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德玉杯孝道征文】满巢(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杨柳春风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杨德玉杯孝道征文】满巢(小说)

编辑推荐 【杨德玉杯孝道征文】满巢(小说)


作者:韦玉溪 童生,973.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25发表时间:2016-01-02 21:05:03

“哦哦哦——”
   “玉她奶,玉她奶,起床给孩子们做饭了。”张老汉用脚蹿蹿老伴,床那头传来惺忪的嘟囔声:“知道了。”
   张老汉咧嘴一笑,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香烟,抽出一根,老伴忍不住埋怨道:“眼一睁就抽,真不知道你的肺黑成啥样了。”张老汉深深吸了一口,慢悠悠地吐出烟圈,又狠狠地吸了一口,回:“能黑成啥样。”老伴白了他一眼:“一包烟五块钱,一天两包,一月雷打不动三百块,没听见二虎他娘咋说你的……”张老汉不高兴了,将烟头一掐:“我抽我自己的钱,关她啥事!”老伴叹了口气,穿上鞋子做饭去了。
   张老汉今天七十有一,已是古稀之年的他种了二十亩地,平时还好,可一到农忙,老夫妻俩就忙得有上顿没下顿,每当有人替他不平时总笑着回:“忙过去就好了,都是现代化作业,不需太多体力的。”
   张老汉膝下四儿三女,儿多劳命苦这句话用在他身上一点不为过。当别的同辈人悠哉悠哉时,他还撅着屁股苦干。只到小儿子根发结婚,张老汉才算圆满成功。大家都说张老汉能干,这一大家子的,弄到这份上不容易,连村上的混混二歪子都说张老头现在也算成功人士了。
   张老汉想我离成功人士还早呢!原因根发和根旭家三个孩子缠在手里。根发和根旭打工去了,娃娃们自小都是张老汉夫妻带。大儿子根源和二儿子根蓄孩子都大了,早年没人外出打工,所以也没要张老汉带。
   两个小儿子虽然也寄钱回来,但那都是杯水车薪,原因不言而喻。现在小孩不比以往,吃饱肚皮就可以了,张老汉不愿负累他们,什么什么的当然是自己扛着了。这样一来大儿媳春柳不干了,三天两头骂声不断,除了自家男人就是老张奶,意思再明白不过。你张老汉敢偏心,我就敢骂人出气。二儿媳翠花更绝,她不像春柳那样泼妇骂街,逮着空就使坏,因为她的挑唆,老张奶和春柳的婆媳关系日渐恶化。
   张老汉毕竟是一家之主,他知道两个媳妇闹什么,为了不节外生枝,是能忍就忍,能躲就躲。倒是女儿心疼爹娘,时不时给个三百五百的,劝他田别种了,娃娃送到他们父母身边。每次张老汉都敷衍说这季收了就不种了,可这季收完下季照种,就这样过着,一年两年,除了几个娃娃个头猛窜之外没啥改变。
   日子似乎一直不紧不慢,张老汉夫妻也一直停留在壮年,忙种闲唠。事情的变故在一个深秋的早晨,老伴又像往常一样起床做饭,张老汉照样吞云吐雾。
   “扑通”张老汉听见窗户口啥东西倒地:“玉她奶,玉她奶--”张老汉叫了几声没应,一股不详之感油然而生。他顾不得穿衣跑到门外,发现老张奶倒在地上。
   张老汉忙蹲下去:“玉她奶,玉她奶--”张老汉连摇带喊,老张奶就是没反应。张老汉慌了,“玉儿,快去叫你大叔二叔,说你奶奶病了。”玉儿应了一声飞奔而去,还没起床的根源根蓄顾不得婆娘谩骂,将老张奶送到医院。没想到一到医院就送进重症监护室,医生说是脑溢血,很严重,有生命危险,让他家准备钱。
   这下张老汉蒙了,这么大笔费用,他到哪里筹?一筹莫展的张老汉想到几个儿子。谁知根源吞吞吐吐,意思自己做不了家里的主,让他找根蓄根发商量商量,能不能先垫着,以后慢慢还给他们。根蓄虽然没说怕婆娘,但也吞吞吐吐说困难。
   张老汉知道他们意思,没办法只好拨通闺女电话。秀云和秀玲闻讯赶到医院,一听情况哭成一团,张老汉跳脚说你们哭有啥用,倒是拿个章程出来啊!
   秀云抹抹眼泪说:“娘都这样了,当然瞧病要紧,我来得匆忙,身上就揣了一千,不够再想办法。”张老汉知道秀云难处,大小子刚结婚,一屁股的外债,到哪去筹钱。
   秀玲朝两个哥哥望望:“三弟四弟知不知道娘病了?”根源和根蓄对视一眼没应声。张老汉回:“没来得及通知他们。”秀玲瞟瞟张老汉,“秀华也不知道吧?”张老汉恨声说:“死了也不要她上门!”屋里一下子沉闷起来,好一会秀玲才又说,“怎么的也要通知三弟四弟回来。”
   根源朝根蓄瞟去,正好对上根蓄偷瞄过来的余光,顿觉尴尬的他说了句我去打电话,急匆匆走了。根源走到报摊亭外,烦躁地摸出一支烟,吸了半根扔在地上,伸手拿起电话……
   过了好一会,根源才阴沉着脸回来了。当他对上几双殷切的眼神无奈苦笑道:“老四家没人,老三媳妇说明天没空,后天回来。”秀云诧异地说明天不是礼拜六吗?根源不自觉地撇了一下嘴说加班不是双倍嘛!秀玲低声嘟囔一句,钱是命!秀云斜眼瞅瞅张老汉,又偷瞄一眼根源,没接口。
   张老汉见几个子女都不吱声有些急了:“你们倒是拿个章程啊!”根源吞吞吐吐回:“我家情况你们也知道,不是我不肯拿,实在是……”
   “肯不肯自己明白,找啥借口!”根蓄不耐烦地打断了,“别啥事都往女人身上推。”根源面红耳赤辩驳道:“我推了吗,你嫂子啥人你们谁不清楚。”
   张老汉坐不住了,起身就走,秀云嘴巴张了张,低头抹眼泪。秀玲追出门外,从兜里摸出一叠钱,张老汉忙推辞说:“哪能要你造房子的钱,这要大飞知道了,还不恨死他们兄弟。”秀玲哭着说:“拿着吧,啥事也不如娘的病要紧。”张老汉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双手抱头叹气,秀玲弯下腰,将钱塞进张老汉手里,“缴费去吧,等三弟四弟回来再想办法。”
   张老汉的嘴咧了一下,又重重叹了口气,站了起来,秀玲期期艾艾:“爹……可……可不敢说我拿的。”张老汉眼睛一瞪:“咋啦!”秀玲黯然道:“大嫂二嫂又得闲话了。”张老汉恨声:“这就是儿子!儿子——”
   老张奶进重症监护室没一会,根源就接到春柳电话,说猪跑出圈了,让他赶紧回去。根源前脚刚走,根蓄后脚也说有事走了,临走时说明天再来,大家合计合计怎么办。医院里就剩下张老汉和两个闺女,眼巴巴地瞅着重症监护室门口。
   第二天,根蓄根发回来了,根发妻子兰芝也一起回来。根源和根蓄像是约好一样,一前一后走进医院,两个儿媳也跟来了。根发一进门就找医生询问老张奶病情,根蓄则问父亲孩子的学习情况。
   春柳笑眯眯地问:“他三嫂咋没回来?”根源笑道:“厂子里忙,请不到假。”春柳和翠花对视一眼,翠花笑道:“大嫂你也真是的,哪个有钱不知道赚。话说回来,娃他奶成这样,都是带娃操劳的,咋说他三嫂也应该回来瞅瞅,三弟你说对不?”
   根蓄不好意思嘿嘿一笑,这时根发回来了,一脸愁云地说:“医生说娘这病不好治,最好转到大医院去。”叹了口气责怪张老汉,“不是我说您,娘血压那么高,咋不配药呢?!”张老汉嘟囔道:“咋没配,你娘舍不得吃,人家一天三顿,你娘一天一顿,说药贵,吃点压压就行了。”
   根发急了:“您说您们咋这样,没钱说一声,现在……”“行了,都这样了埋怨有屁用。”张老汉不耐烦地打断了,“今天你们兄弟都在,大家合计合计你娘这病该咋瞧。”
   空气的颜色一下子变了,春柳首先说:“这事得找三弟四弟商量。”根蓄急了:“大嫂你这话就不对了,长子长子,说啥也得大哥拿章程。”春柳嘴巴一撇,“就你大哥?算了吧,你们商量就行,不用考虑他。”
   “女人家的瞎掺和啥!”根源难得朝春柳发火。春柳嘴巴一撇,不屑地回:“吼啥吼,有钱你拿出来呀?”提到钱根源泄气了,见此情景翠花笑了:“大嫂说得没错,我们俩家情况一样。没人在外挣钱,但也不能说不救娘,量力而行,量力而行对吧。”
   “这家里还有没有老爷们了!”根发咆哮道。正准备接口的春柳吓得“嗝”了一下,随即冷笑道:“他二嫂,我们这些外姓人不配参与他们老张家的事。”翠花随即站起来:“老太太咋病的自己清楚,该谁出钱不该谁出钱明镜似的,要真有孝心,当初就别当老太太丫头使。”
   秀云秀玲脸色阴沉对视一眼,齐齐朝重症监护室望去,张老汉叹了口气,凄声说:“都走,都走,我自个想办法行不?”
   根发瓮声说:“谁不愿出钱说一声,我一家来。”根源脸色一沉:“敢情老四这几年发大财了,那我们还穷掺和啥。”秀玲见状忙打圆场:“大哥,四弟不是这意思。”秀云也强笑道:“这不都是娘的病急了嘛,好好商量,好好商量。”
   春柳和翠花哼了一声重新坐下,一直没吭声的根蓄说话了:“要我说不难,兄妹六个谁有就多出点,没有少出点,都是自家人,有什么好计较的。”
   张老汉想你倒是拿钱啊!话甜有啥用。可他说不出口,他知道,自己这几年为根蓄根发家忙活。根源根蓄嘴上不说,心里气着呢!现在让他们拿钱,肯定不愿意。
   根发一撸袖子:“我看这样,兄弟四个,一家先拿一万,不够再凑。”谁知话音一落,春柳就跳了起来:“一家一万,说得好听,老太太咋病的你不清楚啊!要我说,这钱就该你和根蓄拿。”根旭一听不干了:“啥叫应该我和根发拿,大哥二哥喝西北风长大的啊!”翠花冷笑道:“老头子老太太这些年为谁家服务你们不知道啊!做保姆一月还要好几百,看个病有啥不够的。”
   “滚——都滚——”张老汉咆哮道,秀玲忙按住父亲,陪着笑脸对春柳和翠花说:“对不住了大嫂二嫂,你们别放心上,爹是急的。”根源又一次咆哮了:“死家去——”春柳诧异男人两次朝她发火,不过嘴巴却不闲着:“有本事朝别人吼!几个娃谁帮过你带过半天,娃们半身泥半身沙的日子忘了。噢,现在病了,要钱了,想起你这个大儿子了,我看你就是个窝囊废。”
   “滚——”根源又是一声大吼,大概春柳从未看过自家男人发火,有些意外也有些胆怯,哼了一声,骂骂咧咧走了。翠花一看春柳走了拉了一把根蓄,根蓄朝她瞪了一眼,翠花不觉一颤,屁股一扭也走了。
   兄妹六个沉默了好一会,只到重症监护室的门打开,医生喊家属探视才一窝蜂跑到门口。医生说只能进去一个,根发急忙挤过去,央求医生让他和根蓄一起进去。医生为难地瞅瞅他俩,张老汉也挤了过去,说他们兄弟刚回来。医生面露难色,好一会才说了句:“里面需要安静。”
   半小时后,根发眼圈红红的出来了,根蓄跟在后面默不作声,根发第一句就是赶紧转院。
   转院!张老汉以为听错了,竖起耳朵又听一遍,不错,转院。秀玲忙问为啥这么急,根发气呼呼地回:“这里医疗条件实在太差,我怕娘的病耽搁了。”
   张老汉叹了口气,根源接口道:“这里是差,要不转到市院去。”根蓄冷笑道:“转院?钱呢,大哥你就说说你家拿多少?”根源偷瞄一眼张老汉,“不是一家一万嘛,别为我发愁,想想自家婆娘。”根蓄鼻孔里哼了一声:“我家的事不用别人操心。”
   根发看看根源望望根蓄,最后瞅着根旭:“我们多拿些好了,说啥妈这病也是娃累的。”根蓄脸色一变,没好气地说:“出钱倒是无所谓,可你这话我就不爱听,啥叫娃累的,爸妈又不只是我们兄弟俩三个孙子。”
   “你……”根源想发作,看看张老汉憋住了。根发无奈地说:“你们自己看,娘这病肯定要看的,我这就回去找兰芝拿钱,对了二姐,打电话通知三姐。”张老汉一听秀华咆哮道:“谁也不许通知她!”根发朝秀玲使了个眼神,急匆匆走了。
   兰芝正在收拾,见根发回来忙端来洗脸水:“娘的病咋样啦?”根发接过兰芝端过来的洗脸水说:“挺重的,看样子要转院。”兰芝一脸凝重地说:“严重就赶紧转院吧,厂子里不会批多少假的。”
   根发擦了把脸,将毛巾递给兰芝:“家里存折呢?”兰芝手一颤:“你那张卡不是有一万多块钱吗?”根发陪笑道,“转院不知道要多少钱,不是怕不够嘛。”兰芝惊讶地回,“六万还不够呀!娘这病真够棘手的。”
   根发笑道:“这事让大姐二姐拿说不过去,再说,娘这病是娃累的,于情于理也不能四兄弟平摊。”兰芝诧异地望着根发:“啥!你意思我们和三哥家出!?”根发不自然地笑笑:“也不是,谁家有就多出点。”兰芝冷笑道:“你意思我家有咯!”
   “不是。”根发语塞了,“我那不是为了娃么。再说,娘要瞧不好,再成植物人啥的,不要说带娃了,就我们也得在家伺候着,那损失可不是现在一点小钱。”
   兰芝一下子沉默了,根发说得一点没错,可让她多拿钱又不甘,怎么办呢?兰芝脑袋飞速地转着:对了,找书记,他是本村书记,又是长辈,这事他得管!兰芝说干就干,根发见她不应而朝外走,知道没好事,但他没有跟出去,而是翻箱倒柜找到存折后走了。
   兰芝本以为只要书记出面事准成,谁知书记根本不愿接这烫手山芋,啊啊哈哈几句就推辞有事走了。窝了一肚子火的兰芝回到家里傻眼了,一屁股坐倒在地嚎啕大哭起来,哭了一阵收拾收拾回娘家了。
   根发来到医院,老远就看见一群人围成一团拉拉扯扯,走近一看,是三姐秀华回来了。
   根发拨开众人,刚想打招呼,眼角瞄到张老汉阴沉着脸坐在一旁,不远处还站着一脸尴尬的三姐夫强柱子。
   强柱子是万宏村人,早年是个混混,不知咋的就发了大财。秀华初中毕业后经人介绍到他家做保姆,强柱子见秀华长得漂亮,不由心猿意马起来,情窦初开的秀华哪经得起他的攻势,没到半年就挺起大肚子。

共 779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娘病了,大部分的兄弟姊妹都支支吾吾的,不肯爽快地出钱为娘亲治病。母亲是孩子的神啊,连神都不供奉,哪里还有什么仁孝呢?一个家庭在困难的时候,最容易看出人心,最容易看出亲情浓不浓,兄弟姐妹间够不够团结。小儿子是里面人物中挺爽快的一个,守仁孝,他把母亲放在首位,尽管媳妇不理解,尽管遭到姊妹的口水是非。为了解决同室操戈的问题,他通过找书记,一家人坐下来好好解决,幸运的是结局圆满。娘,也大幸,转院及时得到治愈,但是落下一些后遗症。不过,这都不碍事。张老汉,最后为了妻子而原谅了自己的女儿,把硬脾气软了下来。有情有义才能融化一切寒冰。其实孝与不孝,说不清道不明,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不管怎么样,不管自己家的经多难念,也不应抛却父母,而是好好侍奉他们,让他们安度晚年。百善孝为先,不孝则不肖。情节构架曲折,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反映了一定的社会现实。现实中也确有这样的场面,人心薄凉。幸好,这只是极少数。文中各色各样的人都有,语言动作心理,描摹自然,细致而生动,很好地突出人物性格。写得不错,推荐【编辑:云儿飘】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云儿飘        2016-01-02 21:05:50
  感谢支持征文,祝创作更进
本末终始
2 楼        文友:云儿飘        2016-01-02 21:06:26
  虽然是小说,却分明可以看到很多现实的影子。耐人寻味
本末终始
3 楼        文友:云儿飘        2016-01-02 21:06:41
  期待更多精彩
本末终始
4 楼        文友:怡然若梦        2016-01-03 06:35:26
  细细读来,眼前呈现出生活中,真实的章节,作者把主人公们的心理活动及场景刻画,渲染得宜!何为孝道?也许这是最好的结局!虽是小说,且品出烟火的味道儿,顶!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5 楼        文友:雨后初晴        2016-01-03 07:23:25
  这就是生活。画面感强烈,仿佛发生在身边……当今现象,情浓事真,给读者呈现出巨大反差的看景,孝是心手相一,不是耍嘴皮子!文章人物形象、心里刻画栩栩如生。让人深思多子并没有多福!
文字的路上,蜗牛慢行。为了那片翠绿叶子,我必须天天爬行!
6 楼        文友:花香满楼        2016-01-03 09:58:14
  感谢参与征文活动,期待你的更多精彩。很现实的文字,幸好结局还算好。
简单生活简单爱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