芨芨草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芨芨草

编辑推荐 芨芨草


作者:韦玉溪 童生,973.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71发表时间:2017-10-13 19:52:08

刘雯,睡吧!明天还有一大堆事等你去处理。
   睡与不睡有什么区别?解决不解决又有什么区别?你睡与不睡明天的太阳依然会升起。你每天忙忙碌碌,东奔西走,谁真心待过你?谁又能懂你!你就是个失败者,没闺蜜没朋友,没人爱没人疼。
   不!我不是失败者,我有房、有车,有事业!如果我是失败者,那么请问谁是成功者?
   扪心自问,你过得快乐吗?你有发自内心笑过吗?
   你怎知我没有?最起码面对爱我疼我的人时。
   是那个女人吗?如果说那个女人真爱你,当年就不会抛弃你,你别忘了,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我睡、我睡还不好吗?
   是该睡了,那个女人不值得你失眠,刘雯,听我一句劝,别认她。
   可是……她……她是我的母亲呀!
   不想说你这个糊涂蛋,你就不是一个正常人。
   我是,是……我又不是……不是……我是谁?刚才和我对话的又是谁?
   我叫刘雯,今年三十岁,五年前,我还是一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学生娃。我从一岁起就没见过母亲,听奶奶说她嫌家里穷跟人跑了。我的父亲是个酒鬼,三两黄汤下肚见人就骂。
   我奶奶半瞎子,我爷爷瘸腿子,我们家是村里辅助的对象,也是村里嫌弃的对象。
   杂种是我的小名,因为这个名字,我没有朋友,曾经有个叫二花的送我半个大白馒头,结果被她妈狠揍一顿。
   我曾经有过一条叫月儿的狗,奶奶说我妈的小名也叫月儿。我每天和它说话,搂着它睡觉。不过一年后,月儿失踪了,同时,二花家飘来狗肉香。
   我远远看见二花端着她家的黑海碗,边上围着几个流着哈喇子的娃娃。从此我讨厌上了二花,我不再远远关注她,我也不打她家屋前过了。
   到了上学年龄,奶奶说家里没钱,供不起,当我看见二花背着书包从我屋前走过时,我就打滚哭闹。奶奶受不了我日夜啼哭,摸索到大队部,求爷爷告奶奶借了学费。我以为我也能像二花一样坐在课堂上,却不知道更大的噩梦等着我。班级里谁都不和我玩,他们叫我杂种,我的脸上总是旧痕添新痕。
   学前我一直没有名字,奶奶叫我呀呀,村里人叫我杂种。那时的我非常羡慕二花,因为她有大名“刘海花”。后来我也有了自己名字“刘雯”,给我取名的是我的班主任周老师,也只有她叫刘雯时,我才知道我不叫呀呀,也不叫杂种,我叫刘雯,我要做一个有文化的人。
   我每天孤单单的,但我不寂寞,我有课本,有周老师,我的成绩名列前茅,可村里人都说,我不会有出息的,什么种出什么苗。
   我决定要做一个有出息的人,周老师也是这样说,她说寒门利出凤凰,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你只要好好学习,总有出人头地的一天。我对周老师的话深信不疑,我像是闻到月儿的味道,每当周老师经过我课桌时,我都会深深嗅一下。
   五年级时,我已出落为大姑娘,村里人不叫我杂种了,他们都说我是村里的希望,老刘家捡一个凤凰回来。二花娘也时不时期期艾艾叫我,让我帮她家狗蛋补课。我讨厌她,一看到她那张脸,我就想起了月儿。二花娘见我不睬她,四处说我坏话,不过没几个人搭理她。
   我的醉鬼老爹死了,醉死在村外面,还是赶集的刘二叔报的信,他还帮忙张罗后事。我没有像奶奶一样谢他,我忘不了小时候他怎么欺负我家的,现在看我可能有出息了,就时不时的来巴结。
   初一时,我的爷爷过世了,我觉得天要塌了,爷爷老实巴交一辈子,没人看得起他,别人对他的称呼除了瘸子就是歪腿,可他的大名却明明白白刻在墓碑上“刘汉林”。
   我不知道太爷爷对爷爷有多少期望,就像爷爷对爸爸的期望,我只知道他叫“醉鬼”谁曾想他也有名字“刘伟强”,他也曾伟岸过,也曾有过梦想,可这一切,都毁在一个女人的手里。他颓废了,且一蹶不振,而我,却是那个女人带来的孽种。我现在明白他为什么对我时好时坏了。
   奶奶也跟着去了,那是半年后的一个夜里,奶奶摸到屋后,用裤带了结了自己。我没有哭,村里人都说我傻了,别像我那死鬼养父,一蹶不振。我没傻,是奶奶不让哭,头天晚上奶奶和我说爷爷托梦给她了,说想吃她做的饭菜了,让我好好学习,考上大学那天别忘了告诉他。奶奶还说,要她哪天去了,我不能哭,她是享福去了。我知道奶奶这辈子太苦了,奶奶这样做有自己的理由,我不能哭,绝不能哭。
   我不是她的亲孙女,这话从奶奶口中吐出时,我没有想象中奔溃,因为我知道肯定我是。自小奶奶就疼我,为了杂种这个名字,奶奶不知和人吵过多少架,她常对我说,别听外面瞎说,我家呀呀是奶奶的命根子,奶奶的心肝宝贝。奶奶一直说我是野地里芨芨草,命强着呢!
   可村里人变了,他们不再说我有出息了,几个二流子也时不时窜到我家门口,怪嚎怪叫。村里人都说我是勾魂的小妖精,和我娘一个德行。
   我不知我娘长什么模样?我也不知道他们口中的妖精长什么模样?我只知道知识改变命运。可村长说,女娃家家的读什么书?找个好人家比什么都强!
   我说我才十六岁,可村长说不小了,他儿子也不小了,村长儿子是个二流子,不是喝酒就是赌钱,一见他想起我的父亲。村长见我不吱声冷着脸说:“鸭子就是鸭子,怎么的也不能飞上枝头。”
   我听不懂村长的话,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变得这么快?他可是个出名的热心肠,帮过我家很多,我书学费多半是他筹的,可现在连他也不支持了,我不知道我的读书路在哪里?
   我决定靠自己,为了学费我什么都干,可村里人谁也不理我,就连收废品的二愣子也不要我捡的废品。眼看就要开学了,我该怎么办?
   我跑到爷爷奶奶坟前,告诉他们我的困境,坟头草嘶嘶嘶地响,黄土堆下面静悄悄的,我知道,他们再也不会告诉我该怎么办了?
   大家都开学了,我还是一筹莫展,像小时候一样躲在门后偷看背着书包的二花。
   这天,二花意外来找我,捏着鼻子说班主任让我去上课,我知道二花已经不再是那个给我白馒头的二花了。她的衣服永远是班级里最时髦的,就像枝头的凤凰,而我,永远是不起眼的丑小鸭
   我又一次坐在明亮的教室里,学费是王老师垫的,我像是闻到周老师的味道,也闻到月儿的味道,更感受到爷爷的味道。王老师说,他不要求我什么,只要我尽自己能力,读到哪他就供到哪。后来我才知道,王老师家并不富裕,师娘常年生病,一个儿子还是残疾,为了我的学费生活费,王老师兼职补课,常常到深夜才回家。
   等我考上了大学,王老师病倒了,且再也没有爬起来,而我,再一次成为众人憎恶的对象,特别王老师家人,他们都说我就是小三,王老师的魂是被我勾走的,否则怎么可能不要命的赚钱给我供我读书!?
   许是习惯了流言蜚语,我依旧选择了沉默,没有王老师的资助,我的大学生涯仿佛又要划上了句话。我不肯,也不敢,我知道爷爷奶奶,王老师,月儿都在天上看着我。整个暑假我都在打短工,捡垃圾,终于,开学前三天,我登上去N城的列车。
   大学里只有半天课,一到下午,宿舍楼一片寂静,这个时段,不是睡觉就是玩游戏。
   走廊里只有我的身影。我一幢幢楼跑,一个个门敲,背包里永远是零食和水,顺便帮那些不愿下楼的同学买饭。
   晚上自修后我去KTV搞卫生,每每看到那些醉醺醺的家伙,就想起我的养父。
   我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我尽量将伙食费压缩到最低,余下的钱打进师娘卡里,当然她永远不知道这是我打的。
   劳碌虽然辛苦,但也充实,大三一过我就得实习了,我遇到了詹姆斯。詹姆斯是美国人,一个五百强企业的老总,他在一堆履历表中看中了我,就这样,我成了这个公司的实习生。
   一切似乎冥冥之中注定的,詹姆斯对我一见倾心,可我对他却不感冒,事实上我对谁都不感冒。然而我又不愿失去这份工作,我们就像在玩一个游戏,你追我逃,你不追我又停下来等你。
   我知道我有些卑鄙,但我没办法,我太需要这份工作了,我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有一个包容接纳我的地方。
   我承认,我这个人有时太过冷血,为了公司利益,我会不择手段,对于商业对手,雪中送炭的事我从不去做,雪上加霜做了不少。
   我觉得我已经很少想到奶奶周老师他们了,我也没去看望过师娘,但我会固定打钱给她,很多时候我会对自己说,我这不是报答,我只是忘不了王老师说的,心安即可。
   詹姆斯说我是天使和魔鬼的结合体,他说我阴狠起来让人可怕,善良起来又让人怜惜。正因为我这种多变的性格,才深深吸引他,他说我不是不愿回应他,而是不敢正视自己。
   我没有,我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身心健康的人,我将生意和私事分得清清楚楚,我甚至理解当年村长和村民们对我的态度。
   我每周六都会去孤儿院,周日养老院,我还资助两个像我一样的穷学生。可詹姆斯说,我并不是奉献自己,我是在找安慰,找童年。
   我不苟同詹姆斯的话,我是一个成年人,一个知名大学的高材生,一个商界精英,怎么可能有那些问题?
   然而,就在前天,那个女人出现了,絮絮叨叨说了好久,无非就是她当年是迫不得已,这些年过得如何不易,现在她老小子病了,需要很多钱。我瞬间明白了,她为什么要来找我,我不认识她,从来就没认识过她,可是……我……却失眠了……
  

共 345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今年三十岁的刘雯,从一岁起就没见过母亲,奶奶说她母亲是嫌家里穷跟人跑了。父亲是个酒鬼,奶奶半瞎子,爷爷瘸腿子,是村里辅助的对象。到了上学年龄,奶奶求爷爷告奶奶借了学费她才得以进学堂,却受到了同学的歧视。她醉鬼老爹醉死后,初一时爷爷过世了,半年后奶奶用裤带了结了余生。当她又一次坐在明亮的教室里,学费是家并不富裕的王老师垫的,考上大学时王老师病倒再没能爬起来。她就像生长在碱性土壤草滩上的芨芨草,顽强与命运抗争着,当她最终成为一个商界精英时,曾经抛弃她的母亲找到了她……小说语言朴实,文字流畅,故事悲凉让人感慨万千,祝愿好人幸福安康。拜读学习,推荐赏读!【编辑:借双慧眼看世界】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借双慧眼看世界        2017-10-13 19:54:14
  问好老师,感谢赐稿短篇栏目,祝老师创作愉快,远握敬茶。
走向太阳的路是烙人的,但太阳永远那么迷人!
回复1 楼        文友:韦玉溪        2017-10-14 23:55:52
  辛苦编评,问安。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