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强胜的天(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强胜的天(小说)

精品 【看点】强胜的天(小说)


作者:玄鉴 童生,929.1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63发表时间:2018-05-28 14:12:47


   带着被魔鬼诅咒过的情绪,跌坐在这处灰亮的间隙中,他从指缝窥视薄纱轻雾外的世界。
   “如果橙亮的光也算光明,太阳的光辉那便是天堂,天堂?可怜的想象,是不是该悲怆自身为人类的悲哀。短小的目光,被晨光淹没消灭,像空气中存在的雾霭轻尘。
   “灰亮又算什么?阳光从来不计较这些细枝末节。太阳沉落在地球转动的边缘,此刻,我的头悬在宇宙,我的脚被地球施了魔法般无法移动,不,我是动的,只是相对于宇宙我却是静止般的存在,我是远处的星星,一块渺小的石头。流动于脑的意识,我们称之为的思维,在将自身无限地扩大和膨胀,而悲哀也从中而来,就像现在,奇怪的思维生了蛆虫,啃噬,啃噬生命转动的源动力,源动力,我狭隘的,不可一世的执拗随时将它吸食在无妄的黑洞里。
   他将自己平摔在褶皱的白色床单的大床里,摊开四肢,喉咙里嘟哝着压抑的嚎啕。
   哗,浅灰色与土黄色拼接的窗帘露出一线亮白。
   一个女孩遮挡住了有些刺眼的光,微胖的身影,压不住青春荡漾。
   他从臆想里拽回一些朦胧的直觉,自嘲道:“卑贱的肉体装扮着虚华的卑贱。”女孩赶紧拉紧了窗帘,房间内似乎更加灰暗,她趴在他身边。两个血液流动的肉体,在自己的血流中各自回流,时钟恰好停止了滴答。
   他感觉到血液要溢出了管道,虚晃的光闪了一下,那是闪电,随之而来的雷鸣似乎瓢泼大雨凉透了他的四肢和额头。他将手轻轻搭在女孩丰满的胸口,女孩缓退着爆满的文胸,一股清香被吸入他的鼻腔。
   恍然松开被女孩抓住的手,那奇异而普通的香,牵引出年少激情澎湃过的意念。他的身体却是僵硬的。手被动地按抚在女孩的酥胸上,他想到了妻子,妻子也曾这般温柔,在这个奇妙的空间里,他意识到虚幻却不愿醒来。
   初中毕业是怎样的年龄,十五岁吗?可能是,他记得那时是小的,盛夏的集市,他光着膀子,脖子上搭着一块臭臭的灰黑色毛巾,吆喝着黄瓜西红柿三毛钱一斤。十七岁,是,就是十七岁,他改了行当,做起了海鲜生意,十九岁,认识了妻子。她是个泼辣而美丽的姑娘,眼睛水汪汪,吸走了他所有魂魄,他们同居了。二十岁时他又改了行当,去一个水厂做了工人,只是不小心,中指受伤断了,从那,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残疾人。
   他的手不自禁抖动了一下,女孩把身体压在了他的臂膀里,他感觉到了柔软和温度,身体却动弹不得。
   二十一岁他去人才市场应聘了一名园林机械公司的销售。他喜欢销售,从他在市集上卖西红柿的时候,到底叫不叫喜欢,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他爱上了这个行当,因为自己是农民的儿子,他曾经与要好的朋友谈起过很多次,到现在他却搞不明白到底为什么爱这个行当,农民的儿子这个理由变的有些牵强。
   他用另一只手揉了一下眼睛,却不愿意睁开。女孩更贴近了他,嘴唇碰到了他的脖子,他感受到了均匀的呼吸,暖暖地撞击他的肉体。
   二十四岁,他拥有了自己的小店铺,专门做园林机械销售和维修,唯一的缺憾是媳妇在老家带孩子照顾父母。周旋于市场,关系,他喝的酒越来越多,当然钱也挣的越来越多。二十七岁他把孩子和媳妇接到了所在的城市。
   那时的日子还是充实和温馨的,他咽了口唾沫,想起媳妇做的西红柿鸡蛋汤,那个味道多久没有尝过了?眼睛里一阵热浪。女孩双手楼住了他的脖子,头埋在他的脖颈里。
   看了很多书,鸡汤类的,传记类的,他喜欢看《三国》。不同的书都曾给过他启发和方向,还有不同的人,他认识了一个有文化的女人,这是这辈子他唯一感到欣慰的事情,他仰慕她,敬重她,唯独没有敢生出爱意,他总感觉自己并不配。即使现在已经有了很多财富,他仍然不敢对她产生别样的心思,即使梦里也要告诫自己,那不可能,似乎自己喜欢她是对她的一种亵渎。她给到的思想上的引导,一直是他走到现在精神支撑。现在自己却不知道要不要找她,算了,她也有她的世界,而自己的世界已经混乱不堪。
   “是自卑的,根子里的自卑。”他长叹了一口气,突然说出这句话。
   女孩应和道:“你是对自己要求太高了,路上的乞丐也不会像你这般自卑。”
   他一定没有听到,似乎又进入了混沌。
   三十一岁,他成立了公司,做了工厂,这个决定,媳妇并不同意,媳妇的野心并不大,但是她一直想把控他的野心达到了极致。
   “该死的决定,该去进修和学习才对。该摆脱掉……”他似一个执拗的疯癫的人,咬牙切齿。
   女孩快睡着了,心不在焉地回应道:“大学毕业的又怎么样呢?你看我,除了理想,身材和样貌都会嫌弃我。”
   一个响雷,咔嚓一声,似乎要将世界劈开,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也被劈开,从身体中间,那个叫魂魄的东西要脱离开这副不中用的躯体,一个激灵,他坐起来,半挂在他身上的女孩,摇晃了身子,继续香甜的美梦。他看到她嘴上挂着笑。
   是该清醒了,躲避都是掩耳在盗铃的把戏。他快速穿戴好衣服,光光的大头,虽不够明亮,至少还直挺挺地挺在脖子上。拿出钱包,放了两万元在女孩包上。
   停车场内,密密麻麻的车,但他睡了三天的脑袋,无比清醒,毫不费力地找到车子。雨淅淅沥沥下着,乌黑的天压在大地的边缘,随时要倒下如注大雨。
   深夜,他确定现在是深夜,安静的高速公路上,没有一辆车子。大雨来了,雨刷地跳起了舞蹈,好像在配合欢快的雨滴。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
   女孩发来了微信,是一条转账信息。
   他感觉有些愧疚,认识女孩是在QQ上认识的,聊了很多年,具体几年忘记了。她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在他的世界里,泥土、庄稼和粗陋的语言是最常见的东西,对于高校的女孩还是第一次接触,不,还有他崇拜的那个女人。不过她们不同,他总感觉可以很容易的接近这个女孩。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他并没有完全看清她的模样,混沌的思想当时击垮了他。她陪伴他在房间里待了三天两夜,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些年,他对女人没有过多的想法,是工作还是所谓的梦想死死扣住他,他坠入其中享受着乐趣,也被困在里面。
   工厂的生产上来了,工人却走光了,产品积压在厂房里……这确实是很无助的事情,而自己除了对技术颇有研究,销售有所经验,对于管理几乎一窍不通。他想聘请高人,却无把握,去年找了一个设计总工过来,待了半年,对方的各种毛病让他无法忍受,比如:对方经常让食堂人员给他买可乐,买香烟。到了月底会跟他要绩效,还经常反驳他的意见。
   他找自己的表弟,一个大学生,也是他们家族里唯一一个大学生,他原本很放心的把销售给到表弟去做,他自己来管生产和设计。后来发现,表弟的销售能力很弱,还背着他偷偷多加价,从中赚了很多钱去。
   他最不满意的是自己的媳妇,他们有一个女孩,媳妇一直要生二胎。除了要生孩子,最让他不能容忍的是她的冷漠和自作主张,她会经常自作主张把他的客户给得罪了,明明有货,她经常说没有。他一直觉得媳妇阻止他的发展,为的就是牢牢拴住自己。但是财务的大权他只给到媳妇,在他看来这个是无人可以替代的东西。
   他对身边的亲人失去了信心,主要来自他的父亲和妹妹。
   他的父亲并不像其他父亲,可以按照他的想法来帮助他,老人对他的事业完全不感兴趣,常年忙碌在自己的自留地里,种草莓和桃树。而妹妹找的对象,原本可以来帮他管理工厂,妹妹借此向他借钱买房子,在他最需要人的时候,因为没有借钱给妹妹,妹夫一走了之。
   对于借钱这种事情,在他看来,是一件完全不可以碰触的事情,他不想接别人的钱,也不借钱给别人,他有自己的思想体系,这套体系根本上是可以牢牢的保护住自己。
   车子在瓢泼大雨中呼啸前进,他想起了那个被他崇拜的女人,试着发了一条语音:人生的路上,荆棘丛生,没有战友,我就孤独行走。周瑜的死,不只是江郎才尽,我不愿做周瑜,只想做一个顶天立的汉子,可我注定是才尽而死。我这样自诩,你会不会嘲笑我?
   凌晨四点钟,她居然回了信息:瓶颈让我们窒息,很多时候,是自己臆想的窒息。放开手脚,多看书,多自省,打破固有的框架,天地一片广阔。
   他脑袋瞬间兴奋起来,意识到她说的固有的框架正是自己目前存在的最大问题。车子的速度越来越快,使出收费站,他冲收费员抛了一个媚眼,即使对方完全没有看到,他却认为她冲自己笑了,简直笑颜如花。
   停靠在安全位置,他急不可耐的地又发了条信息:你的话语总能点破我现有的困惑,我目前最大的困惑其实是我继续走下去的必要和动力,我突然看不到了我存在的价值。争取成功的路上,做了很多不知是对是错的事情,我动摇了,不是路途坎坷……
   他找不到更好的词来描述自己的思想。
   仰躺在座椅上,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前方的山腰间有了一片橘红。
   他看清楚了所处地位置,离自己的工厂还有十多公里。大前天,他疯狂地关掉手机,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疯狂地溜之大吉,还在路途中给女孩打了电话,让她去某某宾馆。
   手机上有很多未接来电,没有一个是媳妇的。他冷漠地笑了笑,忽而想到了远程喷雾机上的一个零部件今天能到货。加大马力,工厂的大门紧闭,按了几次喇叭,院子里的大黑汪汪叫了几声。他竟然想念了这个小东西,多少个夜晚它都陪在他身边。
   门自动开了,这本来就是个电动大门,工厂内冷冷清清,看不到一个人影。他直奔车间,看着新到的零部件,快速打开包装,一个个开始安装,一直到了中午,他略感口渴,院子里的太阳热辣辣地释放着热量,大黑被栓了起来,一个劲朝他跳跃。他过去解开扣,大黑便在他身上来回地扑来扑去。从车间对面的一排房子里,走出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她大声喊着爸爸。他兴奋地跑过去,抱着女儿转了几个圈圈,问女儿要什么,女儿撒娇要他背。
   媳妇从房间内出来,手里端着一盆要倒掉的水,哗啦倒在了门口边的水池里,没有抬头看他。
   她做了西红柿鸡蛋汤,还有手切驴肉,洗了一把青葱,倒了半碟豆瓣酱。
   沉默,饭前饭后都是一样的。他继续起他的活计,直到太阳落山,黑夜降临,媳妇照旧做着该做的,做饭,辅导孩子作业,她笑得爽朗,完全没有多余不开心的情绪。
   他草草吃了饭,拿了一本《跟毛泽东学智慧》,倚在床上看起来,手机来了信息,是那个他崇拜的女人发来的:你如果需要人,告诉我,我给你推荐一个管理人员帮你。他感激地掉了眼泪,他真正发迹的那年,也是因为这个女人帮他成立一个网络销售团队。他立马回应:很需要。至于谢谢,他感觉说出分量并不够,只能自己流了几串眼泪,久久看着手机。感叹如果自己有这样一个女人扶持,如果这个女人是自己的老婆,他的成功是不是不会这样的艰难?
   媳妇来到床边,不由分拿过他的手机,摔在了地上。屏幕碎了一地,他木然地拿起书,媳妇上来把书撕了个粉碎。她壮硕的身体,把他压倒在床上,骑在他身上,撕扯他的衣服。他紧闭双眼,任她发挥。胸膛和胳膊一阵火辣辣的疼,战争结束了,他长吁一口气,打算起身去隔壁办公室。媳妇立刻又把他按倒在床,低声说:“我要一个孩子,你可以出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和那个女人都可以,我现在就想要一个孩子。”他通红了双眼,一把薅过媳妇……
   索然无味,毫无兴致大抵就是这时的描述,他摇摇头,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做梦了,梦到了那个他崇拜的女人,做了他的女人,把公司管理得井井有条,她的笑容,平和温暖,他看着她,想伸手拉她的手,却怎么都无法触摸到……
   女孩再没有联系过他,他也将忘记她,某个时刻也许会记起她,应该会的。
   媳妇怀孕了,工厂又开始了运转,激情附身的他,开始了另一轮的战争,他又开始了熬夜、应酬、吹牛,宽阔的世界里,他觉得自己又成了自己的王,寻找自己的位置却始终是他心中的谜梗。
   他告诉自己:等再闲下来,首先要做的就是去大学进修,要学习。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闲的下来!
   他打算换一辆商务别克,然后把长城越野给媳妇开,方便孩子兴趣班的学习。他崇拜的女人遇到了点难题,开口向他借两万元,他支支吾吾地说两个月后,自己需要订一批货。女人理解地挂了电话。但这并没有影响他对她的崇拜,还有她对他的帮助。
   公司发展顺利,业务开拓顺意,专业的管理人员确实是不一样的。只是对于这个人的做事思维,在三个月后,他就觉得不合心意。答应的年底分红,他打算有三万元留在公司,作为对方入股的钱,但是对方并不同意,对此他懊恼了一阵子。
   一年后的一天,他关掉手机,开着商务别克,向新疆进发,那里空阔的天地,他觉得可以涤荡他的胸怀。
   半路,他又给崇拜的女人打了电话陈诉自己此时的无法突破的难题,蔚蓝的天空下,他自豪自己的成就和心灵的成长,而对下一步公司的扩张和发展没有了方向。
   女人回道:“心有多宽,路便有多宽。”她还说了很多很多!而他早已沉浸在自己的天空。

共 488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年轻老板,有雄心壮志,由于没有多少文化,不懂管理,在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遇到了自己难以破解的难题,为此苦恼、彷徨和迷茫。他首先想到的是亲情,如妻子、父亲、妹夫和侄子,他们都帮不了自己。不仅如此,还拖自己的后腿。他嫌弃自己的妻子,在外面找女人,寻找发泄的出口,但又不愿抛弃妻子。请外人管理,他们有这样或那样的毛病,自己接受不了,甚至无法容忍。好在有他崇拜的有知识的女人,两次帮助他,帮他解疑答惑,使企业峰回路转。可是,难题和困惑一个个接踵而至,旧的摁下去了,新的又冒出来了。小说告诉人们唯有加强学习,拓宽视野,开阔心胸,正所谓,心有多宽,路便有多宽。有容乃大,以及宽度决定高度。人的内心到了一定的高度和境界,钱不是人生唯一的追求,而是能站多高,能走多远,是一种强大的精神追求。好文,点赞!小说语言娴熟凝练,耐读。推荐赏读。【编辑:空城深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531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5-28 14:14:55
  编辑不到之处,请多包涵!感谢赐稿!
回复1 楼        文友:玄鉴        2018-05-28 14:34:43
  感谢友友的精彩编按,你的理解正是我要表达的。感谢,敬茶。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