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葛王叔(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葛王叔(小说)

编辑推荐 【看点】葛王叔(小说)


作者:玄鉴 童生,929.1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00发表时间:2018-07-25 21:16:34

【看点】葛王叔(小说) 葛王叔单身六十五年了,依他现在的好条件,怎么也能找个四十来岁的漂亮女人。
   他现在有两套一线海景房,依山傍海的位置,再加上在风景区内,自然价值不菲。他自己住着一套八十平米,另一套一百二十平米的对外出租着,一年五万多的收入。再加上每个月退休工资八千元,如果按照这几年每年百分之十左右的涨势,很快就到一万元了,社区逢年过节也会给些福利。这样算起来,他一年的收入也得十五万左右。
   对于一个单身男人来说,如果他不吃喝嫖赌,这些钱一年连一半都用不到。
   葛王叔算得上一个好男人,他不抽烟,不喝酒,也不好女人,唯一的爱好就是喜欢去山脚的空地里开几块小地,种蔬菜、地瓜、花生等,再就是和几个老伙计去海边挖海蛎子和笼螃蟹。
   他先前的职业算不上多么好,但也体面,在一家国营机械厂做一名设计员,到四十多岁时,混了个工程师的职称。
   “老葛,你查工资了吗?又涨钱了呢!”老刘兴奋地告知他这个好消息
   老刘是这个村里他最要好的朋友,拆迁也拆了三套房子,还拿了不少拆迁款。
   大早上的,太阳还没有出来,这两个老人他们他们以及身后的三五个老人,手里都提着捅和竹筐,还有铲子等小工具。
   “涨不涨的,也就那样,现在是够用了。”
   “你得发八千多了吧?你们做工人的就是比我们强,我和老婆子加起来才六千多。我觉得你还是该找个老伴,你说挣那么多你也花不完,就是找个保姆也行。”老刘为他这事也不是说了一遍了。
   说了没有几句话,就到了海边。这个小渔村离海边确实很近,穿过马路,走三五分钟就到了。
   他最喜欢挖海蛎子,哪片海蛎子壳里的海蛎子肥嫩他也能一打就准。这片海礁石上,已被他们这些老人打的差不多了,所以他们要顺着海岸线向东面远一些的地方去挖。
   海边路上有很多跑步的,散步的,跳舞的人,老年人居多。
   一个穿白衣的女人进入他的视线,飘逸,灵动的腰身,吸引了他的眼睛。走近了一些,他看得清楚,就是三天前妹妹给介绍的那个女人。
   他赶忙低下头,怕对方也看到自己。老刘在他身后气喘吁吁地问怎么走得那么快。
   他顾不上老刘的话,心思有些慌乱。
   “你别走那么快吗?都这个年纪了,还心急火燎的,慢点。你那脸怎么红了,是心脏不舒服吗?我说别让你走得太快。”
   他摸了下自己的脸,才感觉到热辣辣的烫,莫非是刚才见了那女人的原因?
   这个女人才四十三岁,脸上虽然有皱纹了,但身形好看,他不自觉就想到了这个女人的样子。
   打了一大桶海蛎子,也没有觉得累。回来的路上,他一个劲张望,但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影子,不觉有些怅然。
   回到家,他把海蛎子分了三份,一份自己留下,一份送给妹妹,一份送给弟弟。弟弟就住在这个小区住,走几步路就到了。弟弟家住的是一楼,门口有个小院子,他把一包海蛎子放在门口。
   弟弟不在,弟媳正在院子里晾衣服,看他来,赶紧迎上来。
   “大哥又去挖海蛎子了,前几天的还没有吃完呢,今天正好乐乐在家里,中午就在这吃饭,你先去屋里,我给你泡个新茶去。”弟媳接过海蛎子就往屋里走
   “我还得去二妹家一趟,有空我再来。”
   “下午去也行,正好乐乐有些事想和你商量下,乐乐啊,你大爸爸来了,赶紧起来了。”
   他站着没动,一时不知道该不该走。
   这时,屋里出来个大小伙子,高大帅气,细皮嫩肉,出来就拉着他的手撒娇地说:“大爸爸,好几天没看到你了,中午在这吃饭吧!”
   看着这孩子,他心都化了,满心的爱怜。摸了他的头说:“臭小子,都多大了,还撒娇,吃了再走。”他指了指大门外的东西,让乐乐去拿过来放在了冰箱里。
   弟媳已经泡好了茶,香气四溢,正是他最爱的那口豆香味。
   乐乐坐在他身边,还没有完全睡醒的样子。拽着他衣角说:“我工作没了,打算自己开个店。”
   “要开个什么店?”他殷切地问
   “我说要开洗车店,我妈不让,她觉得开个卖车饰的店不错。”
   弟媳忙接了话说:“他那小身体不行,洗车那得出多大力,我就怕他嫌累,又不干了。”
   “开店是个正事,给自己干。我这一辈子都想自己干,可惜光想了,一直没干成,你干,大爸爸支持你。店选好了没有?”
   “都选好了,现在就是我手里钱不够,进货缺钱。”
   “还缺多少?”
   “十万。”乐乐一下精神了,瞪着大眼看着他。
   “好,你一会跟我回家去拿。”他豪不犹豫地起身去冰箱拿了海蛎子,让乐乐随他回去。
   弟媳非让他吃饭,拉扯了一会,给他拿了一包新茶。他带乐乐回了家,拿上钱,自己去了车站。
   他喜欢这个侄子,去年他骨折,侄子在床前伺候了他两个多月,他一个感激,给侄子买了一辆十五万的汽车,再就是这么多年,侄子从小就和他亲,给他的生活不知道增了多少乐趣。
   弟弟比他上学少,一直贩卖海鲜,挣得钱辛苦,也挣得不多。但是拆迁房子也拆了不少钱,弟媳这两年对他也格外关照,侄子又孝顺,倒让他生出一些踏实和温暖。有时他也想,不成家了,都这个年龄了,起码有侄子给自己养老送终,自己手里有退休金,侄子多看顾自己几眼就行。
   妹妹是家中老小,也快六十岁的人。她是个表面不热情的人,看着哥哥来,也没有闲下手里的活。
   “又去打海蛎子了?正好,中午吃火锅的。”她洗着手中的八带爪
   “晴晴呢?没有回来?”他说的晴晴是妹妹的女儿,在医院上班。
   “出去学习了,老田也出差去了,都那个年龄了,还出差,也是……”
   “就咱两个吃,不用弄那么多。”他看到妹妹弄了一桌子的菜和海鲜。
   “我请了几个姐妹过来,你不来,我也打算打电话让你来的。那天的女的行不行?”
   他知道妹妹说的那个女的就是早上看到的白衣女子。心里不免紧张了一下,自早上看到那个女的,到现在他心里满满都是人家。也不知道着魔了还是怎么地,这种感觉很多年没有了。
   上高中的时候,他喜欢同村的海花,当时就是这种感觉,只是海花嫁到了外地。这些年,除了想想她,其他女人也想过,也和女人上过床,但都不长久。
   他脸有些发烧,低头说:“没再联系。不过,早上看到她了,在海边广场上。”
   “我今天也请她过来了,你们再多接触接触,我也再看看。上次我也没有去,李姐说她挺愿意的。”
   “她愿意?”他有些意外,毕竟自己比对方大二十多岁,在他眼里,她是个小姑娘一样的年龄。他搓着双手,无所适从的激动样。想见她,又紧张。
   “我今天穿的衣服,不太合适,要不我回去换身衣服去。”
   妹妹抬头看了一眼,招呼他坐下说:“不用换,也不是小青年相亲。她年纪轻,要是能愿意,冲着什么来的你得清楚,你自己需要什么,你也得捋捋。她有个儿子,还上学……”
   “我知道你意思,我无非找个老伴,相互照应照应,年纪越大,越觉得房子空。我走了,啥也带不走,要是她真能对我好,那些身外之物也不算什么。”他阴沉着脸说。
   “今天吃这个饭,我也想打探下这个女人的心思,最好能做个万全之策,你的财产都是婚前财产,她也拿不走,就怕她是个不善良的。到时我们都不在身边,你有个三长两短,还不人家说了算。”
   “要不就算了,我就靠乐乐吧!”他一听到妹妹顾虑那么多,自己也没了主心骨,也担心自己以后病了还是痴呆了的时候,落个悲惨的下场,起码自己的侄子有血缘关系,不能过分了。
   他起身就走,被妹妹呵斥住说:“你靠这个靠那个,当初给你介绍了多少,就是五十岁时你结婚,找个年轻的生个孩子也好啊!”
   这时有人敲门,他拉开门,正面对上那个白衣女子,一时竟站在那呆住了。白衣女子笑着盈盈地看着他。满眼都是和顺温柔。
   妹妹拉开他,让进白衣女子,她身后还有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在后面有两个年龄大点的女人。这两个年龄大的女人他认识,见了面就笑着调侃他说:“你看你这福气,老牛吃嫩草的命,是不是中意得不得了。脸都红了,这老东西。”她们笑得狂放肆意,他心里却跳个不停,不知道坐下还是站着。
   妹妹泡了茶,吩咐他去厨房端水果来。他扒拉了两下头发,想理顺一点,急乎乎端着葡萄和桃子就出来了。他特意给每个人递了一个桃子,等给到白衣女子时,手莫名地颤抖了下,那个孩子一直不接桃子,他抬头正好和孩子的眼神相对,孩子眼里充满了不满和敌意,指了指他手缝里的一根白发,表现出嫌弃的模样。他忙拿着那桃子去了厨房好一个洗,心里好像被打击,有些失落。
   妹妹和几个女人聊的欢快,他没听进去。心里一直在想,要是成了,这个孩子会让自己变得很头疼,他不喜欢去讨好别人,也不喜欢压抑的氛围,这时他想到了乐乐,自言自语道:“还是乐乐好。”
   大家让他和白衣女子去隔壁房间谈谈,他扭捏着去了
   这间房间不是很亮堂,稍微有点暗,他坐在椅子上,女的坐在床上。
   “大哥是身体不大舒服吗?看您脸色不是很好”
   “没有,没有,他头也没抬。”但是忽好像想起了点什么,又忙说:“是,年龄大了,身体毛病也多了。”这句话说出来后,他自己很满意,他想到可以测试下这个女人的态度。
   “谁也有个老的时候,身体那有一直好的,多调理着,放松心情就行。”
   他心里满是感动,抬起头看着女人问:“听说你是离了?你长的也好,人也面善,你爱人怎么舍得离啊?”
   “在外面找女人了,这个社会,不在外面找几个女人的男人少见。”女人话语充满忧伤。
   他没有接这话,另问道:“我年龄比你大太多了,怕是委屈了你。”
   “也没什么委屈不委屈的,只要两个人觉得合适……”
   女人把他心里担忧的事情都说的合情合理,云淡风轻,让他感到了理解万岁这句话就是真理。
   饭吃得开心,除了那个男孩一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两个人互留了电话,他还特意下楼打了出租车送那女人回去。
   回到家,他洗了澡,去睡了一觉。醒来后老觉得早晨的事是个梦,忙给妹妹打了电话。妹妹没有接,倒是有人敲门的声音。
   是妹妹来了,气喘吁吁,表情严肃。
   “这是怎么了?”
   “不要和那个女人联系了,电话赶紧删了去。是个骗子,骗子。她没跟你回来吧?”
   他被妹妹说的一愣一愣的,坐进沙发里出神。
   妹妹拿过他手机,把那个女人的号码拉了黑,删除了,才放心地走了。
   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到白衣女子洁白的身体,硕大的乳房,还有甜蜜的笑。
   侄子早晨带来了他爱吃的豆腐脑和油条,他吃得无滋无味,喏喏地说:“怎么就是个骗子呢?”
   侄子笑得坏坏地说:“大爸爸,你是不是想女人了,我给你找个去?我妈就说我姑姑不靠谱,每次找的女人都是贪图咱家财产的。你要想女人,我真能给你找,找个小姑娘都行,用钱砸,十八的也能……”说了半截,他吐了下舌头,不说了。
   “去,去,打趣我糟老头子。不找了,等我老了,你给我养老送终。”
   “还用说,我是咱家的独苗,我不管你谁管你,到时给你生一堆孙子,你领着出去玩。”
   侄子笑得很开心,帮他刷了碗筷,临出门说:“大爸爸,中午下来吃饭,今天过半年,吃水饺。我妈包得茴香馅的,你最爱吃的。”
   他站在楼上看马路对面,一对打扫卫生的夫妇正席地而坐吃着早餐,竟然羡慕起来。
   侄子不一会来了电话,大声喊着:“大爸爸,你快去我家,我姑姑和我妈打起来了。”
   他慌里慌张下楼,一个跟头从三楼滚了下来,不省人事。
   且说侄子家里,弟媳和妹妹撕扯的头发破口大骂,妹妹说:“你就想独霸哥哥的财产,所以想着法不让他成家。”
   弟媳喊:“你家晴晴买的房子,不是哥哥出的钱?那可是七八十万啊!你把他的家底都打算拿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着给他找对象的幌子,吞了他多少钱?”
   两个人打的昏天暗地,怎顾得照顾葛王叔的死活。
   葛王叔脑溢血抢救过晚死亡,留下的两套房子也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

共 441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直击社会现实问题,是一篇现实主义的小说,反应了“葛王叔”一类的孤寡老人的养老问题,他们这些人有房有地又有钱,就是没有儿女,结果被近亲的侄子和弟弟妹妹惦记。们一但去世了,遗产就成为近亲们争论的焦点。而对于这个老人的病痛却没有人过问。所以说社会呼唤新的养老模式,呼唤大家都来关爱孤寡老人。整篇作品主题鲜明,人物形象活泼灵动,值得一读,感谢赐稿看点,推荐赏读。【编辑:太行飞剑】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太行飞剑        2018-07-25 21:18:56
  感谢赐稿看点,祝愿笔丰
太行飞剑
回复1 楼        文友:玄鉴        2018-07-25 21:46:26
  感谢老师精彩点评,辛苦,敬茶。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