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题】生计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同题】生计

精品 【同题】生计


作者:上官欢儿 进士,11646.6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755发表时间:2016-03-15 20:01:23

“铃……”床头的闹钟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将睡梦中的李娜拉回到冰冷的现实。她伸手关掉闹铃,顺势伸了个长长的懒腰,让沉睡了一晚的肢体得到尽可能的舒展,同时也让混沌的大脑彻底清醒。起床,简单的洗漱,五点四十五分,李娜已经打开了房门,准时地离开了家。一股凉风扑面而来,让李娜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明明已经过了立春,天气竟然还是这么冷,李娜无奈地摇了摇头。小区的电动门关得死死的,夜班的保安坐在办公室的门口有一下没一下地点头打着瞌睡。六十岁的人了,还在寒风中受着这样的苦累,李娜每次看见他们总会无限感慨。她尽量放轻脚步,侧着身子从横杆的尽头悄悄挤过去。
   萧瑟的路灯在寂寥的夜色中散发着清冷的寒光,大门外的空气似乎更冷了。李娜伸手将裹在头上的披肩又往上拉了拉,遮住嘴巴和大半张脸。这披肩还是前年无意中淘到的宝贝。那时候他们还住在老式的临街房里,偶尔歇班的时候,出来进去遇到楼下卖童装的素娟也会打个招呼。“闪靓”就是素娟介绍给李娜的。那是一家经营小饰品的门面,店主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离婚女人。吸引李娜的倒不是那些琳琅满目的商品,而是她的一个独有的服务项目——免费盘发。除去头发,李娜算得上是个美女。椭圆形的脸,白里透红的皮肤,浓眉大眼。1.65的身高,凹凸有致的身材,如果不是眼角眉梢的几道细纹,很难让人相信她已经是四十岁的人了。可是一提到头发,就让李娜无端地泄了气。长发及腰,那是多少女人的美丽梦想啊,可是李娜的头发从有记忆开始最多也只是到肩,就好像被施了魔咒一般,长到那么长,即便不剪,也不会再长。而且发质不好,稀疏,蓬松,带着天然的卷曲。平时天天上班,将头发简单地扎个马尾,套在发罩里也没什么。偶尔的歇班,李娜会给头发完全的自由,天然的大波浪自然地垂落在肩头,却也不失女性的温柔。只是每次遇到个聚会,亲戚朋友的大事小情,这样的发式就显得简单随意了些。头发,一直是李娜心里一个隐秘的无法说出的遗憾。
   李娜第一次走进“闪靓”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早晨。那天是爱人舅家的儿子结婚。因为爱人常年不在家,这种事也都毫无疑问地落在了李娜身上。许是隔着几层关系,也或者彼此性格处事方式的不同吧,李娜觉得跟舅家的关系远不如跟姨家亲近。所以,这种时候,李娜并不积极。看着时间还早,李娜便出门了,本来没什么目的,却信步走到了“闪靓”的门口。没有过多犹豫,李娜推门走了进去。
   店面并不大,十几平米的样子,大部分是各式各样的夹子、头饰。还有一些戒指,耳环,项链什么的分门别类地挂在东西两面墙上,中间的过道也竖着两排货架,上面摆满了诸如甲油,口红之类的小东西。店门口迎着阳光的地方,一位美女正在给一个七八岁的孩子编辫子,那小女孩长相甜美,乖乖地坐在那里,一脸喜气。旁边靠里一点地方还有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子等候在那,看样子像是小女孩的妈妈。看见李娜进去,那正在忙碌的年轻女子习惯性地说了句,“欢迎光临,请先随便看看吧。”李娜微微点头,露出招牌式笑容,便在店里慢慢地审视起来。
   转了一圈,李娜并没发现有什么可买的,并不是东西有什么不好,相反,李娜觉得很多东西都很漂亮,晶莹剔透的,不过对于她来说,只能算是可有可无的奢侈品,并不是生活的必须。于是安静地站在一边,看美女给小孩子盘头。女人看李娜停下来了,一边手里不停地忙着,一边问道:
   “想盘头吗?”
   “看看。”李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好的,那边有凳子,您先稍等一下。”女子说完用下巴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圆凳。
   “好的,您忙,我随意。”
   十几分钟后,女人手里的长发终于编完了。她站到小女孩的前面,将女孩的头抹正,仔细地审视了一番,又重新给女孩修饰了刘海,这才满意地停了下来。李娜看着明艳动人的女孩,不禁暗暗赞叹。
   也就二十分钟的光景,美女就给李娜盘好了头发。看着镜中平添几分高贵和典雅的自己,李娜满意地笑了。道了谢,李娜原本是要离开的,却在一抬头的瞬间无意中发现头顶上竟然还有很多花色各异的围巾。而这条大红色的披肩就那么直直地迎面扑来撞进眼里。那是大红色的双层绒线织成的,摸在手里松软,温暖,质感非常好。流线型的周边缀着一圈厚厚的浅灰色的绒毛,则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富贵,让那看似普通的披肩多了一份魅惑与惊艳。只一眼,李娜便喜欢上了。
   后来这披肩就成了李娜为数不多的宝贝之一,而那个名叫“闪靓”的小店也成了李娜经常光顾的地方。日子久了,李娜与美女店主也熟络起来,知道她几年前离婚后,一个人带着四岁的女儿在县城里开了这家小店。生意不是特别火爆,却也足够母女二人生活。
   每个寒冷的冬天,这大红披肩就成了李娜最好的伙伴,既当围巾又能做面罩,保暖又透气,让李娜爱不释手。匆匆走到公交车站,李娜抬头看了看,深蓝色的天空高远辽阔,几颗寒星调皮地眨着眼睛,一弯弦月发着落寞的白光。车站里已有三三两两的乘客了,李娜知道还有十几分钟最早的一班公交车才会过来,到那时车站也会挤满急着赶路的乘客。
   六点三十分,李娜准时坐上了开往市区的公交车。虽然是首发站,因为有很多学生,车上还是挤得满满的。最近几年已经形成了一个怪圈,乡下的孩子摸爬滚打地冲到县城来读书,县城的孩子则削尖了脑袋要挤到市里的学校。就像这趟早班车,正常核载也就二十几个人,可是每天早上光学生就有三十个不止。所以,拥挤也是必然的。半小时后李娜换上了另一班去往城市东郊的车。七点四十五分,李娜来到红润大酒店,打卡,换上工装,开始又一天的重复与忙碌。
   红润大酒店是本市为数不多的四星级大酒店,在这个收入与消费都不算高的小城颇有些凤毛麟角的味道。然而靠着优越的地理环境和广博的人脉,这里的生意比一般人预想的好得多。酒店共七层,一二层是餐饮,三到六层是客房,七层则是酒店领导办公的地方。李娜因为年龄稍大,几年前应聘的就是客房部服务员。早上八点是她们正式的交接班时间。
   客房部不是很大,只有一名经理和六名服务员。白班四个人,一人负责一个楼层大小二十个房间的清洁和整理。夜班另有两名服务员轮班。今天值夜班的是客房部的一枝花姚芳。姚芳刚过三十,是客房部年龄最小的服务员,也是最得现任经理赵书芝宠信的一个。
   赵书芝是半年前接任客房部经理的。原来的客房部经理刘梅因为怀孕歇了产假,一直没招到合适的经理,酒店就安排原来负责核算的赵书芝来了客房。赵书芝对客房部的员工来说并不陌生。因为每个月领工资的时候她们都能在财务科见到她的背影。
   财务科在海润酒店七楼,出电梯往东第四个门。推门迎面的窗下是两张并排的办公桌,一左一右地坐着会计张霞和出纳李晴。李晴的右边也就是靠着门口的方向是一排铁皮柜子,透过玻璃门能看到里面放着各类文件。张霞的左边则是一张独立的靠墙的办公桌,那就是赵书芝原来工作的地方。酒店规定员工工资是每月15号下午集中发放,所以每到那时候,财务科总是很热闹,但这份热闹从来不包括赵书芝。赵书芝总是一个人默默地对着墙壁,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李娜本不是一个多话的人,来酒店三年多竟没跟赵书芝有过任何交集。但这并不代表她对赵书芝一无所知。
   赵书芝五十多岁的样子,但是具体多多少,在客房部一直是个谜。客房部资历最老的是张瑞和胡晓晴,她们是酒店开业就在这里工作的老员工,即便这样也不知道赵书芝究竟多大。赵书芝高高瘦瘦的身材,常年穿着酒店发的深蓝色套装。本来是一头短发,却总是习惯在脑后扎起来,那个不到五公分的小髽鬏是很长一段日子里,赵书芝留给李娜的唯一印象。后来在酒店时间久了,李娜也多多少少知道了一些关于赵书芝的事。
   如果不算中途曾经离开过的那段日子,赵书芝也是酒店的开店元老。据说那时候她是从政府部门下放到酒店的,是酒店的第一任客房部经理,从那时候开始,胡晓晴和张瑞就是她的同事和下属。但是胡晓晴跟张瑞对她并不是特别亲近,她对她们也完全不如对姚芳那般照顾。据她们私下透露,赵书芝曾经的客房部经理只当了一年多就被客房部的服务员全票罢免了。据说那时候客房部还是酒店的大部,有一百多个房间,好几十名服务员。除了现在仍做客房的四个楼层,还包括已经改成了足浴的小三楼。小三楼以前叫后三楼,因为位置比主楼略微朝后一些而得名。但是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后三楼改成了足浴,虽然还是酒店的一部分,但已经是独立核算的,后三楼也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就被莫名其妙地叫做了小三楼。
   赵书芝被罢免的原因,张瑞跟胡晓晴从未提起过,也或许提过,李娜并未注意。至少在李娜的印象里并没有这个情节。被罢免的赵书芝离开酒店两年多。两年后又被酒店重新返聘回来,在财务科做了一名核算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财务科两个比较年轻的女孩没有共同语言,赵书芝回来之后,就选择了一个人对着墙壁的日子。
   刘梅经理的离开,曾经让李娜难过了好一阵子。李娜能做客房,纯属意外。在来海润之前,李娜是外地一家建筑公司的资料员。开始是在公司坐办公室的,后来随着房地产业的不断升温,建筑工程越来越多,李娜也就从办公室走到了工地。虽然工资是比以前高了,但是建筑工地是没有假期的,而且工地上很少有女人,凡事都得跟男人打交道。以前跟爱人在一起,倒也没什么,后来被公司派到外地,与爱人很少能在一起了,让李娜很不适应。后来李娜索性辞了那份工作,干脆回到老家,跟公婆与孩子在一起。
   不想再做脑力劳动了,李娜忽然很想锻炼锻炼身体,于是在网上找到了海润酒店这份客房服务员的工作。李娜到海润来的时候,就是刘梅做客房部经理。刘梅比李娜小一些,也就三十五六岁的样子,1.68的身高,是客房部这个清一色的女儿国里绝对的第一“高人”。李娜上班第一天,刘梅安排张瑞做她的师傅。张瑞比李娜大一岁,七八年的客房做下来,早熟悉了这里的一切,是客房部当之无愧的第一快手。张瑞很热心,知道李娜毫无经验之后,就一点一点手把手地教。李娜原本也不笨,只是缺少经验,加之当时客房部确实缺人,三天后李娜就出师独立负责一个楼层了。
   客房部的工作其实不算很累。早上七八点是住宿客人集中退房时间,也是比较忙和乱的时候。等一过了八点半,该走的都走了,整个客房部就变得静悄悄的了。李娜她们的工作就是把客人用过的床单、被罩、枕套全部换下来,把经过清洗的干净的套上去。再把卫生间擦拭干净,茶具,必备的盥洗用品,该刷洗的刷洗,该补充的补充。
   早上九点半是酒店员工的早餐时间,因为那时候楼下餐饮部的早晨工作基本已经结束了。早餐很简单,无非就是一些客人剩下的吃食。好在李娜她们也不挑剔,一早出来,主要的还是填饱肚子。因为还有很多工作等着她们,所以她们的就餐也极具效率,十分钟之内全部结束战斗。
   一上午的工作紧张而忙碌。虽然是简单的重复,但因为数量多的缘故,上午的工作还是很紧的。下午两点半之前她们要把一天的工作基本做完,还要把换下来的床单、被罩等东西分类统计好,等着布草公司来人收走,并送来干净的。因为两点半是员工午餐时间。午餐有专门的员工餐,两菜一汤,菜是家常菜,萝卜、白菜、土豆、冬瓜,什么便宜吃什么,做法也是最简单的。工人们的要求并不高,只要能吃饱就行。职工餐厅有四十多平方的样子,中间是两溜并排的桌子,两边靠墙各有一排桌子,基本可以满足平时酒店员工的就餐。
   下午三点重新回到工作岗位的李娜她们就轻松多了。这时候她们往往会聚在房务部办公室,把布草公司送来的干净的床单、被罩、枕套等东西分类,按照自己头天交上去的数量领回去。这时候刘梅经理会去查房,李娜、张瑞、胡晓晴她们就会聚在一起,一边等着开钟点房的客人退房,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闲话。当然,她们也会忙里偷闲地完成这一天最重要的一道工序——洗澡。一个上午的忙碌,常常会让她们浑身黏腻,湿哒哒的不舒服。所以下班前的洗澡对她们来说是每天必不可少的。虽然酒店明令禁止员工不许在客房内洗澡,但因为刘梅知道她们的辛苦,所以总是很体谅地假装不知道这些。这也是李娜她们很喜欢刘梅的一个原因。
   据说刘梅是通过自考拿到的酒店管理专业的大学文凭,后来,李娜还听说刘梅还通过了大学心理学的考试。刘梅很少给客房部的服务员们开会,更不会公开地批评谁。她也不参加李娜她们的闲聊,倒是每天上午李娜她们忙着的时候,她会偶尔跑到哪个楼层,帮你铺个床单,帮她套个枕套,再跟你看似天马行空般地聊上几句。人都说女人是最多事的,特别是成了家的女人。可是在海润的客房部,这个完全是已婚妇女构成的小世界里,还真的没出现过什么矛盾。在酒店的历次接待和其他活动中,客房部也从未落后过。

共 866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从细微之处,看到一个,或者一群女人的奔忙。文章以家常的语言,展示了一个由琐屑片段串联而成的女人世界。文笔冷静、质朴,于平淡的日子中提取人生的本真。文中人物现实、平凡,如同水一样,渗透在生活的各个角落,她们毫不起眼,却又不可或缺。文本呈现出一种真实的状态,每个女人都有原型可循。有的善解人意,有的精明霸道,有的憨厚朴实,不同的人物样貌组合在一起,形成独特的群体。女人对于日子,对于生计的演绎便由此而生。推荐赏阅!【编辑:紫玉清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3180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6-03-15 20:06:37
  问好欢儿,先来祝贺,再祝创作愉快!
哪里天涯
2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6-03-15 21:03:17
  欣赏欢儿老师佳作并学习,问好!
梦锁孤音
3 楼        文友:海淼        2016-03-15 21:04:38
  拜读欢儿佳作,问好祝福!
海淼
4 楼        文友:陆军中士        2016-03-15 21:13:57
  欢儿老师的文质朴却不失厚重,带着生活的原味,欣赏学习!
5 楼        文友:紫玉清凉        2016-03-15 21:36:02
  来看看小欢儿,先踏上一脚,然后跑开。再回来踏上一脚,然后再跑开。为什么腻,因为喜欢欺负你玩。哈哈,问候欢儿!
紫玉清凉
6 楼        文友:醉看红尘笑看红尘        2016-03-15 21:50:48
  祝贺欢儿!先来冒个泡,然后再细品!
素喜诗词古韵,懒看世态炎凉。
7 楼        文友:豪哥        2016-03-17 15:40:18
  读了两遍,不得要领。再三捉摸,悟到一二。
   小说虽然波澜不惊,起伏平缓,但紧扣题目。通篇用女主人公的所见所闻所思,言行经历,把众多的、大致属于同一平民阶层的人物和他们的生计串接起来,尽管他们之间大多没有任何交集,但有着共同的烦恼悲喜,共同的命运。谁说他们的生计不是平淡、琐碎、清贫和无奈的呢?大多是这样的。
   我的工作就是赚钱,别问我理想,我的理想就是不工作。
   或许受限于命题,或许是欢儿对这一风格的尝试。有空再读你的其他佳品。
   问好!
雨棠莺啼无非常景,见得懂得便是值得。
8 楼        文友:云水之间        2016-03-20 06:58:00
  文笔朴实厚重,人物形象寥寥几笔便栩栩如生,足见欢儿的文字功底。
   和豪哥感觉类似,故事情节性稍感不足,散文痕迹较重。个人感觉。这次同题欢儿前后统筹,辛苦了!
9 楼        文友:成敏        2016-04-25 17:59:35
  非常令人回味的小说,我读了非常感动,佩服姐姐的文笔,把小说的人物思想写活了。好文章,大赞!
10 楼        文友:下乡        2016-05-01 06:40:06
  文字功底好流畅,平铺直叙;如四月的风。生活观察细腻,与其说李娜是主角,不如说赵书芝倒是给人的印象极深。
   学习啦。
共 11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