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挖坑(散文)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时光之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时光】挖坑(散文)

精品 【时光】挖坑(散文)


作者:薛志成 童生,882.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323发表时间:2018-08-13 15:09:57

【时光】挖坑(散文) 男人,这种动物特难琢磨,不知谁第一个叫了“男人”,从此男人就格外让人懂:一撇一捺,天生走的贱货,该是出力忙死的命;平日里他们不止一百次地抱怨忙死了,但若真有一个忙里偷闲的空儿,却都闲不住,心里十分慌,慌啊,像大烟瘾发了一样急。何以解慌?唯有挖坑。
   挖坑本是流行于陕西的一种纸牌游戏,如今,但凡玩过扑克牌的中国人几乎都会挖坑,而秦州大地的人对挖坑的情有独钟,津津乐道,是全国出了名的。他们不仅会挖,也善挖,更好挖,留给外人的第一印象便是挖坑这种游戏源于天水。
   我不敢否认挖坑游戏源于陕西,但我始终觉得挖坑是秦人的本能,当然这不是吹牛皮,多多少少是有些依据的。
   想想,偏就那么一个小小的天水,偌大的中国地图上的一个圆点点,竟生出了伏羲、女娲和轩辕,是不是种奇迹呢?!单说女娲,谁都晓得她曾炼石补苍天,还抟土造人,才有了生生不息的人类。这女娲何方神圣呢?相传生于天水市秦安县,就是出了个飞将军李广和诗仙李白的陇西成纪,大名鼎鼎的“娲皇故里”。我想,女娲造人不止是个传说,唯心地讲,她确确实实造人了,用的就是高原上的黄土,不然,炎黄子孙怎么会是黄皮肤的呢?造出来的人或多或少就拥有了一项本能——挖坑。
   挖坑干什么?取土做日用品呀,比如陶罐。你看过秦安大地湾的陶罐吗?那一个个陶罐,哪怕一个残碎的有花纹的陶片,都足以将华夏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改写为八千年。秦人的先祖非子在秦邑(今天水市清水县有秦亭和非子邑城遗址)为周王室牧马,养得马儿膘肥体壮。后来秦人不断发展壮大,骑着千里马硬是将地盘扩大到陕西一带去了。这一去,遂把挖坑的看家本领带走了,再后来就有了兵马俑,也有了史学家一直争议不休的“长平之战”和“焚书坑儒”。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之辞而已。话说这挖坑的游戏并非挖坑取土,却用“挖坑”一词形象地道明了游戏的本质:挖坑是为留坑,等人陷入坑中方可;圈套,谓之坑,入坑者自然是输家。
   既然挖坑是为留坑,就必然是个动脑筋的智力游戏。智低者或新手挖坑,心中没有方寸,一挖就深,往往坑了自己,众目睽睽之下丢了银子不说,还丢了面子。哎,真是癞蛤蟆跳炕头,既蹲沟子又伤脸。智高者或老手挖坑,常常雷打不动,胸有成竹,眉头一皱,坑上心头,或哼笑:“看我如何耍艺,如何收拾你!”或暗自欣喜:“这傻逼咋就这样傻呢?又要钻坑了哇,呵呵!”
   挖坑的场上,艺高者眼明心细,却常炫耀自己手里的牌总不好,但艺却总是这样高;艺低者头昏胆大,却永不说自己的艺低而埋怨牌不好。说来说去,都是牌不好。不好,不好,但挖完一把还想下一把,始终挖的是这把牌。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谁的艺高谁的艺低,一看便知分晓。然而高是你的高,低是他的低,能凑在一起挖坑的,不图个高低,都图个“好”字。
   瞧!你一碗浆水面片囫囵下肚,即向妻子恭恭敬敬地报告要到河堤上走走步,话音未落便转身溜出了门。我一碗羊肉泡馍灌了肠,趁伸腰打嗝的机会忙趿鞋开门,忽听老婆高吼:“又干啥?”
   心跳之余急答:“他妈的领导又叫我加班!”口里不停地连骂着:“哎,他妈的。”就关了门。他咕咚咕咚两声,一大杯三泡台见底了,右手还捏着一页韭菜盒子,就匆匆下了楼,屁股后面竟跑着可怜的儿子,跳着哭着叫爸带他玩,而他只嗯啊两句:“乖,球娃,快回去!一个叔叔家有事,爸一会儿就回来了。回来了给你买糖吃哩。”说得娃乐滋滋的,他竟一溜烟不见了。
   嘿嘿!别看这些城里镇上的男人们多么绅士,十有八九都是这样的怕老婆。不怕不行啊,谁叫女人是半边天?要呵护,要抬举,何况当今女人是一手遮天的。而男人们长期遭受“妻管严”的冷遇后炼就出了两套绝活儿:一是逆来顺受,顺来顺受,一是撒谎,能撒得惟妙惟肖,能撒得让女人们信服。但只要出了门来,那真是个男人,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不是么?他们的嗓门一下子高了几个八度:“喂,你个鳖怂咋还不来?我在XX烟酒铺子里等着哩……”
   一个猛冲儿跑进烟酒铺,还不忘狡辩,哎,老婆下班迟,我急忙等不到一碗饭。听,多男人啊,都是饭来张口的佬儿。
   怂,废话少说,插根烟,吸口氧,挖坑的干活!
   挖就挖!三天没挖了正手痒呢。
   一二三档,几元的?
   还不是老规矩嘛?这年月里谁还稀罕一个钢圆!
   对,对!五元就五元,谁怕谁!说着就啪的一声,一个大巴掌重重地拍在桌子上。一看,一张红钞。
   嗨!这怂今天嚣张啊!怂,甭狂,你的红大头迟早是我的,等着瞧。边说边掏了一张拾元钱放在桌上。
   呵呵,你们俩二楞子瓜得鼻涕都闲不住。我就这一张五元的本钱,保赢了你们兜里的。晓得吗?这叫四两拨千斤!
   臭怂,牛皮是吹的,坑是挖的,别把坑当牛皮吹。快出手!
   石头砂锅水。
   哦,好啊,我给我先发喽!
   123,123……去掉大小王,一人一张,循环发,正好余了四张作公牌。
   三人的手都像鹰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挖(抓)了各自的牌,忙翻看,想着想着,把左边的调到右边,把右边的插到中间,重新组合了一番。
   只听有性急者大喊,谁拿的“红桃4”,叫档!拿红桃4的,若也是个急性子,早就叫档了,或应声就叫了;若是个慢性子,总让别人戏谑:“喂,不管儿子还是女子,你快点养嘛!”也是,不管儿子还是女子,反正都得“养”的。凡叫了一档的,准是手里的牌不好,怕挖了公牌后坑了自己,只好让给他人挖,或手里的牌太好了,寻思留坑于他人。凡叫了二档的,准是借风行船者,不挖嘛,可能有几分胜算,放弃了太可惜;挖嘛,得直接叫到位,太冒险。所以只好叫二档以觉动静:如果有人接着叫了三档,挖走公牌了,则千般思万般想,如何把他坑倒;如果没人叫,正好合意,赢了就稳赢,输了也少丢银子。但凡不叫档而直接挖走公牌的,自然是三档无疑了,自然是有重器在手。
   无论谁挖,都是拿红桃4者先出牌,且得先见红桃4。有单出红桃4的,笑曰:先给你们一泡屎,尝尝;有出含红桃4的对子的,笑曰:敬上两泡,闻闻;有出含红桃4的三头的,笑曰:三泡,谁敢吃?!也有出四张4的,笑曰:四泡拉下,谁能吃?!其实,心里有底没底,先提高嗓门摆出势来把对方吓倒再说。
   恶心,恶心,应喝着,惊心动魄的较量就此开始了。
   如4、5、6者是三连,如9、10、J、Q者是四连……总之,单吃单,对跟对,三顶三,四连四……你对付不了,哼声“过”,还有他人使手段。显然,没挖公牌的两人是一个笼里的蚂蚱,得同心协力来坑倒那个牛人。同心协力,四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要真正做到同心,那得靠脑子思索两人的路数。不吃锅盔偏给锅盔吃;猜测对方只依赖于一个单3而生怕人挑了去,这时偏出单2挑他惹他吓他,等等,都是坑场上锤炼出来的大智大谋。一拍即合者自然从牌路里来,水到渠成;不合谋者,或参不透玄机者,必弄巧成拙,必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必钻人家挖好的坑,只好等掏银子了。
   输了,输了!我瞅着你,你瞅着我,边掏银子边抱怨。我骂你的手气和脚气一样臭,真臭;你骂我弱智到极点,竟不如三岁的憨娃娃。
   赢了,赢了!看他的得意样,见到银子眼里直冒金星,一把手就是一辆挖掘机,闪电似的将银子抛了过去,还不停感叹今天的财神在他那边。
   输者越输越倍加自信,总想迟早会赢的,会把丢了的银子捞回来;赢者越赢越沾沾自喜,总想本少而钱大都是他人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嘛,反正不怕输。就这样一轮一轮地又重新开始了,直到老婆电话里三番五次地催问,才罢休。
   若在乡下,家家掌柜的几乎都是男人。男人是一家之主,女人得顺着男人的意,再者宽房大舍的,不怕多一个人后空间就窄了。因此只要有空儿,就三五个、七八个的团簇在一起挖坑了。炕上地下,随处可挖;看的看,挖的挖,轮着来。
   农家人挖坑很理性,一般是一档一元,即便是挖个通宵,赢得几十元,输了也就是几十元,疼不在心上。可别小瞧他们囊中羞涩,他们有的是健壮的身体,有的是论斤的酒量。有时便将一箱子白酒搁在旁边,约法三章:一档三杯,谁输谁喝。输者起初都是酒家,酒杯刚挨到嘴,吱的一声,酒光了,还不忘把酒杯倒过来,大声嚷:“咋样?这就是量!”
   旁观者便嘲笑道:“臭到底了,还夸什么夸,还有脸夸!你怂今天一定是摸了女人的沟子,没干好事,手气才这么臭呢。”输得多,喝得就多,喝着喝着,话头就软了,酒杯也不倒过来了,这时不是怨自己没坐对地方,就是怨别人没出对牌。
   只见有眼明手快者将酒杯夺过去,一倒,酒连成一条线往下坠,骂道:“怂,你的杯里要养鱼吗?这是钱买的,不是你女人的奶,要咋吃就咋吃!”
   观者大吼:“罚酒一杯,看怂崽子学乖不!”
   那输者抵赖不住,只好认了,却将受罚的酒放在眼前,求饶道:“不行了,不行了!先欠下,下把输了一起喝。”话刚说完,随即一阵狂哄乱吼。
   有人吼:“不,不行!馒头热蒸现卖,酒要把把清。快,快喝!啥怂球男人嘛。”
   有人喊:“丢人死了!不行了,不行了,这是男人说的?”
   有人叫:“是男人的话,挣死也不说不行,我看你连女人都不如呢。”这时如若不喝,准有人要强灌了。而大多数情况下,抵赖者受激将后又会斗志满满的,边拍着胸脯说自己是男人中的男人,边大口饮酒,又不忘倒过杯来以证明自己确实是个上等男人。
   女主人时不时蹭在一旁,瞅着那些失态的男人们,一阵笑,一阵眦个白眼:“喝,喝,当尿尿喝,一下喝死!”
   “嘿嘿,还——还敢骂我?!我是什——什么人?男人!你——你等着我喝——喝好了,如——如何看你这婊——婊子的病!”
   “嗨!看你的怂样子,猪圈里正有个等你哩!”
   屋子里一片哄笑。
   挖坑并非都沾钱沾酒气,其实天水的男人好挖坑,是因它老少咸宜,贫富咸宜。几个老汉围在一起挖坑,从不赌钱,是为消遣时光,打发寂寞,防老年痴呆。几个穷人凑在一起挖坑,从不赌钱,是为抛掉烦恼,图个高兴。而舍不得银子却想挑战自我,寻求刺激的,可在网上挖坑,十多年前的我便是其一。
   那时,我还单身。租房里没网更没电脑,周末书看腻了,无聊了,寂寞了,就跑到办公室蹭网,玩QQ游戏里的挖坑。登录,进入游戏房间,人凑齐了,开始!每每联手者出了好牌,激动得人常在对话框里发个大拇指,或一杯茶,或几束玫瑰;每每联手者出牌不合心意,顿时觉得连屁眼门里都冒气,只好送个血淋淋的刀子,或几泡冒热气的屎,解解愤、消消气。我一度迷上了挖坑,等级从铁尖锹升到铁圆锹,那刻心里的高兴简直无法用天下的词来形容。后又降到铁尖铁,沮丧啊,有一天里我都不想吃饭。最后成了负一千多分,倍受打击,就此洗手。而每当看到仍沉迷于网络挖坑的同事,那些银锹金锹,那些钻石锹神锹,不由自主地发出源自内心的赞叹:仰视啊,这哪里是人,分明是一尊神。
   有人说挖坑不过瘾,有人说过瘾但易沉迷,可至少比现在流行的王者荣耀好得多,不止千倍万倍,因为它不仅是老谋深算者的专属,更是谋生求官之道。常见有些人昔日为百姓时挖坑技术平平,甚至手臭不敢触牌,而身居一官半职时,一夜之间技艺暴增,似乎寻着了传说中的《九阴真经》,似乎练就了辟邪剑法,让人心悦诚服。再看看曾和他一起挑灯夜战的坑手们,三日不见竟技艺大减,似乎阳气泄得太重,似乎走火入魔内力全失。怎么回事呢?有好心人总苦口婆心地劝刚参加工作的小子:“小兄弟,要有前途得有眼色,多替领导喝酒,多陪领导挖坑,切记千万不能多赢,一定要多输。你懂得!”
   这么一说,天水的男人都好挖坑,挖坑果真是秦人的本能了?!看看挖坑场上天水人的直率粗鲁,便知秦人是如何的彪悍粗犷豪爽。听听挖坑场上天水人的粗言俚语,即晓秦腔为何比京剧更有韵味,更有爽劲儿和感染力。瞧瞧挖坑场上天水人的斗智斗勇,也就懂得秦人是如何的智慧与狡诈,秦灭六国是历史的必然了。
   可惜,人们说起秦人,都知陕西的秦始皇和兵马俑,而十有八九都不知天水这块秦州大地,这片渭河流经之地才是秦人的根啊!不知,实在可惜。一个华夏子民,一个秦人的后裔,若要寻根问祖,先来天水拜拜伏羲女娲轩辕,找找秦非子牧马的足迹,然后坐下来尽情地挖坑吧。挖着挖着,自然是秦人了。

共 471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秦人善“挖坑”,无论有钱没钱,只要有闲就可以开挖。网络上也好,现实生活中也罢,男人们边喝酒边吹牛皮边挖坑,甚至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但挖坑,绝不仅仅指的是打牌这种游戏,挖坑这件事,跟历史似乎也有着说不尽的渊源。作者思路开阔,侃侃而言,从秦人玩“挖坑”游戏谈开去,不但扯出女娲取土造人,还谈到伏羲、轩辕等历史人物,更谈到了秦人扩大疆土后制作的兵马俑,这些跟“挖坑”有着千丝万缕关联的,都被作者“深挖细研”了一番!这篇文章,作者一改往日文邹邹的写法,反而走了较粗犷甚至粗野的路子,引用一些当地的方言和语言特色,使文字更有立体感,更贴近生活本色,把善于“挖坑”的男人们描摹得既有血有肉又传神,同时也显示了作者熟谙历史、喜爱家乡的一面,读来十分过瘾。美文佳作,倾情推荐欣赏!【编辑:红袖留香】【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815001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8-08-13 15:14:23
  挖坑,初看,以为真的是挖坑,最多是给人设计陷阱什么的,细读,原来挖坑也是打牌。总编大人这篇散文,用了很多地方特色的语言,看起来比较过瘾。还有,关于历史,关于秦人,我之前的确懂得很少,读了这篇散文,又加深了了解,更增长了知识,所以,一定要感谢薛总编。
有个性的人不需要签名
回复1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8-13 16:01:20
  谢谢香香姐占用午休时间编辑我的拙文,写下这精彩且有深度的按语,在此谢过,辛苦了!
   也感谢你把我的两处长段变为几个小段,读起来一下子明朗了,还有好几处的标点符号呢。哎,这么热的天,编辑文章很辛苦,又岂一个“辛苦”一词了得?远握。
2 楼        文友:樱雪        2018-08-13 16:50:54
  什么叫“挖坑”?只要是老陕,都知道。这篇文章,就挖坑中的种种,进行详细的描述。接地气而幽默的语言,给予文章更多的韵味,非常耐读。哲理,也很强。
一个人的KTV,自己唱给自己听。
回复2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8-13 17:46:12
  谢谢樱雪老师一直的关注和对拙文的细品赏析点评。老师是陕西人,俺天水人写挖坑真让您见笑了,多多指点。远握。
3 楼        文友:草根        2018-08-14 17:37:26
  挖坑我会,把挖坑写成美文我就不行了,为小薛点赞!!!
至少,无愧于文字。
回复3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8-14 17:57:19
  老哥谦虚了!挖坑是你们陕西人饭后茶余的一个绝活儿,体验肯定更加深刻,写出来必定深遂。我一个好挖坑的天水人写挖坑,力道还是欠佳的,见笑了!远握,秋安。
4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8-08-16 08:58:02
  秦人挖坑都被描摹得那么文化,思维发散,笔法厚实,小薛这文厉害。
我没有个性,所以不签名。
回复4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8-16 11:09:09
  三哥过奖了!前些日子读了贾平凹的《弈人》和《牌玩》,深有同感,想着写写天水人的挖坑。写文时得益于两处:一处是三哥说山村绝唱那篇少生动,我就想写文不能光叙述,得有情节有场面,活起来;一处是前几天去西安办事,顺便在钟鼓楼一游,心里想了好多秦人的事。放弃了之前构思的挖坑仅仅是趣味,就融入了些感想。
   姜还是老的辣,酒还是陈的香,三哥要多多指点我们,你总会给人启迪!
5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8-08-16 11:22:20
  文化性、趣味性、地域性,发散思维,我有时间得研究一下薛总编的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
时光是一朵清澈的回忆
回复5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8-16 11:57:29
  朵朵过奖了,你的高评可吓坏我了,你可是我仰视的人!俺的脑子里全是血管和不多的几个神经细胞,嘿嘿!远握,秋安。
6 楼        文友:休颜        2018-08-16 13:43:49
  我是不知“挖坑”的,读罢此文,算是长了见识。
   未读之前以为跟植树有关。读了之后,原来是一种纸牌游戏。
   说史,叙事。娓娓道来。地方味浓。
   作者在宣扬天水哩!
   我到过兰州,跟黄河母亲像合过影。去过西安,看过兵马俑。
   唯独天水,这个根,这个娲皇故里,没有去过。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
   薛兄此文,挖了一个大坑。等候华夏子民一个个跳进去
   跳进天水,跳进娲皇故里,从而
   进入寻根问祖的漫漫时光……
大梦谁先觉,生平我可知?
回复6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8-16 15:05:19
  呵呵,知我者兄弟也。感谢细品赏析。欢迎来天水,这里是伏羲女娲轩辕的诞生地。曾有传说一次大灾之后人间只剩下伏羲女娲两兄妹,后两人顺天意成婚,又有了许许多多的人。真假不论,倒有点天文宇宙学家们想的星体灾难,也有点像历史学家说的史前文明。不过秦非子确实在我们县牧马,李广,李白确实是相邻的秦安县人。天水人说我的,说成曹的;说你的,说成刘(牛)的,只缘天水是蜀魏的古战场,那个姜维就是天水甘谷(冀县)人,在天水郡被诸葛亮收服了……
7 楼        文友:莫道不销魂        2018-08-19 22:10:50
  厉害了,兄弟!把个挖坑写的出奇的精彩,把咱天水介绍出去了。高!实在是高!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回复7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8-20 09:13:00
  过奖了!咱天水有悠久的历史,人文气息应该浓却反而淡,是缺少挖掘。你是学中文的,若站在一个视野点上看问题写东西,要比我学数学的专业、且有深度的。
8 楼        文友:莫道不销魂        2018-08-20 13:08:27
  唉,惭愧,学中文的但读的太少,只会抒发儿女情长,不会深入思考文化。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回复8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8-20 14:59:17
  谦虚了!
9 楼        文友:一笑天涯        2018-10-27 14:11:50
  挖的好!让我学习认识了一件新事物。笔法生动、轻快,是篇佳作好文!赞一个!
真正的英雄,在认清生活的真相以后依然热爱生活!
回复9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10-27 14:44:19
  过奖了。我是乱写哩,建议读雪飞、一朵、香香、晓文等人的文章。
   一笑哥,远握。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