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荷】叹丁香(散文)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晓荷】叹丁香(散文)

精品 【晓荷】叹丁香(散文)


作者:风土人情 布衣,467.5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06发表时间:2019-06-15 09:52:40


   有一天,我听着老戏《张生与丁香》,听着听着就随着那凄美的声音走进了丁香的时代,那个久远的农耕时代。情不由己地陪着她高兴,着急,或是伤感着,甚至差点还和她牵了手。
   我知道,像我这样喜欢听戏的人少了,不是戏不好听,而是生活的节奏快了。快得让人连吃饭也没了耐心,谁还会再有闲心去听戏?听戏是需要耐心的,心里融到戏里才能品出其真味来,犹如品茶、赏画、读书等。
   因此,我怀念儿时夏夜里的麦场,那时躺在席片上,边吹着凉风边听着乡间艺人唱着拉魂腔(柳琴戏),那是身心融入到自然里的轻松与惬意。当时光的日历翻到信息化的时代,人心早变得慌慌的。我想,若那样的慢生活重摆回在我们的面前时,也怕是少有人再会欣赏了。
   丁香的丈夫张生,张万昌,上了岁数的人该知道,他就是神话传说中的灶老爷。每年的腊月底,我们祭灶时,祭的就是他。
   戏曲里的故事背景发生在河南的洛阳,一座令人向往的古代都城。繁华世界,帝王之乡,自然也就少不了各种诱惑。万昌因为爱上了洛阳城里的美妓,就休了妻子丁香。在男尊女卑的社会里,男的想离婚很简单。不用经官,不用保人,一封休书就能打发掉妻子。休妻像随手撕张纸那样的容易。不像现在的男女,若有一方不想离婚,还要闹到法庭上去。
   我听的那段戏正是丁香被休离开家门时,想到自此无家可归,娘家是万万不能回去的。在古人的观念里,嫁出去的闺女犹如泼出去的水,被夫家休了后,是没有脸面再回娘家的。那样,不但其父母,连兄弟姐妹也会跟着颜面无光,觉得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在这样的情形下,丁香未来的日子也就让人担忧了。丁香自然也想到了这些,门外的路有千条,条条道路却没有自己的去处。回望自己生活过的地方,在一片绿柳的掩映下,遥远得越来越模糊,缥缈。此时,她的心情可想而知是多么的伤感与迷茫。且听丁香这时唱道:
   在门外活活哭死了郭丁香,
   俺拿起包袝去何往,
   休出门的闺女我怎么见俺娘,
   娘啊,
   走一里来回头望,
   舍不得堂楼上我的公婆娘,
   走二里来回头望,
   舍不得邻居我的好大娘,
   俺这走三里来回头望,
   舍不得鸡鸭与牛羊,
   走四里来回头望,
   舍不得门前的两行桑,
   走五路来回头望,
   杨柳树遮住了俺的凤凰庄,
   恨不能砍倒垂杨柳,
   丁香回头再望望,
   条条大路哪里去,
   哭哭啼啼奔他乡。
   这段唱词的文字简朴,没有任何的修饰,却唱出了绿柳桑林的田园风光和淳朴的乡邻们。丁香的不舍与无助深深地打入到人心,让人为之而动情。她唱了五里路,像在我的心头上深深地割了五刀一样。
   这就是文字的魅力,一段优美的文字,再配上拉魂腔幽婉的调子,那种感伤就把我深深地打动了。我不由地和丁香的灵魂交流着,感受着她的无助,感受着她踯躅于古道荒蛮里的凄美。
  
   一
   人活于现实中是要找点寄托的,才不至于活得孤寞与焦躁。为此,有人常会跑到远方去,在内心的感觉里,远方的树和花是漂亮的,是很好的心灵寄托。走过的地方多了之后,才发现新仿的东西总是太多,而且大多类同,毫无文化性可言。看过了一处,别处也就兴味索然了。
   相比之下,我还是喜欢跑到乡野里去,乡野里的空阔能让心里敞亮起来。辽阔的乡野也是我们的根,世上万物,包括城市及里面的大楼,追根溯源,还不是来自于乡野。城市无论有多么华丽,其本身还是在乡野上建起的。有人说,从高空中往下看,再大的城市比起乡野的广阔来,也不过是粒微尘。
   在乡野里走着时,一株带着瘿瘤的老树,一块长着晕纹的奇石,一条弯曲的小河,还有上面的老桥,总有让我惊奇的东西在。老桥会让我想起在上面过往的人,这里是不是发生过与张生与丁香相似的故事?幸运时,我还能在乡野里见到古老的石碑,碑上写着神秘的繁体文字,静静地告诉我这里曾发生过什么。
   过了小桥,沿着弯曲的田间小道,我能看到荒蛮的田野里,常有位老农正在扶犁翻耕着土地,老农的身后拖着长长的鞭子,但他很少动用那鞭子,鞭子就成了一种象征性的饰物。随着犁铧向前滑动,新鲜的泥土在不停地翻涌着,泥土的清香不断地沁入到我的肺腑里。
   我正好奇地看着,老农突然张口唱了起来:“哎……哎……哎嗨吆……”一个哎字被他忽高忽低、忽长忽短地随性唱了半天。这是一种古老的信天游。声音苍凉,却能减缓疲劳与人心里的孤寞。远处正在觅食的鸟儿听到老农的歌唱楞住了,一动不动地望着老农。那头老牛或许是听惯了那种声音,或是太累了,对老人的歌唱并未表现出特别的好奇,仍不紧不慢地拉着它的犁,眼里却噙着泪水,粗大的鼻孔里在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有个主管祭祀的乡间巫师恰好路过这里,他记住了老农唱出的曲子。没有人会想到,巫师后来能把老农的曲子用在祭祀的唱词里,那幽婉的曲子很快就在乡野里传开了。唱书的艺人听到后,又把它引到了柳琴曲里。从此这世上便多了种优美的曲子,民间叫它拉魂腔。
   煦暖的阳光照耀着大地,暖风在田野间悠悠地飘荡,很快让我昏昏欲睡,口里也觉得渴了。我加快脚步向前面的一个村庄奔去,我想在庄里该能讨到水解渴。远远望去,前面的村庄掩映在杨柳树的荫影里,林木间飘着青色的淡云,整个村庄显得模模糊糊的。
   赶到村头,果然没让我失望,村头有口老井。井边站着一位葱绿色衣装的姑娘,她的头上系着蓝花的头巾,正想弯下腰到井里去提水。
   “慢点。”我刚想去接过姑娘手里的井绳,有位书生早匆匆地抢在我前面,硬把我挤到了一边。那书生穿着绸布的长衫,抢过绳弯下腰去提水时,还不忘回头瞪了我一眼。头上的纱帽随着他转动着,被纱帽上的宝石晃着眼,我只好悻悻地退在了一边。
   书生拎上来水后,也不顾失了斯文体面,把头埋在水面上,迫不及待地张开嘴喝起来。那咕嘟咕嘟的喝水声清晰地传来,害得我不停地舔着干裂的嘴唇,觉得自己更渴了。
   事实上也没用多长时间,那书生就喝足了水,而我却感到时间漫长地像跨过了几个世纪。
   喝足了水的书生像蔫吧的禾苗又返了青,回复了精神后就和身旁的姑娘搭起了讪。
   没有人再管我,我不紧不慢地掬起水喝起来。那水真甜啊,带着清凉的气息,饮后透心的凉,让人立马能神清气爽。
   回复了精神,我抬头望向那姑娘,想向她道谢。书生正得意地说着他叫张万昌,家有千顷地,年打万担粮,是方圆几十里的大户,这也是他神气的资本与底气。迂回了一圈后,张万昌谈到了事情的关键上,他问姑娘愿不愿嫁给他?
   姑娘听了张万昌的话,粉白的面孔上现出了红晕,像盛开的桃花一样鲜艳。
   “年打万担粮就了不起啦?”我忍不住呛了他一句,报复刚才他对我的挤搡。
   “嗨,还不服,信不信我把你关到县衙里。”张万昌威吓道。
   “你们俩闹什么?”丁香红着脸嚷了一声。她并没有特别偏向我,这让我很失望。
   接着,她就低下头拎起水桶走了。碎步匆匆,绿色的身影像在我眼前刮起了一阵旋风。就在我庆幸张万昌也没戏了时,张万昌却突然大声问道:“姑娘贵姓?”
   那姑娘并没有回头,远远地回道:俺姓柴,叫柴丁香。声音如银铃般的清脆,在我耳边久久地回荡着。
   张万昌回家后马上就请来了媒人,在媒婆的说和下,丁香应下了嫁给张万昌。想到张万昌胸戴红花,得意地骑在大马上迎娶着丁香,我的心里一片怅然。那天,我若是早到一会,先向丁香表白,说不定丁香就是我的了。我错过了与丁香牵手的机会。改变不了事实,我也只有祝福丁香跟着张万昌能幸福。
  
   二
   丁香的家里尽管不算富有,但父母担心丁香会被婆家人看不起,在她出嫁时还是置办了丰厚的嫁妆。
   嫁妆里有桌,有凳,有箱,有柜,也有压着箱底的棉被和布料。送嫁的队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一路浩浩荡荡。悠扬的唢呐声遏住了行云,惊艳了飞鸟。
   接下来的故事很老套。婚后三年,丁香小心地孝敬着公婆,侍奉着张万昌,却久不见有喜的消息。那时的人还讲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没有生养的丁香在婆家的地位逐渐下降,张万昌也开始泡到洛阳城里的妓院里,家花比不上野花香。
   张万昌在迷上了一位妓女后,最终还是向丁香摊了牌。休掉丁香的理由就是她不能生养,丁香在苦求无望后,泪洒五里。
   那天,我感应到丁香的凄苦哀怨后,来不及擦掉泪水,就向丁香奔去,我想帮帮这个走投无路的女子,不为别的,就为了那次的赐水之恩。
   还是沿着原先的那条黄土路,当我跑到河边时,我看到一位渔夫早横抱着丁香,艰难地向岸边走来,河水不断地从丁香湿漉漉的长发上滴落着,丁香的面色苍白,红艳的嘴唇早变成青紫色。这该怎么办?渔夫来到岸上时楞住了。
   我又听到了那个耕田老人苍凉的哼唱:“哎……哎……”声音高低起伏,忽长忽短,梨地的老人仍随心所欲地哼着他的歌。我的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有办法了,丁香有救了。
   我们把丁香伏在牛背后,随着老牛的走动,隆起的牛背上下颠簸着,也颠出了丁香腹内的河水……丁香在剧烈地咳嗽了一阵后,面上重又回复了红晕。
   老牛听到丁香的咳声,哞哞地仰天长叫着,老头也跟着咧开嘴笑起来,脸上展开的皱纹像怒放的菊花。
   渔夫母子二人相依为命,这是个善良的人家,丁香自此就嫁给了渔夫。在丁香的操持下,她们家逐渐富了起来,没多久丁香也有了自己的儿女。
   原来,这不能生育的毛病是出在张万昌的身上。
   十年河东转河西,张万昌在父母去逝后,家产无人打理,张家就败落了下去。让人想不到的是,四处讨饭的张万昌居然讨上了丁香的家门,丁香一眼就认出了张万昌……看到有儿有女的丁香,张万昌羞愧万分,趁人不备,一头拱进了灶膛里。玉帝感于他能幡然悔悟,做人还有点勇气,便封了他一个不大不小的官职,灶王爷。能管理着人间吃饭的重要事务,对张万昌而言,也是难得的结局了。
   三
   这事过后,我仍常跑到乡野里去,因为在田野里我总能获得到灵感,汲取到力量。
   很遗憾的是,在乡野里不光丁香没有了,老人与牛也不知到了何处。大地与河流也像是被深翻了一遍,带着瘿瘤的树,长着晕纹的奇石,连同古老的石碑全都不见了。
   我又来到丁香住过的村庄,庄里的大石碾也没有了。“谁还用那东西,多笨重啊。”知道我想看原先的大石碾后,有位长得很像丁香的大嫂笑着回道。那笑容里带着不屑,是在笑我的落伍吧。这位大嫂长得很像丁香,却没有丁香身上的质朴厚道。
   “收石磨了,有人卖石磨吗?”有个生意人拿着电喇叭在村里不停地吆喝着。
   大嫂见收石磨的走过来,漫不经心地问道:“多少钱一个?”
   “看大小,大的壹佰,小的伍拾。大嫂家里有吗?”生意人的眼里一亮,已好久没有人与他搭腔了,难得有人开口寻问。
   “太便宜了,有人出到贰佰我都没舍得卖。”大嫂冷冷地拒绝道。
   “谁还留着那没用的东西,废石蛋子还占地方。”收石磨的人失望地嘀咕着,头也不回地又走向了远处。
   “想哄俺?谁不知道物以稀为贵,那东西是文物。”大嫂望着那人的背影笑道。
   我叹息着,石磨是先前没用电时,人们磨粮做饭用的东西。现在的乡间早不知被人翻耙过多少遍,剩下的石磨还勉强能算得上是古物吧,却又被人盯上了,成了城里大酒店或是宾馆里的饰物。那些祖宗们留下的古碑瓷器家俱等,凡但能沾点古味的东西,早被有心人掂了去,或成了他们炫耀炒作的资本,或深锁在清冷的密室。
   丁香离我也越来越远了,乡野里散发着神秘气息的老东西再也难以见到,乡野味淡了,农耕时代的影子也越来越模糊。
   “丁香在哪里,丁香在哪里?”我知道再也不能随意地回到丁香的那个时代,却仍不甘地呼喊着,一股陌生的气息在我眼前弥漫开来,伴着我孤寞无助的回音…
  

共 442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自古女子多悲悯,亭前门外对于听戏,那是儿时有过的难忘记忆。戏里讲述了郭丁香是张万昌的休妻,郭丁香由于绝望而无脸面对娘家,舍不得公婆来回走了四里地还回头望,哭哭啼啼垂柳相依,她唱了五里地。基于生活陷入绝境,不知何去何从。茫茫乡野,找不到她的归宿,路过小桥,沿着田间蜿蜒曲折的小道,她好奇的看到一味老农突然唱起信天游,孤寂悲情的她就像览食的小鸟,村头有口老井,丁香的脸色苍白,故事讲述张万昌沉迷声色,休了郭丁香,老农听了她的故事,赶着老牛把她驼到曾经住过的村庄,古老的石碑不见了,然而嫁到渔夫家的郭丁香,多少年后又遇到上门乞讨的张万昌,戏剧性的让我们又回到了那个农耕年代。故事情节回旋描法铺叙感人至深,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生动的人物故事也见证了社会的变迁,人情冷暖,时代发展的脚步从来都不会停下,期望那一声叹息能唤醒石磨的那段记忆,因为它记载了曾经那段故事的灵魂。感谢老师美文欣然来袭,让读者不知不觉的卷入了那段世间的真情与告白。【编辑:聆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616001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聆雨        2019-06-15 09:55:25
  问世间情为何物,不觉怜悯之心又浇上心头……
回复1 楼        文友:风土人情        2019-06-15 14:21:56
  感谢聆雨老师的辛苦编辑,遥祝老师夏安!
2 楼        文友:聆雨        2019-06-15 09:56:10
  由于时间仓促未能细品,抱歉!祝创作愉快!
3 楼        文友:何叶        2019-06-17 08:34:48
  恭喜精品。风土老师是社团的骄傲!棒!文笔优秀。感谢支持,社团有你更精彩!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
回复3 楼        文友:风土人情        2019-06-17 21:53:08
  谢谢社长的鼓励!
4 楼        文友:聆雨        2019-06-17 19:00:55
  祝贺老师获精品,故事深深感人……
回复4 楼        文友:风土人情        2019-06-17 21:53:44
  谢谢聆雨老师!
5 楼        文友:生命花        2019-07-19 11:36:43
  拜读佳作!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