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天落水(散文)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天落水(散文)

精品 【流年】天落水(散文)


作者:干亚群 童生,797.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16发表时间:2018-12-05 11:19:24

【流年】天落水(散文)
   母亲小心地从缸里提了一桶水,等水桶里的水不再晃动时,才侧着身子一步一步把水拎到灶上,把桶里的水慢慢倒入锅里,然后从另一个用来装池水的桶里舀了一勺,把“汤罐”加满。
   母亲每天在灶前重复着这一动作。后来,当我们能提水帮着做饭时,也重复着这些动作。尽管母亲一再提醒我们提水时浅一点,人稍微低下去一些,水还是会从桶里溅出来一些,望着从水缸边一直到灶前像一条蜿蜒小路的水渍,母亲会不由自主地张大嘴巴,“这么多水流出来……”
   水缸里的水称为天落水。意为从天上掉下来的水。村里每家每户门前都有几只七石缸,哪怕家里生活很拮据的,也不会少了那几只缸。父亲每年会买一根粗毛竹,剖开后打通竹节,然后横挂在屋檐下,半圆形的凹面正对着一排排的瓦楞。雨天一来,瓦楞上的雨水便点点滴滴地顺着竹槽,汇成一股水流,直接流到下面的水缸里。有条件的人会抓一把明矾,洒在水里。不过,很多人都认为经过明矾漂净的水有一股气味。还是聪明的老人们想到一个土方法,抓几条泥鳅放在水缸里,水中那些红红的细细的,游动起来一扭一扭的“汽虫”就会被吃掉。
   当然,抓泥鳅的任务责无旁贷地落到我们身上,而我们又总会多出一些事情,水缸里绝不会只有泥鳅,还有鱼、虾什么的。我们有时实在没什么可玩,就趴在缸沿上看看缸里的动静,还故意一晃一晃的,那水也就或明或暗地荡漾。只是水缸里的鱼们并没有什么反应,怡然自得地在水中游来游去。
   勤劳的人们每年会赶在雨季来临前,把家里的水缸一一清洗干净。原来天水沉淀后也会有污泥,黑黑的,还有些滑,取出来的时候是一块块的。父亲说,这是空气里的尘埃。我们觉得不可思议,想了半天也没明白,这水缸里的沉积物与空气里的尘埃居然会连在一起的。一场雨洗一次天空吧?
   到了夏天,母亲做了一块木板搁在水缸上,一来防止灰尘杂物掉落水中,二来是为了减少被蒸发的水,上面还放了一只碗,以方便过路人口渴了能喝上一口水。听母亲说,有一次她去公社缴粮,回来的路上那个渴,感觉嘴巴被粘上了一样。经过一户人家时想喝几口缸里的水,但用手捧觉得不好意思,到了缸前发现里面浮着一只碗,赶紧连舀几碗。之后,母亲在自家缸盖上面放了一只倒覆着的碗。很快,村里很多人都在水缸里放了一只碗。
   我们满头大汗地从外面回来,拿起一只碗,掀开木板,伸进水缸,一口气可以喝下三碗。这清冽冽的水,透凉透凉。擦擦嘴巴后,还能回味到一点淡淡的甜味。虽然,父母偶尔会数落我们几句,提醒我们当心肚子痛。他们说这话,不过是看了村卫生室里那几张卫生常识挂图而已。家里很少烧开水,那热水瓶里的水还是母亲烧饭时蒸熟的。大热天的中午,父母亲扛着锄头从农田里回来,累不必说,还有饥与渴,随手拿了搪瓷杯连喝几杯,然后才做饭洗农具。我们先是偷偷地喝,后来也敢当着父母亲的面,咕咚咕咚地喝下肚。
   门前的水缸间有空隙,足够我们藏进身子,少不了在那里玩。尤其在天热的时候,不仅可以随时喝点水,还可以把脸贴在缸上,那凉凉的感觉很舒服。当然也有惹祸的时候,万一不小心把水缸敲破了,那可会换来一顿结结实实的打。那只坏的水缸,父母亲绝对不会弃之不用,等补缸师傅一来马上补好,等晒过了几个日头后再放回屋檐下。
   村民的生活都很清贫,应了那句老话,“靠天吃饭”。年成好的时候,到了年终还能分到微薄的红利。如果家里人多而劳力少,很有可能要“倒挂”。所以很多人家都是过着紧巴巴的日子,但再怎么紧,也不能少了一口天落水,那可是带点甜味的水。大家约定俗成,池塘里的水用来洗洗涮涮,煮饭、烧开水才能用缸里的天落水。我们不懂事的时候,没少往水缸里扔东西。什么杂七杂八的拿了向水里丢,有时还用手去玩缸里的水。大人见此情形,总会紧张地叫起来,“这败家子,这败家子……”痛惜之情溢于言表。有次,我们玩着玩着,竟玩到了阿花婶婶家。她家水缸边正好有一堆沙子。沙子从指缝间里流出来,有些痒痒,我们觉得好玩极了。也不知是谁带头撒了一把沙子,结果大家你一把我一把,还趴在缸边哈哈大笑。等阿花婶婶背着篍笼收工回来,一见我们正玩得乐不可支,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冲着我们吼了一声:“你们这些小鬼,连天落水也能玩?”我们一看阿花婶婶的脸,知道闯祸了,赶紧一个个溜了出来。
   此事并没有完,阿花婶婶把状告到了大人那里,我们都被各自的父母打了一顿。大人一起帮阿花婶婶清理水缸,并且你家拎来一桶我家拎来一桶,把水缸的水蓄满。阿花婶婶其实是一个挺和善的人,平时少不了给我们几颗糖什么的,而这次发这么大的火,还告我们的状,我们暗地里恨了她一会儿,还想出了一句脏话骂了她一下。但当我们转身玩去的时候,早已忘记了那是句什么脏话。
   一些老人喜欢称天落水为天水。每年奶奶做祭祀的时候,总会小心翼翼地从屋里的一只小缸里取出一壶水来,倒入几只酒盅内,非常恭敬地摆到桌上。我们问奶奶,干嘛不用池塘的水。奶奶说,供奉菩萨的必须是我们没吃过的,水也要洁净。我们又问:菩萨也喝水?
   “菩萨是救苦救难的化身,他在凡间,当然要喝水了。”奶奶回答。我们还想问,可被奶奶阻止了,说是在做祭祀的时候不可以多嘴多舌的,否则菩萨要生气的。我们感到更好奇,不知道菩萨生气会怎么样。有一年大旱,水缸一一见底,在烈日下张大着嘴巴,与我们一样感到口渴。许多家庭煮饭不得不从池塘或井里打水。喝惯了天落水后,才知道没有了这水的甘甜饭不香。晚上,老人们到晒场乘凉,摇着蒲扇,不住地看看天,嘴里嘀咕着:“这老天爷,还让不让人活下去了。”在一旁玩的我,突然冒出来一句,“是不是菩萨生气了?”奶奶一听,用蒲扇抽打了我一下:“这雨水的事又不归菩萨管,这是龙王的事。”随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我们懵懵懂懂,天落水居然牵涉到那么多事。
   当几位会看天象的老人说,雨就在这两天时,村里的人奔走相告。村东村西响起了清理水缸的声音,底下的沉淀物早已结成一块块的了。人们用搪瓷杯刮着缸底,非常刺耳。村里人时不时地仰望天空,与那几只见了底的水缸一样,期待着天落水能降下来。

共 239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农耕文明时代,人们大多与自然亲,当然最亲近的自然就是雨水。母亲小心地从缸里提了一桶水,等水桶里的水不再晃动时,才侧着身子一步一步把水拎到灶上,把桶里的水慢慢倒入锅里,然后从另一个用来装池水的桶里舀了一勺,把“汤罐”加满。水缸里的水称为天落水。意为从天上掉下来的雨水。人可三日无粮,不可一日缺水。尽管母亲一再提醒我们提水时浅一点,人稍微低下去一些,水还是会从桶里溅出来一些,望着从水缸边一直到灶前像一条蜿蜒小路的水渍,母亲会不由自主地张大嘴巴,“这么多水流出来……”这是艰难岁月一曲温暖的生活记事,也是农耕文明时代一帧难以忘怀的生活画卷;父亲每年会买一根粗毛竹,剖开后打通竹节,然后横挂在屋檐下,半圆形的凹面正对着一排排的瓦楞。雨天一来,瓦楞上的雨水便点点滴滴地顺着竹槽,汇成一股水流,直接流到下面的水缸里。当然,这也是一篇天人合一思想的生活颂歌。本篇散文语言朴素,如叙家常,情感真挚,格调欢快,于质朴中见风骨;读之让人久久回味,浮想联翩。佳作。流年荐阅。【编辑:一海明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207000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一海明月        2018-12-05 11:23:41
  那年,很多人家都是过着紧巴巴的日子,但再怎么紧,也不能少了一口天落水,那可是带点甜味的水。大家约定俗成,池塘里的水用来洗洗涮涮,煮饭、烧开水才能用缸里的天落水。
   问好作者。感谢分享。
2 楼        文友:一海明月        2018-12-05 11:24:30
  插图:网络。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