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祭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清明祭

编辑推荐 清明祭


作者:雪峰枫竹影 举人,3932.3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06发表时间:2015-04-07 10:50:29

爸爸离开我们已经两年了,一直以来,他老人家的所有,不曾在思念中消失。情思迫切时,感觉压抑得难以排遣,真想大喊大叫大哭。他就这样去了,我还没有好好地认识他,了解他;没有好好地实现我作为儿子的种种设想和规划,我甚至很不孝地以为,如果母亲去得比你早,我肯定会为你再找一个伴侣,决不能让你的晚年孤独,儿子不能陪伴时,你也有个呵护的。我总以为,时间还可以等,可以让我从容地结束手头的事务,然后回过头来做我们的事,逛街,旅游,聊天儿。
   但是我错了,我知道错时,为时已晚。
   爸爸,你突然撒手而去,那么倏忽,以致我没有觉出丝毫不安。我以为你还能挺,还能像以前我在日记中给你“点赞”的那样,你“很棒”地坚持。两年总可以吧?我向你讲了,两年后,一切开始好转了,饥荒(债务)没了,孩子毕业了……我们不买车,我们就陪你们二老玩。富人有富人的享受,穷人有穷人的活法儿。我们不能给你太多,但能做到努力给你。
   爸爸,人生经验有几回?这一次经验,就让我痛不欲生呵。
   你走了,我的天也塌了。
   那些日子,我简直像一个僵尸,没有思想,没有灵魂,没有温度,没有热情,于是失去了追求,失去了动力,失去了目标和方向。就是现在,也好像老是心不在焉,日里梦里都是你。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我只感到自己像是生活在阴霾的日子里,阳光,河水,山峰,花草,树木,声音……全不见了,全漠然了,全无趣了。
   爸爸,你为什么走的这么急啊。我们来不收拾,来不及有所准备,就这样让我们惶急不安,手足无措。一次和大伯一起给祖先扫墓,他说:“人吃土欢天喜地,土吃人叫苦连天。”有过失去亲人的苦痛,我对这话才有更真切的体会啊。
   我现在也更深切地体会了什么是细节,细节有什么意义。因为自失去你以来,我每天想的都是它,关于你的一切记忆中的细节。我这才真正意识到,父亲,人们的关于大事,大体是一样的,比如你挣钱多少,他做到了什么级别,我从事什么职业等等。这些会给人以欢乐,但它是暂时的,不深刻的。能让人产生刻骨铭心的记忆的,是能给人以幸福的东西,它能叫人不忘记,喜欢回味,而且越是回味,越是甜蜜。这个能给人以幸福的东西就是细节。一些大事我们可能会忘记,而细节则永远缠绵在心底,挥之不去,思之有味,且历久弥新。
   我曾经说过,回家的幸福在路上。回家能够看到双亲,看到邻里,看到乡人,听到一些乡土气息的事,吃到新鲜的甚至带着泥土气味的东西;人们可以随意地招呼一声,或聚在一起天南地北地聊上一阵,没有“期望”,却满是期望;不说“问候”,却满怀关切……这些,你就会在车上想像吧,越想越滋润,幸福随着车程涨,到村里时,已经情不可抑了。我想,“近乡情更怯”,最能表达出归家儿女的心理吧。
   记得前年五一回家,父亲突然要交代他入土的后事。我吃了一惊:他的面貌是可以用形销骨立来形容,和以前判若两人。但我以为不至于这么快——虽然我也担心,也怀疑过。我说,你不是说算过卦,你能活到至少至少八十一吗?
   他叹说,难啊。
   父亲交代的后事是:砌“明堂”时,要先烧绺香,第一锹要由家里人开土,知会“邻居”(先逝者),给某某动土建设,惊动各位了,对不起。给死人报岁数时,都多报一岁。“明堂”要双印砌,他会。
   双印是同街邻居,父亲很信任他。他也真是个可以托付的人,实在,又见识多。
   哎,父亲,我没有按你说的做,我不愿意这么早先做你身后事。可是,回家一次,心情沉重一层的感觉又提醒我一个时刻正在迫近。正月告别家里亲人时,父亲还可以去村中集市,买回自己喜欢的,或者给家人买点什么。两个月之后的今天,再次见到父亲,他瘦得更是脱了相,没有力气,除了去方便时到外面走一趟,其余时间几乎就是呆在炕上,而且大多时间又是躺着。我说别老是看打仗的节目,也看些保健养生节目。他说,近来记性很差,记不住什么。看电视也是稀里糊涂,一会儿就忘。神思也是恍惚的,眼睛睁不开似的。躺在那里,也没有睡着,就这样迷迷糊糊的。
   说这些时,他时常停下,好像是气力不够用,呆一会儿再说。
   父亲的食量很少很少了,甚至不比“猫食”——稀稀的小米粥,就喝一小碗,就着臭豆腐抿上一口。有时邻里姐姐或者嫂嫂送过些菜蔬,他便吃根菠菜。当年的父亲,是什么东西都能使他大快朵颐的。可现在,即使这样一点点,肚子仍是难以承受,下顿饭就只能光看别人吃了。
   我们很担心,父亲这样的身体,能不能捱过今年?他找人算卦,说是可以活到81岁呢。从不迷信的我,这时特别希望有迷信,一切按它所言的来。
   爸爸吃不下饭,可他要挣扎着坐起来,看母亲吃,看我们吃。
   父亲患的是肝病,可是我没听他叫过。有时他坐在炕上,头垂在胸前,好长时间不动。有时又脚外头里趴在被卷上,好像睡着了,那么安静,那么详和。我心里忧虑,他在忍受着疼么?问这些时,父亲总是做出淡然的样子,说不怎么疼,就是睡不着,醒不明。
   第二天,天气很好,阳光普照,没有一丝风。父亲在当院,坐在一个破椅子上,闭着眼,或者以手托住下巴,或是双手埋在腿间,侧身东向,一个人静静地呆上半个多小时。我想跟他说点什么,但又不知说点什么。母亲坐屋里炕上,向外望。她或许知道父亲此时在想着什么?
   晚年的父亲,孤独寂寞得苦。
   父亲梦见自己去喝孟婆汤了,到场的还有梁义,梁义得到了一碗,而父亲被一个和尚似的人阻止了,父亲饿呀,便说回家,又被两个人挡着路,那个和尚模样的人又出现了,说了声:“他不该来这个地方,让他回去吧。”于是父亲眼前突然一亮,回来了。这梁义是我二弟的岳父,当时也卧病在床。父亲说,也就是这个梦后十多天,梁义死了。
   难道梦境真的具有预见性吗?抑或父亲已经去了阴间一趟,然后又活转来的呢?哎,最有可能的,面对病痛和家庭,父亲的心早已死了也未必。
   他老人家身边没有能与他说心里话的儿子。女儿也远在唐山,平时没有电话打到。但就是打电话又能打给谁呢?家里唯一的固定电话也让弟妹给拆掉了。父亲,那时的我,每天生活在折磨中,每天都要想到你们的样子:双双躺在炕上,静默地,无奈地,捱延着生命的痛苦,生活的孤独。
   每天都要做梦,梦见家里,梦见父母,梦见乡亲。醒来后就是担心,祈祷今天没有什么事,祝福双亲能够平安度过难关。
   我们还有两年,房子贷款就可以还清,孩子也毕业工作,到时候把父母接来,尽我们的孝心。
   吃饭时,我想到父母,要是吃上小葱蘸大酱,或者苦菜,多么好。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吃到。
   看到工地热闹地施工的场面,我会想到父亲,他喜欢看这些,挖掘机,大吊车,水泥罐车……还有,细河将有很大的变化,现在正在变化之中,他能看到这个过程也是好的呀。几年前他和母亲来阜新,曾到大坝上走动,那时路宽不过二尺啊。
   父亲,我感觉这个世界太没意思。这想法不知多少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感觉这个世界没有可以留恋的。只是父母你们在,让我下不了这个决心。
   每每想起种种,我想辞职,只想让父母能有个放松的晚年,安详的晚年。但辞职后没有收入来源了,可能面临困境,想不到的困境。离婚,会让女儿和妻子也不幸福。哎,难以抉择。
   上班时,有时手机忘记在家,不带在身边,回来看到没有未接来电,我就暗自说道:爸爸真坚强。谢谢爸爸!
   在爸爸后来的日子,一个月不到,三次梦见他又健康如前,欢乐如前,谁知这竟然是大限将至的一个信号呢?
   想着,说着,父亲好像还活着。停下笔来,你又悠然而去。你去了哪里,另一个空间吗?它会不会像一个房间或一个窗子,你忽然消失在另一个房间或者窗外,但你没有真正的离开我们?我的文字你会看得见么?我用文字表达我的、我们的呼唤,你能听得到么?
   清明难得清明天,那是思念的泪水变成了天空的云翳啊!
  

共 303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清明时节的回忆总是让人感到悲伤的,因为这是祭奠故去的亲人的日子。而亲人去世前的日子又是最让我们感到痛苦的,只因我们只能看着亲人的痛苦而无能为力,那种无助的感觉是刻骨铭心的,且久久不能忘记。【编辑:铁血胡杨】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铁血胡杨        2015-04-07 11:00:28
  楼主的此文让我想起我父亲病故之前的那段日子,刻骨铭心啊。
铁血胡杨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