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乱世情(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南烟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江南】乱世情(小说)

精品 【江南】乱世情(小说)


作者:韦玉溪 童生,973.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295发表时间:2018-05-07 20:54:51


   江南水乡,十里河道交错纵横、烟雨迷朦美如画。一艘破旧的小船缓缓行驶过来。船头摇橹的是一位年逾古稀老者,而船尾则站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眼看船已靠岸,老者喜笑颜开下船系绳。
   这时就听见一个公鸭嗓尖声叫道:“真晦气,这俩货色从哪里钻出来的。”
   一帮家奴马上气势汹汹围了过去,老者连忙作揖求情,可那个小孩不干了,他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公鸭嗓脆生生喝道:“谁在这里狂吠,小爷我纵横江湖十几年就没见过你这根葱。识相的滚远点。”
   “葱?什么是葱?什么叫狂吠?”公鸭嗓好奇有这新名词,扭头问身旁一个獐头鼠目的家奴。家奴胆怯地看了一眼公鸭嗓,转而恶狠狠瞪着小乞丐:“活腻了你这个穷叫花子,大爷这就送你去天堂。”
   那老者一看马上扑过去求饶,说来也巧,家奴手上的刀不偏不倚砍在老者脖子上。小孩凄喊一声.扑倒在老者身边,家奴可顾不了小孩凄哭还是凄喊。伸手又是一刀,眼看刀锋离小孩后脑勺只有寸许,就听见一声哀嚎,家奴直挺挺倒在小孩身侧,一个白色影子撩起小孩飞跃而去……
   凤鸣楼
   掌柜柳三娘正聚精会神地拨着算盘,一抬头看见就儿子柳叶蝉提着一个小孩走了进来:“秋荷,快带这小孩去沐浴,臭死了。”
   谁知那小孩咕噜爬了起来,一把抱住柳蝉叶大腿:“恩公您好人做到底,竖儿从生下来就没什么沐浴过,您要让竖儿沐浴,还不如杀了竖儿,竖儿……”
   再也忍受不了小孩那张喋喋不休的嘴,一把又提起他,大步流星朝浴房走去。不一会就听见一声嚎叫:“娘,这小孩……这小孩……”
   柳三娘一听赶紧朝浴房跑去,一看那小孩正在浑水里扑棱:“哎呦,这水脏死了,快出来换一桶。”
   小孩仰起脏兮兮地小脸说:“我是男儿身,怎好出来。”
   “屁大小孩,三娘我没见过啊!”
   小孩扭扭捏捏爬出水桶,柳三娘仔细一瞧,这小孩不是男儿身,怪不得儿子嚎叫:“哎呦!敢情你不知道自己是女孩啊!你叫啥名?”
   “竖儿,我是女孩?”
   “是啊!难道你不知道?”
   “可我爷爷说我是男孩啊?”
   真是个傻丫头,敢情她爷爷为了保护她故意这么做的,柳三娘从新帮她洗漱一番,一个清丽脱俗小姑娘呈现在铜镜前。竖儿左摇右摆不相信地看着镜里人儿。
   柳三娘瞧瞧她干瘪身材问:“你今年几岁?”
   “十三,十四,不知道啦!反正不是十三就是十四。”
   “十三、十四都不小了,快点长肉,长肉就像姑娘家样了。”
   竖儿想为什么长肉就像姑娘家样,难道现在不像姑娘家?她决定去问恩公柳叶蝉:“恩公,你说为什么我要长肉才像女孩。”
   柳叶蝉扭头楞住了:“你是那个小孩?”
   “如假包换,嘻嘻。恩公你看我是女孩好看还是男孩好看?为什么恩公娘让我长肉呢?”竖儿站起身子转来转去让柳叶蝉看。
   “当然女孩好看,我娘有我娘道理,要不你去问我娘。”
   竖儿决定不去问柳三娘,长肉不长肉跟她没关系,肚子填饱就行,可身上还真像柳三娘说的,呼哧呼哧长肉。没半年就前凹后翘起来。
   这几天“凤鸣楼”来来往往客人非常多,多半是住一宿就走。原来“凤鸣楼”还有一个身份—刀子铺。所谓刀子铺就是三教九流交易和恩仇了结之地。
   而轴心就是“凤鸣楼”掌柜柳三娘,柳叶蝉作为柳三娘最得意的弟子,最器重的手下,最疼爱的儿子理所当然要为她分忧。
   前凹后翘的竖儿除了外表像姑娘外,其他百教不会,仍旧像个小男孩蹦蹦跳跳绕在柳叶蝉左右。如果说刚开始柳叶蝉对她有点好感,那现在就想入非非了。
   “店家,有上房吗?”一个赶考书生风尘仆仆走了进来。伙计小六福爱理不理道:“上房?有是有,不过不是给你们穷书生住的,那是给爷们住的。”
   “你这不是客栈吗?哪有房不给人住道理。”书生脸上顿时笼罩一层寒霜,声音也像是在北冰洋泡过。
   “不给住就是不给住,本客栈就这规矩,不服气找我们掌柜的。”小六福自顾自忙着收碗,头也没抬一下。
   “掌柜的!掌柜的!”书生扯着与体形不符音调狂吼。
   “哪个在喊,声音比小爷、不姑娘我还大--琳儿、琳儿姐姐,我想死你了。”一手拿着鸡腿,一手握着猪蹄的竖儿由惊愕转为惊喜。
   “你、你是谁啊!小生是男的,不是你什么琳儿姐姐。”
   “琳儿姐姐,我是竖儿啊!你装男人干什么?还扮书生,假斯文,琳儿姐姐我想死你了。”
   “竖儿?你是竖儿?你怎会是竖儿?”
   “姐姐我是女的,是爷爷为了保护我,一直当我男孩养。姐姐小薰还好吗?晴儿有没有被卖到怡红院。”
   “晴儿自尽了,是被怡红院老鸨一枝花逼死的。小薰为了替晴儿报仇,只身潜入怡红院,杀了一枝花,跑了。你们都走了,我也就四处游荡,为了安全,就女扮男装咯。”
   “晴儿死了--琳儿姐姐你哪来这么多银两,住上房?”
   “嘻嘻,前几日做了一票。”
   “琳儿姐姐你还是死性不改,你……”竖儿真准备大张特张她那张小口教育琳儿。一眼瞟见门口站着一个身穿黑衣,头戴斗笠的人,赶紧将滚到唇边的话硬生生咽进去。
   黑衣人大刺刺朝桌子前一坐,小六儿赶紧沏茶倒水,琳儿不屑地瞟了他一眼:“狗眼看人低。”
   黑衣人正要用茶,闻听慢慢抬起头:“兄台也是饱读诗书之人,怎的这般粗鲁?”
   “狗眼看人低就是粗鲁啊!小爷我来的时候,这家伙看都不看我一眼。好家伙,一看见你那就是三孙子在世,有什么了不起的,小爷我拿个状元玩玩,哼!”
   “兄台此话差异,伙计并没有装什么三孙子,读书人当以斯文论理,你这当真斯文扫地、祖师蒙羞。”
   “什么跟什么呀!你个江湖浪子左一句斯文扫地右一句祖师蒙羞,像是一个习武人说的话吗?我看你,哼!就是一个假游侠。”琳儿不屑地瞟了一眼黑衣人。
   黑衣人站起身来上上下下打量了琳儿笑了:“我说怎的这般伶牙俐齿,原来是个姑娘。”
   “余兄,好久不见,最近可好啊!”柳叶蝉人没到笑声就到,这州里第一快手余朝风来绝非什么好事。
   “柳兄一向可好,余某是奉州府大人之命,前来捉拿昔日在东郊城外惊吓州府大人公子的那个小乞丐。”
   小乞丐!不就是竖儿吗?那日就是救走竖儿,并没有伤害那个公鸭嗓啊?怎么说惊吓。没等柳叶蝉想好对策竖儿忍不住了,她一个箭步冲到余朝风面前,张嘴就要骂。柳叶蝉一把将她拉进怀里:“早就叫你不要调皮,就是不听。”
   竖儿杏眼圆瞪,挣扎着要去打,嘴巴也闲不住要骂。柳叶蝉一看她嘴巴微张,马上知道怎么回事,手已经不能用了,嘴一下子堵了过去。顺手一把抱起就朝后房走去,留下俩人惊愕地瞅着那二位。
   “你放我下来,你啃我干什么,那个什么余兄的还在外面,你让小爷—姑娘好好教训教训他。”竖儿挣脱柳叶蝉怀抱,这大柳树没事啃人家干嘛,一点不讲卫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竖儿不叫柳叶蝉为恩公,而改为大柳树。就在这时一声惊呼,伴随咣当一声:“柳叶蝉,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等下流龌蹉之事,你给我放这丫头下来。”
   柳叶蝉这才猛然清醒,他看看竖儿红晕满面,用尽力气将口水咽进肚子里。竖儿却不管这些,她用手理理凌乱的头发,又擦擦嘴巴,一蹦三跳跑到柳三娘面前:“掌柜三娘,你看大柳树老啃我,嘻嘻。”柳三娘是彻底无语,她恨铁不成钢瞪了柳叶蝉一眼,转身出去。
   州府府邸,州府大人公子躺在床上哀嚎:“谁?你是谁?妈啊!幽灵啊!别杀我、不是我、我没杀你,娘亲、爹爹你们来救我啊!追魂、追魂、绝对是追魂的来了,爹爹,爹爹……”
   原来州府公子平时横行乡里,坏事做尽,被他逼死不下百人。那天家奴正要斩杀竖儿,是柳叶蝉飞天而降救了竖儿,又飘飘然地飞走了,由于柳叶蝉速度太快,又穿一身白袍,州府公子只看见家奴的刀离那个小乞丐脖子半寸,然后莫名其妙直挺挺倒在地上,周围一大滩黑血,一个白色幽灵挟着小乞丐飞了。当时就吓得两眼发直,嘴巴张得像火盆,然后直挺挺倒在地上。
   州府公子是州府大人的心头肉,如今整日疯疯癫癫,胡言乱语。当然心急如焚,勃然大怒的他迁怒于那个白色幽灵,于是派州里第一快手余朝风,限期一年,务必抓住幽灵。
   余朝风不愧是第一快手,没几天就查出“凤鸣楼”有嫌疑,不过余朝风可不像州府大人: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他办案凭的是真凭实据。不过没看见州府家奴说的小乞丐,倒看见一对俊男美女上演激情戏,边上还有个美娇娘和他一样目瞪口呆。
   可琳儿的心里真不是那什么滋味,这竖儿不就是以前那个瘦瘦小小,脏不啦叽地臭小子。现在竟然有这么帅的男人吻她。这么帅的男人竟然给竖儿这坨粪糟蹋了,那怎么行,要糟蹋也是她琳儿来。
   “琳儿姐姐,这大柳树又啃我,你看,口水还在我脸上。”竖儿一蹦三跳比柳三娘还要快跑到余捕头和琳儿面前,她斜着脸给琳儿看,眼角正好瞄到呆若木鸡的余朝风,于是腰身一扭:“我说那个什么的,傻不楞站着干什么,没看见我们掌柜三娘来啊!”
   余朝风刚要回答,就见柳三娘赶紧走上前来娇笑道:"哎呀!余爷真是稀客啊!您看您,事先也不打声招呼。"
   “招呼,为什么他来就要打招呼”竖儿不等柳三娘开口,双手叉腰叫嚣起来。柳叶蝉好笑的看着竖儿,又看看柳三娘:“有娘亲在,哪有我们说话的份,走、我们去看小楚。”
   小楚是竖儿捡回来的叫花子,那日竖儿正拿着糖葫芦边跳边吃,冷不丁窜出来一个小孩,抢了她糖葫芦就跑。竖儿紧追慢赶,终于在一个破庙里抓住了他,一问没爹没娘,这引起了竖儿同情心滥发,不顾自己寄人篱下,当即将小乞丐带回来,给他取名小楚,每天不是缠柳叶蝉就是找小楚玩。
   “琳儿姐姐,我们一起去看小楚吧!琳儿姐姐你是不知道,小楚真像小薰,说不定就是小薰什么弟弟妹妹呀!”
   “这小楚几岁?”
   “六岁,姐姐快走,马上你就见到小薰了。”
   “不可能,小薰娘生下小薰就死了,我亲眼看见的,”
   “不管啦!琳儿姐姐你和我看看就相信了啦!”竖儿一手拉着琳儿一手拉着柳叶蝉蹦蹦跳跳朝后院走去。
   “小楚,小楚,姐姐来看你了,你看,我又帮你带来一个姐姐。”
   小楚闻听赶紧跑出来,刚要叫竖儿姐姐,一眼看见琳儿,神色陡然一变,不过马上回复正常,琳儿却无异样看着小楚对竖儿说:“真像小薰哎!小楚,让姐姐看看。”
   小楚胆怯地望了望竖儿,竖儿赞许地朝他笑了笑,小楚这才胆怯地走到琳儿面前,脸上莫名其妙露出害怕神色。
   琳儿笑着蹲了下来,又仔仔细细看了小楚一遍,才仰头对竖儿说:“真像,竖儿你本事真大,这孩子家里还有什么人?”
   竖儿看小楚实在惧怕琳儿,知他是怕生,于是将他一把拉到怀里说:“小楚和我们一样,无父无母,琳儿姐姐他好可怜的,大柳树你说是不是。”柳叶蝉也怜惜摸摸小楚头发:“小楚就是我们弟弟,以后就不会可怜了。”
   竖儿重重点点头:“嗯,以后谁欺负小楚就是欺负竖儿,欺负竖儿就是欺负大柳树。大柳树你说是不是。”
   柳叶蝉宠溺地看看竖儿,一把抱起小楚:“当然,竖儿就是柳叶蝉,柳叶蝉就是竖儿,来,小楚我们去那边玩,让琳儿姐姐和竖儿姐姐说会话。”小楚恋恋不舍瞧了一眼竖儿,又胆怯地瞅了一眼琳儿,低头趴在柳叶蝉肩膀上。竖儿可不管大柳树了,一把拉起琳儿,叽叽喳喳聊了起来。
   城西树林
   琳儿跪在地上,面前站着一个蒙面人,只见他寒着声音对跪在地上琳儿说:“竖儿那丫头有没有怀疑?”
   “没有,不知宫主要竖儿接近柳叶蝉所为何事?”
   “你是第一天到想龙宫的吗?如果还想见到明天太阳,不该打听的就不要打听。”
   “是,琳儿明白,朝儿已经成功打入竖儿身边,不过他好像不喜欢看见我。”
   “难怪,你要记住,不许勾引柳叶蝉,他是我的知道吗?哈哈哈……”随着怪异笑声,蒙面人消失在密林深处。
   琳儿站起来擦擦额头上的汗,一反刚才毕恭毕敬,脸色阴沉道:“柳叶蝉是我的,谁也甭想得到。”一扭身朝向反方向跃去。
   可是她没料到,一双眼睛紧紧盯住她和那个蒙面人,谁?余朝风。余朝风今天悄悄爬起来侦查客栈。没想到正看见琳儿鬼鬼祟祟向树林跑,于是就尾随其后,果然被他发现端倪。
   “禀告大人,小人没有查到白色幽灵,却发现一个神秘组织,领头是一位灰袍蒙面人。”今天又到了余朝风汇报日子,州府大人最近被州府公子闹得晕头转向,一心盼望余朝风带来喜讯,令他懊恼是余朝风喜讯没带到,倒是带来啥神秘组织这个坏消息。
   不过作为一州之主,州府大人虽然不想过问此事但也不能明目张胆对着属下说,老奸巨猾的他眉头一皱:“朝风啊!州里这几年风调雨顺,百姓安康,千万不能因为莫须有事扰乱民心。”
   “大人,小人所言句句事实,我听那些手下都称那灰袍蒙面人为宫主,试问除了皇家,谁敢称宫主。”

共 864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江南水乡美丽如画,却潜伏着杀机与阴谋;小乞丐变身漂亮女孩,原来是落难公主;相依为命的爷爷死而复生,却是觊觎皇位的皇兄;一起长大的好姐妹,也心怀叵测;翩翩公子既是多情郎,亦是正义的化身。在乱世里,一切罪恶源于贪婪、邪恶、以及膨胀的欲望。然而,良善、正义、爱、以及宽容,是世间最好的武器。一部很精彩的小说!紧凑的情节,脉络清晰,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逆转和结局,充分显示了作者驾驭小说的超强能力。尤其是充满个性化的语言和人物刻画,把竖儿这个人物写活了,也使得小说更有看点。佳作推荐,欣赏并学习!【编辑:重庆霜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510002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8-05-07 20:56:38
  很喜欢作者清新活泼的文风!编按不周之处,多多担待!
重庆霜儿
2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8-05-07 20:57:30
  感谢赐稿江南,祝佳作频传!遥致夏安。
重庆霜儿
回复2 楼        文友:韦玉溪        2018-05-10 09:38:40
  感谢编按,问好。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