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一滴清泪(散文·家园)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八一】一滴清泪(散文·家园)

编辑推荐 【八一】一滴清泪(散文·家园)


作者:荷苑听雨 布衣,100.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49发表时间:2019-04-14 19:54:04

【八一】一滴清泪(散文·家园) 曾经,我是一朵在广袤天宇中自由飘浮的云。那时的我,虚荣心极强,又酷爱美丽。我常常身着洁白飘逸的长裙,淡妆素抹,故意在天庭中悠闲地漫步,以引得他人的注意。有时也会挥动薄如蝉翼的长袖,翩翩起舞,以吸引他人的眼球。我那曼妙的舞姿,犹如嫦娥在月宫里轻舒广袖,又犹如贵妃的霓裳羽衣舞。太阳因为陶醉而红晕上脸,月亮因为惭愧而隐藏了形迹,人类因为欣喜而创造出“飘若浮云”这样灵动的词语。我因为人们对我的赞誉,暗自欢喜。只是,我故意藏起自己的情绪,让别人认为我有“云卷云舒”的淡然超然。
   一直以来,我就这样轻轻地舞着,缓缓地行着,处处炫耀着我的美丽。偶尔,天公会因为生气而弄脏我的衣衫,让它变得污浊不堪。我不能忍受这样的偶尔,古人都知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我当然也想永远拥有洁净美丽的衣裳。为此,我便化作一片雪花,从天庭来到人间。
   身着新衣的我激动无限,我随同伙伴们一起飞至山巅,飞至原野。飞出“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壮阔,飞出“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娇艳。私下里我沾沾自喜,觉得此时的自己比昔日为云的自己要幸福一千倍:拥有了更洁白的外衣,享有了更多的赞美。
   沉醉在幸福中的我,有一天忽然听到这么一句“燕山雪花大如席”。我们像席吗?像那种用粗糙的竹片编织而成的蠢笨且僵硬的东西吗?不会吧,太让人恐怖了!不,我不要做雪了,我要做灵敏柔软的水!
   成为水的我拥有了不断变幻的新装:春天着一袭水晶般湛蓝的纱裙;夏天,穿一件露背的迷彩服;秋天,又换上一身令我风情万种的黄色衣裤;冬天,又套上一件绿衣。我为我变幻无穷的新衣洋洋得意,以为水就是我今生最后的形迹。
   每天,我和伙伴们玩闹嬉戏。我时常高兴地唱着欢歌,跳着快乐的迪斯科。一条鱼儿被我的欢乐所吸引,悄悄游进我的心里,和我玩着捉迷藏的游戏,还为我表演“鲤鱼跳龙门”的杂技。当我郁闷时,它吹出七彩的小泡泡,逗我开心。我感激它为我所做的一切,有时却又讨厌它打扰了自己的清静。
   有一次,当我又被它从酣睡中惊醒时,我终于开口对它说:“请你离开我的心田,我不想再见到你!”我语气坚硬如铁,神情冷漠如冰。鱼儿被我的冷漠吓呆了,它张惶无措地立在那里,眼中慢慢流下一种令我感到咸咸的、涩涩的东西。我心里觉得怪怪的,但仍坚持让它离去。它见我如此决绝,只好离去,临走前,它脸上也露出了一种我从没有见过的表情。
   鱼儿的离去让我获得了自认为最渴望的清静。得到清静后的我,心里总有点落寞空虚,好像失去了一件最贵重的东西。它留下的那种咸咸的、涩涩的东西,也让我时时忆起它临别时那与众不同的表情。那表情让我有点心痛,那东西让我心酸。只是那咸咸的、涩涩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为了解惑,我改变初衷,摇身变为一粒晨露,一粒玫瑰中的晨露。在花香的浸润下,我不仅熠熠生辉,璀璨如珍珠,周身还弥漫着一种淡淡的清香。
   一天,一个身着一袭白衣的女子步履沉重地来到我所在的园子里。她面有戚色,形容憔悴,让人看不出她的年龄。她穿花拂枝地在园子里寻寻觅觅,不知在寻找什么东西。
   渐渐地,她淡眉轻蹙,目流焦虑。她分开密集的花草,慢慢地向我这个方向靠近。突然,她看见了我,目光里立刻涌动出万千狂喜。她不顾枝牵藤绊,急急地向我跑来。她的白衣已染上草色和泥土,失去了原来的洁净。她的手上,也遍布了很多红色的痕迹,那是被草木划破的伤痕。当她快到我身边时,她放缓了脚步,小心地移动着身体,尽量不触碰到我栖身的那丛花木。
   最后,她终于来到我身边。她伸出伤痕累累的手,轻轻地抚着玫瑰花瓣,还把鼻子凑到我面前,深深地嗅了嗅,憔悴的脸上露出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她拿出一个晶莹剔透的白玉瓶,小心翼翼地把我倾入瓶中。我在瓶中渐渐感到窒息,最后终于不省人事。
   醒来之后的我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药香弥漫的房间,房间里的光线有点暗,空气有点闷。我竭力睁开双眼,才看清我所处的环境。我仍在那个玉瓶里,只是玉瓶放置在一个古朴的几案上。在几案的旁边,有一张雕栏红木床。床上,一个脸色苍白的五六岁的小男孩,静静地躺在那里,没有多少生命的气息。
   他异常瘦弱,露在被子外边的手,除了包在指骨上的皮,基本上找不到肉的痕迹。
   刚才那个女子进来了,身后跟着一个提着药箱的白胡子老人。那个老人进来后,轻轻地放下药箱,取了一个木凳,坐到小男孩的床头。他拉过小男孩的左手,伸出五指,静静地为小男孩号脉。小男孩始终闭着眼,只眼皮偶尔还动一动。
   老人号完脉号,拎着药箱走出了房间。那个女子也小心地拿着装着我的玉瓶,跟了出去。
   在光线明亮、空气清新的大厅里,老人神色肃穆。他的唇翕合了半天,最后终于挤出一句话:“夫人,还是放弃吧,毕竟已治疗了两三年了。”
   女子听后,脸色瞬间苍白如纸:“胡神医,难道就没有任何办法了吗?”老人摇了摇头。
   她急急地把玉瓶递给老人:“您不是说用玫瑰香露作药引,就可医治他的病吗?虽然现在玫瑰大都凋了,但我还是寻到了几株,找到了一些晨露,看,都在这个玉瓶里!”
   老人接过玉瓶,放到鼻下嗅了嗅:“真的是玫瑰香露!”他目露诧异,对这个女子生出了一些敬意。她的孩子躺在病榻上已近三年,她的家人大都已经放弃了对这个孩子的治疗,只有她还在坚持,到处寻医救治。最后,还通过关系,找到了他这个神医。他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发现这孩子已病入膏肓,即便是华佗在世,也难治愈。上次,他便对女子说,最好停止治疗。因为一般药,已没有用了。不过,他听说有一个土方,那就是用玫瑰香露作药引,有可能延长孩子的生命。只是,此时花褪残红,玫瑰早已凋零。哪里能寻?哪知,女子为了儿子,竟然寻到了。
   他放下玉瓶,打开药箱,从里面抓了几味中药,让女子煎好后,用玫瑰香露作药引,配合作用。
   女子感激地谢过老人,送他出去后,就急急地去煎药。
   等她煎好药,来到男孩的房间,抱起男孩,准备把我喂到男孩的口中时,她发现男孩的身子已僵硬了。她颤抖地伸出手,去试孩子的呼吸。呼吸已停止。她手中的玉瓶掉落,香露四溅。
   就在那一刻,我发现我又变了模样,我变成了一滴咸咸的、涩涩的东西,静静地挂在女子的脸上。我听到女子身体里传出破碎的声音,原来是女子的心碎了。我悄悄地看了看女子的脸,发现她脸上的表情与鱼儿离开我时的表情惊人的相似,原来那是伤心欲绝的表情。
   女子的心碎了,我终于明白,原来那令我心里觉得怪怪的、咸咸的、涩涩的东西,是泪,是一个人伤心欲绝时流下的泪。我化作了一滴清泪,心里却感到从未有过的充实饱满。我终于不再是一个只追逐华丽外表、爱慕虚荣的浅薄的生命,我明白了情感为何物,拥有了全新的生命。
   我情愿作一滴清泪,一滴虽没有华丽外衣却拥有丰富情感的清泪,一滴知道爱恨为何物的清泪。我明白,清泪将是我今生最后的形迹。
  

共 268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轻灵曼妙仙子般传奇和遐想的文字。一朵在广袤天宇中自由飘浮的云,为了追求美丽的衣裳,继而做了一片雪花,从天庭来到人间;因为听到这么一句“燕山雪花大如席”,弃雪做了灵敏柔软的水,拥有了水四季变换的新装;一条鱼儿进入水中,为水表演杂技,吐泡泡,但却扰了水的清净,水残酷地赶走了鱼,鱼儿流下了咸咸、涩涩的东西,水不认识鱼儿流下的东西,鱼儿决绝离去;为了解惑,水摇身变为一粒晨露,在花香的浸润下,晨露周身还弥漫着一种淡淡的清香;某天,白衣女子来到了园子,她向晨露跑过来,她的衣裳脏了,手上被划了血痕,她唯恐触碰花枝,惊落晨露,她伸出伤痕累累的手,轻轻地抚着玫瑰花瓣,拿出一个晶莹剔透的白玉瓶,小心翼翼地把晨露倾入瓶中。原来女子寻找玫瑰香露是为了救儿子的命,她按照神医的医嘱,熬好了药,儿子的身体已经僵硬。她手里的玉瓶碎了,玫瑰香露四溅。那一刻,玫瑰香露变成了一滴水,挂在伤心欲绝的女子脸颊上。原来那是母亲的一滴清泪,一滴虽没有华丽外衣却拥有丰富情感的清泪,清泪将是水最后的形迹。散文用空灵的思绪,在云和雪上飘飞,在水和晨露里拈香而笑。在母亲的那滴清泪里深沉、厚重、悠远、长久。文笔优美、文字隽永、情感缱绻,画面唯美。力荐赏读!【编辑:极冰】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极冰        2019-04-14 19:57:48
  感谢老师赐稿八一!o(* ̄︶ ̄*)o
  
   空灵的文字,游移的思绪,最后停留在母亲的那滴清泪中……深沉,感情,缱绻,隽永……o(* ̄︶ ̄*)o
  
   祝您生活愉快!佳作不断!o(* ̄︶ ̄*)o
极冰
2 楼        文友:闲妹        2019-04-14 21:21:08
  构思独特,文字唯美,一篇让人过目不忘的作品。
3 楼        文友:今生何求        2019-04-16 15:48:23
  美妙的文字,美妙的故事,美妙的感觉。在不知不觉中受到感染,深深沉浸在悠远的意境之中。拜读了。
今生何求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