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陈悦的箫声笛语(散文)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心灵之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心灵】陈悦的箫声笛语(散文)

绝品 【心灵】陈悦的箫声笛语(散文)


作者:软浪细沙 秀才,1082.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124发表时间:2015-08-15 09:34:16

【心灵】陈悦的箫声笛语(散文)
   关于陈悦,我素昧平生,从未谋面,最近的距离就是曾经在荧屏前凝视过她几眼,但她那传神的箫声笛语,却时常会萦绕在我的陋室,我的脑海……
   ——前言
  
   一、追风的女儿
   一位女友最近向我推荐了著名箫笛演奏家陈悦的《追风的女儿》。她说,几乎每次听这个曲子都要落泪。我,也会落泪吗?
   周末的晚上,一个人,闲。在家从网上寻了陈悦的曲子来听。想不到,在钢琴那淙淙流水般的底子上,萧,只用了短短的几秒,便摄去了我的魂魄——我甚至不敢动,怕一动,那仙乐便飘然云天之外,再也找不回来。
   我的灵魂去了哪里?
   月光浓酽,让我不由自主地沦陷。原野明亮得如同白昼,薰衣草和迷迭香在清辉下浅笑低吟。灵魂,小蛇般从萧孔中游离出来,撑一叶绿色的竹筏,在蜿蜒的江水中滑翔。两岸,点点青山葱茏叠翠;水中,无数鱼儿在白浪中逐浪相戏。月亮在浮云中穿行,透过翠岭,月光如同白羽毛一样落下来,漫江碧透。莲花灯载着隔世的梦幻,一盏盏顺江漂流,萤火虫样的光亮,连缀成一条曲曲弯弯的铂金链子。
   婉转的旋律,忧伤地一路流淌,牵引着我梦游向远方:一只美丽的白狐灵动地从雪地里奔跑过来,轻盈得无声无息。在我惊艳的一瞬间,白狐变成了一位婀娜的女子,原野同时幻化为陡峭的峻岭。那女子一袭白衣,裙裾翩翩,长发飘飘,在高山之巅,手执一管玉色的箫,孤独地,吹。似月下一朵幽幽绽放的百合花啊!看不清她的眉目,然,箫声却溪水般流淌开来,洇湿了月夜。风,不知从哪个方向吹了过来,沁凉如水。只见那女子伸出一只玉腕,想捉住那缕风,风却眨眼之间就没了踪影。于是,那女子不顾一切地追风而去,狐般敏捷。那风是什么?是女子放不下的爱情吗?
   应该有这样的一场艳遇:冰雪皑皑的山谷,杳无人烟。万丈沟壑里,千年的朔风猎猎地吹。一位猎人背着沉沉的猎物,回家。脚下的每一条山径他原来都了如指掌,但,不知为何,他今天却奇怪地迷了路。夜幕下,焦躁中,忽然一道白光闪过,一位女子亭立在他的眼前,他惊愕得说不出话——这深山老林,冰天雪地,哪来的女子?而且如此美艳,不可方物?那女子不容置疑地说:“跟我来!”他立刻中了魔一样,不由自主地跟着女子游走。到家,回首,女子芳踪了无。
   后来,那男子害了相思病,天天到山谷里等,终于等到了那位女子。这一次,是女子惊奇了:阳光下,男子健壮如孔武,英俊得逼人眼目。在相互凝眸的那一瞬间,爱情便在两人的心头开出了一支并蒂莲,如此地直接、强烈。两人日日相见,缱绻缠绵,憧憬着未来能够如同神仙眷侣般的好日子,难分难舍。
   春来了,天暖了,花开了,男子在一个暗香浮动的月夜向女子求婚。女子媚媚地望了一眼那男子,一字一顿地说:我是一尾狐!所有的谜底洞开。男子惊骇地退缩了:千百年来,哪有狐仙有真感情?女子却急切地保证,愿意放弃千年的道行,做他布衣荆钗的妻,为他,洗手做羹汤。然而,男子终究仓惶地逃离了,像一阵风。女子是狐精啊,已修炼到可以放下一切,可此时却放不下她的爱。她要追,追她那刻骨铭心的爱情!
   原来,女子都是这样的,一旦倾心爱了,便再难放弃。纵使让她头破血流,伤痕累累,也要苦苦追随。千百年来,女人追风的脚步从没有停止,她们追过森林山川,追过江河湖海,追过日月星辰,孤独地撑起木兰舟,漂过千万个春秋。
   箫声,继续忧郁,呜咽,演绎着情到深处人孤独的凄凉。
   想起三毛,那个性情独特、才华横溢的女子,一生都在追风——追逐自己的梦想,追寻自己的爱情。她追到残阳如血的撒哈拉沙漠,看着炎炎的烈日化转为诗意的苍凉。在沙漠美丽的星空下,她成了快乐的家庭主妇,与荷西过着柴米油盐的居家日子。然而,爱,忽然就逝去了。聪明如三毛,再不知何处去追风。终飘离滚滚红尘和荷西团聚,留给世人不尽的哀婉。
   想起我的一位女友,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抱定男人是她今生的宿命,守着男人的一句承诺,把青青的日子守成暮色。无数个孤寂的长夜搁浅了她的泪,曾经的桃花面,如今,憔悴损,黄花败,却矢志不渝。我说,别再傻等了,转身,去寻觅自己的真爱吧。她说,等了这么久,我还有选择吗?
   唉!追风的女儿啊,你怎么就如此执迷不悟呢?风,永远都比人跑得快,并且变幻多端。当你追她的时候,她会变成隐身的月影、悲凉的鹤鸣和远去的白帆。纵使追上了,你,把握得住吗?
   心底荡漾起同名歌曲《追风的女儿》:“风来云也到,雨也落了。云一被风拥抱,就哭了。再也忘不了,你对我的好。被你骗到连天荒也老……”
   我的泪,落下来。
  
   二、乱红
   听陈悦的《乱红》时,我刚从艰涩的《诗经》里抽身而出,又投入宋词。“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千古传诵的爱情盟誓犹然在耳,欧阳修那“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的凄婉,霎时撩拨得我心神纷乱,恍恍惚惚的,有点缓不过神来。
   笛声顺着乐管,袅袅而出,缠绵得生出了万千藤蔓,我禁不住被牵引着,一直往音乐的纵深处蜿蜒。心仿佛被揉碎成了无数叶瓣,无处安放。婆娑的枝叶却不断地生长,缠绕复缠绕,那叫一个乱啊!想理一理吧,却怎么也找不到头绪——这哪是乱红啊,端端的是乱心呢!
   一个“乱”字,多少女儿家的私密心绪,生生世世都沉迷于其中了。
   在所有的乐器中,笛子是我最偏爱的,总觉得她无论什么时候开嗓,唱出的都是尘世里的最纯真闪亮的温暖,是晨光里的清风流云,像人家屋檐下那稚鸟清亮的初啼,又像是原野上活泼泼扑闪翅膀的小粉蝶,鲜活,飘渺,灵动。然而,这一曲《乱红》却让我明白了,其实,不管什么样的乐器都是既能喜悦又能忧伤的,只是,要看哪方面更为擅长。
   此时,幽怨的笛声吹得花落成河,柔肠寸断。寻着笛声,走进了一段九曲回肠般的长廊,再往前是一处花园,花园深处有一座幽深的庭院。一个孤独的女子,正登楼远眺,云鬓上的银钗闪闪发亮,墨墨的长发飞起,粉色的衣袂飘飘欲仙,那不变的姿势让人想到了千年的望夫岩。
   然而,年年枯守天天望,章台路茫茫。满眼只是杨柳如烟,帘幕重重。泪眼问花:“夫君啊,几度春光已经催老了我的芳华,你何时才能回转,和我一起折柳赏花?”花却不语。黄昏里,风起了,雨来了,缤纷花儿落了,纷纷飞过秋千去,仿佛飘零一地心事。女子满心的惆怅:这遍地的残花啊,如何收拾?
   哦,不用担心啊,自有人惦念着那些落花呢。你看,多愁善感的黛玉袅袅婷婷、悲悲戚戚地来了。她,细眉轻蹙,纤腰羸弱,瘦瘦的削肩上担着花锄,锄上挂着绣花布囊,手中拿着花帚。原来,昨日风乍起,一夜,黛玉的心都揪揪地担心风吹花落。她不想落花撂在水里,被脏的臭的东西混到一起,糟蹋了花魂,今晨便来葬花了。她小心翼翼地把花扫了,装在自己得绣囊里,在花园的畸角立一花冢,葬了,日久随土化了,多干净啊!所谓“质本洁来还洁去,一杯净土掩风流。”只是,风雨如晦,疏枝下形单影只,乱红纷落,她禁不住掩泣:“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笛声是忧郁的,惆怅的,但仔细凝听,其骨子里的轻灵和流畅终是掩盖不住的。因而,整首曲子便哀而不伤,是落寞中的淡定,是清冷中对温暖的期盼。这样的笛声,应属于前尘一代词人纳兰容若吧——在容若的一生中,笛子与他形影不离。他总是一袭月白色长袍,脖子上挂着一管通体翠绿的笛子,一派款款儒雅之风。在晚风悄至的黄昏,在兰花掩映的窗前,容若无心练剑,无心作诗,无心弹琴,无心绘画。如水的月光渐渐地铺满庭院,花影随风摇曳,笛声在茫茫月色中轻灵地飘动,有山的厚重和水的玲珑,是云水飞渡,乱红如雨,忘却了来时路。
   一曲《乱红》将尽,笛声缓缓低落。是谁说的来着,生命是场华丽的错觉。人生路漫漫,笙歌繁华只是一捧沙,终将从岁月的沙漏里滑落。黛玉花冢上盛开的花儿,将千古明媚。而水面上的点点落红,也只是生命长河里泛起的潋滟水波,久了,会化作心口上的朱砂痣。只要爱的心芽恒久新绿,不管生命何时盛开与落幕,我们都将义无反顾前行。等白发苍颜时再回眸思量,所有的过往都将是难以释怀的甜美眷恋。
   包括,一地乱红。

共 316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由两篇短文组成的精美散文。一曲箫笛演奏家陈悦的《追风的女儿》,听出了人间仙境,听出了人和狐的凄美爱情,女子追求自己爱情的痴心,还想起了三毛……在曲子中感受忠贞爱情带来的震撼力,令人心动不已,潸然泪下。听陈悦的《乱红》,听出了曲子中的忧伤,幽怨的笛声吹得花落成河,柔肠寸断。在忧伤的笛声中,黛玉袅袅婷婷、悲悲戚戚地来了。原来她担心风吹花落,落花被糟蹋了花魂,今晨便来葬花了。这样的笛声,还应属于一代词人纳兰容若,一代才子的儒雅之风呈现在眼前……散文通过听曲和笛声带来的震撼力,通过丰富的想象力,巧妙地将箫声笛语中蕴藏的深刻意境呈现在读者眼前,声、情、景融为一体,可谓意境浑成,韵味无穷,声音相闻,令闻者驻足,读之如身临其境,不禁为之动容、伤感,陶醉其中,给人美的享受!欣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8160026】【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150930第489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刘柳琴        2015-08-15 09:36:16
  问候软社,写作快乐,初秋快乐!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1 楼        文友:软浪细沙        2015-09-30 21:38:37
  谢谢柳琴社长的精彩编按!
2 楼        文友:刘柳琴        2015-08-15 09:36:32
  欣赏佳作,为你点赞!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2 楼        文友:软浪细沙        2015-09-30 21:39:04
  谢谢,过奖了!
3 楼        文友:刘柳琴        2015-08-15 09:36:55
  祝软社创作丰收,期待精彩再现!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3 楼        文友:软浪细沙        2015-09-30 21:40:30
  再次谢谢柳琴社长的精心编辑!也祝你身体健康,精彩不断!
4 楼        文友:木石语        2015-08-15 20:00:00
  感谢赐稿心灵之约!期待更多精彩点缀心灵、溢美江山!
回复4 楼        文友:软浪细沙        2015-09-30 21:41:26
  谢谢木社的驻足留墨!
5 楼        文友:雨春        2015-08-15 20:02:13
  感谢赐稿心灵之约!期待更多精彩点缀再现、展示你的风采!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回复5 楼        文友:软浪细沙        2015-09-30 21:42:13
   哈哈,谢谢雨社的光临!
6 楼        文友:梓郁        2015-08-16 15:05:18
  恰巧,陈悦的《追风的女儿》与《乱红》也是我喜欢了很多年的两首曲子,曾反复作为空间的背景音乐陪伴过我好久。包括那首甘雅丹演唱的歌《追风的女儿》也很喜欢。没想到这些音乐被细沙老师阐释的这么细腻、凄美而有韵味,实在是佩服!在此斗胆向老师推荐一下陈悦的另一首曲子《岫壑浮云》,老师闲来可以听一听,也很有味道。
安静写字,快乐生活。
回复6 楼        文友:软浪细沙        2015-09-30 21:42:50
  谢谢你的精彩点评!
7 楼        文友:远山的呼唤        2015-08-26 18:15:11
  声情并茂,想象丰富,身临其境,我仿佛在听一场盛大的音乐会,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撼。欣赏学习,问候老师!
回复7 楼        文友:软浪细沙        2015-09-30 21:43:28
  感谢驻足留言!
8 楼        文友:陆成兵        2015-09-30 20:04:22
  文章唯美,如画入心,集唐诗宋词音乐于一身,婉约优美。拜读佳作,为你点赞!
淡泊宁静,自信从容。不念过去,不畏将来。文学是我一生的情人!
回复8 楼        文友:软浪细沙        2015-09-30 21:44:21
  谢谢你的点赞!也祝你创作愉快,精彩不断!
9 楼        文友:余数        2015-09-30 20:19:23
  读这样的文字,恰似聆听旋律的现场!
回复9 楼        文友:软浪细沙        2015-09-30 21:44:58
  谢谢留墨!祝你创作愉快!
10 楼        文友:风情女人        2015-09-30 20:23:43
  尽管我是一个粗线条的人,但读作者的这篇文章,心海涟漪,泪流洒地!
回复10 楼        文友:软浪细沙        2015-09-30 21:45:29
  谢谢同感和留言!
共 46 条 5 页 首页1234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