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五根小辫子的舅舅(散文·家园)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八一】五根小辫子的舅舅(散文·家园)

精品 【八一】五根小辫子的舅舅(散文·家园)


作者:夏如花 布衣,202.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04发表时间:2019-04-12 17:01:42

【八一】五根小辫子的舅舅(散文·家园)
   我们当地有句俗话:“天上老鹰大,地下娘舅大。”可是,在我眼里,娘舅没我大。
   不是我不懂规矩,主要的是娘舅没让我懂规矩。我在娘舅面前可以随心所欲,他们也只有我一个外甥女。
   听母亲说,外婆生了六男一女,母亲是外公的手中宝,也是舅舅们宠爱的妹妹或姐姐。老了的母亲有时还会时不时地发个嗲,当然是在舅舅们面前,她很少在父亲面前发嗲,也许父亲没有舅舅们那样地疼爱着母亲。
   小时候喜欢跟着母亲去舅舅家,不管是哪个舅舅,我总会得到他们的礼物或是吃到我喜欢的饭菜。等到我上学后,去舅舅家的时间不多了,于是舅舅们便来看我。
   母亲上班是一天隔着一天,父亲是下午四点过后的班。我放学回来后常常一个人在家,于是母亲请来了五舅给我作伴。
   五舅比母亲大四岁,长得跟母亲一点也不像,脾气好,人也白净,身材没有母亲那样高大和壮实。听母亲说,他小时候很像女孩子。外公外婆也将他当作女孩子养,所以他的脾气性格也真的像女孩子。看外表,他似乎没有胡子,那脸蛋可以说是鹅蛋脸了。有时我心里也为母亲抱打不平,为什么这张女孩子的脸不长在我母亲的脸上。他薄薄的嘴唇上红红的,似乎涂过口红一般,一双大大的眼睛总是盯着我笑,话也不多。但是他会哄人,常常跟我做游戏。我们一起打牌下棋,谁输了,被对方刮鼻子。
   五舅的一双眼睛会说话,也好像会透视似的,他盯着我手中的牌说,你出什么什么。我问他,是不是你能看到。他问答我说不是。我才不信呢,一把将他手中的牌抢下,于是我就看着他的牌打,当然也能赢了他。后来跟他下棋,我的兵过了河前进后退自由行,他说不可以这样,我说这是“自由兵”,他拿我没办法,只是轻声说了句,你以后不能当兵,当兵就成了“自由兵”了。说完,我们哈哈大笑。我的炮还能没有架子飞过去轰炸,因为我给自己规定的,这是“土炮”。五舅不再说话,只是笑笑,这样没有规矩的下棋方式,我怎么能不赢他呢?
   我伸出右手,缩着四根手指,弯曲着食指上前,五舅闭着眼,让我刮鼻子,我下手太狠,他的鼻子被我刮红了,我想我会得到一声骂。只见他手捂着鼻子,对我只是笑了笑,我放心地继续玩。等到母亲下班后得知情况,我被骂了。母亲跟我说了:“天上老鹰大,地下娘舅大。”不能胡来,乱了规矩。
   第二天放学后,我抬头看天空,看了许久,并没有看到一只老鹰。等见到五舅时,我问他老鹰长成什么样的,为什么天空中它最大?五舅告诉我老鹰就长成他那样的,说完就独自一个人笑个不停。在他的笑声中,我感觉到受骗了,于是就骑着他的身上,拼命刮着他的鼻子。他也没骂我,只是对我笑。
   我盯着他看,看到他头顶上有一根白发,我说给他拔了。他低下头,我伸出手,胡乱地拨弄着。细看,白发有好多根呢。我一根一根地拔,只见他头一缩,嘴上“咝”了一下。不一会功夫,手上已经有近十根了,看着他疼痛的样子,我不再拔了。我找来我的头绳,拿了一把梳子,在他头顶上胡乱地扎了起来。中间扎了一根辫子,看着很好笑的样子,拿来镜子给五舅自己看,他笑了笑没说话。我又给他扎了二根,想着“三毛”的故事,自己笑得弯下了腰。
   突然想起,他小名叫“五毛”应该给他扎五根辫子。给他扎好后,我已经笑得没力气了。
   就在这时,母亲推门进来了,我竟然忘记了时间,不好,要挨骂了。
   只见母亲看了一眼五舅后,笑得腰都弯了,眼泪顺着母亲的指缝流了下来,五舅自己也笑得脸红红的。等母亲笑过一阵后,让我赶快拆下,让五舅回家。
   五舅走了,我问母亲,为什么有这样的笑声。母亲告诉我,五舅小时候常常被人扎着五根小辫的。母亲也是听大人们说的。母亲还告诉我,五舅人好,也很聪明,只是身体不好,不能干重活。年轻时有个女人最后走了,身边也没孩子。他喜欢小孩,让我不能欺负他。
   没过多久,我家拆迁了,五舅来看我的话,要骑一个多小时的自行车,他不习惯坐公交,所以来的次数就很少了。
   我渐渐长大了,工作了,买了小汽车。每年的除夕夜,我按照母亲的要求去接他过来。他安安静静地坐在车里,还是不太爱说话的样子。我也没有小时候的那样调皮,也不敢在他的身上乱来。看着他头顶上的白发也不敢伸手去拔,想起当年在他头顶上扎辫子时,忍不住笑了。他问我笑什么,我告诉他五根辫子的事,他也笑了。
   五舅明显老了,他跟我父亲一样大,属鸡,已经过了花甲。他的生活很艰苦,目前吃着低保,过着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生活。他已经没有年轻时的风采了,两颗大门牙已经下岗,说话时透着风。消瘦的脸上两颗深深的酒窝,额头上早已爬满了皱纹,那嘴唇也不再微红,一双混浊的眼睛也没有了神气。
   看着五舅,想着我的父母,他们也老了,虽然在我的眼里,母亲还是那样的年轻,但是有时也能看到母亲干活时累得腰都弯了,直起身来,用手伸到腰后轻轻地敲打几下。母亲的头顶上早已有了白发,我记得前几年还帮她将白发一根根地拔下,放在一个用纸做成的筒里。如今已想不起放在哪里了,但是那个场景却时不时地闪现在我眼前。
   人呀,无法抵挡自然的规律,都会变老。想着他们年轻时为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孩子操着心,如今已经到了老年,我的心里说不出来的心酸,我也应该好好地善待他们,尽尽自己的孝心。
   当五舅知道我快要结婚时,拿出了一个红包递给我,我知道五舅的生活不易,怎么能拿着,推让着。五舅用从来没有过的严肃神情和语调让我收下,母亲也在一旁使着眼色。我双手去接,当我与五舅的眼睛对视时,心里一阵酸痛,想着小时候的自己给五舅扎着小辫子,再也笑不出来……
  

共 216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描写五舅的精彩散文。“我”是个不懂规矩的外甥女,主要舅舅们纵容得“我”不懂规矩。外婆生了六男一女,母亲是外公的手中宝,也是舅舅们宠爱的妹妹或姐姐。老了的母亲有时还会时不时地在舅舅们面前发个嗲。父亲下午四点以后上班,母亲隔一天上班,母亲请来了五舅给我作伴。五舅陪我下棋,“我”下的棋,兵过河自由行,炮不隔山,这样没有规矩的下棋方式,舅舅也只是笑笑,任由赢了的“我”欺负他;给五舅拔白头发,“我”在他头顶扎了五个辫子,在“我”笑得没力气的时候,妈妈回家,看见笑弯了腰。“我”家拆迁了,不习惯坐公交车的五舅来“我”家少了。后来,“我”买了车,过年遵循母亲的意思,去接他来家里过年。五舅已经过了花甲,吃着低保,过着普通生活。知道“我”快结婚了,五舅拿出一个红包给我,对视五舅的眼睛,“我”心里一阵酸痛。散文用质朴的语言,惟妙惟肖的描写功底,写出了自己和五舅之间诙谐有趣的往事,引得读者发笑时,生活沧桑和厚重又让读者笑着哭了。语言行云流水;描写细腻生动;画面立体丰盈。力荐赏读!【编辑:极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414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极冰        2019-04-12 17:07:04
  感谢夏如花老师赐稿八一!o(* ̄︶ ̄*)o
  
   让人读文笑着哭的散文,好功底!学习了!o(* ̄︶ ̄*)o
  
   祝您生活愉快!佳作不断!o(* ̄︶ ̄*)o
极冰
回复1 楼        文友:夏如花        2019-04-12 17:48:20
  谢谢极冰副社长的辛苦编辑,谢谢,问好。
2 楼        文友:闲妹        2019-04-12 21:01:36
  往事如烟,总有难忘的故事。
回复2 楼        文友:夏如花        2019-04-13 17:44:32
  谢谢闲妹老师支持,问好老师。
3 楼        文友:石寸雨        2019-04-14 21:27:32
  文章真实地描写了五舅与作者之间的亲情,散文么,故事越真,情节就越感人。学习,拜读。
文学比海,我愿做一滴水。
回复3 楼        文友:夏如花        2019-04-15 15:13:04
  谢谢老师,谢谢支持,谢谢鼓励。问好老师。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