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苔妹(短篇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苔妹(短篇小说)

精品 【流年】苔妹(短篇小说)


作者:许冬林 布衣,443.5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60发表时间:2019-04-12 18:03:32


   江风吹吹吹,把村子都给吹野掉了。
   弯来弯去的江堤顶上,人家黑鳞似的小瓦起伏荡漾。路边的堤畈上,蒲公英的黄色小花从旧年的枯枝败叶丛中开出来——春天也是半新不旧的春天。
   只有阳光是大好的,无边无际,风也吹不歪,直直倾下来。正是中午放学时候,人影像一团焦烟,跟着脚跟跑。
   从大太阳底下忽然走进鱼鳞小瓦铺排下的老房子里,眼睛不适应,觉得屋子里像被墨鱼喷吐过,苔妹揉揉眼睛,一片片捞,捞出斑驳的粉墙,和粉墙边的酱色餐桌,以及坐在餐桌旁蠢蠢欲动的父亲。
   苔妹从学校回来,路过村口的那家小超市时,折进去拎了一箱牛奶饮品。此刻父亲看见苔妹手里纸盒上的图片,知道是饮料,便“喔喔喔”地叫着,指着纸盒,身子艰难起立又塌下来。塌在椅子上。
   “别急嘛!等弟弟回来就开!”苔妹望着父亲说。
   父亲眼神里有失落,可是很快又生出喜悦的期待,他不住地点头,然后上身在椅子里快乐地晃动。
   奶奶从厨房里折出来,手里端着一盆色泽模糊的菜,大拇指伸到了菜汤边。“苔妹,”奶奶说,“快来盛饭了,你爸爸老早就在叫着要吃——唉,只知道吃……”
   “我在抹桌子,等一下呀。”苔妹说。桌子上飘落着几朵白绒绒的柳絮,都是被江风吹进来的,地上也有,父亲的旧毛衣上也沾着柳絮。
   苔妹抹好桌子,然后去厨房水池搓了一把抹布,晾好,这才开始盛饭。堂屋里哐啷一声,是弟弟回来了,在扔书包,书包里的铁质文具盒被砸得生响。父亲又在“喔喔喔”地叫,大约是催着开饮料。苔妹赶忙端了饭碗去堂屋,弟弟在父亲的指点下已经看到了饮料盒,但是不敢开。一整盒的饮料来得有点突然,好像大驾光临,弟弟的眼神里有着神圣和期待。
   苔妹拎起饮料盒放在桌子上,然后开始打开包装,掰出一瓶来。她准备递给父亲,因为父亲早已经按捺不住兴奋,椅子都被他身子一纵一纵地,弄得嘎吱嘎吱响。
   “姐姐——”弟弟忽然叫她,但不是有话说,倒像是抒情,像是自言自语。
   “姐姐——”弟弟没有看饮料,而是看着苔妹的脸,笑嘻嘻地又叫了一声。
   苔妹看着弟弟,感受到弟弟的欢喜。苔妹一笑,把原本准备递给父亲的第一瓶饮料转过来给了弟弟。然后,苔妹又抽出了一瓶,将吸管插好,送到父亲面前。
   “一餐只有一瓶,你别喝那么快哦!”苔妹望着父亲叮嘱道。父亲只顾低着头喝,肥胖的腮帮子被两边的衣领垫起来,好像两只大鼓。
   “钱搞到了?”奶奶问。
   奶奶说的是一个企业家赞助苔妹读书的事。前一周,一位看上去年轻儒雅的企业家在学校领导和苔妹班主任的带领下,来到了苔妹家考察,看看是否真的贫困,是否真的值得赞助。
   那天,奶奶指着痴痴坐在椅子上的苔妹父亲说:“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啊,撞他的人也穷,糠里炸不出来油,全靠我们自己在外借。也没治好。她妈妈出去打工了……”然后是班主任转身对那个企业家悄声地说着话。
   苔妹那时忙着抹桌子凳子上的柳絮,好让那个赞助的企业家和班主任能够坐下来说话,弟弟那时也好乖地跟在她后面抹。
   “你们介绍的这个学生是她吗?”企业家指着苔妹问。
   “罗总,就是她,就是她。”班主任忙不迭地应着。
   奶奶已经扯过来苔妹,将她往罗总面前推了推。苔妹低了头,咬咬嘴角,脸上有些发热。不知道是羞涩,还是贫穷让她觉得难为情,反正,她看了一眼年轻儒雅的罗总后,便再也不敢抬起眼皮了。苔妹用脊背对抗着奶奶推过来的手,艰难地定住脚,然后悄悄地,一寸寸撤退到奶奶身后。
   此刻,奶奶一边吃饭一边问她赞助的情况。苔妹便也捧碗吃饭。奶奶说:“弟弟喝一瓶,你也喝一瓶吧!”苔妹犹豫了一下,便又拎起饮料盒,抽出两瓶来,一瓶给奶奶,一瓶给自己。奶奶没喝,将饮料又放回盒子里。苔妹就自己慢慢插了吸管,慢慢地喝,酸酸甜甜的,是很活泼地清凉在她的味蕾上流淌,然后迤逦向喉咙深处。很像她幼时,高兴的时候在江堤的草坪上打滚,青草凉凉香香的,从她脖子的皮肤上淌过去。那时父亲还不傻,下班回家,穿着蓝色的工人制服去堤脚的菜园里迎母亲。
   “说是一学期赞助我两千块,打在卡上,今天上午在校长办公室里,那个罗总给了我银行卡,然后又抽了五百块钱给我。”苔妹说。
   “现在有人帮咱们了,你可要好好读书,不能跟着阿丽瞎跑瞎疯。”奶奶说。
   苔妹点点头。
   阿丽跟苔妹同级不同班,她成绩一塌糊涂,囫囵跟班上,就到了初三。阿丽父母离异,她跟着父亲过,据阿丽说,她的手机是她母亲为了方便跟她联系所以特意给她买的。因为住得近,阿丽常来找苔妹玩。
   是周末,也是大太阳底下,江风带着江水潮软的气息一趟趟地吹,她们蹲在门扉久锁的人家廊檐下,背靠着半朽烂的木门,阿丽举着手机抬着头看。因为长久低着头看,脖子酸。苔妹伏在阿丽的半片肩膀上,折过脖子也来看。听歌,看明星八卦,看网红主播卖弄风骚,看人肉大战……就这样,苔妹在阿丽的手机上看了该看的,也看了不该看的。
   “看视频好费流量的!”苔妹有时替阿丽惋惜。
   “有我男朋友给我充啊!不懂了吧?”阿丽头也不抬地答。
   苔妹就讪讪笑一下。
   “你不懂的事还多着呢!傻里吧唧的……改天给你介绍个男朋友,你就都懂了!”阿丽俨然老江湖的口气。
   苔妹不说话,静静坐在阿丽旁边,视频也不看了。她手往衣兜深处探了探,那张银行卡孤零零地躺在手指尖处。不知道为什么,她常常会想起赞助她的那个年轻儒雅的罗总,皮肤白净,圆圆的脸,总是微笑的神情,一点都不像宋仲基,可是依旧让人觉得舒服。苔妹想起罗总的时候,心里也像喝了牛奶饮品,酸酸甜甜的,又凉凉的,那滋味慢慢到了喉咙深处,迢迢的,然后烟水茫茫,无法追寻了。
   也不过才见了两面,一次是在自己家,飘满柳絮的板凳罗总还没坐就匆匆走了;一次是在校长室,罗总暖暖地望着她,递给她一张带着体温的银行卡,用温暖的男中音告诉她密码,告诉她每月5号就可以取到……罗总还留了一张名片给她,告诉她,如果有什么大困难,还可以打电话给他。
   罗总的公司在江南的某个城市。苔妹坐在黄昏的江边,她手托着下巴望着迷蒙的江水,想着世上竟然还有这么一个人,跟她有着若有若无的联系,便觉得自己的世界一点点辽阔起来。她的心,像宣纸上的淡墨,慢慢洇,洇到村落之外,到江水之外,到江南的那个城市,到城市里那个温暖的男人含着微笑的眼睛里。
   江风灌进袖子里已经有了凉意,阳光也像瘫软了,斜斜摊下一片老黄的光在沙路上。“阿丽,回去吧!”苔妹说。阿丽站起来,脸依旧对着手机。
   阿丽上课玩手机,结果被没收了。这是件令人颓丧的事,像江水那么辽阔的荒芜时光怎么打发?写作业?看书?笑话!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拖班级后腿了——也真是法力无边,她一个人的分数就能将班级的总均分拖下两三分来。简直像是刨老师家的祖坟——有时班级之间均分差零点一分,名次就往后挪了一名,她呢,干脆将老师所教科目一挪到底。老师自然是恨,巴不得阿丽早早毕业。
   午后上学,阿丽来找苔妹,鬼鬼祟祟在门口探,怕撞上苔妹奶奶的阴沉脸色。奶奶饭后就丢了碗,骑着三轮车哐当哐当地远了,她新近寻到一个差事,去给街上一家熟食店洗猪脚猪耳朵之类。苔妹在水池子里洗碗,堂屋里一台大肚子的老式电视机蠢笨地坐在长条几上,正放动画片,弟弟和父亲在看。
   阿丽没探见奶奶,便一闪到了苔妹身后,在苔妹肩膀上弹了一巴掌。“帮个忙,苔妹!”阿丽一边说着,一边脚尖不住地点地,似乎内心有无数个焦急要栽到土里去。
   “好事还是坏事?”苔妹问,手里依旧洗着碗。
   “上午数学课,看手机没遮住,被数学张搜去了。你帮我向我们数学张要去。”阿丽说道。
   “你自己怎么不去要?”
   “你傻啊!我要是能要到,我还找你?他妈的,数学张叫我喊家长到学校去,才会还我手机。幸亏我点子在家,就说手机是借你的,你下午快帮我要去啊,拜托拜托!”阿丽一边说着,一边不住地作揖祈求。
   阿丽撒谎说手机是借苔妹的,自以为能蒙混过去。苔妹成绩中等,在老师眼里,说话可信度自然要比阿丽大一些。苔妹不太愿意帮这个忙,毕竟跟她过招的不是奶奶,不是同学,而是每日仰望的老师。
   “苔妹,你也太不懂江湖规矩了吧!”阿丽生气起来,“就看在我平时让你看手机的份上,你也应该出场搭把手吧,那流量哗哗地淌,都是花钱买的哦!”
   苔妹不说话。已经初夏,午后的太阳光火辣辣的,水泥路边庄稼叶子的清气扑面涌过来,令人窒息。阿丽的脚步迈得哒哒地响,似乎她的脚也在生气。
   “好吧好吧。”苔妹投降了。
   到学校后,苔妹放了书包,就随着阿丽去数学张的办公室。数学张正在批改作业。阿丽在门外指指数学张,然后将苔妹轰进了办公室。苔妹站在门内,不敢继续深入,有些进退两难,阿丽站在门外急得跺了一脚。数学张抬头,好奇地看了苔妹一眼,阿丽到底憋不住,闪进来就牵了苔妹走到数学张面前,解释原委。
   苔妹出场,手机没拿到,反惹一身骚。数学张将手机转给了苔妹班主任,班主任跟数学张如出一辙,叫家长来!
   苔妹和阿丽偃旗息鼓,只好自认倒霉,不要手机了。没想到,班主任将电话打到了苔妹奶奶笨拙的老人机上,可怜老人家,一双手水淋淋的,从装满猪脚猪耳朵的塑料盆里抽出来,赶忙在围裙上掸几下,就潦草接起电话。
   奶奶赶到学校,几张嘴巴一对,真相大白,但苔妹到底没躲过奶奶的一顿批。
   阿丽没了手机,失魂落魄一般,就怂恿苔妹买。苔妹没敢。
   一日放学,阿丽在教室门口等苔妹,苔妹看见阿丽的头发里垂下两截粉红色的细耳机线来——阿丽边等苔妹边听歌。
   阿丽的双肩书包,在她背后晃荡着,本来就没塞几本书,加上她又偏偏只挂一根包带在肩膀上。半片肩膀都被那一根包带扯着,露出新坟一样的半个胸来。“好看吗?”阿丽说着,将手中粉红色的手机一旋,给苔妹看。
   苔妹有些意外,又有些痴迷,那薄薄的粉红色的手机,看上去实在诱人。
   “苔妹,带你去兜一圈!”阿丽说着,手一挥,招呼苔妹跟着她走。阿丽在前面,小跑着穿过人丛。
   苔妹的男朋友,染一头蓝毛,不知道从哪搞到一辆二手车,此刻他正翘着腿在车里等阿丽。副驾驶上也坐着一个男孩子,脸上爆满痘子,一看就知道道行不及“蓝毛”深。
   阿丽花枝乱颤跑过来,在拍车窗。
   “你坐后面去。”“蓝毛”说着,摁下窗玻璃。“痘子”便开了门,下车翻进后排坐下。
   阿丽站在车门边,没上来,招手催苔妹。苔妹跑过来,看见后排已经坐了一个陌生人,犹豫着立在车门边。
   “进去啊!你怕什么!你还没跟男同学坐过一条板凳啊!”阿丽焦躁道。
   苔妹红了脸,怯怯坐进后排。她看見“蓝毛”已经在和阿丽打情骂俏,不觉自己的脸也热热的红起来。
   “老——公——想我吗?”阿丽用尖细的鼻音撒着娇,伸过嘴巴就要亲“蓝毛”。
   “想啊——”“蓝毛”说着,伸手就在阿丽胸前揪了一把。阿丽哈哈笑着,弹了他一巴掌。
   呜呜呜——车子痉挛一般抖了几下,开始上路。是夏天,天晚得迟,车子踉跄开到荒僻江边,“蓝毛”探头往窗外看了看,然后稳了稳神,开始下坡。
   车子慢慢开进江边的柳树林,夕阳透过蓊郁的树荫,颤颤洒下彷徨无措的几点金光。苔妹下了车,走了几步,心里有些怕。茅草在脚底下,被他们踩得簌簌地响。
   “来这干嘛呀?做土匪吗?”阿丽娇娇地怨道。
   “蓝毛”不说话,眼睛贼贼地瞥了苔妹一眼,然后望着“痘子”道:“带她去捉知了!”
   “痘子”会意,便伸手要牵苔妹。苔妹手一让,不愿意挪脚。“痘子”凑过半张脸到苔妹耳边,笑道:“谁会捉知了啊!不要挡在这里当电灯泡好不好?”苔妹咬咬嘴角,看看阿丽。阿丽笑着,一边龇牙咧嘴地做鬼脸,一边朝苔妹摆摆手。苔妹没理会“痘子”,一个人转身往堤畈上走,“痘子”小跑着赶紧跟上来。
   “蓝毛”见苔妹他们一走,忙开了后排车门,将阿丽拦腰一拎,塞进了后排。嘭的一声,车门关了,阿丽的笑声被画上休止符。
   苔妹不想理会“痘子”的搭讪,只好一直走一直走,她喘着气一路走到堤顶上,然后一屁股坐下来。夕阳在她背后,一点一点地滑,江水的湿气被风迎面吹送过来,苔妹无端觉得忧伤。
   “蓝毛”完了事,见苔妹他们已经在堤顶上,便将车子直接开上来,然后,苔妹他们上了车。二手车,加上“蓝毛”又是新手上路,车子开得好莽撞,动辄急刹车,没开多远,阿丽竟想吐。于是停了车,阿丽下去吐。
   “怎么样?”“痘子”好奇得很,身子伸得像牵牛花的蔓,贴到“蓝毛”耳边问。
   “真黑,脱到里面还是黑……”“蓝毛”嬉笑着说。

共 12811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读完这篇小说,心堵堵的。小说的主人公苔妹,是个单纯的小姑娘,因父亲出车祸没钱及时治疗,变成了残疾人,母亲因此外出打工,一去不回,家里只有年迈的奶奶带着苔妹姐弟和残疾的父亲维持生计。幸运的是,苔妹被同乡的一位企业家赞助上学,家计也因此稍有好转。而作者着墨描写的,不是苔妹的家计,而是苔妹和另一个和苔妹一样大、因着父母离异、被亲情遗弃了的女孩阿丽。作者通过苔妹与阿丽的互动,展现给读者两个三观不同的女孩。与阿丽自抛自弃、不自重、不检点、好吃懒做的个性相比,苔妹无疑就是个听话懂事的女孩。也许是因为特殊的家庭因素造就了她的责任心,无论是上学、跟着阿丽出去玩、瞒着奶奶买手机还是随阿丽去大城市打工;无论是肢体活动还是心理活动,苔妹留给读者的影响,是内心纯净、思维单一、追求高尚、务实的好女孩。这两个女孩,都有残缺的家庭,都有一位不负责的妈妈,都有一个负不了责任的父亲……其实,两位女孩应该都会有一个好的前途,生活可以不是太富有,有家的温暖就行;学习可以不名列前茅,有亲情的鼓励就行;理想可以不伟大,能激励你前行就行……凡此种种,两个女孩都欠缺。不同的是,苔妹在听过了资助她上学的罗总的经历后,对未来的生活仿佛有了期待:家有让她放不下牵挂,远方有梦。一篇具有教育意义的小说。家是每一个孩子的避风港,在孩子应该躲在避风港成长的年纪,无论是什么样的原因,做父母的都不该放下自己应担的责任与义务,放任他们走上邪路。作者写这篇小说的主旨,就是在反映好多贫困地区的那些留守儿童、老人的生活现况及离异家庭对正在成长中的孩子造成的不可逆转的影响。佳作,流年欣赏并推荐阅读。【编辑:临风听雪】【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41400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临风听雪        2019-04-12 18:10:13
  天下有多少与苔妹、与阿丽一样的家庭及父亲母亲,就有多少与苔妹、与阿丽一样命运的女孩,苔妹的无奈与阿丽的放任自流,读后都是揪心的痛楚!
雪,本是人间清冷客
2 楼        文友:临风听雪        2019-04-12 18:11:26
  感谢老师将这么好的作品分享流年,期待更多精彩与读者见面,祝创作愉快!
雪,本是人间清冷客
3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4-14 20:05:12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