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海】老警察们的故事(散文)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墨海放牧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墨海】老警察们的故事(散文)

编辑推荐 【墨海】老警察们的故事(散文)


作者:软浪细沙 秀才,1082.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249发表时间:2015-08-17 06:20:08

一、“爆炸英雄”的故事
   我七岁便没有了父母,靠乡亲接济和放羊艰难长大。1942年我17岁那年被地主老财逼得没法活了参加了革命。刚开始在区委做青年工作,后来莒南县武装部成立了爆炸大队,我担任大队长。1944年初,我被推荐到莒南滨海军大学习,主要学习战斗勤务、射击、劈刀、埋地雷等游击战术。其中埋地雷爆炸技术学得特别详细,什么钢簧雷、连环雷、竹签雷,还有关门雷啊,都学了。这技术在以后打鬼子的时候可派上大用场啦!
   1944年4月,我记得那时麦子还没有黄呢,日本鬼子在莒南、赣榆等地疯狂扫荡。那天我带着爆炸队在莒南茅河道口大桥下一口气埋了七窝地雷,一下就炸死了七、八个鬼子。这是我第一次用地雷炸鬼子,真过瘾,我也因此得了“爆炸英雄”的美名。
   1944年11月,在山东日照泊里镇我也是用爆炸技术端了鬼子的炮楼。那次我们爆炸大队的任务是攻打日军泊里据点西南角的炮楼。这个炮楼是整个据点的制高点,鬼子因此派重兵把守。显然强攻胜算不大,而且还会造成重大的人员伤亡。经过反复商量,我们决定往炮楼挖壕沟,一点一点接近炮楼。挖沟的过程非常艰难,鬼子机枪在炮楼上不停地扫射,我们就用沙袋抵挡子弹。160人的子弟兵团整整用了半个月的时间终于挖出了一条150多米的壕沟,一直通到炮楼下面。后来我们又想了个办法,把炸药放在一口棺材里,整整装了满满一棺材呢。“轰隆隆”、“轰隆隆”,震天的爆炸声中,鬼子炮楼就飞上了天
   我还记得1947年腊月的一个深夜,我正带着几个兵在巡逻,忽然听到不远处有鸟叫声,我马上想到三更半夜如果不是有什么异常动静鸟是不会乱飞的。于是我立刻集结队伍秘密查看,果然发现了正在出动的国民党兵。原来接近年关,国民党83师2个团外加怀乡团2个大队的兵力纠集在一起,趁夜出来抢粮食、鸡、鸭等准备过年。我带领队伍悄悄地在洪水桥东西两头共埋下了9窝地雷,一下就炸死了7个国民党兵,炸伤10多个。还有一次是孟良崮战役那会,战役打响后,国民党83师出动大批兵力增援张灵甫74师,陈毅下令,不管是地方军、主力军还是地方民兵,都要把国民党的增援部队截住。那天,我奉命带着爆炸大队赶到临沂北面的塔桥阻截国民党援兵,发现十几个押送军火的国民党兵脱离了大部队。我们迅速在他们必经路口布好地雷,之后埋伏在高粱地里。那些国民党兵毫无准备,踩响地雷后立刻乱了阵营,两匹拉军火的马也被惊跑了。我们在无一人伤亡的情况下,俘虏了17名国民党兵,缴获了17支步枪、一支匣子枪、32箱子弹,还炸毁了7门炮车。俘虏当中有一个副官,非常傲慢,吃饭的时候我们都吃煎饼等粗粮,他非要吃大米饭。我记得他说:“你们的部队真是太穷了,连大米都没有……”我当时就想,你们国民党有枪有炮吃大米白面又怎样啊,我的土地雷照样叫你当俘虏。上面两次战斗在当时影响可大啦,一个叫徐风的记者跟踪采访我,后来我们爆炸大队的事迹被刊登在当时的《滨海日报》和《大众日报》上。
   ……
   如今,60多年过去了,对战争年代的事情我仍然记忆犹新,乡亲们也都没有忘记我这个“爆炸英雄”。每次赶集遇见我,老远他们就会亲热地打招呼:“我们的爆炸英雄来啦!”
  
   二、“鸡毛信”的故事
   1941到1944年,我在山东莒南县壮岗区团林乡安前村抗日小学参加共产党组织的抗日儿童团,并担任儿童团长。那时候,日本鬼子时常会突然下乡扫荡,所以要送的情报很多,经常是我正在上课,徐有朋老师就把插着三根鸡毛三根火柴的鸡毛信交给我,要我马上动身把情报送到三里路之外的东南团林村严维方家。送情报的故事大都记忆模糊了,但有两次经历至今我仍记忆犹新。
   (一)恶狼挡道
   那是1941年夏天,我刚11岁。一天中午,我一个人穿着蓑衣,到东南团林村送鸡毛信。天气非常热,太阳象火一样,地上的石头烫脚丫子,树上的“知了”嗓子都热哑了。我一路小跑,走到一个叫西汉子的地方时,一抬头:妈呀!前面一米多宽的小路两边,一边蹲着一只狼,耳朵直竖,眼放凶光瞪着我。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但仍有一丝侥幸,心想幸许就是两条狗呢。想起父亲曾经说过:狗怕蹲,狼怕火,我便做了几个下蹲的动作试探,可两个家伙纹丝不动。我知道真碰到狼了,心里又怕又着急,这朝前冲冲不过去,往后跑跑不了,鸡毛信送不出去,怎么完成党交给我的任务?忽然脑子里一闪念,狼不是怕火吗?有火就能吓走狼。可是哪里去找火啊?我急得团团转,猛然心里一亮,鸡毛信上不是有火柴吗?我喜出望外,立刻从鸡毛信上抽出一根火柴,在身边抓了一团干草,又找了一块石头,在石头上划着火点燃干草,干草“哧啦”一下着了,但草太少了,火眼看着就要熄了,我索性把蓑衣脱下来卷成一卷续着火,火苗“腾”地一下蹿了上来,烧得很旺,我举着蓑衣火把朝着狼猛冲过去。两只狼一看到通红的火焰吓得一溜烟跑得没有影子了。我开心得一路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按时把鸡毛信送到了团林小学,完成了党交给的光荣任务。返回时为了以防万一,我转道北团林村回到了家。父母见到我问,你的蓑衣怎么没有了。我就把途中遇险的经过告诉了父母,父母吓出了一身冷汗,父亲说,狼怕牛,下次再送情报就把牛牵着吧。以后我送情报就与牛为伴了。不过,每次牵着牛去送情报,我都会想,老牛啊,我的鸡毛信可是比你还“牛”呢!
   (二)遭遇鬼子
   1942年春季的一天,我正在上课,徐有朋老师把一封鸡毛信交给我,要我送到东南团林村,我回家牵上老牛就出发了。刚走到西河边,就听到村里忽然有人大声喊叫:日本鬼子来啦!日本鬼子进村啦!紧接着就看见男女老少乱哄哄地往村外跑,哭声一片,而鬼子则像恶狼似地在后边追赶。我在河边上看的很清楚,乡亲们有的被日本鬼子乱枪打死,有的被鬼子抓住,还有的老人被当场吓死,那场景真是惨不忍睹!想起自己肩上的任务,我强忍住心中的愤怒,牵着牛往团林村方向跑。不想被日本鬼子发现了,鬼子不住地向我开枪,老牛被枪声吓惊了,挣断牵牛绳一路狂奔。我以麦田作掩护,拼命追赶老牛。好在老牛走熟路,一直跑到了东南团林村,我才得以及时把情报送到了预定地点。过后,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我终于逮住了老牛。谢过乡亲们我沿路返回,家是不能回了,最后好不容易在村外南岭上找到了家人。这夜,日本鬼子就驻扎在一里路外的捱上村.在南岭上望捱上村,火光冲天,草垛、房子都被鬼子烧光了。第二天,我看到100多个日伪军,押着民工,还用车子装着抢来的粮食、猪、牛、羊、鸡运往柘汪据点。但是,鬼子万万没想到,就在返回据点的途中,在唐家楼南岭遭到了八路军老六团伏击,所有日伪军被全部歼灭,还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弹药。过后得知,唐家楼南岭战斗,是当时鲁南地区抗战中最辉煌的一次胜利,它沉重地打击了日本鬼子的嚣张气焰,坚定了军民的抗日信心。时隔不久,我再次到东南团林村送情报时,在严维方家,夏密首长亲自接见了我,他说:“唐家楼南岭战斗的胜利,与你及时将情报送到是分不开的,战斗胜利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啊!”我听了心里甜滋滋的,以后送情报的干劲更足了。
   三、担任新海连市公安大队长的岁月
   1947年,那时我莒南县担任爆炸大队长已经很有名气了。一次赣榆、莒县、莒南、日照的爆炸大队集中到莒南的沙窝开会,在会上认识了当时任滨海敌工部部长的苏羽(注1)。苏羽在会上还表扬我的战斗事迹,号召其他同志向我学习。
   1948年济南解放后,当时莒南县总团的林刚政委被调到八纵27师当参谋长,他想叫我跟他去当警卫营营长。苏羽知道后叫他的通讯员通知我到他的办公室,苏羽对我说,你哪里也别去,跟着我到滨海公安局维持新浦一带的治安秩序吧,明天就走。第二天是1948年11月6号,淮海战役打响,我跟着谷牧(注2)、苏羽、王晓一起在赣榆青口镇的西门外集结,7号,我们一行人于下午5点多钟到达新浦,在西跳门外河口坐船过河后驻扎。当夜我带的164人的连队住在现在的老公安局里,谷牧、苏羽等领导住在市老公费医疗北面的一个小楼,我还带了一个班在小楼担任警卫。8号,西跳门外就发生了一件大事,2000多个老百姓受残留的敌特分子和其他坏分子的煽动,纷涌到粮食仓库哄抢粮食,一个7、8岁的小男孩在混乱中被踩死了。我奉命带一个排到现场维持秩序,平息事端。我记得当时站在仓库门口的台阶上,底下是黑压压的老百姓,人头攒动,吵闹声震天,混乱至极。我的一个排长一看这阵势急了,架起机枪想朝天鸣枪警告抢粮的老百姓,我想到百姓受惊后容易酿成更大的事故,立刻严厉喝令制止。我对老百姓们高喊,不要再抢仓库了,里面的粮食都分给你们。老百姓们一听马上安静下来,现场很快就被稳住了,避免了更大事故的发生。之后,苏羽很高兴,表扬我遇事冷静,群众观念强,现场处理得好。之后不久,苏羽被任命为新海连市(注3)第一任市委书记,朱礼泉任公安局长,公安局成立公安大队,主要任务是维护新浦的社会治安,下面有三个连,我是二连连长。
   新浦解放初期,治安形势非常复杂,土匪、特务反动活动很猖狂。1949年4月,土匪大肆剪割电线,严重影响了全市的工作。我接到命令带一个连到云台山剿匪。工作了一段时间没有什么效果。苏羽找到我说,在战场上打仗是一对一,都在明处,那容易打。剿匪就不一样了,你在明处,土匪在暗处,你整天穿个解放军服装在山上,土匪看见你就藏起来了,你怎么能抓到他。之后我从局里带了20个便衣进驻山里化装侦察,终于发现了线索:猴嘴铁道南面有一个小饭店,经常有可疑人在那聚集。于是我们天天在饭店附近守侯。一天夜里,我带了两个班隐蔽在饭店南面的芦苇荡里,发现有八个可疑人在饭店里集合,他们吃了饭后就爬上电线杆准备剪电线。我和战士们神兵天降般冲出芦苇荡,喝令他们缴械投降,土匪们吓得乖乖滑下电线杆,都成了我们的俘虏。破获剪割电线案用了有两个月时间,这段时间我睡觉从没脱过衣服,身上长满虱子,特别是绑腿上,密密麻麻的虱子都要用苕子使劲扫。我记得1949年初,新浦还发生过一起“闹水鬼”案。老百姓传说“水鬼”经常夜里出没在街上闹鬼,模样恐怖。很多居民被吓得不敢单户居住,晚上要几家合在一起才敢睡觉,整个新浦街人心惶惶。苏羽又把这事交给了我。有一天深夜,我带一个班巡查到洋钱巷,忽然发现两个大概有27、8岁的男人,反穿皮袄,头上戴着面具,面具上装了两只电灯泡,贼亮贼亮的,模样怪异吓人。我和战士们立刻冲上去将这两人围住抓起来交到了局里。审讯后得知这两人都是特务,就是他门扮作“水鬼”出来吓人,扰乱社会治安。
   案子破了以后,苏羽很高兴。这一年的10月,在陇东火柴厂南面的一所红房子里,苏羽宣布任命我为新海连市公安局公安大队的大队长。
  
   注1:苏羽(1918年—1989年),河南沁阳人。解放战争时期,曾任新海连特委社会部长、新海连特委书记等职务。建国后,任新海连第一任市委书记、辽宁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等职务。
   注2:谷牧(1914年--2009),山东荣城人。解放战争时期任新海连特委书记兼警备区政委等职。建国后,任国务院副总理、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
   注3:新海连市,原属山东鲁中南行署。1948年12月后先称新海连特委后称新海连市,1953年1月划入江苏省,归徐州专署管辖,1961年更名为连云港市,1962年为江苏省直辖市。
  

共 449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深情的笔触,讲述着过去的故事,质朴的语言,书写着那段历史。两个故事塑造出了两个平凡的英雄,老警察的故事令人动容。无论是《“爆炸英雄”的故事》还是《“鸡毛信”的故事》都写得那么朴实感人,第一人称的写作方法,给人一种亲和力一种亲切感。作品语言朴实流畅,情节生动感人,诉说的是普通人的故事,然而他们却分明就是英雄。中国正是因为有了千千万万这样的普通人,千千万万这样的英雄,才取得了抗日战争乃到后来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建立了社会主义的新中国。还记得电影中那些关于爆炸英雄和鸡毛信的故事,从那上面,我们还能看出有散文中描写的两位英雄的身影。感谢软社带来的精彩作品,倾情推荐阅读!【编辑:透明秋语】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透明秋语        2015-08-17 06:20:44
  拜读大作,为精彩的作品点赞!
在这里相逢是我们的缘分!
2 楼        文友:透明秋语        2015-08-17 06:21:21
  恭祝创作丰收,恭祝秋安!
在这里相逢是我们的缘分!
3 楼        文友:透明秋语        2015-08-17 06:21:45
  相约墨海,共游江山!
在这里相逢是我们的缘分!
4 楼        文友:雨春        2015-08-17 20:41:29
  感谢赐稿墨海放牧!期待更多精彩点缀再现、展示你的风采!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