝完,妈的,什么人啊。但,他现在是小小的男朋友,我也不好说什么,便道:“小小,你没喝酒吧?”
   “没啊,哥。你在做什么啊?”
   “我和阿帆他们在打麻将。”
   “哦。那你慢慢玩,我待会儿就回家去了,我弟弟不在,今天晚上我去帮他看门市。”
   “哦。”
  
   4、
   打完牌,都快十二点了。
   我到宾馆开了房间,冲进去,扑倒在床上,便不想动弹了,沉沉睡去。
  
   手机响了。
   我真的很想把手机扔进马桶。谁能忍受在睡眠最酣的时候受到惊扰?
   打开手机,凌晨一点钟,小小来的电话。
   我有气没力地按了接听键:“喂……”
   小小哭泣的声音顿时让我一个激灵:“哥……他赖在这里不走,还说要和我……和我睡觉。今天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他怎么就这样啊。我弟弟又不在,我只有找你……我该怎么办啊?”
   我顿时火冒三丈:“妈的,这男的,干嘛啊?不是耍流氓么?”
   小小还在哭:“他们还在喝酒,我就离开了……后来,他又到了门市上来,说他喝醉了,要和我睡觉,他赖在床上,我都不不敢进屋……我在门市的街道边,好冷……”
   小小的哭泣声让我心软:“小小,你别慌,我马上打的过来,你等着。”
   跳下床,我摇晃着冲向电梯,下楼……
  
   远远地,便看见小小的孤单的身影在寒风中显得那么无助。
   阿赵还在床上赖着。
   我冷冷地盯着他:“自己起来,滚蛋。”
   阿赵捂着脸,喃喃地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妹是个清白女孩,是个好女孩,你阿赵算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胡来?”我火了。
   阿赵还是不吭气,扑在床上,没有起身的意思。
   “妈的,给你脸还不要脸了。”我火冒三丈,一把抓住阿赵的领口,拧起来,拖出门市,拦了一辆出租车。开门,扔了进去。
   司机问:“到哪里?”
   我掏出十元钱递给司机:“随便你。”
   车子加大油门,转眼便消失在街尾。
  
   5、
   小小还有些害怕:“我怕他再回来。”
   我笑了:“小小,别怕,你把门从里面反锁了,他打不开的。乖了,我好困,我回去睡觉了。如果他真的再回来,你打电话给我,我五分钟之内赶到,一定的。”
   小小低着头:“你陪着我,好么?床上有两张被子,我们一人一床被子……”
   我有些尴尬:“小小,这样不好的,明天早上隔壁门市的人看见会说闲话的。我在宾馆开了房间,不住浪费钱了。”
   小小又哭了:“我真的害怕,哥,你陪着我吧。”
  
   门市里只有一张床。
   我无计可施了。
   小小忽然说:“那我跟你走,去住宾馆。”
   我只好点点头:“好吧,走。”
  
   我开的是标准间,两间床。
   洗澡后,我的头还有些疼,酒精还在体内疯狂,便倒在床上,一会儿便睡着了。
  
   小小把窗帘拉开,强烈的太阳光射了进来。
   我眯起眼睛:“小小,你这么早就醒了啊?”
   小小已经穿戴整齐,她睡的那床被子也叠好了。
   小小低着头:“我要去门市了。”
   我点头:“去吧,有事给我打电话。我估计阿赵是没脸再来找你了,放心吧。”
  
   6、
   那天,雨很大。
   火锅店,我喝醉了,阿帆陪着我醉。
   小小看着我们喝醉。
   “哥,爱了就爱了,别管结果了,人生……总是不完美的。”阿帆嘴里含糊不清地说。
   “你小子……还文绉绉的?”我笑骂道,脸上,流着泪水。
   小小:“哥,别喝了。”
   我又喝了一大口:“没有酒,怎么活?”
   小小忽然大声说:“你不还有我么?秋姐姐离开了,她有不得已的苦衷,我还陪着你啊。”
   我挥手:“她是我的全部,你……你不是。”
   小小流泪了:“那我在你心里是什么?”
   我想都没有想:“妹妹。我一直当你是我妹妹……”
   小小哭着冲出去了,雨很大。
   醉眼中,我看见雨越下越大……
  
   【尾声】
   两年之后,小小要结婚了。
   咖啡店。
   “哥,我终于忘记你了。但你会一直陪着我,一直是我的哥哥,对么?”小小的眼神成熟了很多。
   我笑了:“你一直是我妹妹,从来没有变过。”
   一个乖巧的小女孩抱着许多束玫瑰花叫卖,以为我们是情人,便甜甜地叫:“叔叔,买花送阿姨吧。阿姨好漂亮……”
   小小笑着:“哥,送我一支玫瑰花吧!与爱情无关的玫瑰。”
   我笑了。
  
  
   2011.1.5

共 376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世人常说,除却爱情和友情,男人和女人之间还有第三种感情,暧昧不明,半推半就,所谓的蓝颜知己,或许就是如此。每一个男人的感情之路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个这样的妹妹吧,是藏在心里的一种暖,一种无言的欢喜,但又是轻微的,淡然的,不着痕迹的,永远无法成为唯一的那种深刻与炙热。就像本文的题目一样——与爱情无关的玫瑰,是的,世间有一种玫瑰,它与爱情无关,但它无疑又有着自己独特的香,纵使经年流转,让人无法忘怀。文章感情真挚,用词简洁生动,读罢有一种淡淡的惆怅溢上心底,却又明净而欣慰。欣赏,推荐阅读。——良煦【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101050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良煦        2011-01-05 18:06:53
  世人常说,除却爱情和友情,男人和女人之间还有第三种感情,暧昧不明,半推半就,所谓的蓝颜知己,或许就是如此。每一个男人的感情之路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个这样的妹妹吧,是藏在心里的一种暖,一种无言的欢喜,但又是轻微的,淡然的,不着痕迹的,永远无法成为唯一的那种深刻与炙热。就像本文的题目一样——与爱情无关的玫瑰,是的,世间有一种玫瑰,它与爱情无关,但它无疑又有着自己独特的香,纵使经年流转,让人无法忘怀。文章感情真挚,用词简洁生动,读罢有一种淡淡的惆怅溢上心底,却又明净而欣慰。欣赏,推荐阅读。——良煦
姓名:曹浩 QQ:601424074
回复1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1-01-05 18:51:08
  辛苦良子
2 楼        文友:良煦        2011-01-05 18:07:49
  唉,滥情。
姓名:曹浩 QQ:601424074
回复2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1-01-05 18:51:20
  胡说八道
   我多专一的……
3 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1-01-05 18:11:40
  来看,故事的艳史,哈哈。。。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4 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1-01-05 18:12:32
  哦,说错了,是情史。哦,不对,是风流史,抱歉,这个可能是故事才知道了,我是表达不好滴。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回复4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1-01-05 18:51:34
  去打你的酱油吧……
5 楼        文友:蓝夜        2011-01-05 19:48:55
  哎,服了你的,彻底的。嘻嘻。
抚弄文字 轻吟浅唱
回复5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1-01-06 09:32:21
  夜夜乖……
6 楼        文友:山泉        2011-01-05 20:16:12
  情真意挚的文章,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给人一种恬淡的感触……欣赏佳作,问好故事君!问好朋友们!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
回复6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1-01-06 09:32:35
  问好山泉君
7 楼        文友:※疏影※        2011-01-05 21:27:58
  既是散文又有小说的味道,欣赏了,问好故事!
回复7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1-01-06 09:32:52
  影子好……
8 楼        文友:樱之信        2011-01-06 13:51:31
  原来是师傅的艳史.....哦..哦..哦...
即使502变成520也粘合不了我破碎的心......
回复8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1-01-06 15:50:18
  徒弟,大人的事情你少管……
9 楼        文友:顾之痕        2011-01-06 18:50:28
  哦,啊,这么多人喜欢你,太难得了~~~哈哈,
微信公众号:guzhihen2008 顾之痕
10 楼        文友:顾之痕        2011-01-06 18:51:16
  崇拜鱼鱼,用词太精准了,哈哈~~~
微信公众号:guzhihen2008 顾之痕
回复10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1-01-06 20:57:09
  鄙视鱼鱼那样打酱油的……
共 21 条 3 页 首页123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