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采】摇 钱 树(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文采飞扬 >> 短篇 >> 微型小说 >> 【文采】摇 钱 树(小说)

编辑推荐 【文采】摇 钱 树(小说)


作者:苦荞花 白丁,2.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42发表时间:2019-09-11 16:15:29
摘要:贫困户满贵一心想培养孩子成才,结果进城了,教育风气之差。通过大宝与二宝补习、送老师礼物,反应了教育的腐败,呼吁加以制止。


   回家大人打,学校老师打,遭秧的是那两个孩子。
   “兄弟,不是我这做房东的说你,你也够狠心的,咋忍心那样打孩子?皮裤带抽人,我小时候也领教过,往死里疼。”
   房东接着说:“你看你那两个孩子都十一岁了,严重缺乏营养,瘦瘦的,矮矮的,脸黄蜡黄蜡的,还不看见可怜?能怪孩子吗?能不补课吗?唉,这年头学生是老师的摇钱树哪!”
   满贵也真是有些后悔了。他自己骂自己,真是心疯了。“一大早哪有这样打儿子的?”他看了看表,七点四十分,学校已打预备铃了,他快步走出街口,望望两个儿子还在不在路上走着——别迟到了,遭罚款,别走太匆忙碰到车上……
   大宝和二宝是双胞胎,一前一后急急地走着,一路哭着,不时地用手揉揉眼,一双疲惫的眼睛像大熊猫的黑眼圈。
   二宝的腿有点拐,满贵看得清,他的心猛地生疼,像刀刺了一下。
   二宝真的拐了,那是自己用力太猛,第一皮带抽到娃小腿上所致。渐渐地,两个儿子从他的视线里模糊了,变成了两个小黑点进校了。
   此刻,他的心里像灌满了铅一样重——足有百斤千斤万斤般沉重。
   八点的钟声敲响了。还不算迟,“摇钱树”进校了,满贵这才放心了。他惭愧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地说:“他妈的那些煤老板、大款的儿子才是老师的的摇钱树,你穷满贵的儿子能称得上吗?只是摇钱树上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枝叶。”
   回到那间破屋里,满贵像泄了气的皮球,蔫头耷脑地窝在了炕上的墙角里,沮丧、晦气兜头笼罩着他。男人似乎有个习惯,在最烦恼时总要抽支闷烟,或喝杯解愁酒。他把那只粗糙的手拿起来,横在胸前正要伸进衣兜里掏烟,忽又停住了。自己扇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贼骨头不是戒烟了吗?又要抽,还想抽,这年头物价猛涨,有你抽烟的份吗?三个孩子的补习费还没有着落呢。
   酒!他像找到工作似的兴奋了一瞬,柜台上放着不知何时剩下的二两鸟酒。他赶紧跳下地,揭开瓶盖,瓶底朝天,咕咚咚来了个精光。
   人在最伤感时容易怀旧,特别是那些辉煌的、波澜壮阔的、引以为豪的事儿,总会在你的脑海里翻来滚去……
   满贵又看到了那一群光滑圆润、活泼可爱的小猪仔,还有那一头门扇大的母猪。那些年哟,村里人称他的母猪是“摇钱树”。
   那一年满贵被乡里评为贫困户,乡政府给了他家两头小猪仔,一公一母。公仔与母猪结为夫妻,养儿育女。
   母壮儿肥,小猪仔生下来身体健壮,黑的,白的,一生就是十多头。不用愁卖不出去!还没满月,左邻右舍的人,将五颜六色的绳子就拴到小猪仔脖子上做下了记号。这叫啥?这叫抢购。
   两口子,虽然辛苦些,可一年下来两窝猪仔纯收入也有一万多元。
   女儿升初中,两儿子上学,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普天之下做父母的共同心愿。没法子,打乱生活程序,赶时髦,从村里挪窝——进城。
   听说城里念书有了好政策-----“两免一补”,满贵算是赶上了,但钱仍然不少收,让他愁闷。后来他又听一起打工的人说,“两免”是免早晚自习,“一补”是老师补课。起先他还搞不清楚,但是后来清楚了。
   大宝和二宝在同一个班里,长得一模一样,穿衣戴帽都是一个样的。双胞胎嘛,就这打扮样!外人很难认清哪个是老大,哪个是老二。但母亲认得,老师也能记得。
   二宝比大宝机灵、顽皮、胆大,学习比大宝用功。王老师第一次打二宝是这样的:二年级上学期,老师在黑板上抄了一首儿歌,让同学们抄写下来回家背熟,明天检查。
   二宝站起来伸长脖子望着黑板,黑板反光,他用手打着日罩,那消瘦的瓜子脸,精灵的大眼睛,活像孙悟空观山。
   “富慧,你出啥风头?别人坐着,你为啥上课时间站起来?”老师边骂,边走过来摔了一教鞭。
   二宝不甘示弱:“老师,我看不见黑板,个子小坐到最后排。”
   “照同学的本子抄,上课时别站起来。”
   “哥,你抄下没有?”
   大宝没站也没坐,是双膝跪到了凳子上,他比弟弟前一排,也看不见黑板,膝盖几乎起了老茧。王老师从那次开始辩清了富智是老大、富慧是老二,仔细看看还有点不同的长相,老大眉梢有个小黑点,学习成绩不错,上课时总在黑压压的一百多学生中爱举手,瘦瘦的小手举得老高,有时举困了左手换右手。
   这天,班主任王老师也是这样讲的:“同学们,谁愿意礼拜日去老师家补课?请举手!”
   话音刚落,大宝和二宝不约而同地率先举手,教室里陆续举起了手,像冬日里天空的星星稀稀拉拉。
   王老师似乎对这两个双胞胎有点刮目相看,迈着悠悠的步伐走到了后排,“富智、富慧,你们兄弟俩今天表现良好,学习也有所进步,下学期给你们调座位。”
   兄弟俩兴奋了好几天,没补课的同学受到老师的批评并且罚站。
   可是,课补了,钱花了,座位始终没调。
   补课的同学,老师不让穿校服,不能背书包。书是老师给另发的课外书,另收钱的。补了两半天,也就是一整天,停了。老师宣布暂停:“学校、教委查呢,过了几天看看风声。”
   “沙尘暴”不会长久袭击北方小城,一阵过去四平八稳。老师同学又集中到了一起补课了,小心翼翼的,偷偷摸摸的。“地下保密工作”没能持久几天,总共也就多则十半天五整天,少则六半天三整天。每人交费200元。
   满贵全家人不痛快。
   二宝骂老师骗人骗钱,补啥课呢?哥哥骂弟弟瞎说啥呢?老师怕查呢,你不想调座位了?
   老师给同学调座位一般在中秋节后,有钱的家长要领孩子去看望老师,有送钱的(几千元的,几百元的不等),有送卡的,送吃喝“补品”的。这些孩子是老师特殊照顾的对象。
   满贵是打工仔、挖煤工人、三块黑石头夹着一块肉,五口之家一人挣钱,地不种,牲不养,住到那条亲石板街上,房租和物价相应膨胀。两个月煤矿停产,分文未收,老本吃尽,看望老师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只好委屈两个儿子,看不见黑板悄悄跪着吧!
   想到这里,满贵的眼里憋满了泪水。他骂自己太无能,三十大几的男人,正在精兵强将之时,自从搬到小城里光景却是一天天糟糕了!
   前些日子刚开学不久,老师又让孩子们买课外书。叫什么《冲刺100分》,不买吧,老师每天布置作业就在这书上面;买吧,姐弟三个又得一百多元钱,常常愁得两口子睡不着觉,吃不下饭。
   借嘛,开口求人难不说,满贵是个怕欠饥荒的。再说,现在借钱除非高利贷,有钱人家还得把你掂又掂,生怕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他没别的本事,出来打工就是爬煤窑,煤矿停了,有时蹬三轮车。环城车满街跑,谁愿意坐,杯水车薪,难以摆脱缺钱的困境。
   “无论如何,孩子们买课外书的事,我满贵砸锅卖铁也得陪上众人。”
   他和妻子商量,卖了一袋准备换油的胡麻,跑到新华书店向售贷员买书。他跑了几家才打听到,别的地方买上不算,只能在老师指定的书店买。
   满贵马不停蹄地跑到了指定书店。二十七元钱薄薄的一本,两本五十四元一出手,左看右看和别的书店的内容、封面都一样。只是---服务到家了,提前装到了塑料袋里,价格比其它店多八元。
   买书的家长络绎不绝,满贵鳖着一肚子气跑去质问老板:“你卖的书为啥比别的书店贵八元?纸质又这么差?”
   老板没好气地答道:“我是受人之托,这这个价,你爱买不买。”
   大哥,日本人吃高梁面---没法。一个家长拍拍满贵的肩膀说,他似乎听出了弦外之音,怏怏地回家了。
   没过几天,学校又检查了,是上边来的,这天年就搞形式。大宝和二宝五十四元的书不见了,全班都不见了。咋回事?老师收走了,怕查住了。
   二宝说:“同学说,老师卖废纸了。”
   看来房东的话是有经验的,孩子们真是老师的摇钱树。
   穷家难当,夫妻易吵嘴,三个孩子跟着受罪。学校又补习了,同学们星星点点地瘵手。母亲提前说过,女儿凤凤年级大了,补就补吧!大宝和二宝今年不补了,三两天收二百多元钱。
   可班里今年齐整得很,小手都举了起来。同学们不知是怕批评还是怕罚站,下课时说不补的同学也勉强举了手。
   二宝回到家里替哥哥说话了:“爹,人家全班同学都补课了,我们也举手了。”
   “补课?那是瞎哄钱。狗日的,老子是印钱的?”满贵把气撒到两个儿子的身上,揽起皮带就是个狠狠地抽打……
   老婆出去借钱了。满贵喝了二两酒,窝在灶墙角不知不觉“进入”了梦想中……他终于动摇了,想通了,还是把孩子们安排到新农村寄宿制学校吧!城里的书咱们念不起了。
   好大好大的一片空地,转眼间,一排排崭新的平房拔地而起,墙壁上随处可见的醒目的大字:携手共建小康村,脱贫致富建家园。
   他又看到了他那一群群光滑圆壮的小猪仔,他成了养猪专业户。
  

共 326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微小说《摇钱树》讲述的是贫困户满贵一心想培养孩子成才,将一对年幼的聪明的双胞胎儿子送到城里读书,不料,各种补习费、资料费、送礼费等让其无法承受,遂撒气,将儿子毒打了一顿。小说构思精巧,悬念设置巧妙,主题鲜明,淋漓尽致地揭示了当下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教师违规有偿补课的行径。二宝的活泼形象塑造较为成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语言和标点有待于进一步锤炼,若能克服病句、别字、错词和书费前后价格不一致的弊端疏漏(已修正),将会更加出彩!推荐阅读!建议推荐精品。【编辑:纪昀清】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苦荞花        2019-09-11 19:30:59
  没有好好的修改,下不为例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