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舟】大江东去(组诗)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渔舟唱晚 >> 短篇 >> 现代诗歌 >> 【渔舟】大江东去(组诗)

绝品 【渔舟】大江东去(组诗) ——在八斗镇,念子建


作者:霜扣儿 秀才,1380.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949发表时间:2019-03-28 22:17:17
摘要:故事后的故事,多像一本没有作者的诗集。写好了悲欢离合,却不能以第一人称述说。

【渔舟】大江东去(组诗)
  
   令人瞩目的子建长衫,漂白了八斗镇的云朵。
   一会画出哀叹短桥,一会叠成遒劲之岸。
  
   来者诵读他的诗词,依稀捕捉河洛的婉约与骤风。
   仿佛他的手掌仍在拿捏砚台上的风霜,及打马南朝的长吟。
  
   每一声都为八斗镇云集了燕雀与鸿鹄,加宽人世的动荡。
   清朗的愿望决定了他清脆的高音——古往今来,有几人能令墨池风起云涌?
   承上启下,子建自创了一片文史的天空。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忧伤的人叹逝者如斯,看透忧伤的人说:
   契阔谈宴,心念旧恩,是另一番可圈可点的山河。
  
   二
  
   爱情的羽毛依偎着谁?我问八斗镇的秋叶。
   那个叫洛神的女子披戴着欢好的藻饰,在我的凝望里,勾连迷幻。
  
   美人如雾,状如轻云笼月,回风旋雪。爱她的人,分不出天上人间。
   爱她的人在她的臂弯褪下斑驳铠甲,一席对坐——洪流请马背驮走,手心只留清酒。
  
   ——花就那样开了。
   活着的样子长出耳鬓厮磨,生命的样子结出红果。
  
   而——
   恒常贯穿无常,虚实都不久长。
  
   抢过的,恨过的,撕碎过的,都像白日梦,还没做,就醒了。
   深爱的,抱着的,心生柔软的,在爱人的呼吸中传来,由甜蜜,至婆娑,至神化。
  
   故事后的故事,多像一本没有作者的诗集。
   写好了悲欢离合,却不能以第一人称述说。
  
   只能远远的,念着旧辞走来,忧伤而婀娜。
  
   三
  
   浮云流动,哪一朵是三国的轮廊?
   我问八斗镇的落花,落花飘向子建的衣冠冢。
  
   流年悠悠,一边杀马扣槽,一边在子建笔下的黄昏中落幕。
   史官的眼睛深不可测,他看清落笔即成雕塑的子建意志。
   看不清千年后,子建客居的八斗镇,蒸腾而上的,新世风情。
  
   滴沥而来的诗词,长着水草一样茂密的耳朵。但它们听不到——
   新乡村叮咚的泉声与安谧的月色。
  
   多少心事,仍以风骨之名,在八斗镇的旧学堂里徘徊?
   多少有去无回的脚印,卡在史册锈迹里,化做尘埃的迷梦。
  
   一声叹息。
  
   那饱饮诗经阔水的人,为东汉之末的建安书写家国——片纸供三生,却连不上现代的云淡风轻,柳绿花红。
  
   四
  
   休谈成败。
  
   每个来看望子建的后世人,描写的灵魂都是遥远的草羽。
   每一片草羽穿透史书后,都在深处的天空发呆着。
  
   翻不尽离乱,拨不尽烽火。
   谁能数清一个省略号里,有几番千古?
   滔滔对错从未止息——八斗镇的夜里,万般浮沉都以水到渠成之势,凭悼子建。
  
   谁一生不在得失中逐鹿?
   谁没有不能话说从头的时候?
  
   难为风雨中依然有乐府之声,使人确信有一种慷慨是伤了筋,动了骨。
   仍能醉卧鞍桥,执一轮明月挥毫,仍能借细碎灰烬丛生出竦峙的山岛。
  
   远的远了,去的去了。
   唯八斗镇的晴空,还张着恒久的迎送之怀,抱着子建的余墨品鉴旧骨。
  
   旧骨上有遥迢雷声——
   快骑参报的人,操着老去的魏国口音,一直在喴:大江东去——
  
   史事在波谷,子建在八斗镇的风口上。
   时而出征,时而督学,字词如蝶,丰神如玉。
  

共 107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八斗镇与曹子建(曹植字子建)有密切关系。诗人在八斗镇念子建,背诵他的诗词,依稀捕捉河洛的婉约与骤风。八斗镇的夜里,万般浮沉都以水到渠成之势,凭悼曹植。曹植的灵魂在史书里、在百斗岭上、在后世人的念词里。“八斗镇的晴空,张着恒久的迎送之怀,抱着子建的余墨品鉴旧骨。风雨中依然有乐府之声,使人确信有一种慷慨是伤了筋,动了骨,仍能醉卧鞍桥,执一轮明月挥毫,仍能借细碎灰烬丛生出竦峙的山岛。大江东去——史事在波谷,子建在八斗镇的风口上。时而出征,时而督学,字词如蝶,风神如玉。”此诗史味浓厚,有荡气回肠之势,读这样的诗,不禁赞叹诗人运笔如神,情感丰富!诗中多个追问,引人深思,彰显诗人善思的特点。推荐阅读!【编辑:情韵悠然】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3300001】【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90422第0046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情韵悠然        2019-03-28 22:21:01
  问好霜扣儿,好久没有编辑你的诗,今晚读此大气之作,十分欣赏,学习了!
回复1 楼        文友:霜扣儿        2019-03-29 10:44:31
  多谢多谢,春天好
2 楼        文友:情韵悠然        2019-03-28 22:21:44
  感谢霜扣儿赐稿渔舟,期待更多佳作!
回复2 楼        文友:霜扣儿        2019-03-29 10:44:48
  谢谢,祝福春天!
3 楼        文友:回味        2019-03-29 08:51:24
  欢迎扣儿!感谢赐稿!
回味
回复3 楼        文友:霜扣儿        2019-03-29 10:45:05
  谢谢亲爱的。拥抱!
4 楼        文友:霜扣儿        2019-03-29 10:45:39
  问候大家,祝福江山学办越好!
5 楼        文友:黑土涛声        2019-03-30 01:44:13
  依然如故的喜欢霜扣的诗歌,这就是文字里透出来的引力!
用文字让人生成为诗意的婉约。
6 楼        文友:暖冬        2019-03-30 21:47:42
  问好霜扣儿,渔舟因您而精彩,敬茶
7 楼        文友:山泉        2019-04-01 10:56:23
  貌如潘安,才比子建。诗歌浑厚,大气,凝思与拷问中荡人情怀。
   学习,欣赏,问好诗人!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
8 楼        文友:浪子林杨        2019-04-02 11:15:03
  问候春安,诗意丰盈!
9 楼        文友:柳约        2019-04-04 16:13:50
  这组诗歌很厚重,建议申报入绝。
用手儿接过梨花盏。
10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4-23 09:52:26
  诵读《大江东去》,怀念子建,那个临风的少年。这组诗歌,诗风豪迈,语言成熟,意蕴深厚。祝贺获绝。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共 19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