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木头风匣(外一首)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时光之城 >> 短篇 >> 现代诗歌 >> 【时光】木头风匣(外一首)

精品 【时光】木头风匣(外一首)


作者:薛志成 童生,882.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993发表时间:2017-12-31 10:23:49

《木头风匣》
  
   躬腰,欣喜为一年汗水结下丰硕谷粒
   留下枯柴和麦秸塞满灶膛
   是它
   传递燧人氏的火种
   点燃朝阳陶制枣红
   喷发正午烈日冶炼出一日三餐的黄金
   又给夕阳无限好的黄昏
  
   早晨、中午、晚上
   还有记不清的春夏秋冬
   妈妈那只布满老茧的手
   缓缓推着木头风匣
   呼嗒呼嗒,呼嗒呼嗒
   把燎原的火苗慢慢
   慢慢长高、长旺
  
   一口铁锅盛满一家老小的心跳和脉搏
   一把把胡麻秆燃烬成灰
   一缕炊烟袅袅,妆饰了孩子甜蜜的梦
   五谷的醇香啊,将木匣的交响曲溶解在妈妈的眉梢
  
   呼嗒呼嗒
   那时是舒展的竹笛声?
   灯火珊阑里醉了我
   如今还魂牵梦绕,追寻它
  
   呼嗒呼嗒
   那时是悠长的二胡曲?
   清风明月里迷了我
   如今仍不忘初心,牵记它
  
   电灯驱散了村庄
   漆黑的夜色
   电吹风拔高了灶膛
   煤炭的火苗
   陪我长大的木头风匣呆在粮仓
   藏进记忆的荒野
  
   从此,熟悉的音符谱写在遗忘的
   纸片。妈妈却不知疲惫地把劳作的身影
   统统交给三更半夜
   25W的灯泡
  
   多年后我再去重浴冬日
   老宅的暖阳
   无人问津的角落,惊喜
   重拾到妈妈的手纹
   深烙在尘封已久的木匣推杆上
  
   它破旧了
   开裂了
   有裂缝了
   如同妈妈额头印了岁月的皱纹,不再
   青春焕发
  
   尘埃埋葬了
   木匣
   这个冬日,也无情地带走了我
   两鬓银丝的妈妈
   呼嗒呼嗒
   木匣那头是长眠的妈妈
   呼嗒呼嗒
   木匣这头是无眠的游子
  
   《簸箕》
  
   三伏天的碾麦场
   干瘪的草叶吞吐呛人的火药,蛰刺
   双眸,那是被漫天尘雾留下的唯一一处
   圣地
  
   一顶烟熏焦黄的草帽
   不是风雨中归去又来的斗笠,而是
   骄阳下火辣辣的篷布。阴凉里
   搧动麦粒的双手,老茧和簸箕跳着圆舞曲
  
   墙头草深扎在麦垛的躯肢
   泥土染脏了脸颊
   野燕麦侵入麦粒堆的脏腑
  
   该抛弃了?该喂山鸡了?
   不!不!不!
   总有一张黝黑的脸浸泡在咸咸的汗水里
   驼着背、弯着腰,用深患疾病的眼
   侦查,精挑细拣
   那粗糙的双手,缝了又缝的簸箕
   搧啊,搧啊
   搧走了残弱疾寡,搧走了
   病虫疫害,也搧走了自己
   苦涩年华
  
   旧簸箕搧走了野燕麦
   把自己,连同妈妈冰凉的心窝一起挂在粮房土墙上。新的
   住进楼房,盛放冬至的饺子
   热了我的心窝
  
  

共 77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木头风匣】“麦秸,竹笛声,二胡曲,木头匣,灯火,老宅以及老茧的手”刻画了一幅形象温馨而又伤感的画面,尽管“它破旧了,褪色了,开裂了”但它永远存留在诗者的脑海,木匣是这一切记忆最美好的符号,这不仅让读者感受到“母亲“的勤奋艰辛的往事,也更自然地流露诗者对母亲的深切的怀念。“木匣那头是长眠的妈妈,木匣这头是无眠的游子”这一对比不由自主得让人想起了《乡愁》“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簸箕】三伏天的碾麦场,“母亲“的脸早己被汗水布满,而且眼睛深患疾病,但她仍然驼背弯腰,精挑细选,舍不得将麦粒喂山鸡,怕浪费;与病虫疫害作斗争,怕生活的压破这个家庭。“煽动麦粒的双手,老茧和簸箕跳着圆舞曲“写得惟妙惟肖,也让人感到丝丝伤感。这两诗刻画了一个勤劳艰辛朴实的“母亲“,真实自然流露出诗者对母亲的无限思念。当世间所有的爱都指向团聚的时候,唯独亲情的爱指向了离别。【编辑:黄昏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80102001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昏星        2017-12-31 10:36:20
  世间有多少次雨落是别离时眼泪的雨滴。有多少次分离,才惹来一场狂风骤雨,还是说这是生命的诞生或延续。欢迎投稿时光,祝冬安。
生命中所有的灿烂,终要以寂寞偿还的。
回复1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1-02 20:29:06
  谢谢文友的精彩按语,好想好想母亲……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