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陵缘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嘉陵缘

精品 嘉陵缘


作者:石寸雨 秀才,2915.5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421发表时间:2016-01-06 17:57:39
摘要:一辆嘉陵摩托车,在冰天雪地里,成就了一对美好姻缘……


   清早,赵姐就进回来一大批服装,张英与雇员们全部被叫到了卖场,出货、挂货、点货。正在忙碌的时候,张英的传呼机“嘀嘀……”响了起来,张英一看内容:英子快回来,你奶奶病危了。
   “啊,奶奶!”
   “你奶奶怎了?”赵姐问。
   “奶奶她、她病危了……”张英泪水滢滢,忍不住抽泣起来。
   “别急,先打个电话问问。”赵姐说着,就掏出自己的大哥大来。
   赵姐还不到四十岁,老板已经当了两年多。别看她没读过大学,还是从农村出来的,但精明、强干、有头脑、有魄力。在老公的支持下,十几年前就投资做了服装生意。小两口齐心合力、摸爬滚打、靠做买卖致了富。如今楼房、小车、大哥大、应有尽有,日子比那城里人过得还好。在百货大楼几十家的服装行业中,数她摊位大、货物全、雇员多。
   张英接过大哥大,急忙给老家小卖部打电话。好在小卖部是她家邻居,听到电话后,马上就喊来张英的母亲:“英子,快回来,你奶奶不行了……”
   “奶奶身体不是一直很好么?”
   “别提了。昨天早晨还好好的,后来她上厕所,在院子里摔倒了;起来就嘴歪眼邪、发音不准、直流口水;这会儿更糟,神志不清,话也说不出来了。”
   “大夫怎说的?”
   “乡里的大夫说,是脑梗塞导致的全身瘫痪。你大爷、二大爷、姑姑、姑夫、表哥、表姐们,连夜开车往回赶,估计中午就能到。他们本想捎上你,可两辆车还是坐不下。英子,你奶奶她很想你,整天和我们念叨你,如果你今天能回来,说不定还能见她最后一面。英子,老家天气冷得很,记得多穿衣服,啊……”
   “奶奶、我的奶奶……”张英听不清母亲后来说了些什么,就泪如泉涌,那眼泪如断线的珍珠,顺着她那张俊俏的脸蛋儿,不停地流啊流……
   顿时,奶奶的影子清晰地浮现在张英的眼前:“英子,姑娘家家的,可比不得那后生,出门在外的,千万给奶奶注意点儿,啊。按说你都二十三了,也该找个对象了,是不是?自己处不上,别人介绍也不看,啥时侯才能结婚?”
   “马上,很快。”张英拥着送她出门的奶奶,吐了吐舌头,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着答。
   “你呀,就别糊弄我了。不上心,能找上?唉,一个姑娘家,去那么老远的地方,奶奶我能放得下心么?”
   “奶奶,和你说过多少遍了,赵姐虽然是老板,却为人正直、热心。同事都是女的,我与她们同吃同住,和睦相处,能有啥事?”
   “奶奶放心,奶奶放心。不过,也得经常想想自己的终身大事呀?”
   “想,每天都想……”张英调皮地亲了奶奶一口。一个劲儿答应,一个劲儿点头。
   “我家英子聪明、懂事,谁要能娶上她呀,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只是你这一走就是一年,奶奶舍不得你啊……”奶奶说着,抬起青筋鼓出、长着黑斑点的手,亲呢地抚摸着张英那条黑油油、顺流流的马尾辫。她胸脯起伏,上下嘴唇颤抖着,老泪一道一道,滚滚落下来。
   “奶奶,答应我,好好保重身体。等到来年春节的时候,我还让赵姐开车送回来。到时候,再从她的摊位上,给奶奶挑选几身漂亮衣服,好不好?”张英使劲儿搂住奶奶,背过脸,偷偷抹眼泪。
   “奶奶不稀罕新衣服,只盼英子找个好女婿。”
   “好,好。”张英满口答应。她一狠心,大步流星、头也不回地走了。
   张英奶奶八十七岁了,还留有年轻时的俊模样:中等个头,有些消瘦。夏秋季节,老人总喜欢穿豆青、浅灰、浅蓝色的套装,圆口黑布鞋。奶奶满头银发,修剪得短而有序;眉毛淡淡的,却弯弯的;双眼皮早已变成了多眼皮,一层一层,重重地下垂着;与脸上的皱纹连接在一起。加上奶奶耳不聋,心智清,爱与人讲话。看到她的人总夸:“你看张家那老太太,年轻时就精明能干,不卑不亢的,那么大年纪了,还是利利索索、干干净净的,一点儿都不糊涂。难得,难得啊!”
   张英奶奶生养了五个孩子,守寡三十多年,却供养出两名大学生!在那贫穷、落后的山沟沟里,是何等不易!
   儿一家,女一家,各家顾各家。随着后代们的发展,住在一个村里的大爷、大姑妈,都陆陆续续地进了城。二大爷、二姑妈大学毕业就分配在城里工作。平时,他们只寄钱、寄物、寄营养品,却很少回到老家来。长期留在她身边的,只剩下张英的父母了。
   在张英的记忆里,父母整天忙碌,是奶奶将她们哥妹拉扯大的。是奶奶教会她梳头、洗脸、刷牙。也是奶奶给她做得花书包,送她到校读书。因为是奶奶一手带大的,十几个孙辈中,奶奶与张英哥妹感情最深。
   奶奶很要强,从不拖累自己的孩子们。尽管城里的儿女多次接她去享福,可奶奶就是不答应:“我可不愿住那楼房,上上下下的多不方便,哪比得上咱这老屋接地气、敞亮?呵呵……”
   百善孝为先。难得的是张英父母,心甘情愿留在山沟里,与老母亲朝夕相处。
   “英子,别哭了。快收拾下,别误了回老家的火车。”赵姐说。
   “赵姐,货还没点完呢。”
   “没事儿,你走后,我们加班便是。”赵姐说完,开车将张英送回了出租屋。张英简单收拾了一下,赵姐又把她送到火车站。
   还好,张英没误回老家的那趟快车。
   二、
   火车,“轰轰隆隆……”带着满腹心思、归心似箭的张英,一路狂奔!下午三点十分,张英就下了车。
   再过两天便是冬至,天阴沉沉的,老家县城气温下降,天寒地冻!张英穿着羽绒服、戴着毛线帽子、大口罩、皮手套,还是感觉寒风扑面而来,冷嗖嗖的!她一刻都不敢停留,三步并作两步,急冲冲向车站外面跑去。
   “九道湾、黄家沟、锁家坡……”
   “青菜沟、八岔湾、疙瘩头……”
   由于天气寒冷,跑出租的摩托车,明显比平时少了许多。不过,还有几辆喇叭里喊着八岔湾,也就是张英她们村子。车主们个个全副武装:棉大衣、棉头盔、棉护膝、高棉靴……根本看不清他们是何面孔,多大年纪。
   张英的老家在山区,因为长期没有班车,交通非常不便。其它季节步行翻山抄近路,也就三十多里地,可到了寒冬腊月、天短夜长的日子,只能靠这些出租摩托车了。
   看到纷纷下车的旅客,车主们围了过来。其中一辆蓝色的“ax金城100”问:“姑娘,去哪儿?”
   “八岔湾多少钱?”张英问。
   “八岔湾只能送到山根下,三十。”金城答。
   “不就三十多里么,怎比火车票还贵?便宜点。”
   “这又不是菜市场,不讲价。”
   “二十元,好不好?”
   “二十?这可是冰天雪地、天寒日短的冬月!”金城看张英竟然与他讨价还价,马上失去兴趣。他把车把一扭,向旁边的旅客走去。
   张英正要问别人,可是,几辆喊“青菜沟、八岔湾、疙瘩头……”的摩托车都有了自己的业务,而且,瞬间就没了影儿。张英望着阴沉沉的天,渐渐西去、时隐时现的太阳,急得直跺脚。
   张英左右张望,非常后悔:‘真是的,这时候了还讲价!也不知道奶奶怎样了?唉……没别的办法,只能步行往回走了。’
   “去哪的?”正当张英徘徊不前的时候,一辆水红色的嘉隆125摩托车,停在了她的面前。
   “八岔湾。能去么?”张英没问价钱。因为,这辆车上没有“青菜沟、八岔湾、疙瘩头……”的喇叭声,不是顺路车费肯定多。别无选择,无论花多少钱,只有这辆嘉隆了。
   “只能送到山根下,上车吧。”全副武装的嘉隆说。
   “那,给你三十元可以么?”张英试探着问,她生怕嘉隆不高兴扭头走掉,就使劲儿抓住嘉隆的车后架。
   “可以。”嘉隆答。
   三十元!张英高兴极了,一连串地:“谢谢师傅,谢谢师傅……”她柳眉上扬,大大的杏眼里,闪出欣喜的亮光来。
   这辆车已经半旧,却很清洁。车是红的,导流罩是红的、挡风板是红的、后背箱是红的、把套是红的、连座套也是红的。再配上嘉隆的红头盔,如一团火一般。在山里的土路上跑,嘉隆竟能保持如此清洁,不容易啊!
   “没带围巾么?摩托车风大。”
   “谢谢,谢谢。”在嘉隆的提醒下,张英连忙从提包里拿出围巾,紧紧围在羽绒服领口的外面。
   “把包放在背箱里,别提着。”嘉隆一把接过张英手里的提包,反手放进后背箱,大拇指按了下,只听“咔嚓”一声,就锁上了背箱。那动作既灵活又利索。
   三、
   嘉隆带着张英,“滴、滴……”响着,左拐右拐,一会儿的功夫就出了县城。张英顾不得寒冷,那颗刚刚安下的心,又一次悲伤起来,飞向了已经病危的奶奶身边。
   上了公路,车加了速:“往前坐,靠紧我!”嘉隆大声对张英喊。
   寒风刺骨,冻得张英“得得得……”上牙直打下牙。她只得将身子往前靠了靠,贴在嘉隆那宽阔的后背上。
   阴云来来回回地翻滚着、搅动着,越来越浓,越来越厚,太阳被严严实实地遮挡!西北风为了显示它的厉害、凶悍,肆无忌惮地围在嘉隆车周围,“呼呼……”作响。一瞬间,雪花飘飘洒洒落了下来。张英感觉气温直线下降,阵阵寒意穿透全身,从四面八方向她袭来,直冻得簌簌发抖!
   “下来,把大衣穿上。”嘉隆停下车,反手打开后背箱,拨拉开张英的提包,抽出件绿色军大衣来。
   “谢谢,还是你套上吧。”张英下了车,感觉自己的手、脚已经不听使唤,脸、耳朵仿佛冻僵,就搓搓这儿,搓搓那儿,使劲儿跺脚。
   “我穿得多,不冷。”嘉隆将衣服递给张英,从背箱底抽出个毛线帽子来。他摘下棉头盔,扑打了几下浓发上的雪花,将帽子戴在里面。然后,重新戴上了头盔。
   从嘉隆的细心、周到中,张英认为他是个与父亲年纪一样大,年长的男子。想不到,竟是个平头正脸、浓眉大眼的小伙子啊。
   “还是你穿吧。”张英垂下眼帘,感到了自己的心跳。
   “你那衣服不顶寒。一会儿,天气会更冷的。”嘉隆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护膝、鞋带,用力地紧系了系。
   “你是哪个村的?”张英将大衣套在外面,感觉暖和了不少,还是直跺脚。
   “九道沟。来,用这个把脚包上,多包几层,很管用。”嘉隆说着,从导流罩里抽出几个塑料袋来。
   张英非常听话,也佩服嘉隆的细心,连忙脱鞋、包脚。
   “八岔湾姓张的很多,你也姓张么?”嘉隆问。
   “是的,我姓张。你当过兵么?”虽然遍地都买这样的军大衣,可张英总觉得这件衣服质量不一般,这也许是与服装打交道的经验吧。本来,她不准备问这些,但还是问了。
   “是的,我是复员军人,叫周庆。这天气怎想起回老家了?不看天气预报么?”
   “唉,奶奶病危,没办法。哪你明知道这天气还出来?”
   “我是来车站接战友的。可我到了车站,他又来了传呼,说临时有事,得过几天过来。这家伙,呵呵……”周庆笑着说。
   “噢,原来是这样。”
   “八岔湾这路不如九道沟那边,真不好走。”
   “心疼你的车了?”张英立了立大衣领子,忽闪着毛茸茸的大眼睛,笑着问。
   “不心疼。呵呵……天快黑了,快上车吧。”
   雪纷纷扬扬,劈头盖脸,下得更大了。小路忽高忽低,坑坑洼洼,更不好走了。每当摩托车爬坡的时候,周庆就停下来说:“下来走吧。”
   “好、好。”每当这时,穿得圆滚滚、笨拙的张英,就连忙下了车。
   四、
   天完全黑下来了。
   周庆迎着风雪,身体向前倾着,轰着油门上坡。张英跟在后面,一步都不敢拉。
   “抓住摩托车,上坡就好了。”
   张英非常听话,一把抓住车的后架。
   “这会儿还冷不冷?”
   “除去冻手,别处都行。谢谢你,谢谢你。”张英眉毛、睫毛挂满了白色的霜,气喘吁吁地答。
   摩托车快一阵儿,慢一阵儿,终于来到了张英她们村后山根下,周庆说:“只能送你到这里了。”
   “太谢谢你了。爬过山就到,很快的。”张英说着,就要脱大衣。
   “天气冷,小心感冒,还是穿回去吧。”
   “那也行。让我爸给你送过去。”张英求之不得,急忙掏出钱,递了过来。
   “顺路,不要钱。”周庆说。
   “不是说三十元么?”
   “我当时要不答应,你敢坐么?”
   “那……多不好意思啊。”张英真想不出,如果周庆当时说免费,自己该怎样。
   “没事儿,也绕不了多少路。天黑路滑,没人接你?”
   “你看,那个肯定是我爸!”张英指着山头上的手电亮光说。
   “英子!英子!是英子么?”
   “是我!爸爸!我回来了!”
   “那就好。噢,我走了,再见。”周庆一轰油门儿,嘉陵向九道沟的方向驶去。
   张英望着渐渐远去的摩托车灯光,心潮起伏……
   “英子!英子!坐摩托车回来的?”父亲迎了过来。
   “嗯。爸,我奶奶她怎么样了?”
   “奶奶她、她已经没了……”
   “奶奶,我的奶奶呀,呜呜……”张英悲痛欲绝,痛哭起来。
   “别哭了英子,雪这么大,小心冻了脸……”父亲将手里的皮帽连忙戴在女儿头上,哽咽着劝。

共 660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张英急着回家看望病危的奶奶,又赶上冰天雪地的大冷天,有的跑出租的摩托车车主趁机要高价,张英在无奈和心焦之中终于等来了一个嘉陵摩托车,这个人就是复员军人周庆。在归家之途的大雪飞扬之中,张英在忍受着寒冷,幸亏得到周庆的精心照顾,这才赶回了自己的家……如果读者们看到这个地方,那么作者的所有笔墨无外乎是交代出本篇主人公张英这个姑娘的自身情况,这大段的对归途中周庆的描写似乎看起来只是反映出这个小伙子的人品好,是个善良、心细乐于助人的人。但是作者接着在后面剩下的三分之一的篇幅中,笔锋一转,写出了有人要给张英介绍对象的事情,而且这张英是一口否决,于是这篇小说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不用说,聪明的读者会猜到,这是一篇些爱情的小说。那个将要成为张英的对象的人,大家一定所期望的人。小说采用了先铺垫布局,在文章的结尾抖落出来故事情节的结果,让读者得到惊喜。写法值得称道。另外作者善于对人物的刻画,张英的形象和心理活动及情感上的描写比较生动,周庆等人物亦很传神,故事情节的设计紧凑利落,反映出作者文笔的扎实功夫。欣赏这篇小说,推荐阅读。【编辑:翔鹤掠雲】【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1071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翔鹤掠雲        2016-01-06 17:58:40
  拜读新作,很不错的一篇小说,向你问好致意!
2 楼        文友:石寸雨        2016-01-06 18:09:11
  谢谢编辑的按语,辛苦了!能得到编辑老师的认可,也是我写作的动力。谢谢鼓励,敬茶……
文学比海,我愿做一滴水。
3 楼        文友:系统短篇小说组        2016-01-07 08:29:38
  相识江山,是缘分,是文字,是源于内心对梦想的追求。
   您的文字,是我们在此收获的最真实的幸福。
   感谢赐稿系统短篇小说栏目,恭喜作品加精!
   我们将收藏您的美文,收藏一份喜悦,收藏这份美丽的遇见!
   期待您的新作,祝文安笔祺!人生祥和!
系统短篇小说组
回复3 楼        文友:石寸雨        2016-01-07 09:45:55
  谢谢老师们的鼓励,我会再接再厉,努力下去的。
4 楼        文友:铁面书生        2016-01-07 16:38:02
  佳作拜读!赞!
回复4 楼        文友:石寸雨        2016-01-07 16:57:34
  谢谢文友来访,再谢对文章的点赞,向你学习。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