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新锐力】老百姓(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新锐力】老百姓(小说)

精品 【看点·新锐力】老百姓(小说)


作者:专业补漏 秀才,2113.5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978发表时间:2018-02-18 14:06:17


   一
   柳巷三号,是粮食局建在城郊结合部的仓库,国企改革时,拍卖给村里一个种冬瓜的暴发户,买下来做冬瓜糖加工厂,生产了几批,没有销路,不但挣不到钱,还亏了几万元。随着城市的发展,乡村变成了城中村,他脑袋好使,干脆把仓库推平,盖起了五层楼高的公寓房出租。投资房产,胜过把钱放在银行吃利息。而且,这城中村,早晚是要拆迁的,赔偿都是按实用面积算,到时,这块蛋糕就做大了。
   政府和开发商不是省油的灯,计算机摁得比他心里打的小算盘更精确。柳巷面积不大,不远处是飞机场,按国家规定,这个范围最高建筑是不能超过七层的,还要腾出一大片绿化地带。这么一弄,且不说那笔吓人的建筑面积赔偿金和土地征用费,光拆迁费和基础建设费就够呛。所以,年年说拆,都是风声大,雨点小,柳巷依旧如故,改变了的,是人口越来越多,那些租不起商品房的打工一族,在这里挤成了窝。
   柳巷三号第一层是七间临街铺面,有三家卖糖烟酒的食杂店,一家河南人开的馒头包子铺,另外三间,让一个四川人租了,打通成大间,早上卖早点,中、晚卖快餐,偶尔也来几个又麻又辣的川味小炒。楼上有二十几家住户,南腔北调,成了五湖四海。
  
   二
   那家名叫老福建的食杂店老板,二十年前逃避计划生育,离开了家乡,来到这座城市,连生几胎,还是生不出儿子,也就死心了。几个姑娘长大后,有嫁给本地人的,也有嫁给和他一样来到这座城市谋生的外地人,回老家也就没多大意义了。没有儿子,家的概念变得淡薄,两口子守着门面,每顿喝盅小酒,闲时泡泡青茶,不愁吃不愁穿,小日子过得反而舒坦。
   “老福建,房东马上又要涨房租了。”说话的贵州汉子四十才出头,长得比较粗老,看去就像五十几的人,头发已经花白。他铁打不动,每天早上都要到老福建店里,买二包不带过滤嘴的春城烟,然后推着一架泥巴兮兮的破板车,车把上吊着碗口粗的竹烟筒,装着满满一车土豆,“咯咯叽叽”作响,走街串巷,吆喝着买卖。他也是柳巷三号的老租户,和那些短期住户一样,房租是每月每月交。本来房东为了收租金省事,拿出收费方案,房租一年一次性缴清的,可以比每个季度缴清的优惠三十元。一个季度缴清的可,以比每月缴一次的少二十元。但他宁愿每年多缴六百元,也不肯一次付给房东,他常给人分析,钱在自己手上才是活钱。老福建很纳闷,觉得他这人思考问题总是七窍少了一窍,他又不是缺钱做生意,搁在存折里睡大觉便不见得能多出多少利息,不知这笔账他是怎么算的。
   老福建一张圆脸红润润的,从头到脖子,一丝皱纹也看不到,虽然五十几了,看去比土豆贵州还年轻好多。他把烟和该找的零钱递给土豆贵州,推了推滑下鼻梁的塑料黑框老花镜,眼珠子向上翻着,白着眼盯着他说:“没听房东讲过呀,你这又是从哪得来的小道消息?”
   “还小道消息?公开的事了,你没看报纸上写,公务员就要涨工资了,连那些打工的基本工资都要提高二百元。房东的工资不从我们这里涨,他找谁要去?”土豆贵州从板车上取下长长的竹烟筒,拆开春城烟,抽?一根,插在嵌入竹简的烟嘴里,点着,那张本来就不大的脸,几乎埋到了竹简里。
   老福建本来在摆弄着货架上的物件,听他这么一说,觉得有道理,这工资一涨,钱又不值钱了,难怪老伴这几天老是埋怨,市场上小菜比往常又贵了几角。若房租也涨,对他们家来讲,可不是几角几元钱的事。就说这铺面吧,十几年前租来才三百元,每次涨了二百,现在都二千了。二楼还租有三间房子,一间是自己住的,一间当厨房和仓库用,另一间是最小女儿两口子住的,女婿是广西人,他们都在这座城市一家建筑公司上班。
  
   三
   一对年轻男女青年亲呢地相互搂着腰,有说有笑地走进了店门,男孩看到蹲在柜台前旁边吸着烟筒的土豆贵州,马上沉下了脸,满口东北腔,不高兴道:“说过你好几回了,这楼道是大家的,一点公共意识也没有,讲点素质行么,你把土豆都码在过道上,我们还怎么进出,再碰烂了,可别怨我。”
   土豆贵州见那东北青年大清早就给自己脸色看,心里很不舒服,站了起来,打算跟他理论几句,又蹲下了,也许觉得自己理亏,一声不吭地继续吸着烟筒,那支春城烟已经变成一截白白的烟灰,烟全部被吸到了竹筒里盛着的水中,还可以抽上好一阵。
   土豆贵州住在三楼,那东北青年也住在三楼,挨他里面,下楼梯要经过他的门前。土豆贵州每次进货都是一吨多,这样下来,每斤土豆可以多赚一角几分的,虽然每天上上下下地扛,为了钱,他乐意。人家东北青年可就不乐意了,以前还不计较,前阵子为了自己和送女友上班方便,买了一辆轻型电动车,新车搁在楼下怕被小偷盯上,也就不辞辛苦地每天上下抬。土豆贵州把土豆往过道一码,本来就窄,加上还要带着电动车,更是不方便,有时土豆堆多了,那电动车必须扛在肩上才过得去。有一次不小心挂烂了编织袋里几个土豆,土豆贵州背着东北青年奚落了好几天,他心疼呀,碰破的土豆不好保存,没人买,这进货成本又增高了。旁边那位长头发戴着近视镜的姑娘,白白净净,斯斯文文,她扯了扯东北青年的袖子:“算了算了,少说几句,今天周一堵车厉害,买好快走。”
   付了钱,两人走岀店门,东北青年把饮料和面包放入车前篮子里,跨上电动车,姑娘在背后坐着,搂着他的腰,把脸贴在他宽厚的背上。那姑娘也是贵州人,在一家软件开发公司上班,原来是住在四楼,平日里见到土豆贵州还会用乡音打个招呼,聊上几句。东北青年是后面住进来的,在一家工厂跑业务,半年功夫不到,也不知他耍了什么心眼,用了什么手段,居然泡上了贵州姑娘,三下五上的,没多久,贵州姑娘退掉四楼的房间,搬下来,同居了,过起小夫妻的日子。两家紧挨着,隔着一堵薄薄的单面砖砌墙,哪家动静大一点都听得清清楚楚。那阵子,这两个小青年真的是不懂节制,几乎每个晚上都在亲热,有时睡到半夜还给他们的呻吟声吵醒。自己婆娘正值虎狼之年,也被撩拨起性子,不管他愿不愿意,霸王硬上弓,闹得他第二天卖土豆的吆喝声都显得有气无力。
   土豆贵州曾经在没人时把贵州姑娘扯到一角,劝过她,外乡人不可靠,别太实心眼,离开家乡父母出来赚几个钱不容易,防着点。意思是说,别让骗了色还要被劫财。他也把这忧虑和老福建摆过,老福建却不以为然,他的几个姑娘都是嫁给外乡人,不是好好的,都那么谨慎,难道让姑娘变成老姑娘不成?现在的青年人大多都在外面打拚,等你把人家祖宗八代了解清楚,黄花菜都凉了,只有在一起慢慢磨合,日子是过岀来的。
  
   四
   土豆贵州在车把上别好水烟简,哈下腰,双手抬起两边朩把,正准备往前推,几个刚从家里出来提着购物袋的大妈,拦住了他的去路:“停停,还是前几天的价吧。”
   “没变呀,今年一直都是这个价,人家涨我不涨。”土豆贵州在这城市推着板车卖了好几年的土豆,靠的就是物美价廉,他认识的人虽然不多,可认识他的人还真不少,特别是这些大妈和居家的家庭主妇。就连城管们偶尔看到他在街道边卖个几十分钟,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没那回事,怕回家去,母亲、妻子们指责他们没人情味,这可是老百姓菜蓝子的事。所以,也让其它小商小贩们心里很不平衡。
   看到土豆贵州停下来秤土豆,有人不高兴了,他是老福建旁边同样开着杂货店的江西老表。江西老表早些年在这座城市拉三轮车,帮几家日杂批发部送货,久了,对这行生意也摸岀些门道,攒了一笔钱后,租下这间门面,当起了老板。他这杂货铺可是名付其实,门面里堆得满满的,大到煤气灶、电饭锅,小到清凉油和创口贴,见缝插针,应有皆有。很多商品是商家来铺货,不压资金,不要白不要,卖一样是一样,东方不亮西方亮。
   他的门口也摆着土豆、蒜头、老姜之类,这些东西贮藏比较久些,不像蔬菜,二天处理不完就必须丢了。他见土豆贵州板车围的人越来越多,放下手上的稀饭,走出店铺,大声嚷嚷:“土豆贵州,讲点职业道德好不好,你这样堵着,还让不让别人做生意。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看你是掉到钱眼里去了,什么人呀,难怪小青年都说你,一点素质也没有。”
   土豆贵州觉得今早真是太晦气了,又是素质,这不是暗骂自己没教养吗,刚才已经被东北青年奚落了一通,现在又遭到江西老表的指责,气不由得打一处来,他举着秤,指着江西老俵:“睁开你的狗眼,老子摆在你家门口了吗?你倒是狗屎吃多了,闲着没事找事。”
   他对江西老表心中早就有成见,他做生意那阵,江西老表还不是骑个破三轮车,大街小巷地跑,开了一家店,还以为自己是多大的老板。前二年土豆贵州刚把婆娘从贵州接来,让老婆打把伞在他门前摆摆摊,学学做生意,自己拉着板车走后,江西老表从外面进货回来,见到后就骂开了,还拿着板凳想对他婆娘动手,吓得她好一阵时间里闹着要回乡下老家,说这城里人会吃人。
   两人的言语越来越偏激,越闹越凶,看热闹的路人散了一圈又围上一批。最后还是老福建出面解了围,他对江西老表也看不惯,还给别人讲职业道德,看到人家什么好卖就进什么,卖不动就亏本拉生意。不过老福建只是看在眼里,记在心头,嘴里不说,犯不着为小生意动气。在老福建的劝说下,江西老表回到了铺面,土豆贵州也骂咧咧地拉着板车离开。
  
   五
   老福建回到铺面,继续分析着涨房租的可能性,屁股还没坐热,土豆贵州的婆娘就站在了门口,她是听到楼下吵闹声后,在三楼打开窗户看到自己男人和江西老表吵架才慌忙赶下来的,见人已经散了,心有不甘:“福建大哥,刚才是哪个王八蛋在欺负我老公。”
   贵州婆娘冲着隔壁铺面大声喊着,明摆着是想没事找事,老福建怕她再惹事端,忙招呼她进来坐坐,心里感叹道,这城市还真能改造人,刚来那会,犹如下山的野兔,见到生人躲躲闪闪,就说那次和江西老表吵架吧,明明是他过份了,她却像犯了法似的,只会抹着眼泪哭,一个劲地给江西老表赔不是,就差点没下跪。老福建拿把塑料椅给她坐下,倒了一杯茶:“没事了,没事,小误会。”
   别看土豆贵州那付模样不怎么待人,未老先衰,但贵州婆娘长得却有七分姿色,虽然也是奔四十的人,不用化妆,那张脸蛋都是嫩嫩的,白里透红,身材也特别好,丰乳翘臀,小腹平坦,不见肚腩,穿什么衣服都让人看着顺眼。
   老福建和贵州婆娘还没说上几句话,电话响了,一看,是房东打来的,心想,这真是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讲鬼,今早一提他,他就出现了。
   “老福建,有个事麻烦你和住户说一下。”电话那过果真是房东的声音。
   老福建心里一格噔,这也来得太快了吧:“你说吧。”
   “过几天就是中秋节,我到时请大家吃顿饭。”房东很客气地说。
   老福建半天没回过神来,那边电话就挂了,这太阳打西边出了,住了二十几年,对房东还是有所了解的,别看他有钱,也是抠门得很,有的住户退租后,哪怕把他房子的门扣弄坏了,几角钱也要从你押金里扣。
   贵州婆娘看老福建有心没事的,关切地问:“福建大哥,家里有事吗?”
   “哦,没事,告诉你老公,中秋节房东请我们吃饭。”老福建心不在焉,如果房租提太高了,还是叫大女婿帮自己在市区里找间门面,搬走算了,不跟他废话。
   贵州婆娘也奇了:“无缘无故的,这请的是哪门子客?”
   老福建没好气地说:“鸿门宴。”
   鸿门宴?贵州婆娘没听过这词,正要刨根问底,隔壁江西老表杀猪似地大喊:“来人啊,出事了。”
   贵州婆娘手脚利索,一下蹿到铺面外,往江西老表店面一瞅,巨大的火苗正舔着屋顶,不好,着火了,想也没想,就冲了进去。
   原来,江西老表和土豆贵州吵架那会儿,他正在熬猪油,肥肉是他向农贸市场猪肉摊收购的,只要达到他的价值,他都要,管你是整块还是零碎的下脚料。收来后,炸好油,再装玻璃瓶,大瓶的卖给馆子,小瓶的摆在自家货矩出售。
   江西老表被老福建劝回铺面后,越想越气,一个推着板车卖土豆的对自己居然这么猖狂,而且婆娘也敢跑下来跟自己叫板,老福建明里当公道人劝架,暗里还是向着他们,看自己笑话。这人那,善了就是被人欺,正想着下一次再遇到这样的事怎么对付他们,竟忘记了货柜后的煤气灶上正在用慢火熬着猪油。
  
   六
   贵州婆娘冲进去后,那口铁锅正在燃烧,江西老表手脚都在发抖,傻愣在那,不知如何是好。她右手拿起锅盖往锅上一捂,左手伸向煤气瓶开关把它拧紧。这是她几天前在一家小区公园瞧热闹,听119防火宣传时学到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火熄灭了,江西老表这时才被招过魂来,骂了自己一句“熊样,连一个农村女人都不如”,见贵州婆娘头发被燎焦了一块,右手手腕盖锅盖时也被火烧到了,起了几个大水泡。结结巴巴地说:“土豆大嫂,谢谢你了,冰箱里有饮料,你自己拿着喝。”

共 710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本文篇名为《老百姓》,老百姓是一个最最普通的群体,又是一个最大的群体,如何很好的去展现老百姓的生活状态、精神品质,如何让老百姓在时代背景下鲜活起来,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而本文作者对社会生活的观察极其独到,对以点带面笔法的应用极其纯熟。作者把目光聚焦在城郊结合部的柳巷三号这个地方,聚焦在生活在这里的来自四面八方的租客身上。这些背井离乡的外地人,俨然就是社会的浓缩,他们各有各的小九九,又不失大是大非面前的善良热诚。作者笔下的人物,个性鲜明,形象生动,仿佛这些人就与读者在一起,就生活在我们身边。看着他们,读者仿佛就看到了一个小社会,就看到了我们真实淳朴的老百姓群体,真正做到了以一点带全面。在其他手法的的运用上,也颇有独到之处,比如,大家都认为房东摆的是鸿门宴,做足了心理准备,谁知最后却是皆大欢喜,可谓一折,而房东在宣布消息时又先让烟再停顿,在房东吊房客胃口的同时也起到吊读者胃口的作用,最后结尾再次揭示一切故事的发生都是在城中村进程这个大背景下的合理改变。而小说语言的地方特色也值得称道,不同的家乡,不同的方言,可见作者见识之广。总之,这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好文,推荐共赏。【编辑:只留阳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220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8-02-18 14:10:10
  一篇内涵丰富,人物形象刻画到位的优秀小说,感谢支持看点。
只留阳光
回复1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8-02-18 15:23:15
  感谢阳光老师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在编辑拙作时,对文中存在的不是之处与本人进行了沟通,便予以斧正,也让我有了个重新学习的机会。老师为了鼓励作者,很阳光地肯定了优点,但过于拨高了作者的创作水平,让在下诚惶诚恐。你是编辑,你就是我的老师,应该从你身上学习到更多我所缺乏的知识。再次表示感谢,祝新年快乐,顺颂编安,远握,奉茶。
2 楼        文友:小金子        2018-02-18 23:04:13
  真是好小说!生活气息浓厚,语言质朴、流畅,脉络清晰,中心突出。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用“笔”娴熟、老道,足见其文学功底深厚。拜读学习了。
高粱红了
回复2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8-02-19 05:10:30
  新年快乐,拜年了,谢谢友友的关注和勉励。
3 楼        文友:梓烨灼灼        2018-02-18 23:13:24
  一边读文,一边想,我身边这样的小人物也应该不少,怎么就写不出来呢?来学习了。
依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
回复3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8-02-19 05:17:02
  梓烨老师新年好,拜年,感谢留言勉励。生活有时就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4 楼        文友:相思        2018-02-20 17:40:32
  祝贺补漏又获得一枚金豆。期待更多精彩纷呈,春节愉快!
成绩属于过去,笔尖书写未来。
回复4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8-02-20 17:52:48
  谢谢文友关注留评,祝你新的一年创作丰收,万事顺意。拜年。
5 楼        文友:茶水沏鸡蛋        2018-02-20 20:56:06
  哈哈,众生相啊!这种小说很见功力的!好文,拜读。
回复5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8-02-21 07:19:24
  谢谢蛋蛋兄弟光临留评,问好,拜晚年。
6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8-02-21 11:05:23
  着眼小人物,入笔杂沓街巷,接地气,有看点!
回复6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8-02-21 14:55:17
  好久不见轻舟老师,问好,拜晚年!谢谢老师勉励。
7 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8-02-21 18:10:17
  这是一篇好小说,很好的小说,如果人物再刻画细腻一点点,那就是绝品中的绝品了。我本人力挺加绝!
回复7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8-02-21 21:08:35
  谢谢半川先生错爱,补漏定当自勉,特别感谢先生对不足之处的指出,这才是真正的文友。远握,奉茶。
8 楼        文友:石寸雨        2018-02-21 21:33:05
  家长里短,张三李四,你有你的盘算,我有我的路数,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人常说,宁得罪远亲不得罪近邻,朴实的老百姓中还是好人多,该帮还得帮。文章实在接地气,天南地北众多的人物却层次分明,使读者一目了然。不愧为精品。
文学比海,我愿做一滴水。
回复8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8-02-22 06:06:09
  谢谢老师留评勉励,祝老师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9 楼        文友:半城先生        2018-02-22 14:24:20
  恭喜获精,精细写生活的佳作!!学习了!
回复9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8-02-22 18:57:47
  谢谢文友鼓励,祝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10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2-23 13:20:53
  专业的不光是为航母补漏,小说也很专业。
寻找姚黄
回复10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8-02-23 16:09:54
  谢谢姚黄老师关注留言勉励,祝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奉茶,远握。
共 10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