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喀尔喀的猎手(传奇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绿野荒踪 >> 短篇 >> 传奇小说 >> 【绿野】喀尔喀的猎手(传奇小说)

精品 【绿野】喀尔喀的猎手(传奇小说)


作者:一渔夫 探花,14107.5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674发表时间:2015-12-19 21:55:44

寂静的喀尔喀山谷里,出现一个没有携带猎枪的猎手,正轻手蹑脚地朝一群狍子靠近。它的脚步很轻,很轻,甚至走在厚厚的枯叶上,都不会被人听见它的走路脚步声,简直像一个幽灵在树林里游荡。
   这个神秘的猎手,就是猞猁。
   猞猁是生活寒冷北方山林中大型猫科动物,它的个头仅次东北虎和远东豹,甚至对体重两百多公斤的马鹿都是一种威胁。别看它没有猎枪,但它锋利的牙齿,还有尖锐的爪子,是它最好的武器,甚至比匕首更好用。不过,今天这只年轻的母猞猁无心狩猎,而是带着才一个多月大的两个孩子出来游玩。
   这年春天,母猞猁在山洞里生下两个崽子,一直待在出生的洞穴里。如今它们已经能跑动了,非常渴望见识外面的世界,探索未来。母猞猁才带着两个孩子走出了洞穴,一家三口行走在茂密的树林里。
   尽管猞猁是一种凶猛的食肉动物,但它们小时候很可爱,不会攻击任何动物,只知道玩耍嬉戏。要等一年以后,小猞猁才能成为一个可怕的杀手。而现在,两只小猞猁还在吃奶,而它们的父亲是一个很不负责任的家伙,从小猞猁出生那天,也没有见过公猞猁。
   公猞猁对家里任何事情不管不顾,只能由母猞猁独自喂养它们的两个小宝宝。好在母猞猁不会像公猞猁那样薄情寡义,而是充满了融融爱意,不仅现在如此,等到小猞猁长大一些,母亲还得负责教会两个小家伙如何狩猎,应付外面一切,以便将来能独立地生活,这才是一位真正的母亲。
   两只小猞猁在附近玩耍时,母猞猁在一旁不仅保持警惕,防止遭到其它猛兽的攻击,顺便还得寻找食物。为了哺育它的两个孩子,母猞猁必须增加食量,以保证两个小宝宝有足够的乳汁。
   凭着灵敏的听觉,母猞猁听见一群狍子在树林里的吃草声,立刻朝那里走去,轻手蹑脚地一步步靠近,借助身边的大树和石头作掩护,不时潜伏在灌木丛和青草中,紧紧地盯着前面的猎物,以出其不意地冲出去,一跃而起,捕获到猎物。可这群狍子足有上百头之多,众多眼目之下,很难突然发动袭击。尽管它做得很隐秘,还是被狍群发现了,立刻奔跑起来。
   看来今天没希望了,母猞猁只能收束奔跑的脚步,失望地看着远去的狍群。不过没有关系,喀尔喀山谷里生活着众多动物,还有机会。这次没有成功,还有下次呢!
   它可不是自我安慰,更不是自嘲。宽阔的喀尔喀山谷里,生活数不清的吃草动物,不仅有鹿群,还有几十上百头集聚一起的狍子,奔跑起来,简直像大风吹起一片黄色云彩快速地移动,发出震耳欲聋的蹄子声,从树林边跑向下面的芦苇荡。
   这个黄昏,茂密芦苇荡里有一只动物正在无声移动。当然还是那只母猞猁,此刻它的目光紧盯着前面几只鹌鹑,正悄悄地走过去。直到近处,它才潜伏芦苇丛中,等待最后的出击。
   一只吃草籽的鹌鹑发现情况不妙,立刻飞起来。一旦它们中一只飞起来,所有鹌鹑也跟着飞走了。母猞猁只是朝飞走的鹌鹑瞥了一眼,并没有站起来,继续隐藏在芦苇荡里。那些鹌鹑都飞走了,它还在那里等什么呢?
   别忙,等一会就知道了。芦苇荡上空,有很多小鸟在飞翔。这里不缺少食物,那些小鸟也没发现危险,立刻落下来,消失芦苇荡里。
   这时,只见那只红棕色的母猞猁突然跳起来。等它从芦苇荡里走出来,嘴里已经叼着一只小鸟了,翅膀还在一下下扇动。
   看来母猞猁想的确实不错,肯定早晚能捕获到猎物,只是个头究竟是大,还是小而已。只要不贪心,有耐心,肯定能捕到一只。当然逮住的这只小鸟只能给它的两个孩子当玩具了。小鸟简直太小了,还不够母猞猁塞牙缝呢!
   现在母猞猁必须尽快回家了,两只小家伙还等它回去喂奶呢!
   它们没有固定的窝穴。从母猞猁带着两个小猞猁从孩子们出生的山洞走出来后,再就没有家了,成了三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白天带着两个小家伙躺在岩石上晒太阳,晚上随便找个地方睡觉,要是赶上刮大风下大雨天,只能躲在树下躲避风雨了。
   这个狩猎高手通常在清晨或傍晚才开始狩猎之旅。当母猞猁离开的时候,好在两个小家伙已经习惯了,不会哭着喊着找妈妈。它们看着妈妈离开,皮毛还不够厚的两只小猞猁,不再一起嬉戏打闹,而是安安静静地彼此挤在一起,靠体温互相取暖。尽管这样,可北方的春天还是有点冷,冻得它们不停地打哆嗦。
   夜色悄悄降临了,那里鸦雀无声,听不见一丝动静,似乎一切都在睡梦中。突然,漆黑的夜色里有两个小动物轻轻地蠕动,抬起头来朝远处看去,好像外出打猎的妈妈回来了?
   没错,母猞猁回来了,而这次它带回来的可不是一只哄孩子们玩耍的小鸟,也不是鹌鹑和野兔,而是拖回来一头狍子,足够它们娘仨好好吃上几天了。
   一只小田鼠从洞穴里钻出来,立刻被一阵美味吸引住了,悄悄走到跟前,看着猞猁母子在那里吃狍子肉,馋涎欲滴,也想凑到跟前品尝一块肉。尽管馋得它直流口水,可怕也遭到狍子一样厄运,不敢在附近逗留时间过长,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很快它们一家三口吃饱喝足了,两个小家伙互相舔着对方身上留下的油污,准备休息了。但这会儿,母猞猁还不能搂着孩子躺下,现在必须把狍子尸体拖进草丛里藏起来,那是它们明天的早餐。
   转眼间,三个月时间过去了,两个小家伙也长大了,开始跟着母亲外出捕猎。每次当母猞猁向猎物窜出去时,跟随后面的两只小猞猁仔细观察母亲一举一动,学习该怎样捕获猎物。
   别以为它们有这样一位擅长打猎的母亲,就会天下无敌了。必须清楚喀尔喀山谷里,还有很多比它更高的猎手。那天捕猎回来,母猞猁带着两只崽子用完晚餐,小心地藏好还剩下的食物,以防被其它饥饿的动物前来偷食。当母猞猁正掩藏食物时,发现一个巨大的黑影在树林里移动。因为有树林遮掩,暂时还看不清楚它的模样,但那巨大身体已经告诉它了,那可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家伙,最好还是躲得远一点才好!
   幸亏它们早早开始行动,才躲过一劫。尽快母猞猁可以躲过棕熊的魔掌,可两个少不更事的孩子能躲过去吗?好在它们有这样一位尽心竭力的妈妈,两只小猞猁才能一天天地顺利成长。
   别小瞧喀尔喀只是一座方圆不过几十里的山脉,最高山峰也不到海拔三四百米,但乌苏里江对岸就是绵延一千二百多公里长的老爷岭(俄罗斯称锡霍特山脉),森林密布,流淌着无数溪流,不仅生活常见的棕熊和东北黑熊,成群的马鹿、狍子和野猪,还有东北虎和远东豹。这两种最凶猛的野兽,每年冬天时常越过冰封的乌苏里江,到喀尔喀山做客,猞猁哪里能是它们的对手?
   清晨的喀尔喀山谷,有一头母野猪带着几只小猪崽在柞树林里寻找食物。这年春天出生的小野猪,已经四五个月大了,一只只精力旺盛,不停地打打闹闹,吱吱乱叫着跑来跑去。它们这样的游戏,是进行体能锻炼,以适应将来开始独自的生活。
   尽管母野猪每次能生十几头小猪仔,而且个个身体健壮,但它们中多数无法存活下来,不是被猞猁扑倒,就是被狼群吃掉。而这个清晨,母猞猁盯着的可能也是那群野猪。
   母猞猁一步步朝前走去,两只小猞猁紧随其后,看着母猪带领几头小野猪走进柞树林,一边拱着泥土,寻找下面的根茎,一边哼哼地叫着,生怕其中哪头小野猪贪玩落下或跑远。
   柞树林里不仅有橡子和野果,还有蘑菇,都是野猪最喜欢的食物。但是它们必须清楚,柞树林里不仅只有食物,还有潜伏附近的野兽。母野猪低头拱几下泥土,随后抬起头来向四周张望几下。
   尽管母野猪时刻保持警惕,但还是没发现有两伙猎手已经潜伏在树林里。母猞猁看见母猪带着猪崽子走进埋伏圈,刚想冲上前去,却打起了退堂鼓,再次潜伏下来。莫非它看见了老虎或豹子?
   它发现的不是东北虎,也不是远东豹,而是一群狼。
   狼?难道猞猁会害怕狼吗?
   猞猁当然不害拍狼,别说一只,就是两只狼也不是猞猁的对手。可面对一群狼,则不能不不让母猞猁好好想一想了。
   去年冬天,母猞猁在喀尔喀山林捕猎时,看见一只雪兔,立刻追赶上去。当时还有两只狼也想捕获到那只雪兔,也在厚厚积雪上拼命地追赶。当它逮住了兔子,那只公狼立刻冲过来,想把它叼在嘴上的兔子抢走。母猞猁毫不客气,放下食物扑了上去,连抓带咬,打得那只公狼嗷嗷惨叫着逃开了。可等它回去找食物时,怎么也找不到了,已经被人藏了起来。
   原来当它攻击那只强盗时,母狼趁机偷走了食物,并且藏在厚厚积雪下面,等猞猁离开后再来品尝兔子肉。这点小伎俩当然瞒不过母猞猁,上前把那只母小偷赶走,找回了自己捕获的食物。可如今面对的可不是两只狼,而是一群,即使它这样的捕猎高手,也得好好想一想。毕竟这次不是它独自出来打猎,身边还有两只小猞猁呢!
   它和两只小猞猁潜伏灌木丛里,看着十几只狼冲出来,吓得母野猪带着野猪崽子仓皇逃命。可有一头小野猪被两只狼逮住了,摁在草丛里。野猪在狼群的追赶下,瞬间跑远了,那头小野猪也受伤了。
   为了生存下去,小野猪还在不停地进行最后一搏,四肢乱蹬,拼命地嘶叫,挣扎着一次次反抗,终于从狼爪下挣脱出来。但这时,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那头小野猪挣脱以后,并没有起身逃走,而是径直向敌人冲了过去,似乎想要彻底扭转被动的局面。当那头小野猪发起进攻时,甚至把两只饿狼也吓了一跳,似乎不知道怎会发生这种情况?
   要知道,狼群是喀尔喀山林中最凶猛的掠食性动物之一,从来都是它们像猎物发起进攻,没有猎物反击的时候。这种情况突然发生,使两只狼反而有点犹豫了,并没有立刻扑上前去,把那头受伤的小野猪再次摁倒在地,而是不停地跳跃躲闪,躲避那头小野猪的攻击。
   令人可叹的是,那头勇敢的小野猪最后还是死了。尽管那头小野猪死了,但不能不令人赞叹不已,尤其它那种不怕死的精神。即使明知道不是武装到牙齿的狼群的对手,但为了尊严,为了捍卫自己的生存权利,必须战斗到最后一刻。这就是小野猪的精神,令人不能不赞叹不已。
   看见那悲壮的一幕,母猞猁带着两只小猞猁悄悄走开了。
   夕阳快要落山了,晚霞映红了乌苏里平静江面。
   江面上出现一个东西,带起人字形水线向两边散去。那是一条大鱼,还是一只水獭?鱼和水獭不会冲起那样大的浪花,拉近一点,原来是一头过江的马鹿。那么大的东西,只有头和角露出江面,其余部位都藏在水里,难怪没看见它的庞大身体。
   这头从老爷岭下来的马鹿,很快游到乌苏里江,消失在对岸的喀尔喀山林里。
   它过来干什么呢,难道老爷岭山谷里没有青草?这些没有领地感念的动物总是这样,喜欢到处游荡。这头过江旅游的马鹿正走茂密丛林里,突然,一个黄棕色东西从高高椴树冠上跳下来,落在鹿背上。突然受到惊吓,马鹿快步奔跑起来,以把身上的东西甩掉。
   可它前面的两只爪子已经搂住马鹿,爪尖抠进它的肉里,像个口袋一样吊在奔跑的马鹿脖子上,怎么能甩掉呢?马鹿还在树林里快步奔跑,可怎么跑,还是无法甩掉身上的家伙,好像粘在它的身上一样。不说,它的喉咙也被死死地咬住,几乎喘不上气来。它挣扎着跑了最后几步,终于倒下了。直到这个时候,一只大公猞猁才从鹿身上站起来,在一旁不停地喘息。
   想不到这头刚游过乌苏里江的马鹿,竟这样惨死在猞猁的锋利牙齿下。怎么这样巧,刚刚登上喀尔喀山,就遇到潜伏在那里的猞猁?
   为了捕获到食物,猞猁既可以孤身蛰居几天不动,也可以连续跑出十几公里而不停歇。它不仅擅长攀爬,还善于游泳,耐饥性强。可在一处静卧几日,不畏严寒,喜欢捕杀狍子等中大型兽类。只要发现目标,绝不会轻易放弃,必须追赶上去。可能追赶的结果是成功,也可能失败,但只要没有最后的结果,必须奋斗下去。那怕失败,也没有任何怨言,这就是猞猁。
   乌鸦的喧哗声中,有一个神秘的动物悄悄地来到乌苏里江畔。当然这次来到这里的可不是那只大公猞猁,而是母猞猁带着两个孩子来到这里。别看它们母子是凶猛的猫科动物,但白天出现江边,得多加小心。它们之所以敢在白天出来寻找食物,肯定饿得无法忍受,才不惜冒着危险。
   优雅的猞猁通常自己捕猎,很少捡拾别人的残羹剩饭。在这之前,乌鸦和喜鹊已经开始进早餐了,吃掉很多鹿肉,不食嗟来之食,吃别人剩下的东西从来不是猞猁的风格,它们也没有那样习惯。可如今,已经不比以往了,它们母子已经多天都没有吃到东西了,饿得前腔贴后背,简直像个要饭花子,还要什么尊严呢?
   必须活下去,才是首要问题。不过这是个白天,而且在光天化日之下,母猞猁显得非常紧张,低头吃上几口,便抬起头来朝四处张望一下。两只小猞猁可能饿极了,也不管鹿肉腐败发臭了,低着头不停地啃着骨头。
   乌鸦和喜鹊的聒噪引起母猞猁的注意,几次抬头朝乌鸦和喜鹊落的地方看去。可看了几次,母猞猁一直没发现危险,才接下来继续吃食。
   一边吃鹿肉,它心里越觉得不安,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不时抬起头来东张西望。除了人类以外,喀尔喀树林里很少有它们的天敌。最可怕的东北虎和远东豹几乎被猎人杀光了,人们不仅要虎皮豹皮,还用它们骨头制作药材,很值钱,才想法设法杀死老虎和豹子。

共 692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猞猁,属于一种猫科动物,长得不大,但是很具有冬季型,它们灵活轻便,跑得很快,所以伤亡也很小,故事说的是一只母猞猁带着两只小猞猁,生活在萌萌森林里,神不知鬼不觉的捕猎着弱弱小动物,大的可以扑食袍子,小的田鼠小鸟,什么都可以作为美餐。但是它们也有许多天敌,狼群虎豹等都是它们最强的敌人,但是它们跑得快,可以在树上来回躲避敌人,许多野兽无可奈何他们。最后,他们母子还是跑散了,一只幼崽走失了,不知是被狼群吃掉还是跑散了。在又一个春天来临的时候,他们母子吃完最后一顿美餐之后各自向相反的仿效走去,开始了各自独立的生活。猞猁,它们是这里真正的猎手,。文章讲得很详细,作者对猞猁的生活习性非常熟悉,对森林里的动物生活也很熟悉。作者靠着强有力的说服力,和洞察精神信手拈来,就像他生活在他们中间一样,把猞猁的个性,故事情节描绘得细腻感人,令人信服,身临其境一样。推荐阅读好文章。佩服大哥的勤奋和孜孜不倦的笔耕,问好,冬安。【编辑秋心】【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1225001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飘零        2015-12-19 22:27:24
  作者通过自身在狩猎生活中,对在身临其中的狩猎过程,能够进行深入细致的观察,并用深厚的功底和优美的文笔,形成文字!小说文笔细腻优美!欣赏!问好作者!感谢支持!欢迎光临!
用心做事做人做文为人行善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