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秋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晚秋

精品 晚秋


作者:高研 布衣,168.0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359发表时间:2015-01-17 22:27:54
摘要:《晚秋》讲述的是退休教授高研的故事。出生与富农家庭的高研,高中毕业时恰逢文革开始,省却了诸多限考的烦恼,在大队文娱宣传队排练节目中,和大队支书的小姨子相爱结婚,大队支书阻挠无效后与高家断绝亲戚关系。恢复高考制度后高研考取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表层波澜不惊也似风光无限,而内心浪涛汹涌存有诸多不满,作品通过高研经历的叙写,指出了世风日下道德滑坡的严重问题,用“谁病了”的发问,对社会进行了严肃的反讽。

桂花飘香的时节,影梦菜场临街的最好市口,新开张了一家“北京烤鸭店”。人们经受不住京城来的名气和那烤鸭特异芳香的裹挟,还有开业三天七折优惠的诱惑,排起了长龙。排在后边的不时伸长脖子提升着头颅的高度。
   赵燕排在后面,老伴高研站在一边陪着她,随着队伍慢慢向前挪移。不到半支烟功夫,高研用手轻轻触碰赵燕的腰,咧嘴笑着说:“燕儿,你排这儿,我到那边去看看。”
   “嗯,不要去偷着抽烟哟。”赵燕说着抿起嘴笑。
   高研近年来对老伴的称呼悄然发生了变化,从原来粗声浊气的“燕哈”,转换成了能弹出水来的“燕儿”,就这一声“燕儿”把老红薯叫出了乳黄瓜的脆嫩味道儿,赵燕听得心里麻酥酥痒兮兮的,脸上的皱褶铺展像花儿一般绽放。
   高研嗯嗯地答应着,踱到转动着的烤箱那里去了。烤鸭店主故意把烤箱安放在贴近路边的地方,为的是招徕顾客。虽叫烤箱,但和人们在影视片里看到的传统烤炉和后来的方形电烤箱不同,是用透明钢化玻璃制作的圆桶。因为透明,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烤鸭由生变熟的过程。圆桶直径一米左右,高近两米。厨师把经过各种秘制香料腌渍过的光鸭,用钢针精巧地穿夹支撑好,次第挂在烤箱内,上下五六层,每层有七八只,底下是无烟燃烧的焦木炭火。烤箱以秒针走动的速度旋转。几分钟时间,鸭身开始出油,肉体饱满肥硕,色泽鲜嫩红润油光发亮,发出丝丝丝的声音,鸭身出油如雨下,由点点滴滴渐渐变大。搞不清是已烤熟的成品还是烤箱里正在溢出的香气,诱引着驻足观看者喉咙里的馋虫爬动。
   高研抵近细看,慢慢的,慢慢的,嫩白渐渐转为浅黄,浅黄就在他眼皮底下一点点的加深。他目不转睛,聚精会神,看着鸭子的变化过程,反正赵燕前边还排着十几个人呢,难得有这个空闲。高研看得发呆发傻,像学习专心的学生看老师做演示实验,像相亲的人不放过对方的任何一个细节。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就在他看得眼睛发酸发涩发胀的一眨眼之间,烤箱里变戏法似的,浅黄到深黄再到金黄,一跃而成了暗红,鲜嫩饱满的肉体迅疾收缩起了皱纹。高研打了一个格楞,摇摇头眨眨眼睛,一个水灵透嫩的丰腴少妇,怎么在瞬间就变成了脸上千沟万壑的黑瘦老太婆的呢?心中升腾起莫可名状的伤感。买回家的烤鸭,高研没动一筷子,赵燕不明就里,以为老伴在生她的气,责怪自己染有了奢靡之习,可想想也不像,那么是不是生病了呢?
   高研舍不得花钱在学校是出了名的,说好听点是节俭,说难听点是抠门儿。上班时从家里带上煮好的饭,口袋里放一个鸡蛋,掐上小花园里自栽的几根小葱或小蒜叶儿,路上买半块豆腐,下课后开电炉热饭,烧一碗鸡蛋豆腐汤,夫妻俩对付着不剩一粒米,把汤全部喝光。市场上搞促销时花一百块钱买的手机用了十二年还不让其退役,他说能收发短信接打电话就行了呗,有人听了就忍不住要笑。离开课堂和学术研讨会议,人们一般不会把高研当做学者,除了脸上褪不了的太阳色和讲着一口三七开的普通话外,主要是他的穿戴至少要比时代落后两个五年计划:中山装一直穿到市场上找不到影子,缝纫店也做不出这种款式后,才改穿西装和夹克衫的。但如果说他是守财奴,那肯定是大错,在扶危济困中他捐款捐物比别人都多,还手牵手资助过几个特困学生。有几个学生曾调皮地和他说嘴里寡淡,说了还咂咂嘴巴,他二话没说把他们叫回家,和赵燕烧了一脸盆红烧肉让孩子们解馋。
   人说病人气多,穷人理多,高研曾严重同意过这种说法,现在怀疑此话是有问题的。自己种田出生身体壮实,实在不是病人,但没有少生闷气;做了几十年清贫教师,不是富人,却也总很难占到理,反而常常觉得憋屈。看来生气和占理并不是病人和穷人的专利。高研脾气特好,他儿子小时候淘气,有一次掀翻了桌上的油瓶,赵燕上来就要打,他立即冲上去护住孩子,嗨嗨嗨笑着说,半瓶油多少钱,打坏了孩子多少钱?
   不容易发脾气的人,不是没有烦心事,而是善于控制自己的情绪,人们称他们有涵养,如果这种说法成立的话,高研必列其间。其实,有涵养者表面上涟漪不惊,内心深处同样暗流涌动波翻浪卷,所有欲望和常人无异,只是一般人觉察不到,而有的领导会觉得这样的人特别好用,因而往往只知用车不思养护,也是高研们生闷气的重要理由之一。
   高研谨记自己毕业时老师的教导,要做学问就要淡泊名利,不和别人比吃穿不要轻易发脾气,他也这样要求自己的学生,并且身体力行,厉行节约。不过,条件改善后在舌尖上也渐渐开始讲究了,小时候把萝卜青菜当主食,多少年后都见之生厌,能吃上荤菜,就想吃烤鸭扒鸡肥肠之类,不料这也有不对。赵燕看了健康小册子后说,蔬菜里有丰富的维生素ABCDE,要吃蔬菜不吃荤菜,对身体有好处,其实是她想省钱。高研心里嘀咕着,又不是老婆要一正一副,只是吃菜要个一荤一素,也不行啊?虽有点生气,但知道赵燕也是为了持家,虽然经常不能解馋,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可后来慢慢发现不对了,赵燕也提出要吃荤菜,说是从电视节目里看到光吃蔬菜营养不够,说还要适当吃点水果喝点牛奶,并且从原来只吃最便宜的鲢鱼,悄悄改为吃鲫鱼,有时还要吃点江鲜海货,还要拉着高研陪她去跳健身操,真会跟风!不光吃上讲究,穿戴还要时兴一点,五六十岁的人了,有点老来俏的意味。吃是真功,穿是威风。哎,也罢,男人嘛,就得有点担当,让老伴做做主,也风光风光!儿子到美国留学后就留在美国工作,年纪轻轻的收入已经是他这个资深教授的多少倍了,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经济负担。他这样想着很是豪迈,但对赵燕的做法还是不能完全认同,鲢鱼和别的鱼类在蛋白质结构上基本相同,价钱却便宜得多,有点土腥气又有何妨?多放点调料盖盖就可以了嘛,吃了还接地气。至于说到穿,能对付就行啦。
   总说人老了性子会淡点,可高研反而急起来了,不是和他人发急,而是闷头发躁和自己较劲,似乎要挑战一些传统的真理性的东西。不知是不是退休闲下来了,还是像长跑运动到了终点停不下来的缘故。总喜欢琢磨,越琢磨越懊恼,觉得以前教给学生的很多道理是错误的。比如“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只不过是劝勉人们要勤奋刻苦的一个大写意的道理,但此话不合逻辑,“只要”是说充分条件,而事实上“功夫深”是必要条件。再说有这个必要吗?把铁杵磨成针还不是短了人的寿?又有几个笨蛋这样做过呢?但千百年来代代相传,照此办理的人还就不少,当然不是真的把杵磨成针,但不根据自身主客观条件盲目追求所谓成功的太多了。还有一点让老高尤为不爽的是,儿子念洋书打洋工也就算了,还在大洋彼岸找了黄发碧眼姑娘,搞中外合资生了一个洋娃,唉!赵燕对此不光不反感,还逢人就显摆,没有表现出孙子不在身边的寂寞和遗憾,好像就是要活得轻松洒脱,好像不要天伦之乐,就要和他作对一样。其实赵燕也不是不要孙子,只是希望儿子和媳妇把孙子送回国带养,可洋外公外婆不肯。儿子和媳妇叫赵燕去美国,她说要照顾高研的生活,孙子又不是没人照顾,其实要照顾高研是不假,但是想到整天和蓝眼睛高鼻子的洋人打交道,语言不通极不方便,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赵燕的快乐是装给外人看的,他心里有数。
   高研和赵燕是当年农村叛逆式自由恋爱的典型。高研出生于富农家庭,始知事起就学会了夹起尾巴做人,知道没有发脾气的资格,虽然从未知晓富农的富是什么滋味。从小就十分乖巧学业优良,学雷锋争做好人好事,极力争取做一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庄上人谈起来就叹息说,这么好的孩子,可惜家里成分高了。一九六六年从县中高中毕业,恰逢文革,高校停止招生,虽说回家种田非常沮丧,但也省却了因为家庭成分原因被这个限考那个限考甚至蒙受屈辱的烦心,反正当时犁也下河耙也下河,鱼龙俱下,也就随遇而安。可娶亲成家是人生无法越过的一道坎儿。在高研父母亲为儿子婚事要愁白头抓碎心的时候,庄上传出了一个出乎人们意料的消息,大队书记张诗的小姨子赵燕看上了高研,说已谈得差不多了,有人说得邪乎,怕生米已经成了熟饭啦。老富农两口子问儿子有没有这个事,高研笑而不答。叫高研的老爸高大为老富农,不是他年纪有多大,而是他早已改造好了脱了帽子。
   他娘说:“不能啊,儿子!论情说,赵燕实在是个好姑娘,样子长得好看在十里八乡难找第二个,又识字又懂理,做田庄活计不要说,是生产队里的头牌……”
   “那有什么不能的,我的老娘啊?”
   “唉,”高研娘叹口气说,“要真的能成倒也是件好事,就是……”
   “嗯,还是怪我不好,早知道那时候把田卖掉几亩,哪怕送掉几亩也好……”
   “别说了,狗屎嚼三遍还嫌臭呢!”高研娘没等高大说完,就抢白打断说,“一家人都死在你的手里,你这个老富农!”她说着倒好像是局外人是受害者,当年置办田产和她没有半个铜子儿的关系,然而看着老伴委屈地耷拉下眼皮,自己又不忍心,泪水直往下掉。
   “娘,往后去不要再这样对爸,”高研声音颤抖着对他娘说,“当初爸也是为了儿女后代才勒紧裤腰带子买田的,哪里能想到是今天这个情况呢?”
   “儿子,嗯,儿子,”老富农哽咽着说,“有你这句话,爸死了眼睛也能闭得上了。”
   “不这样说,爸,娘,往后去不提这些话了,爸在社教时已经把帽子给脱了,还被选为生产队队委,现在又不是敌人,就是个成分问题呗,党的政策是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我晓得还有人抓住我家的成分不放,可又能抓到什么呢?人家不把我们当人,我们不能把自己不当人!”高研的几句话,说得他爸和娘心里舒服多了。
   高研知道他爸和娘的顾虑,真能找到赵燕这样的儿媳妇那是八辈子修来的,最伤脑筋的是成不了亲家就会变成冤家,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没有。高大在队里多次提意见反对栽插双季稻,认为表面产量高了一点好看是好看的,可是计算一下人工种子肥料成本就划不来了。大队书记张诗听到这个说法就感冒,以粮为纲增加粮食总产量是政治问题,怎么能计算成本?可群众呼声大,普遍反对种双季稻,认为是劳民伤财。
   张诗心里冒火,明知故问要追查是什么人在带头闹事,找到高大责问说,栽插双季稻是上级党组织的号召,你说我们的党错了吗?并压低声音说,老高啊,你不要忘了你是脱帽富农,帽子是不是要重新戴上啊?几句话说得高大背脊冷汗淋漓。高大年少时出门读书求取功名,虽然在外边闯荡很长了一些见识,但动乱的世界未能让其如愿,只能归耕垅亩,成了一个种田高手,这是庄上人公认的。但痛定思痛,眼下只能强笑着承认错误,表示坚决服从并支持上级领导的指示,虽然看到那些人折腾,内心不忍。他很清楚,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根本就是为人祸找借口,没有地震海啸,没有大面积的水灾旱灾蝗灾,千百万人饿死,全是大跃进大深耕大食堂大炼钢铁胡闹造成的!苦还没有吃够吗,现在刚要混饱肚皮又在瞎搞,实在是吃了饱饭忘了讨饭啊!但为了自己能抬头做人更为了儿子有个前程,他只能想着违心地封住自己的臭嘴,在集体劳动中挑最重的担子,做最苦最累或最需要技术的活计,社教中作为成功改造的典型脱了帽子,如农奴翻身得解放站到了人民的队伍中,现在绝无再回到敌人阵营的道理了。
   现在听说儿子和赵燕搞对象,心想这可是老鼠想娶猫为妻,玩的是赔命的把戏。最让老两口心惊肉跳的是,张诗正想把小姨子介绍给公社书记做儿媳妇,明显是想攀上高亲。听人说公社陈书记已经把儿子陈斌带来见面看过几回了,陈斌是赵燕和高研初中时的同学。陈书记哈哈哈地笑着说,怎么样?你们是老同学啦,都熟悉的,你们自己看着办,啊!现在嘛,什么年代了,婚姻自主,没有父母包办的一说,哎嗨!赵燕羞涩地笑笑不置可否,但私底下和他姐夫说,这个亲事她不愿意谈。张诗笑笑,点点头咕噜着再说再说的胡话,心里想着,不听话的臭丫头,拽个什么玩意儿?
   赵燕父母看小伙子陈斌人样儿不很如意,身块虽是不小,但长着一对胡萝卜花眼,笑起来一轮一轮的像不太活泛,可人家毕竟是公社书记的儿子啊,又是大女婿张诗做的介绍,说是订婚后可以安排赵燕做民办教师或到供销社去做营业员,也就学着陈书记的口气对张诗说,现在这个年代,儿女婚姻儿女自己做主,我们做父母的没有意见,你这个做姐夫的帮她主张主张吧。实际是带有一点勉强的默认了这桩婚事。
   赵燕顺杆儿对她爸妈说:“由我自己作主,那好的啊,我暂时不嫁人,好不好呢?”
   “那总得给句话人家呗。”赵燕妈说。
   “给什么话?我不会和那个萝卜花眼谈的。”赵燕态度很坚决。
   “哎呀,你再好好想想,你不谈,我和你爸不逼你,你和你姐夫要有个交代。”
   “交什么代?姐姐嫁给他是姐姐的事,我的事也要他包下来呀?真是笑话!”
   “不谈没事,反正我们也不同意你和富农高家的亲事,无论如何。”赵燕妈也是不容置疑的语气。

共 16982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晚秋,萧瑟而落寞,枯萎的季节透着隐约的凄冷,就像主人公高研的心境一般无奈衰败。作者以最直接的现实生活进入到高研的生活当中,又以插叙的方式进入他人生的不同阶段,经历年轻时的恋情与志向,经历过岁月中的青葱与强壮,经历过生命的丰富与踏实,而他在这种过程中所接触到的人与事也如电影一般,在插叙中真实再现,并与当下时代中的人与事暗中比较,在年迈时光回望一生的路程,从他的年少到年迈,经历了时代的变迁,他感叹世风日下,遗憾民风不再纯朴,尽管他的修养与内涵让他从容面对平静处理,但心中翻涌的却是他一生中不断积攒的情感波澜。主人公高研活得很真实质朴,这种真实质朴却让他不能与时代同步,他活得很高贵,这种高中与物质财富无关,是一种精神境界的富有,而高研的遗憾,却是很多人的遗憾。作者在文中设置了一件特殊的道具,烤鸭,第一次看烤鸭的制作过程,高研对那种瞬间便让水分脂肪消失的过程感到恐慌与忧伤,而结尾时,高研却渴望再次亲眼目睹这种残酷与现实,其中内涵,让人深思。作品文字与情节都极为流畅,尽管不断插入场景与事件,但却没有滞涩别扭之感,反而让主人公的无奈与遗憾表达得更加真实自然,佳作共赏。【编辑:瞳若秋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0118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瞳若秋水        2015-01-17 22:31:22
  欣赏佳作,问好作者,欢迎高研文友入驻江山文学,期待更多精彩。
秋水横波远836239137
回复1 楼        文友:高研        2015-01-22 14:35:15
  谢谢您的鼓励,我将继续努力。
2 楼        文友:瞳若秋水        2015-01-17 22:32:50
  主人公的形象在一个又一个插入的情景中渐渐生动立体起来,这种写作方法很新颖,再次问好。
秋水横波远836239137
3 楼        文友:江山文学精品审核组        2015-01-18 17:31:01
  人的一生,与爱恨纠缠,与得失相伴,与是非周旋。
   最难得的,是好心态;最难放的,是真感情;最难忘的,是入心人;最难求的,是被人懂。
   江山文学是一个着力打造精品文学的大型文学网站,坚持正文学,努力提高发文质量。
   江山文学,文,不贵多,贵精。
   “贵”在读人,读心,读情,读人生;“重”在心动,心懂,心诚,心共鸣。
   “精”在文章,或有温度,或有境界,或有思想,或有深度。
   在这里,有真情实感,有人性的探索,生命的叩问,
   您可以看到人间万象,刹那浮生,也可以感受智慧的呢喃,灵魂丰盈。
   在这里,您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风景,美丽流连,也可以拥有自己的倾心,以文取暖。
   江山文学精品审核组,愿善待文字,不亵渎文字。
   我们知道,您的某篇文,等着我们去拜读、去喜欢。
   我们更知道,您的某篇好文章,像一杯精心炮制的花茶,需要我们用心去品,去评。
   恭喜您,您此文被“江山文学精品审核组”评定为精品!特推荐给更多读者共赏!
   感谢您支持江山文学,江山有您更辉煌,期待您更多精彩!祝您在江山文学写文愉快!
4 楼        文友:刘忻        2015-01-21 10:11:44
  欣赏佳作。问候。
回复4 楼        文友:高研        2015-01-22 14:34:05
  谢谢朋友的评价。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