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窗】故乡的夜(散文)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剪烛西窗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西窗】故乡的夜(散文)

精品 【西窗】故乡的夜(散文)


作者:李锦恒 榜眼,25918.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343发表时间:2019-07-16 19:30:25


   这是我回到中原故乡的第三天。腊月最后一天。大年夜正在来临。
   傍晚六点多钟的时候,天色刚刚擦黑,一抹斜阳还挂在西方。淡淡的雾霭和袅袅的炊烟,悬在屋顶,如笼了一层轻纱。数只调皮的麻雀,扑棱棱从树上飞下,支棱着脑袋东张西望,与母鸡一起抢食撒落地上的玉米粒,吃上几口又扑棱棱地飞走了。风已经变得轻轻的柔柔的,吹到脸上手上不再是刺骨的冰冷。院墙边上的那片竹林,高高的窜出了墙头,哗啦啦的唱着季节的情歌。这是冬季院子里唯一的绿色,和那些落了叶子的梨树桃树柿树石榴树,一起默默生长,各自奉献,守护我的父母,日日夜夜摇曳着我的千里思念。
   父亲母亲在厨房张罗着饭菜,鱼呀肉的,时鲜蔬菜等,摆满了一大桌子,这也是近年来父母特意准备最多的年夜饭。开席了,儿子专挑自己喜欢吃的酱牛肉。母亲明白了自己孙子的喜好,特意拿别的菜调换了位置。看得出来,父母很是开心,喜庆挂在脸上,这一年就这一次团圆,甚为难得。
   饭至中途,村里村外的鞭炮声,已是此起彼伏。儿子草草吃了几口,着急忙慌地拉着奶奶出门,看他在院子里燃放烟花。院子的上空,盛开了五颜六色的花朵。虽然转瞬即逝,短暂的璀璨引得儿子尖叫连连,母亲连说“好看”,“这个好看”,“这个也好看”。年轻时的母亲很少见过这种阵仗,眼见升入云霄的烟花在空中爆裂成红红绿绿的闪光,真是大开了眼界。
   故乡逢年过节有燃放烟花爆竹的风俗,家家户户像竞赛似的,前边邻居放了几个冲天炮,后边邻居点了一挂长鞭,左边邻居接着放起烟火,右边邻居不甘落后鞭呀炮呀全凑齐了热闹来。顷刻间,半空中火光一闪,“咚……啪……”“轰……隆……”“嘣……嘣……””噼噼啪啪……”“嘎……”,硝烟弥漫开来,空气里散发着火药的香味,震天动地的鞭炮声正式宣告大年夜拉开了帷幕。远远近近大大小小的村庄沸腾了。
   一阵密集的鞭炮声过去,时钟滴滴答答就到了晚上八点。夜色渐重,村子里悄然静下来,稀稀落落的鞭炮声,远远近近的狗吠声,透着村庄的无比安详。随着春节晚会开幕式的音乐响起,整个村庄安静下来。电视,彻底融入了故乡人的精神消费项目中来,也是了解外界信息的重要渠道和窗口。而春晚带给村人的兴致,就是又能看到好多明星,尽管不是面对面,但这种近距离观看节目也是愉悦之至,就如同来到了村里,甚至来到了屋里,在为他们演出一样,准确地说,村人们仿佛穿越了时空,身临其境。我的父母亦如此,他们在观赏节目之余,还时不时地评头论足一番,穿的衣服颜色深了浅了好看不好看等等,一个话题就像针线筐里的线团一样没有头绪。
   我陪着父母看到九点半钟,实在是撑不住了,上眼皮和下眼皮打起来了。电视里的节目对我来说,再精彩也变成了一种折磨。想想在城里,每日里熬到深更半夜,白天尚不觉得难捱,精神倒也抖擞,生龙活虎一般。一旦回了故乡,整个身心放松下来,除了吃喝就是睡觉,再也不愿想半分多余的事情。所以,故乡给予我的慰藉,给予我的安心,给予我的舒畅,这时刻是真真实实地体会到了。
   我站起身来,走入院中的廊檐下,舒展了一下腰身。夜色更重了,满天的星辰好似挂在院子外边那些高高大大的树梢之巅,熠熠生辉。好奇心促使我让看一看村外夜景。我家在村东头,往村里望去,一片灯火辉煌,节日的气氛颇为浓郁。几年前修建的的路灯一直亮着,照着村庄的大街小巷。一条穿过村子中央自西向东的水泥路,到我家门口戛然而止。再往东,一条蜿蜒的土道,从村口出来一直通向田野深处或别的村庄。门前这条路,承载了我的很多记忆。从童年跌跌撞撞的走路开始,再到少年时的懵懂与轻狂,直到外地求学后的离别,走过的每一步都是那么难忘。现在所居住的院子,是以前的菜园子,开着三月的桃花,长着五月的青杏,还有青翠的黄瓜和羞红脸庞的西红柿,还有藏于青藤下的西瓜,还有挺拔的甘蔗林……恍然如梦,多少个春秋已成往事。
   有风吹来,一股凉意浸入心头。我转开身迈开步子,想看看星空下的田野。走了寥寥数百步,停下。路北是一片废弃的打麦场,路南是麦田。儿时的打麦场浮现在眼前,麦子、麦秸垛、石磙、黄牛、拖拉机……,这些固有的名词一股脑地在我面前复活了。所谓的打麦场,按照家里人口数,每家分得几分地,窄窄的长方形地块,使用时就没了边际,反正大家都是商量着来,一个石磙轮换着用。打麦场上很是热闹,从早到晚,孩童的呼唤声,大人吆喝着黄牛,树林里的蝉鸣,喧闹过后便是夜间的寂静。傍晚的凉风,降低了暑热,一群群孩子就地睡在打麦场上。那时有麦忙假,可以不去上学。白天帮家长收麦,晚上就在打麦场上度过。那真是一年里一段幸福的时光,无忧无虑地打发着时日。后来,收割机取代了镰刀,拖拉机、打麦机出现在打麦场上,效率高了,以往一个收麦季,从收到种拖拖拉拉能有半月之久,搞不好就错过最佳种植期,很是影响秋天的收成。说白了,就是靠天吃饭。再后来,联合收割机出现了,直接从田间地头到家里的粮囤,效率更高了,一天的功夫就能收完几块田,顺便还能让播种机种植上玉米大豆。以前讲究家大人多力量大,现在用不上了,机械所带来的的现代化便利,点点滴滴影响着村庄,改变着人们的观念。打麦场没用用了。而石磙,真的是疲惫不堪,伤痕累累,安静地卧于某个角落,听着风伴着雨,又在某一天突然消失,也是无人关注,仿佛一切从未开始从未经历过。
   如今的打麦场,丝毫看不出当初的模样。十多年前我离家时,打麦场上种满了杨树,成材出售之后人们犹觉价格低廉,不约而同又改种回庄稼。冬天无非是麦子、大蒜、油菜等,夏天埋上花生红薯芝麻等,只要不荒废有点收成就行。父母在打麦场上种植了一些油菜,夏天熟了榨油吃。夜光下的油菜,看得不算真切,下边的叶片枯黄,上面的呈现暗绿色,或是在冬季,生长得极为缓慢。和麦子一样,等待春天到来后返青拔节。麦子有一柞多高了,冬季里下了几场雪,看着比往年的成色好上许多,根扎的也结实,麦子分蘖挺好。不出意外,今年定是一个丰收景象。有些野草,也探出了小脑袋。荠菜,也都长出了雏形。看来,故乡的春天不远了!
   此刻的村庄,还是有些零星的炮声,相对还是安静多了。夜色更为浓郁,硝烟下的村庄更是蒙上了一层薄雾,村庄就在薄雾和灯光的中闪现。我往回走,不到一百米的距离,走了好几分钟。近年来,我喜欢这样在田间漫步,试图唤醒沉睡的某些时光,让我近乡情怯的内心少一些焦灼,能更好地端详故乡的一草一木,借以铭记不同时段的村庄。无论是从村庄望着田野,还是从田野看向村庄,油然而生一种亲切感,并未因我多年的远走而造成过隔阂和距离。村庄生育了我,田野滋养了我,都如同母亲,无论早年间在异国他乡的街头,还是近些年在高楼大厦林立的都市,我内心最深的惦念还是村庄,还是这一片蓬勃生机的土地。是我漂泊路上的归途,是我不敢忘怀的心之源头,是人生根植所在,是爹娘遥望远方盼儿归的落脚点,融于我的血液,丰盈我的思想。
   回到院里,父母关了电视在正房歇息。父亲的鼾声悠长,响在新年即将到来的晚上。幼年时的讨厌,到现在变为我的开心一笑。时光漫长的路上,我们在面对生活时都有了改变,都学会了尊重和接受。妻儿在西屋,灯也熄了,睡得很踏实。夜凉如水,我趁着星光钻进被窝,躺上一会儿就暖和了。这床被子是岳母做的,一个被子七公斤多,结婚时因为太重还被村人笑话了一番。躺在床上,如同儿时的冬天睡在了棉花垛上,软软的,身上随意盖点被子就行。早上起来,身子都陷入棉花之中。昏昏沉沉的,就进入了梦乡。我梦到了灿烂如锦的田野,布满了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野花,不远处果园里盛开的梨花,洁白洁白的,像极了云朵,我就睡在云朵之上……
   凌晨四点。我被鞭炮声吵醒,随即起床。相比于早年间的守夜,更要早起在村子里给长辈们拜年。从西屋到正房有一个暗门,走进去发现父母亦是早早起床。父亲去了厨房准备早饭,母亲在堂屋点燃一炷香,一边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不出意外,应该是祈求家人平安和祷告五谷丰登。母亲年年如此,我也淡然处之。只是母亲年岁渐长,身体大不如往昔,这让我平日里多了些愁虑。古人语,儿行千里母担忧。而现实呢,村庄几近成为空巢。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年关归来,看一看父母,短短一周的陪伴,让他们觉得心有所依,生活还有大把的希望,好让他们颐养天年。他们不愿远去,他们不喜嘈杂的城市,就喜欢守着这个院子,用残余的人生守着脚下的土地。简简单单,清清静静,归于田园。
   已经有了很久,故乡与我站在时光的两端,只有在春节时有了相交相遇。当我认识到自己真的长大了成熟了,才醒悟——故乡没了童年,就少了些许对新年的期待,而以往那些时日,再也不会回来;故乡没了少年,就少了些许对未来的憧憬。故乡有了青年,距离成了阻隔内心与身体的时空对话。不知道人到中年之后又会怎样。不敢想,不愿去想。宁愿生活如同这个春节一样,平平淡淡,如同平时。只有亲情,让节日更像节日。屋外的天色,越来越亮,出门看,一道红霞铺在地平线上,一缕缕金色的光芒正要喷薄而出。
   天亮了。故乡的除夕夜,结束了。
   新的一天开始了!新的一年开始了!

共 359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故乡”是一个温馨的词语,那里的一草一木、乡音乡俗、饭食茶饮、家人亲友,都会在内心深处留下“月是故乡明”的亲切记忆,凝聚成“悠悠天宇旷,切切故乡情”的思念和盼望。故乡的情怀,在作者的笔下,总是那么的热烈而浓郁。而故乡的夜,看似那么漫长,却有着品之不尽的韵味。“故乡”更多是一个鲜明的符号,在节日的氛围中更为凸显,把回归与出走的矛盾和无奈呈现得淋漓尽致,以至于把故乡当成异乡,在异乡思念千里之外的故乡。作者通过回忆,把对于故乡的点点滴滴的情思,抒发成对岁月的无奈倾诉,对于悠悠时光的介怀。席慕蓉说,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这笛声正唤醒我们的酣梦,这笛声正吹响我们继续奋斗的号角。故乡,无论是在远方还是就在身边,终究是我们心灵不可缺失的信仰。夏安。【编辑:温柔小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71400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9-07-13 00:59:50
  守望故乡的云是一方柔软的手帕,总是在满是乡愁的眼前飘起.
   回归故乡的路是一条长长的丝带,总是将游子的乡思紧紧牵起.
   故乡的夜,正是催生诗意的时刻,能够让诗歌的语言更加生动自然,能够让诗意人生更加丰满。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喜清宁,崇尚简单。
回复1 楼        文友:李锦恒        2019-07-18 09:47:03
  感谢老朋友的深情解读。
   感谢社长百忙之中的评论,辛苦了!
2 楼        文友:needing1981        2019-07-13 10:16:26
  文字瞬间将人带回故乡,文中的我仿佛是自己一样,自己的故乡,自己的父母,自己的老房,自己的田野,自己的妻儿和自己的梦,就是这么身临其境。故乡是一个遥远的字眼,却又那么近。父母是一个遥远的梦,却又那么真实。文字朴实无华,却字字带着一种神奇的力量,烟花似正在绽放,麻雀似正在四散,而父母似正在厨房做饭……,文章虽然简单,但是那种晕染在其中的乡愁却萦绕脑中经久不绝……
个人公众号:哲度末至
回复2 楼        文友:李锦恒        2019-07-18 09:48:23
  感谢老兄的评论。
   这些也是我想表达的,但是还有一些藏在心底未能发掘出来。
   只能等时光,悠悠转转之后,慢慢显现了。
3 楼        文友:韩溶        2019-07-15 04:20:14
  大凡文中有物的文章都和农村有关,这是我对文章的认识。也许片面,也许成见,但这种认识不可改变。
   这篇《故乡的夜》同样也是从农村的年夜联想展开,作者用娴熟的笔墨展现给读者一个新时期和旧风俗结合的新年。作为农民的子女,出生在农村,成长在农村,心里却思思念念的想着长大后怎么脱离农村,等真的到了大城市生活工作,发现最怀念的还是打小成长的农村。作者也是如此,一年的忙碌工作临到年终才能回家陪伴父母,才有时间感受农村带来的美好。绿的瓜果、绿的蔬菜、绿的麦田、绿的竹林,劳碌的父母,曾经的打麦场,还有农村特有的深色的夜和明亮的星……这一切的一切,作者用细腻的文笔,流畅的表达,用心的刻画成一幅幅美丽图画展现在读者眼前,把读者带入了这些画面中。这篇《故乡的夜》着实给人带来了美感,读来轻松愉快并且略带一些余味。但让人有一点质疑,中原的冬夜真的傍晚六点以后还有一抹夕阳挂在西方吗?如果有也是我对中原的时间不了解。如果没有就不能为了优美而凑出一些美好来。总之《故乡的夜》是一篇能给读者带来美感的好文!
将文学进行到底!
回复3 楼        文友:李锦恒        2019-07-15 06:57:00
  首先感谢您的关注及评论。
   关于我的故乡冬天傍晚的夕阳,这个是真实存在的。
   仅取一例:https://www.henan100.com/news/2019/829721.shtml
   故乡还在郑州的东南方向,春节前后温度基本上升到10度左右,有时会更高,远比京津冀舒适多了。这是我近20年来的真实体验。
4 楼        文友:鱼小默        2019-07-17 21:37:19
  看似波澜不惊的叙述中涌动的都是对故乡的情意,这种字里行间的浸润最为感人。欣赏学习三少的散文,并顺祝夏安。
回复4 楼        文友:李锦恒        2019-07-18 09:48:49
  感谢鱼老师前来捧场。
  
   夏安。
5 楼        文友:劳英        2019-07-18 05:48:26
  故乡是每个人心中的纪念。父母亲的笑脸永远刻在儿女的心中,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相信自己的努力
回复5 楼        文友:李锦恒        2019-07-18 09:49:47
  感谢朋友的关注和评论。
   谢谢。
   夏安。
6 楼        文友:生命花        2019-07-22 13:06:53
  拜读佳作!
◉现代娜拉出走后,不会堕落,也不会再进笼子◉
7 楼        文友:草根        2019-08-05 10:11:38
  又见李兄佳作,先占座,后欣赏!
至少,无愧于文字。
共 7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