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枫】菊花青(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丹枫】菊花青(小说)

编辑推荐 【丹枫】菊花青(小说)


作者:金源 童生,510.3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57发表时间:2018-07-06 12:35:27


   菊花青是一匹马。
   确切地说,菊花青是李家洼村一匹全身长满了青白毛旋的家生子马。
   李家洼村是河西走廊中部的一个小自然村。祁连山像一条巨大的的卧龙,横亘在河西走廊的南部,高山融水在千峰万壑间百转回旋,冲出大山就形成了许多的河流,每一条河流就像依附在大山上倒卧的大树,根在大山中,枝条在北山坡下的戈壁滩上漫延,就有了许多的绿洲,就有了许多依附绿洲的村庄,李家洼就是其中的一个。
   李家洼不过一百多口人,却有三千多亩河水浇灌的良田。地广人稀、逐水而居是河西走廊最突出的一个特点,使用畜力代替人工,对于大面积种植的庄稼人来说,是眼下最好最现实的希望,种植更多的土地也是人们自然而然的选择。所以,李家洼虽然小,从合作社开始,就致力于牲畜养殖。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一个小小自然村就养了几十匹马,几十头牛,几十头驴,近千只羊,只是马车就能有模有样的挂出四挂,在方圆百里也是数得上的好村庄。
   菊花青就是这些马的后代之一。
  
   二
   刚刚出生的菊花青是一匹纯黑的小马,只是眼眉间有一鸡蛋大的白毛旋,全身如黑缎子一样,黑毛梢却泛着亮亮的银色。对于一个百十口人又远离城镇的小村子,一匹小马的出生无疑是一件值得人们津津乐道的大事,何况这么漂亮的小马驹,就连乐于家长里短的女人们也放下了百说不厌的闲话,开始议论开这个小家伙了。
   这是个好马。刚刚割完一趟胡麻的男女庄稼汉,围坐在地头小憩。张老大用尺把长的黑鹰腿骨做的旱烟杆敲敲黑条绒布鞋底说。
   哪里好?快嘴李二嫂马上接上了话。不远处的黑花马正带着小马驹吃草,初秋的天空湛蓝而深远,一阵微风吹过,还没有割完的胡麻地上就摇起一层红色的波浪,几个被庄稼人叫做“花脸”野鸟则打着旋儿向高处飞去,湛蓝的天空,远处的大山,地上散布的牛羊,深邃而静谧。
   你们看不见吗?腰长前胸宽,后裆叉的大,好马的料嘛。放了一辈子牲口的李大老汉抽了一口旱烟。
   就是就是。几个人也随口附合着。
   看着不远处在母马旁边撒欢的小马,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和愉悦,多一个小马,多了份未来的希望。
   这个马呀,一向少于言语的张四爷开口了。大家的注意力马上被这个赶了一辈子马车,用一根鞭子就驯服了不少烈马的汉子的话吸引了。
   看见大家都看着自己,张四爷才慢条斯理地开了口:马是一匹好马。也是一匹好走马(注),才生下几天的小东西就走的这么顺风顺水,要是做骑马,肯定是数一数二的,皇城赛马会上拨个头筹也没有问题。放在过去,肯定是哪个大官的胯下之物。只是这个马,眼眉有白点且旋着,全身那数不清的小毛旋,注定了脾气很暴很烈。没有大匠人,怕是玩不转的。将来呀,这个小家伙是菊花青色的好走马。众人慢慢品着张四爷的话,都不应声了,是呀,庄稼人养的马,就是要拉车打碾的,好走马又能怎么样呢?
   现任车户小一辈的李三却说:不就是一匹马吗?生下就是拉车的料,我还没有见过塞不到辕里的马呢。几鞭子下去,是龙也得卧着。
   你怎么不把枣红马塞进辕里?一旁的另一个小伙子呛了上来。枣红马是村里五年前用了五千斤麦子从皇城草原换来的一匹骟马,个头高大,性烈如火,七八个小伙子用了一个夏天,才勉强让拉了边梢,可怎么也塞不到车辕中,驯马人中,李三就是其中的一个。
   干活。队长李老大说了一声。拎着镰刀带头走进了地里。
  
   注:走马:当地对马跑动时形态的形容。当用两个前腿同时迈出时,称之为奔,其特点为快,但起伏大,不持久。当用同一侧前后腿同时迈出时,称之为走,其特点为平稳而长久。为马天性特征。凡选择骑乘马时,多喜好走马。
  
   三
   转眼两年多过去了,菊花青早已脱去了胎毛。脱了胎毛的小马正如张四爷说的,慢慢地变色了,脊背上黑毛变成了青白色,那一个个毛旋就像一朵朵菊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就不约而同的叫小马菊花青了。两岁多的菊花青已基本有了成年马的样子,头如雄兔,耳如笔筒,眼睛明亮而机警,前胸饱满宽阔,背平腰细,四肢粗壮修长,步伐轻灵优雅,特别是快步轻走时弯曲高昂的颈部,勾画出它完美的身形曲线。只是在人们的眼里,他还是一匹小马驹,一个在闲畜(注)群中闲逛的小家伙。
   菊花青很乖。不管什么时候,都紧紧地跟在母亲的旁边。有时候不注意一个撒欢跑远了,只要妈妈黑花马叫一声,马上就会像箭一样飞到母亲身边,还用毛绒绒的脑袋蹭妈妈几下。不管是妈妈干什么活,总是跟在后面,妈妈套车、拉碾,梨地,总有干不完的活,可妈妈在的地方,就有小菊花青的身影。菊花青很调皮。不管是在饲养院还是在野外,总爱和马呀驴呀闹着玩,有时候尥几下,有时候咬几下,最喜欢的还是和其它的马相互间啃脖子,舒服时安静地就像一个小姑娘一样。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只要拿上一把青草叫菊花青,它就会乖乖地跑过来,温顺地站在你旁边,用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你。菊花青又很忌人,不管是谁,绝对不能把手放在它身上的任何一个地方,当然,和它朝夕相伴的饲养员朱爷爷和他的小儿子除外。朱爷爷的小儿子是村上学校的小学生,每天放学都要来饲养场玩,每次来就是看菊花青,几乎天天和他玩一起,后来,菊花青甚至能分辨出来朱家小子的声音,只要看见,就会自己跑过来,用嘴巴拱着朱家小子,朱家小子可以摸它,抱它,吊在它脖子上打秋千,它都不会离开。菊花青最得意的时候,是它妈妈拉车的时候,当马车在乡间土路上尘土飞扬时,它走慢了,会跟不上,跑快了又超过时,它就会嘶鸣一声,然后高高地把头扬起来,后臀一挫,欢快地走起来,平稳而快速,就像平行移动一样,看见的人都说,好一匹走马。
   好马自然就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李家洼南面的大山中,就有以放牧为主的藏族,多年来,和当地都有易货的习惯,那些在马背上求生的藏民们,有一匹好走马不仅仅是生活的需要,更是马背汉子们的荣耀。听说了菊花青,还特意来看了看,提出一马换一马,让生产队在他们的马群中随便挑一匹成年马换菊花青,可话一出口,就让脸黑的像铁锅一样的队长挡住了,不换。小马换大马,肯定花来的买卖,为什么不换,谁也摸不清队长的心思。
   朱爷爷对队长说:换了吧?队长说:老爷子,好东西我得弄个好价呀。那年换枣红马,皇城人硬是多要我一千斤麦子,这一次,我要把这个连本带利收回来呢。
  
   注:闲畜,指未成年或者老弱不用劳作的畜牲。一般情况下,马、牛、驴等大畜牲要在三岁以上才开始劳作。平时不干活,故称为闲畜。
  
   四
   菊花青踢人了。
   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农村,孩子们最多的玩伴就是闲畜。每天放学后,每家的孩子都会背个用芨芨草编制的草筐去拾粪,而有粪的地方就是那些闲畜放牧的地方。于是,成群结队的小伙伴们就像闲畜群的跟屁虫一样,闲畜群在哪里放牧就跟到哪里。离开大人眼睛的孩子们就是自己的王,全忘记了自己出来的初衷,女孩儿还好一些,盯着每一个或吃或走或卧的畜牲,害怕失去拣粪的机会。男孩子则不同,摔跤、嬉闹、烧麦穗等玩个一塌糊涂。最喜欢玩的就是骑牲口,不管是牛、马、驴、羊还是猪,都想爬到它们背上疯狂一回,所以这些闲畜就成了男孩子们最好的玩具。当然,敢不敢骑是胆量问题,能不能骑上,还要看放闲畜的半大孩子是否同意。
   菊花青是这些闲畜中唯一没有被孩子们骑过的。不管在什么时候,只要是有人带着绳索、棍棒之类的接近它,他就会打着响鼻远远的跑开。这些孩子老早就开始捉摸菊花青了,曾经有几次用自己编的马莲草笼头捉过几次,可在菊花青发现孩子们的企图时,都第一时间挣脱跑了,从而越发对这些半大小子们警惕。可越是骑不上,这些小家伙的想法就厉害。
   总结了几次失利的原因,又分别向家长们讨教了经验,几个小家伙制定了一套骑菊花青的办法,首先是找到了朱爷爷。他们早就知道,朱爷爷几乎每天都要给小菊花青刷毛,还看见朱爷爷坐在场院门口的柳树下,菊花青就像小孩子一样睡在朱爷爷身边。
   朱爷爷,菊花青出了场院门就拦不住了。跑到地里面也赶不出来。说话的是专门放闲畜的孙家大小子。
   那怎么办呢?朱爷爷笑眯眯地问。
   你给套个笼头吧,我们牵着放。就是就是,旁边的孩子也跟着打边鼓。
   朱爷爷知道菊花青的调皮,更知道菊花青迟早要戴上笼头加入拉车打碾的行列,也明白孩子们的心思,只是不点破。思虑一下,就答应了孩子们的要求。戴上笼头的菊花青有些紧张,打着响鼻还用前蹄刨地。朱爷爷拍拍菊花青的脖子:和娃娃们好好玩。慢慢哄,又对娃娃说。欢笑声中,孩子们用长长的绳索把菊花青牵出了场院。
   十几天过去了,菊花青适应了孩子们手中的绳索,又十几天过去了,牵菊花青最多的孙家老大可以给菊花青挠痒痒了,还可以靠在它前胸处了,孩子们以为时机到了,能骑菊花青了。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呀。
   准备了两根长绳,还偷来饲养场的绊马索,在一个晴朗的下午,孩子们准备对菊花青动手了,当两根长绳拴在菊花青笼头两侧,一边各几个孩子抓住长长绳时,孩子们没有发现菊花青的不安。
   等等,我把绊马索给他绊上。孙家大小子说。可当他刚刚蹲在侧面准备上绊马索时,菊花青突然一个侧踢,把孙家大小子踢出了几米远,然后一个长嘶,挣脱绳索跑了。吓呆了的孩子们围到孙家大小子跟前时,孙家大小子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满脸的血。
   两天后的社员大会上,评完工分,安排完农活,又骂完人的队长说话了:菊花青不是几个小孩们能玩的,谁家把谁家的娃娃管好,谁不听,出事谁负责。又说:菊花青该骟了。想一想也真是后怕,那天的孙家大小子,直接让菊花青踢晕了,还害的队上套车拉到公社卫生院抢救了一回,命是保住了,可脸上开了一个五道口,玄了又玄的事情。张四爷说,菊花青那是弹踢,一般的马是不会用蹄子横向侧踢的。孩子们对菊花青又多了些无可奈何的愤怒。
  
   五
   菊花青还是在大人们的谋算下给骟了。
   骟马过程隆重而壮烈。村子里面十几个精壮汉子把菊花青堵在饲养场里面,硬是用长长的绳索,把菊花青拴住,又捆起来。为了逃跑,菊花青踢坏了两个门板,差点从两米多高的院墙上飞跃过去。当公社的兽医把菊花青的蛋蛋割下来的时候,朱家小子看到菊花青的眼睛里流出了眼泪。看着痛得全身哆嗦流着眼泪全身布满绳索的菊花青,朱家小子紧紧地抓住父亲的手说:不能不骟吗?不能呀,儿子,骟了它的燥性会小许多,或许就是个能出力会拉车的好牲口了。朱家小子无语了。
   骟了的菊花青在朱爷爷的手中弓腰塌背,四肢僵硬,白天晚上不停地转了三个月后又生龙活虎了。三个月间,菊花青不仅在背上驼了被子,还在朱爷爷又哄又呵斥中,朱家小子从第七天起每天都骑在菊花青背上,让小伙伴们眼馋不少。甚至到后来,朱家小七打一声呼哨,菊花青就乖乖地跑过来,站在朱家小七旁边。也有小伙伴想骑菊花青给他压背,可还没有走到跟前,菊花青就树着耳朵打响鼻了,除了朱爷爷父子,没有第三人能够走到它身边三米内。这个驹子认人呀,朱爷爷对张四爷说。唉,它本身就不是拉车打碾的料呀,张四爷说。两个老汉唏嘘着。
  
   六
   朱爷爷把菊花青的绳头递给了李家大小子,对菊花青说:今后听他的话。张四爷一手牵着死皮骡子,一手狠狠一鞭子打在死皮骡子身上,打得死皮骡子全身哆嗦却不敢挣扎。这是菊花青第一次套车的现场。完全是杀鸡给猴看的架势。惊慌又愤怒的菊花青在两个老汉的哄骗下,开始了它的拉车经历。藏民一直在念叨着菊花青,想一马换一马,可队上以为奇货可据,想一马换两马,于是,扯皮中,菊花青就只有拉车了。
   又是四年过去了。四年间,李家车户还是没有把菊花青驯成一个拉车的好马。菊花青会奔善走,可不会用坚实的步伐拉车走,一步步走的时候,它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可一吆喝,马上精神焕发,就想立刻冲出去,所以根本无法和着吱吱的马车声拉车,不能和其它的三匹马形成合力,不管是哄还是打都不能实现李车户的心愿,最危险的一次是重车上一个大坡时,李车户抽了菊花青两鞭子,结果菊花青不仅不向前用力还回头准备向后面扑来,不是李车户手疾眼快拉了车刹,马车差点让菊花青掠下山崖。
   山里的人每年都和村上谈,村上也渐渐失去了奇货可居的兴趣,同意一马换一马了,可四年间换了四次,前三次送马的还没有回来,菊花青就早早地挣脱跑回来了,最后一次那个人把菊花青拴了好几个月,晚上不离桩,白天不离手,可在一次准备给菊花青洗澡时,它又跑了回来。而且,跑回来的菊花青根本不进场院,只是在场院门口徘徊,晚上,它跑到场院旁边的树林中,早上,远远地跟在闲畜群的后面。也不再自由自在地跑进庄稼地吃自己喜欢的东西。那个藏民叫了五个放马的汉子,骑了五匹好马,在村子周围捉了菊花青十天,可宁是连菊花青的屁都跟不上,别说是套了。最后只能各取各物。就连朱爷爷也走不到它跟前,他整整在场院外面呆了一个冬天。而七岁的走马也开始失去训练的最好时机。

共 654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菊花青是一匹马。确切地说,菊花青是李家洼村一匹全身长满了青白毛旋的家生子马。李家洼村是河西走廊中部的一个小自然村。李家洼虽然小,从合作社开始,就致力于牲畜养殖。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一个小小自然村就养了几十匹马,几十头牛,几十头驴,近千只羊,只是马车就能有模有样的挂出四挂,在方圆百里也是数得上的好村庄。菊花青就是这些马的后代之一。菊花青很乖。不管什么时候,都紧紧地跟在母亲的旁边。有时候不注意一个撒欢跑远了,只要妈妈黑花马叫一声,马上就会像箭一样飞到母亲身边,还用毛绒绒的脑袋蹭妈妈几下。不管是妈妈干什么活,总是跟在后面,妈妈套车、拉碾,梨地,总有干不完的活,可妈妈在的地方,就有小菊花青的身影。菊花青很调皮。不管是在饲养院还是在野外,总爱和马呀驴呀闹着玩,有时候尥几下,有时候咬几下,最喜欢的还是和其它的马相互间啃脖子,舒服时安静地就像一个小姑娘一样。菊花青还是在大人们的谋算下给骟了。 骟了的菊花青在朱爷爷的手中弓腰塌背,四肢僵硬,白天晚上不停地转了三个月后又生龙活虎了。三个月间,菊花青不仅在背上驼了被子,还在朱爷爷又哄又呵斥中,朱家小子从第七天起每天都骑在菊花青背上,让小伙伴们眼馋不少。甚至到后来,朱家小七打一声呼哨,菊花青就乖乖地跑过来,站在朱家小七旁边。也有小伙伴想骑菊花青给他压背,可还没有走到跟前,菊花青就树着耳朵打响鼻了,除了朱爷爷父子,没有第三人能够走到它身边三米内。 到了一九八二年包产到户时,一个十岁口的青壮口骟马竟然作价和一个毛驴一样。而且,鬼使神差地分到到朱爷爷的小儿子手中。近乎于半个野马的菊花青,在人们惊诧的目光中乖乖地让朱家小子戴上了笼头,牵回了家中。朱家小子后来去当兵,走时和母亲说好,把菊花青卖了。新兵连结束时,母亲托人写来信,说菊花青卖了七百元。后来朱家小子考上了军校,第三年,回家探亲时问母亲菊花青的下落,母亲才说,朱老七走的以后,菊花青就冲出家门,不再进院子,每天只是绕村子跑、嘶鸣。母亲请人捉了几次,也捉不住。最后,还是母亲端着半盆饲料,哄进院子,亲手带上笼头,才让人牵走的。后来就没有了消息。全篇文字精炼,描述生动,一匹马的命运,竟然牵动全村人的心,栩栩如生,比人都出彩,活灵活现,令人难以忘怀!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8-07-06 12:36:33
  全篇文字精炼,描述生动,一匹马的命运,竟然牵动全村人的心,栩栩如生,比人都出彩,活灵活现,令人难以忘怀!为你的佳作点赞!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