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人生】水上花(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南烟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江南人生】水上花(小说)

精品 【江南人生】水上花(小说)


作者:韦玉溪 童生,973.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602发表时间:2016-12-16 14:25:35

落霞铺面幽幽路,翠柳远,莺屏处。
   月怅星孤虹鹊渡。帘深影绰,羽裳共舞,菊桂呢喃语。
   醒来陡觉山河暮,秋月春花渺飘去。
   眉紧黛沉颜若絮。云沉雾渺,梅开几许,冷雪倾寒树。
   深秋总是带着一丝瑟瑟寒意,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总会有一种落幕前的惆怅。
   徐熙每每一觉睡醒已是午后,一缕斜阳用微弱的余辉抚慰着她的单人床。这时的徐熙就会眯着眼睛享受片刻温暖。
   十八岁的徐熙像许许多多人一样,从农村聚集到城市。寻梦也好,讨生活也罢!反正是来了。徐熙像许许多多打工妹一样两班倒,半月一转,徐熙就这样黑白颠倒过了半年。
   半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徐熙就是觉得长,漫长……说实在的,她讨厌现在枯燥乏味的生活。多久没沐浴在阳光下了呢?徐熙回答不出。对于现在的徐熙来说,阳光就像奢侈品,只能臆想。
   徐熙所效力的电子厂容纳三千人,都是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厂里的待遇还行,一日三餐供应,还有员工宿舍。宿舍一律上下铺,六个人一个房间,徐熙很幸运,和琳琳分在一起。她们一起长大,一起辍学,又一起外出打工,幸运分在一个班,又分到一个宿舍。
   一月前。
   难得休息的她们一早就去流域公园游玩,没想到几个海南兵也到流域公园玩。说是流域公园,其实就一个水塘,几棵树,再加上一点绿化,几张用于休息的长椅。
   这里对城里人来说,就是一息脚之地。但对于打工仔来说,流域公园就是天堂,每天机械化的劳作使得她们似乎忘了朝气蓬勃是什么样子,只有到了流域公园,才像是又回到从前,回到家乡,回到大自然里。
   徐熙懒洋洋地躺在草坪上,眼睛微眯着,微风轻拂她额头上的秀发,痒痒的,但她懒得去捋,她要享受大自然赋予她的宁静。
   “窃窃……”
   一声轻笑打破宁静,徐熙不耐烦地抬起睫毛,又微微下移。
   “窃窃……”
   又是一声轻笑,徐熙的眼睫毛又无可奈何抬起了,这一次,抬起就不愿下移。
   她看见,不远处,几个身穿橄榄服的子弟兵围着琳琳,笑声就是从她嘴里传出的。
   徐熙不易觉察地撇了一下嘴:“琳琳。”
   琳琳如花的笑容僵了一下,紧接着一跳一跳跑到徐熙面前:“他们就住我们厂的西北角哎!”
   徐熙一笑,没去理会那几个当兵的,拉着琳琳的手就要走。
   “哎!”
   其中一个斯斯文文的“哎”了一声,琳琳像中魔般的顿住脚步:“再留一会嘛!”
   这话像是对徐熙说的,又像是回应那个当兵的,徐熙一时恍惚了,在她的映像里,琳琳很传统,从不理睬不认识的男孩,可这一次,琳琳却像变了一个人,异常活泼。
   那次邂逅就像打开潘多拉魔盒,她作了魔般喜欢上那个斯斯文文的男孩,可惜一道院墙阻隔两个有情人,除了偶尔相聚,其他时间就这样痴痴守望。琳琳的情绪也随着那个叫陨的男孩起伏着,一会痴痴傻笑,一会伤心哭泣。
   徐熙想爱情真有这么大魔力吗?看琳琳这样,她可不要什么爱情,随便找一个人结婚算了,就像父母那样,磕磕绊绊不也过来了,何必将自己弄得像苦瓜一样。
   每每想到此徐熙心里一颤,爱情究竟是什么样子,两情相悦真的很美好吗?像她这么平凡的女孩,会遇到心仪的人吗?
   曾经,那是曾经,青春萌动的她喜欢过一个男孩,男孩是隔壁嫂嫂的弟弟。她不知那是什么感觉,不见念得慌,见了又不敢多看,每每男孩来他姐姐家,她总是找许多借口去玩。许是矜持,许是没感觉,男孩见她从来不说话,就像屋里从来没这个人一般。倒是嫂嫂,徐熙就这样痴痴念着,只到十八岁那年,隔壁嫂嫂说她弟弟结婚了。那一刻徐熙觉得她的心很疼,像手指头被割开一样疼。男孩和他新婚妻子拜访隔壁嫂嫂那天,徐熙不由自主又替自己找了个借口前去,她见到男孩的新婚妻子,一个白皙清秀的女孩。
   也许只有她才配得上他吧!许熙时常对自己说,可她的真命天子在哪里呢?也许这一世都遇不到,徐熙隐约记起一本书上所说“人,穷其一生去追寻,也不一定找到那个心心相印之人”。
   琳琳是幸运的,很多时候徐熙都为琳琳高兴。我的那个他还在娘胎里吧!徐熙时常自嘲道。
   许是安逸太久,许是别样,就在徐熙觉得生活本就应该这样波澜不惊之时海啸来临了。琳琳的男朋友转业了,曾经的誓言也像海浪一样滚滚而去。琳琳无法承受从天堂到地狱的痛苦,她像极祥林嫂,一遍又一遍诉说着曾经的美好,而倾听者只有徐熙了。
   不知谁说,治疗失恋的方式就是进入下一段感情。也有人说,如果进不了,那就说明后者不够好。琳琳不幸被言中了,自那当兵的走后,她走马灯似的换男朋友,徐熙知道,她想彻底忘记那个男孩。可她低估初恋的力量,当她半夜三更回到宿舍时,提到的却是昔日男友。
   徐熙有时问琳琳你不累吗?为什么要和不喜欢的人出去,一个女孩最在意的是名节,你这样,哪个正经男孩敢娶你。那一刻琳琳沉默了,好久才幽幽地说:“我只想忘记他,忘记曾经的美好,所以我不停地换男朋友。可是我怎么也忘不了他,任何一个男孩都不能取代他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徐熙我这是怎么啦!是不是有病啊!”
   话没说完琳琳就嚎啕大哭,徐熙轻轻地搂住她,呢喃着会遇到的,会遇到的。琳琳终究没有遇到,但她的名声却坏透了,所有人都用异样眼光看她,更有一些不怀好意之徒带着这样那样目的接近她。
   徐熙觉得琳琳变了,离她也远了,她学会化妆,每天和不同男人出去。不会和她分享心思,不会偎在她怀里痛哭,也不会和她谈论旧友。也许这样更好,至少证明她已经走了出来。徐熙有些欣慰,她知道失恋的痛苦,虽然,她那算不上失恋。
   可世事无常,琳琳的初恋回来。琳琳仿佛又回到初恋时期,断了一切是是非非,小鸟依人般偎在男友身边。徐熙欣慰之余隐隐担心着,她不知道琳琳男友知道琳琳的事情之后反应,但她明白一点,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容忍心仪的女孩交往过多个男孩。预感不幸言中了,那天半夜,真做美梦的徐熙被琳琳凄楚的哭声惊醒了,该来的终归要来的,徐熙暗暗叹了口气。徐熙以为琳琳会像以往一样,向她诉说痛苦,但琳琳却没有,好像她的生命中从不曾有过此人,该上班上班,该出去出去。一切貌似没变,但徐熙知道琳琳变了,变得玩世不恭了。
   这段时间徐熙自己也麻烦不断,先是有风声厂里裁员,凡是二月底进厂的一律辞退,徐熙恰恰在列,为了生存,徐熙也像那些快失业员工那样,隔三差五请假找工作。许是厂里根本没想裁员,许是又接到了单子,厂领导召集她们开了个会,一再保证裁员消息是假的,让她们安安心心干,从下月开始,不请假有满勤奖。
   徐熙觉得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可是另外一件事情又压上心头,她莫名其妙有了追求者,追求她的是一位黑黑瘦瘦的男孩,二十六七岁样子,男孩比她早进厂一年,上月才分配到他们班。
   男孩从进她们班那天起,总是有意无意靠近徐熙,对此徐熙很反感,但又不知如何拒绝,男孩看徐熙不出声以为默许,用得寸进尺尤不为过。
   外人眼里他们已经恋爱了,最起码双方有好感,只有徐熙知道,她是多么的讨厌这个男孩,对他咄咄逼人的攻势,徐熙一筹莫展。有时走在阳光下,徐熙都觉得不再明媚,不!他不是我想要的男孩,我绝不会稀里糊涂将幸福毁了,明天,明天我就去拒绝,实在不行换个地方。徐熙坚定的对自己说。
   不过面对男孩,她又开不了口,男孩的攻势越来越紧,可以说除了上厕所,寸步不离,徐熙觉得自己快崩溃了,她在心里给男孩取了一个外号“恶心的烂膏药”膏药男并未因为徐熙给她取了个外号停止行动,相反越加疯狂,一天二十四小时他狂占十六七小时,有时加班到九十点,累坏了的徐熙只想一头倒在铺上,偏偏膏药男像狗皮膏药粘住她,有时徐熙真想将他那喋喋不休的双唇撕碎,可想和做永远不在一条平行线,徐熙唯有用沉默和冷语回应他。
   痴情是一件奇怪的事,徐熙的沉默和冷语在膏药男眼里变成了矜持。他越发喜欢眼前这个女孩,为了不让徐熙变成别人女朋友,除了睡觉,其余时间都粘在她身边。徐熙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为了躲避膏药男,她一下班就到外面,磨磨蹭蹭下半夜回来。
   膏药男像明白点什么,但似乎并不打算放弃,徐熙彻底崩溃了,从未有过的恐惧席卷她的世界。她想躲,可膏药男如影随形,她想逃,却无处可去。徐熙想到了辞职,可又没勇气,茫茫人海,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不敢拒绝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
   滚!别再来烦我!徐熙只能在心里狂吼。厄运似乎并不同情她,膏药男的事不知经谁的口添油加醋传到她父母耳朵里。当听到自己女儿私自在外谈恋爱,并且可能同居的消息。
   焦头烂额的徐熙接到父亲电话,说想她了。急于摆脱膏药男的徐熙迫不及待请了一礼拜假,在膏药男不舍的目光中踏上回乡旅途。回到家徐熙才发现,他们并没有想象中念她,一脸不咸不淡使得她隐隐有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晚饭后她娘说话了,说表姨为她介绍一对象,表姨夫侄子,男方家境不错,知根知底的,挺好。
   徐熙的脑门“嗡”的一下炸了,男孩她见过,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她又想起了膏药男,恐惧再一次席卷全身。徐熙期期艾艾回她不想这么早谈对象,请父母回了吧!徐熙父亲怒了,说你想干嘛,人小宋多好,人老实,家境好,还在镇上谋得一份好差事,知根知底的,不比外面那些牛头马面强。
   啥牛头马面啊!徐熙懵了,徐熙娘摸着眼泪说熙儿呀!你爷是要面子的人,你看你在外弄的啥事?这让你爷怎么往外走?徐熙说啥啥呀!我整天上班,能有啥事?徐熙娘说那当兵的咋说?徐熙瞬间瞪大眼睛说你们咋知道的?徐熙爷黑着脸说你以为你在外做啥事我们不知道,是,我们是没出去,别人可在外面,你说你这丫头,好事不学,你让我这脸往哪里放?!
   徐熙一激灵,乡邻张冠李戴了,徐熙母亲凄声说,你要学人琳琳,老老实实上班,我们也省心对不对。
   徐熙苦笑不已,这顶帽子她戴定了,如果她说不是她,是琳琳,那琳琳家就要炸锅。琳琳已经够苦的了,算了,背就背吧!
   徐熙觉得自己就是一具任人摆布的木偶,一个没有心的木偶,当车子徐徐起动时,她的准男朋友小宋眯着小眼睛挥手时她活了,眼里哗哗地流了下来,她曾经怨过老天,哀叹琳琳的命运,可现在,她却羡慕琳琳,毕竟她爱过,为一个人撕心裂肺过,可她……
   生活仿佛又回到从前,但又回不到从前,膏药男走了,彻底从徐熙的生命里消失,因为他知道,徐熙已经有了男朋友。挤得满满的心一下子空了下来,再一次回归平静的徐熙再也没平静下来,她的生命因为有了小宋没一刻安宁。
   这期间琳琳又换了N个男朋友,最后委身于一个四十几岁的男人,做起了小三。徐熙知道她并不爱这个男人,她不懂琳琳的世界,为什么能和一个不爱的人同床共枕,难道仅仅是报复初恋男友?
   她觉得自己和琳琳的距离越来越远了,即便见面,也无话可说。面对浓妆艳抹的琳琳,徐熙不知道是自己跟不上潮流还是琳琳变了,她们还是她们,她们又不是她们。
   最后一次见到玲玲是结婚前一个月,化着浓妆的琳琳从精致的坤包里拿出红包,说了一堆祝福语。苦涩的徐熙强笑着调侃什么时候喝琳琳喜酒时琳琳沉默告辞了,徐熙看不清妆后面琳琳真实表情,但凭着感觉她知道自己玩笑开过了,情感上飘泊无踪的琳琳何谈婚姻。
   婚后的徐熙像众多打工媳妇一样,孩子一岁时踏上征途。婚后的徐熙也像众多打工夫妻一样,租一间狭小的屋。老公小宋的确像是母亲说的那样,踏实勤快,但不懂体贴人,也许生活就该这样,波澜不惊才是幸福,那种两情相悦仅限于书本上。徐熙时常对自己说。
   一年一度的旅游大潮开始了,今年的目的地是烟雨江南。
   徐熙仿佛置身于仙境,小桥流水悠悠,灰瓦红墙映掩着影影绰绰大叔,随着抓鱼人的吆喝声,一排排鸬鹚扎进深水里……
   好美啊!徐熙从心底发出赞叹。一晃几年过去了,徐熙不于例外随着时光洪流前行,年前出门年末进门,规律像是几千几万年前遗传下来的,每每听到电话那头女儿稚嫩的童音,徐熙觉得她的世界一下子亮了。
   什么时候一家才能团聚?徐熙觉得眼前一片迷茫,打工的日子枯燥而无味,早八点晚八点,所有事情都得放礼拜天办……
   好漂亮哦!
   一声娇呼唤回了自怨自艾的徐熙,她的余光接触到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心一颤,她知道眼神的主人心里想的是什么,也知道这眼神追随她多久了,但她就是不敢迎上去,只能在午夜梦回时臆想余下的情景。
   说心里话,她是喜欢他的,对于枕边人,她只能哀叹造化弄人,她不爱他,但不得不和他过日子,她恨自己这唯唯诺诺性格,想爱不敢爱,想恨不敢恨。
   徐熙随着人流前行,眼神随着她,就这样第一天的旅行结束,晚上按顺序拿到各自的房间号。像是有心灵感应,刚出宾馆大门的她就遇到眼神的主人——章立。低而磁性的声音让人不忍拒绝,这样的夜晚,这样的环境,也许本身就充满诱惑力。欲望滋润了夜色,月亮知趣的隐退下去,天地间仿佛只剩下缠绵的他们。
   旅游归来,大部分人生活又回归到原地,徐熙觉得天变了,云变了,就连出租屋也莫名地亮堂。她像一个怀春少女期盼着和章立见面,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粘着。
   可她不是少女,章立也不是少男,他们的爱情注定见不得光,见不得光的爱情是脆弱的,就像兰花,瞬间即逝。
   徐熙感到深深地恐惧。她怕,怕章立像陨一样,消失无踪,怕小宋知情后的愤怒,怕村里人异样的眼神。她想放弃,但又不舍,她想拉住幸福的绳,却不知绳头在哪。
   都说人的一生,总要为某件事某个人奋不顾身一次,徐熙觉得自己也要奋不顾身一次,哪怕万劫不复。可是章立却不这么想,他找出种种理由说服徐熙,但无果。许是受不了徐熙的疯狂地纠缠,许是别样,他毫无征兆地走了。
   徐熙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疯也似的拨打那组熟悉号码,不过……电话那头永远是冷冰冰的: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徐熙觉得自己置身于一个幽长狭隘的洞里,没有一丝光亮。她想说,可无人可诉,想喊,没有对象,想哭,无泪可流……
   琳琳,我懂了,懂你的痛苦了……
   徐熙瘫坐在公园一角,早秋的风丝丝缕缕渗透单薄的衣衫,夜色掩盖了一切,一如那晚,不忍目睹的月亮隐退了。
   生活似乎又恢复到以前,早八晚八,礼拜天搞搞卫生,和女儿通通电话。只是,公司每年一次必不可少的旅游群里少了她的身影。

共 543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说开篇用诗意的语言描绘了景物,对于深秋景色的描写很是细腻,充分营造了凄清落寞的氛围,在景物描写的同时,又很巧妙地交代了背景,时间和地点,从而自然地引出了小说的主人公,为故事的开展奠定了基础,同时也设下了人物命运的伏笔,具有强烈的吸引力。徐熙和琳琳这一对闺蜜从小女孩时期的互相信任到长大以后的互诉心声,再到最后的相见不语,改变她们感情的是无数个从琳琳身边走过的男人,徐熙也在对爱情的懵懂到懂得的过程中接触了那个一直纠缠自己不放的男人以及后来走到一起的小宋,缘分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道不明白,两个女孩都以为自己可以选择足够信赖足够喜欢的人过上足够幸福的生活,可是后来都不得不选择了委曲求全。跌宕起伏的情节将几个人的性格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让人读后印象深刻。作者利用几个人的爱恨纠葛写出了爱而不得的苦恼和生活与爱情的矛盾,结构严谨,语言通顺,层次清晰,在人物感情的变化中也让读者充分体悟到了爱情的痛苦和甜蜜。问好作者,推荐共赏!【编辑:清雅若诗】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161222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清雅若诗        2016-12-16 14:28:04
  问好作者,小说写得很精彩,穿插了生活的烦扰和爱情的无助,文中对于徐熙和琳琳的人物刻画都很到位,起伏的情节发展具有非常强的吸引力,结尾也很是真实自然,让人觉得这个故事具有很强的真实性。
诗一样飘逸曼妙,画一般清新隽永。
2 楼        文友:清雅若诗        2016-12-16 14:28:42
  文章编辑若有不周之处,还望见谅,感谢对于江南的支持,期待更多精彩佳作,清雅遥祝冬安!
诗一样飘逸曼妙,画一般清新隽永。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