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净域杯】狐狸(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如云诗苑 >> 短篇 >> 传奇小说 >> 【如云.净域杯】狐狸(小说)

编辑推荐 【如云.净域杯】狐狸(小说)


作者:一渔夫 探花,14107.3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32发表时间:2017-08-18 16:35:13
摘要:日照首届“净域杯”大奖赛

事情过去很长时间了,但我一直无法忘记那三只狐狸。
   下乡插队第二年,生产队派我去放牛。当然我不可能当一辈子放牛倌,每次出去放牧时都背一个大挎包,里面不仅有中午饭,还装了几本书。要知道放牧,无疑是一件最悠闲、最省心工作。只要把牛群赶到放牧地方,就没有多大事了,况且还有黑子,可以找一个背风朝阳地方看书了。
   黑子是一条身体修长黑狗,四肢健壮,奔跑起来带着一股野性。每天出去放牛,我都领着黑子,挎包里一个大馒头,一半是我的午饭,还有一半为黑子准备的。牧羊犬黑子身前身后跑着,帮我驱赶不听话的牛群。
   这天我赶着牛群出去放牧,正是大豆摇铃季节。一路看见两三台康拜因在收割,隆隆马达声伴随灰尘从豆海上空驶过。前面的牛群踏着朝阳,溅起缕缕尘土,向八号地走去,八号地在村子最东边,再往东是树林子,北面在街津山下,种了几十垧大豆。
   八号地大豆已经收割完,像推子剪过一样,留下两三寸高齐刷刷豆茬,上面挂着稀疏几个“猫耳朵”。而那些豆荚,无疑是老牛最喜欢的零食,不仅撑得肚子滚圆,还能长秋膘,以度过即将到来的寒冷冬天。
   走进八号地,牛群顺着割过豆地掠食豆荚,而我爬到一堆高高豆秸垛上,从挎包里拿出一本书。随后躺在软软豆秸垛上一边看书,一边享受北大荒最后一缕暖洋洋的秋日阳光。看着看着,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当我被黑子叫声唤醒时,才看见牛群已经到八号地东北角。怕牛群跑散,或钻进树林里,赶紧从豆秸垛跳下,拿着放牛鞭,带着黑子追赶远去的牛群。可没等撵上牛群,本能感觉到豆地旁窜出一只动物,只是短短瞬间,甚至没看清楚究竟是只什么动物,已经消失沟堑旁的茂密枯草里。
   尽管我当时没看清是只什么动物,但感觉那只野兽不大,肯定不是狼,也不是一头野猪,下意识地喊起来:“嗖,黑子,嗖嗖!”
   这是当地人驱使狗追赶猎物,或往上冲的一种喊法。还没等我的话音落下,显然敏锐的黑子已经先发现了野兽,快速地追赶上去。有了这样一条凶猛的狗,野兽自然没有了藏身之处,很快从躲藏的枯草里跑出来,后面紧追着黑子,眼看它们一黄一黑,一前一后在收割过的大豆地向远处快速奔跑。
   这时我已经看清楚了,黑子追赶的是一只狐狸。不过,别看狐狸比狗小得多,但毕竟是一只野生动物,比黑子跑的快多了,很快它消失一堆小山样豆秸后。看着消失的狐狸,尽管上小学时,我曾获得六十米短跑冠军,但连长着四条腿发的黑子一时半晌都撵不上,我肯定更不是竞赛的对手了。
   当然,我不可能站在一旁冷眼相望,更不可能在一旁等待,尤其那只漂亮的狐狸,可以给年迈的父亲缝一顶保暖的狐狸皮帽子不说,漂亮而松软的狐狸尾巴还可以给老妈做条保暖的围脖。想到这儿,立刻调转方向,我快速向狐狸可能逃去方向跑去,躲在一堆豆秸后,耐心等待狐狸出现。
   我刚刚藏好,那只狐狸果然从一堆豆秸后跑出来。但它看见拿着牛鞭等候前面的我,立刻调转方向,快速向西边跑去,而后面的黑子一路紧追不舍,眼看它们一会消失高高豆秸垛后,一会跑出来,围着豆秸垛躲起了猫猫。
   狐狸和狗藏猫猫,简直玩一场死亡游戏。这样下去,早晚会再次出现我的眼前,或被黑子逮住。想到这儿,我故伎重演,到狐狸可能出现豆秸垛后耐心地等待。
   黑子追逐的狐狸,终于再次出现我的面前。可没等我抡起鞭子,眼看狐狸转身向另外一垛豆秸跑去,随后消失高高豆秸垛后。这样反复几次,等到再次看见那只狐狸时,奔跑速度明显慢下来。随后我扬起放牛鞭,用力抡过去,却被狐狸躲过去。随即我再次抡起鞭子,随着啪、啪两下清脆鞭声,竟把那只狐狸吓的一愣,短暂停顿一下,而动作敏捷的黑子趁机扑了过去,猛地把狐狸扑倒地上,一口死死地咬住狐狸脖子。
   看见黑子逮住狐狸,我高兴地跑过去。从黑子嘴边把狐狸夺下来,才看见地上留下一小滩血。那只狐狸四腿蹬了几下,随后不动了。看见狐狸被黑子咬死,当然得给它一点奖赏。于是从挎包里掏出半块馒头,一边递给黑子,一边拎起狐狸细细欣赏。
   这是一只母狐狸,大约七八斤重。它的身体两侧呈深黄,脊背金色偏红,显然是人们传说中的火狐狸,可以给老爸老妈各缝制一顶帽子和围脖了。我还没欣赏完狐狸,想不到享受得到奖赏的黑子放下还剩下的馒头,凶猛地狂吠起来,也不顾还剩下的馒头,快速向豆地外跑去。
   看见黑子这副狂吠不已的样子,莫非它又发现了野兽,很可能还是一只狐狸?否则不会向那边叫着跑去。想到这儿,我过不上多想,一手拎着死去的狐狸,一手拿着放牛鞭,随后追赶过去。
   黑子跑过大豆地,在地头一片小树林停下来,还在狂吠不已。我快步跑到跟前,才发现树林里有一丛茂密枯草,小心翼翼走过去,并没发现草丛有什么动物,当然更没有狐狸了,只有一个光滑的土洞,看得出来经常有什么东西从中出没。
   我拿着放牛鞭走到洞前,用放牛鞭杆试探着往洞里捅一下,好像碰到一堆棉花上,随后从里面传出一阵柔弱小动物的哀嚎声。原来洞里有小狐狸啊!
   我随手把死狐狸放在洞口旁,拿着放牛鞭杆反复往里捅了几下。眼看着三只小狐狸从洞口里钻出来,径直往死狐狸怀里钻。看见三只小狐狸,我趁机走过去,撑开挎包口,猛地把它们都套在里面。事情当然没到此借宿,三个小家伙在挎包里使劲挣扎,往外拱。我一脚踩住挎包口,随后解下鞋带,把包口牢牢拴住绑好,现在任凭它们在里面乱跳乱叫了。
   一切忙活完,也累得我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在洞口旁的枯草上,这才猛地想起刚才为什么那只母狐狸一直在豆地里跑来跑去,没跑向狐狸洞?原 来那只母狐狸怕引起我和黑子的注意,发现它的孩子藏身的洞穴,才一直在豆地里兜圈子。不然的话,这只狐狸早跑进林子里,趁机逃掉了。狐狸这种母子情深,使我不忍心把三只小狐狸杀死,决定带回村子,好把它们养大。
   日头偏西了,牛群早已吃饱了,拎起装着小狐狸的挎包,赶着牛群回到山村。听说我抓回来三只小狐狸,好多人都赶过来看热闹,还有人找来一个铁笼子,好用来养三只小狐狸。
   三只小家伙躲在笼子一角,纹丝不动。一起到这里插队的放羊姑娘觉得很可怜,回羊圈挤一罐羊奶,倒进一个小铁碗里,好喂三只小狐狸。但它们像没看见一样,还是不为所动。我当时还没当回事,以为这么人围着它们,惊魂未定小狐狸肯定不敢过来喝羊奶。只有等人们离开后,周围安静下来,肯定禁不住食物的诱惑,大口喝奶了。想到这儿,劝那些看热闹的人离开这里,好让小狐狸吃奶。看他们离开了,我也回到宿舍。
   我还有事情去做,不仅剥狐狸皮,还得抽时间把漂亮的狐狸皮寄给远在北京的父母。第二天早晨,临出去放牧前,到铁笼子前看一眼,才发现里面羊奶并不见少,才知道三只小狐狸还是没有喝奶。
   第三天早晨,我再次来到铁笼子前。小铁腕里的羊奶倒是少了一半,但不是小狐狸喝掉,而是秋风中挥发掉了。这样下去,三只小狐狸最后只能饿死。看着躲在笼子一角,瑟瑟发抖的三只小狐狸,我才知道自己犯下一个多么大的罪孽。
   想不到为得到一张狐狸皮,竟将害死四条性命,简直罪不可赦。而更可悲的是,半个月后接到父亲的来信,告诉我说那张狐狸皮邮到北京后,彻底腐败了,散发着一股臭味,只能扔掉了。简直损人不利己啊!
   当然那是后话了。如今没有了母狐狸,即使把那三只小狐狸放到野外,最后也难免一死。不是饿死,也得被其它野兽祸害了。现在我只能求那个女同学,再换一碗新鲜羊奶。第四天早晨,赶着牛群临放牧前,到铁笼子前看小狐狸。当时可把我高兴坏了,大喊起来:“小狐狸喝奶了,小狐狸吃东西了!”
   小铁碗里的羊奶,已经被吃得干干净净,连碗都舔干净了。我赶紧到羊舍要一碗羊奶,回来放进铁笼里,随后才赶着牛群出去放牧。就这样,白天放在笼子里的羊奶,晚上没人的时候,三只小狐狸悄悄舔食干净了。直到有一天,当往里面放羊奶时,三只小家伙径直跑过来抢食,才证明它们已经不害怕人了。
   一个多月后,三只小狐狸可以吃泡菜汤的馒头和鱼了,村里几个知青想方设法喂养它们,到溪边捞泥鳅,或抓蛤蟆,回来喂小狐狸。转过年开春,三只小狐狸终于长大了,经常一起打打闹闹,给山村枯燥生活带来无限乐趣。
   恢复高考那年,我终于考上大学,即将结束几年的知青生活。临离开小山村前一天,前去看望那三只狐狸,还给它们带去一份礼物——父亲寄来的半袋肉松,做和它们的最后告别。
   三只狐狸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看着我把肉松放进食盆里,没像以往那样过来抢食,而是蹲坐笼子里,默默地看着我。尤其它们那对黑黑眼睛紧盯着我,似乎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看着三只可爱的狐狸,离开前还有点不放心,怕有人打它们的主意,像当初那样用狐狸皮缝制几顶漂亮而保温皮帽子,一再嘱咐送他的几个荒友一定要照顾好这三只狐狸。
   几年求学生活结束了,随后开始了新的工作,但我一直没有忘记那三只狐狸。当时我和几名知青一直保持联系,写信时一再询问三只狐狸生活怎样?但一直没接到荒友提到那三只狐狸,不知道他们回信时忽略了,还是有什么事情隐瞒了我,不好答复?
   转眼间四十多年过去了,离开北大荒也四十多年了。但我一直没有忘记那三只狐狸。其实我很清楚,狐狸不可能生活四十年,即使期间没受到任何意外,也该寿终正寝了,但我一直不想那样去想。在我的记忆里,一直是三只狐狸最后告别的样子,怔怔地看着我,似乎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后来一次饭桌上,遇到当时一起插队的荒友。当我询问那三只狐狸时,那个荒友说:“他们之所以没告诉你,是他们当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上学那年冬天,村长已经让人把三只狐狸全打死了,剥了皮,也不知道说后来送给什么人了。这样的事,怎么对你说呢?”
   听了荒友的话,我唏嘘不已。因为一张漂亮狐狸皮,我和黑子合伙结束了母狐狸的性命。而那三只狐狸最后结果比它们的母亲也好不到哪去,不仅死在棍棒下,也被剥了皮,最后不知道戴在哪个男人头上,还是缝制成一件女人穿的狐狸皮大衣?
   可怜的狐狸。
  
   哈尔滨市利民开发区学院路660号 邮编:150025
  
  

共 388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日照首届“净域杯”全国诗书画大奖赛由山东省阿掖山卧佛寺主办,如云诗苑编辑部承办的大奖赛,主题是以描写阿掖山卧佛寺的风景与佛教住世的慈悲精神为主,撰写丛林古刹楹联书法、诗词佳句、佛教相关的国画、体现人间正能量的诗歌散文小说等题材为主,启发本智,匡扶人心,弘扬正法!感谢诗友赐稿,大赛期间不单独撰写按语,征稿结束后统一邀请专业评委公平公正打分评出奖项,唯以质取稿,祝福您在本次大赛中取得好成绩!敬请期待大赛公布结果!问好诗人,推荐赏读。【编辑:风与痕】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风与痕        2017-08-18 16:35:57
  问好诗人,祝福在大赛中取得好成绩!
为你解冻冰河,为你做一只扑火的飞蛾。
2 楼        文友:如云诗苑编辑部        2017-08-18 17:38:53
  欣赏佳作!已申报精品审核,8月18日。
如云诗苑编辑部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