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晓初(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南烟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江南】晓初(小说)

精品 【江南】晓初(小说)


作者:韦玉溪 童生,973.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02发表时间:2017-12-04 15:56:36

晓初嫁人了!
   柳箐望着城市的天空,一片漆黑。
   柳箐十岁时认识晓初,那时的晓初胖嘟嘟的,扎着羊角辫,成天趴在她妈妈背上;那时的晓初还不到两岁,瞪着懵懂的小眼四处张望;那时的晓初不知忧愁,见人就“咯咯咯”地笑。晓初五岁时妈妈给她添了一个妹妹,妈妈的背上换成妹妹了,晓初迈着胖乎乎的小腿忽前忽后跑。妈妈总是柔声说慢点慢点。
   眨眼晓初六岁了,这一年,她的妈妈走了,晓初的妹妹以为妈妈睡着了,扒拉着妈妈的衣服找奶喝,晓初一把拽过妹妹,哇哇地哭。妈妈走后晓初和妹妹就变成孤儿。晓初的爸爸不学无术,在柳箐的印象中,晓初的爸爸除了喝酒赌钱,就是鬼哭狼嚎唱一些下流调调。
   晓初的爷爷在乡政府工作,也算有头有脸。晓初有四个姑姑,外公外婆舅舅姨娘,但晓初的外公外婆说眼珠没了要眼眶干嘛!晓初的几个姑姑倒不错,在晓初妈妈灵前都说要将晓初姐妹俩当亲闺女养大成人,可晓初的妈妈五七没过,姑姑们就都没影了。
   晓初每天牵着妹妹从村东头走到村西头爷爷家,让晓初不明白的是,年纪不大的爷爷奶奶怎么听不见她的喊叫。爷爷家的大铁门怎么那么牢,无论她怎么敲都不坏。晓初哭累了,喊饿了,又牵着妹妹往回走。妹妹想妈妈,晓初更想妈妈,想妈妈时就指着天上那颗最大最亮的星星对妹妹说,妈妈在天上看着我们呢!
   晓初每天牵着妹妹重复昨天的事,晓初的爷爷奶奶像是不知道有这么个孙女,该笑笑该玩玩。村里人看不过,谁家饭好了,晓初和妹妹正好经过时,总会叫自家孩子端一碗给她们。柳箐就在那时接触到晓初,当柳箐将饭菜送到晓初脏兮兮小手上时,晓初的眼神复杂的,有感激、有胆怯,还有一丝丝的讨好。柳箐的心像被针刺了一样,她求母亲收留她们,可母亲说她们有父亲和爷爷有奶奶,别人怎好收养。
   晓初十岁时就会河捞鱼摸虾了,十岁的她剪了个男娃娃头发,近看参差不齐,柳箐知道,那是她自己剪的。柳箐看着她矫健的身影在浪花里翻滚,禁不住想起那个圆乎乎的胖娃娃,这时的柳箐会不自觉地叹口气。晓初仿佛知道柳箐在叹气,举着刚摸到的鱼喊:“箐姑姑,晚上帮我烧鱼!”
   柳箐不太会烧菜,但跟晓初比就是大厨,当柳箐端着白米饭来到晓初家时,姐妹二人端端正正坐在桌子前,桶里放着几条活蹦乱跳的鱼。饭后柳箐会教她们识字,晓初要柳箐陪她们看星星,柳箐说这是牛郎星这是织女星,这时的晓初就会指着天狼星说:“箐姑你看,那颗最大最亮的就是我妈妈,她在天上看我们呢!”柳箐笑着说这是天狼星,晓初哑着声音争辩道:“箐姑你错了,那是妈妈星……”
   晓初的爸爸隔三差五回来一趟,只要回来,总有人家缺鸡少鸭的,村里人都说是他偷的,连柳箐妈妈也觉得是。但柳箐觉得不是,因为她从没见过晓初家煮鸡,反倒是南头吴家,飘来香味。
   村里人对晓初的爸爸恨之入骨,但也不敢得罪他,大多数人会将怒意转移到晓初和她妹妹身上,他们不再怜悯她们,像防贼一样赶她们远离自家屋子。柳箐不明白大人的同情心怎么那么稀薄,柳箐曾经和妈妈争辩过,就算真是晓初的爸爸偷走大家伙的鸡鸭,那也是吴家人吃的,跟晓初有什么关系!柳箐妈说怎么没关系,她是他闺女,你以后离她们远点。柳箐不懂大人的逻辑,她始终认为晓初是无辜的,所以她不能像他们一样远离她。
   晓初十一岁时她的爸爸不再出去了,晓初也有了新妈妈,柳箐很为晓初高兴,可村里人都说这个祸害又要作孽了。柳箐知道他们说的是吴家,吴家媳妇腊月里自杀了,自杀前一个月和晓初的爸爸私奔过,被她老公找了回来。吴家以前睁只眼闭着眼,现在看媳妇要飞了,自然不愿意,而他们又不敢去找晓初的爸爸,一肚子火全撒在媳妇身上。也许自感羞愧,也许别的原因,回来没俩月吴家媳妇就自杀了。
   出殡那天柳箐也去了,望着吴家两个不谙世事的娃,柳箐仿佛又看见晓初牵着妹妹四处讨吃的情景。柳箐妈说不会的,天底下有几个像晓初的爷爷奶奶。柳箐妈说其实也不能全怪晓初的爷爷奶奶,他们也是恨死晓初爸爸了,说晓初爸爸没结婚前一直打他们,他们是打怕了,不敢惹。
   柳箐理解不了大人的逻辑,就像她不明白有了后妈的晓初为什么更凄惨一样。柳箐妈妈说你们娃娃世界太清澈了,等着吧!事实证明柳箐妈是对的,三个月后晓初的妹妹就失踪了,晓初哭喊着找遍村里大大小小的河道。
   晓初的后妈领回一个和晓初差不多大的女孩,后妈让晓初叫她妹妹,晓初说我有妹妹,我妹妹被你们弄没了,你们还我妹妹。无可置疑,晓初又遭一顿毒打,满身伤痕的晓初对柳箐说,我只有一个妈妈,她每天晚上都在天上看着我,也只有一个妹妹,等我长大了就去找她。
   柳箐不知道怎么安慰眼前这个瘦弱的女孩,她将她搂在怀里,用药水擦拭她身上的伤痕。让柳箐想不到的是,因为这事,晓初爸到她家闹腾三天三夜,非说晓初之所以这样叛逆都是柳箐教的。还说晓初妹妹也是晓初弄丢的,要柳箐家赔偿损失,柳箐爸没办法赔了三千块钱又弄了一桌酒席才打发走他。柳箐明白自己再也不能帮助晓初了,虽然父母没说什么,但她怕,怕晓初的爸爸,她不敢想象家破人亡的日子。
   晓初搬到离村二里地的河边,她爸在河边搭了一个棚子,让她看鱼塘。柳箐知道那是一个野河,离河不远是坟场,晓初妈妈也葬在那里。村里人都说那地邪乎,晓初怕是熬不过今晚。柳箐担心晓初出意外,求她妈陪她去看看,柳箐妈叹了口气说造孽哦!就陪着柳箐朝村外走去。夜色像是要吞噬一切,风扯着白桦林“哗哗哗”发出嘶吼,柳箐脚步明显加快。转过一个弯就是那条河了,棚子那边黝黑一片,柳箐禁不住抽泣起来,柳箐妈搂搂柳箐的肩膀颤声说要下雨了,柳箐“嗯”了一声,忽然,棚子那边传来熟悉的歌声。
   晓初晓初小小初
   小小初儿白面馒
   白面馒馒香又甜
   小小初儿绽笑容
   ……
   晓初坐在棚子外,柳箐哑声问你怎么不点灯,你不怕吗?晓初仰着小小的脑袋回不怕,妈妈在那边呢!说完古怪的朝柳箐娘俩一笑。柳箐妈只觉得心一沉,拉着柳箐说没事我们回去吧!柳箐无法挣脱妈妈的手,只能边走边说我明天来看你,晓初像是没听见,又哼起那首歌。
   柳箐第一次食言了,柳箐妈第二天就将柳箐送到她二姨家,柳箐开学前一天回来,她又一次跑到野河边,远远看见晓初吆喝鸭子下河,晓初笑问箐姑你到哪儿去啦?!
   柳箐摸摸晓初的头问一个人害怕不?晓初回不怕,妈妈在陪我。柳箐似乎又看见晓初脸上古怪的笑容了,赶紧纠正说你妈妈死了。晓初说箐姑你忘了,妈妈在天上呢。
   高中的学业很紧,柳箐觉得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斗士,没有多余时间和精力照顾晓初,像是默契,晓初也不去找柳箐。等柳箐如愿考上了大学,晓初又长高半个头,柳箐笑说你这个头就像个男娃,晓初骄傲回那是,准能保护你。
   柳箐笑着对晓初说:“我才不要你保护,等我毕业了工作了,就将你接过去。”
   晓初的眼睛刹那明亮起来:“说话算数!”柳箐笑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晓初低下头,好久才红着眼眶说:“将妹妹也接去。”
   “肯定。”柳箐搂了搂晓初肩膀,除了这句,她不知道还能用什么语言回答晓初。
   柳箐就读的大学离家很远,离家的柳箐除了挂念父母,还挂念晓初,柳箐妈像是知道柳箐心思,每次通话总会告诉柳箐晓初现状。
   晓初被她后妈打了……晓初知道反抗了……晓初常常一个人在野地里疯……晓初昨儿问你什么时候回来……晓初嫁人了……
   嫁人?柳箐一下子懵了,晓初还是个娃娃,怎么可以嫁人,还嫁一个老头子。柳箐怔在那里,耳边又响起晓初清脆的声音:“那说好了,等你毕业就带我和妹妹走。”
   “她怎么可以这么作践自己。”
   妈妈暗哑的声音像是飘忽在云层里:“其实她也不愿意,可那又能怎样,男方家愿意给她家买套房。”
   城市的夜晚没有星星,唯有昏黄的路灯拽着一个个长长的影子,柳箐听到星星坠落的声音一颗接着一颗,绵延不绝,排山倒海像她压来……

共 303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小说的前后一气呵成,读完荡气回肠。以第三人称视角来刻画“晓初”这个人物,看似是作者对于“她”的回忆描述,却让我们以第一视角更清晰直接地感受其中人物的情感纠缠。“晓初”这个人物无疑是具有浓厚的悲剧色彩,从身体和精神上都被铐上现实的枷锁,然后一层层折磨着。母亲的离世,不受全村的待见(包括父亲),甚至到最后连视为唯一的妹妹也消失不见,这些都在一步步去压缩“晓初”这个人物的情感色彩,从而酝酿最后的疯狂,这从“古怪一笑”可以见出。这时人物的内心早已崩溃,绝望,这看似奇异的一面何尝不是对人生,命运的绝望,尤以“结婚”这个引子为主。小说具有讽刺性,也有辩证性,讽刺了落后农村的偏私思想和迂腐,陈旧,也着力表现出人性是如何一步一步经历绝望的。当然,我们在其中也不能忽视柳菁这个人物,这个配角是很重要的,她在其中承担着一份希望,她是黑夜中的一点光亮,尽管无法照亮所有的黑暗,但却是一把尺子,去丈量人生和现实的社会。我们要去思考这篇小说它说了的,想说却没说的,没说却可以领会到的。虽是一个短篇,但它反应的却是当代农村一个现状的缩影,而且是还未曾改变的。那么如何去提高人民的觉悟,树立正确的道德价值观,以及如何解决这一类“晓初”孩子的问题就显得极为重要了。小说的结尾,看似浅淡,却韧性十足,同时将所有的情感一泻而出,令人沉思。【编辑:秋下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1211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秋下蝉        2017-12-04 15:59:33
  很不错的小说,以小见大,颇为耐人寻味。
2 楼        文友:秋下蝉        2017-12-04 15:59:56
  而且情节流畅,舒服,喜欢!问好呢!
回复2 楼        文友:韦玉溪        2017-12-12 22:54:50
  辛苦编评,远问敬茶。
3 楼        文友:漠上花开        2017-12-11 18:55:44
  问好作者!拜读佳作,祝贺斩获精品!遥祝精彩连连!
回复3 楼        文友:韦玉溪        2017-12-12 22:55:29
  感谢赏评,问好。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