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神鸟(小说·家园)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八一】神鸟(小说·家园)

精品 【八一】神鸟(小说·家园)


作者:高原的天空 秀才,2795.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939发表时间:2019-10-09 19:19:04

【八一】神鸟(小说·家园) 半夜,幽静的小山村忽然传来一声女人细弱的惊呼。
   还是傍晚时分,微信群里说,精神错乱的此阿有已连夜带刀下山,让各村各家小心些。借着夜色,几个女人却偷偷躲在阿都家半院子雪白茂密的夜来香下推杯换盏,喝一种边民叫“思久”的果汁,来一场小小的精神冒险。
   秋风掠过烂漫的山野,落潮的大江依然跳掷喧豗,亘古南流。彼岸,沿着险恶的河谷,昼夜开山凿路,涕泗滂沱的“美丽公路”安静下来,渐露真容,黑油油的身子在崇山峻岭间蜿蜒延伸。除了一些桥梁、隧道还在加紧施工,柏油味的黑亮工业巨龙正扣开重重关山,层层云雨,座座村寨,在山谷间发出韵味悠远的混沌长吟;此岸,满山果木草药,如一条绿地五彩的绸缎缠绕峰壑之间。村寨鸡犬相闻,白云萦回,一条小路穿越峭壁垂向江边。路尽头古木环簇,花木丛中有几池碧水,终年硫磺热气蒸腾,冬春季节远近的人们络绎而来,焚香朝圣,沐浴防病,或从树根孔穴处接水饮用,水质淡红,如血如奶。那树千年不凋,花开似火,常有几只白色神鸟翔集。那水、那树、就成为一方圣物,那鸟,就成为山民口里的歌谣,吉祥的图腾,心灵善美的幻象。夏秋以来,那鸟却渐渐不见了,先有四只,后来三只,后来就仅剩了最大那只,孤零零的在江上盘旋。黑夜,会有一二狂徒,眼冒鬼火,手执气枪,悄悄摸到神鸟宿处,意欲再行猎杀。那鸟却是神物,白日高飞山河之上,夜晚却神龙无迹,直不知隐匿在何处。
   村巷寂寞,草木芬芳,星光在峡谷上空的云隙间眨着调皮的眼睛。年轻人大多出山打工,求学,一些男人去上高山打理即将收获的草果了,村中多剩下一些老弱妇孺,和钱林小舅子开嘟嘟等几个拎着酒瓶乱窜的二流子。因为退耕还林,月亮山的猴子也下到江边了,就在深箐玉米地里睡觉。横断山脉的夜色,像个纯净而胆怯的天使,飞越群山苍茫的怀抱,谛听古老岩画炸裂的细响,绕过无序扩张的城镇,避开灯红酒绿的癫狂,收拢双翅,偎进阿都家门前幽暗茂密的花丛里。太阳能路灯光线潺潺,偶有老鼠在对面被查封的空心砖厂游动。吃苦耐劳、美丽被贫穷磨损的砖厂主阿都,玉体高胖、事事喜欢往前凑热闹的超市老板秋丽娜,高傲冷艳、模样酷似马伊琍、家里丈夫开出租为生的恰恰姐,三人聚在花丛的阴影下,害羞地吃吃笑着,小声叽里呱啦,脸膛红红的,一边玩手机,一边碰杯啜饮五味子等山果加冰糖水泡制的略带酒精味儿的“思久”。她们都是中缅边界大山里的基督徒,按照教堂的规矩,平时应该滴酒不沾。她们刚刚参加完省城人投资的草果加工厂落成庆典,跳舞回来,在彼此的相互鼓动下,高挑健美,已是三个儿子母亲的恰恰姐一反往日的精打细算,慷慨拿出珍藏一年的思久和一套高脚杯,面对清规戒律来一次放纵,要知道思久略含酒精,是山里女人的拉菲。阿都家离路灯很近,所以灯光就把花丛里的女人镂刻得黑黑白白的。
   满山草果的腥香,身畔夜来香的呼吸,唧唧虫声的弹奏,房下依稀的江声,和她们的红唇,杯中猩红酸甜的果汁气息交织着。山村的夜仿佛黑陶罐里的清水般闪亮着,荡漾着,微醺着。
   路上已无行人,偶有风吹草木,暗影婆娑,她们就会一阵心跳,疑是那教堂的先知或带刀的此阿有走过,也仿佛花丛里隐藏着一个精灵,令她们做坏事一样的刺激。
   “真的,这几丛夜来香有神性的,它会呼吸,半夜会发出动静,有时呼啦啦一阵响,像有一道白光飞上天堂,花都落了。我老公不在,我睡觉都蒙着头,生怕把我带走,吓得想尿!”阿都说。
   打扮入时的恰恰姐嗅嗅花香,啜了一口果汁,挖苦道:“做梦,穷人还想着天堂?世世代代谁上去过,请告诉我一下!”
   秋丽娜说:“你们俩家伙不可乱说,神无所不在,只要心里亮堂,是不用怕的,更不能冒犯。牧师说世间万物都是上帝之子,这花自然也是有灵性的。”
   “那我们就不要睡,看看神何时出来!”她俩犟着说,出口就有些后悔。
   “我们都喝了一大半了,这家伙咋还不来呢?”阿都撅起俏皮的小嘴,骂道:“我天不黑就打电话给她,也答应得好好的。这个阿筝……”
   “你们是真疯,他爸爸这样,她能有心来吗?”恰恰姐说,一边往村巷那边打量。
   过去,闭塞穷苦的大山被拜金的世风攻陷,涌进了天南地北的人,滋生出人贩子和花钱买媳妇的人。此阿有瘦小精干,两眼发亮,一脸坚硬的胡子茬,他的媳妇被人拐跑,留下孤女阿筝。他当过兵,抢险时头部受过伤,平时沉默寡言,艰难养活女儿,供她读书,拉了不少饥荒。他勉励女儿自立自强,考上大学,找个好工作,体体面面做人,再把亲生母亲找回来。难得阿筝出落得文静优雅,踏实勤奋。这几年山里改天换地,日子见好,人贩子也凋败得挂不住遮羞布了。山乡正脱贫攻坚,异地安置,不少下山定居的人被安排成护林员、治安员,每月有几百元的补助。在政府的扶助下,很多人家种植草果、重楼、核桃、茶叶、漆油树,有的发了财,也有的刚起步。阿筝师大毕业,谁知如今各类大学生多如牛毛,各种正经岗位高不可攀,她没考上公务员,只好四处漂泊打工,被传销组织骗进去,坑光了此阿有最后的家底。阿筝病了半年,家里债主盈门,吼叫着要打父亲。她眼里发出冷光,开始涂脂抹粉,嬉皮笑脸,然后就失踪了。山乡有了风言风语,说阿筝在城里卖身,此阿有三天三夜走遍城里,最终找回阿筝,父女抱头痛哭。这时村长钱林伸出援助之手,借钱给阿筝办养鸡场,亏了个血本无归。阿筝还不上钱,钱林扣押了她家的低保,和她的身份证。她向秋丽娜赊借,在村边民居开了个幼儿园,招收附近村寨的学龄前儿童,很是红火。钱林酒醉后多次登门要账,当着娃娃的面非礼她。此阿有先是要找钱林说理,又几次三番要把女儿拉回家,接着就有些不对头。他在村寨间咆哮,径直撬开人家的屋门又吃又拿,到老板娜超市里拿了东西就走,还指着保险柜说自己的钱都在那里。这几天他开始搜罗各村老太太们的“银行”,母鸡一律杀吃,鸡蛋就放在被窝里孵小鸡,准备鸡生蛋蛋生鸡,做个有钱人去拯救世界。老太太们找他要鸡,他就拔刀恐吓,害得人家哭哭啼啼的。
   阿都有一个上寄宿小学的女儿,她的俏丽,少女时期在山乡是有名的。在当年的外嫁潮中,一个广东汉子花大价钱要买走她,爹妈舍不得这个老闺女,就没有同意。小包头阿迪,大她十几岁,家有儿女,请阿都给工人做饭,把她钓上手,休妻娶了她。这些年,她和阿迪开水泥卖店,办空心砖厂,她挖沙、打碎石、制砖、背水泥,小白羊当骡子来用,还要忙里忙外做饭,打猪草。阿迪开挖机,拖拉机,还买了辆二手小轿车,最近累出了病,心脏瓣膜出了问题,动不动就气喘啥的。肯定是自己第三者插足惹上帝不高兴了!要不为啥人家的楼房都有几层,自家苦挣苦熬才起到一层?要不阿迪的大女儿出嫁、生孩子咋都不理自己?要不自己的继子勤恳帅气,为啥至今还找不好对象?要不自己生的小女儿都上六年级了,每次考试都倒数,黄鼻涕吸溜吸溜还往下掉?要不自家的砖厂干得好好的,为啥遭到查封?还有自己想要个二胎,每次都怀上两三个月了,却习惯性流产……阿都彻悟了,就商量让老公去贡山参加为期两年的教会培训班,向主赎罪。阿都一个人忙昏了,也不修边幅,走路时一个裤腿高一个裤腿低,要不就狗一样张着嘴巴,耷拉着舌头,明白过来时就红着脸笑。钱林以村办企业违法占地为名约谈她,胯下撑着帐篷,悄悄拉着她,要和她“杀鸡吃”。她抿嘴一笑:“村长,我和你杀鸡吃,我老公就会杀我,我呢,就和鸡一起来杀你吃。”说得钱林又是咬牙又是笑的,剥皮鸭蛋般的大黑眼珠邪性地眨动着。
   恰恰姐不时在手机上打字,似在和谁微信交谈,屏幕亮光映着芙蓉面庞,似嗔似怨,似痴似醉。她臂弯挂着一只漂亮手袋,心神不宁地观望着黑绸子一样闪亮的夜色,犹豫着。
   “想背叛花花呐?干部的儿媳妇!”阿都打趣她。恰恰姐星眸一闪,幽幽叹气。
   两人好得如同一个。有时在一起“炫富”,阿都说,我好坏也算老板娘,卖一包水泥也是生意!恰恰姐说,我嫁的是豪门,我公爹是乡村教师,花国库里的钱!阿都说,我不认识字,可认识字的男人都惦记我。恰恰姐说,我不稀罕宝马,天下最幸福的是坐我老公的面包车……想当年在都市公司混得风生水起的恰恰姐,满满胶原蛋白,顾盼生辉,却最终割舍少东家疲惫漫长的多角恋。活过,死过,笑过,哭过,牵了花言巧语的老乡花花的手,双双回乡,结婚成家,并一口气为他生下三儿子,大的读书,小的丢给爷奶。花花这几年跑出租,常夜不归宿,手机里也暗藏暧昧。恰恰姐严防死守,对花花采取高压政策、胡萝卜加大棒,并信息化远程操控,效果差强人意。花花进账时丰时欠,有时汽油都加不起,就和恰恰姐打老爹的秋风。恰恰姐早已收服两个老的,在这个家,她一句话一个眼神都举足轻重,令老人不敢言而敢怒。这些年村里姐妹们聚会多了,拼钱杀鸡、搞烧烤,恰恰姐每会必到,掏钱时却会有一些意外的理由,让同伴们不爽。养活三个儿子,没有一些手段是不行的,加上从小是在男人簇拥的目光下长大的,恰恰姐心安理得惯了。花花却又捅了篓子!那天放下车子不开,和几个人从高黎贡山赶下一头野牛,野牛受伤,在江边村路上逃命,花花他们见人就打听牛的方向,说那牛是花花家养的,追上把牛杀死,送给情人打了牙祭。花花他们被警察送进看守所,山乡都震动了。事发时花花正在门前耍贫嘴,逗恰恰姐开心,一见警车停下拔腿就跑。一道人影窜出,黑瘦的派出所长一个扫腿将花花撂倒,众目睽睽之下戴上手铐抓走,丢光了恰恰姐的面子。村长放话自己上面有人,如果恰恰姐上门求他,他可以考虑帮忙。恰恰姐暗暗冷笑,想碰姑奶奶,你也只是想想!她一肚皮怨气晦气,却在人前强颜欢笑。白天她在典礼上且唱且舞,艳压群芳,引得县乡领导和风流倜傥的投资商——当年要开着宝马娶自己的人纷纷和她握手,投资商还在她耳畔悄悄咕哝着什么,她对他矜持地转过头去。今晚她慷慨拿出珍藏的“思久”,约着阿都和特爱凑热闹的秋丽娜,说人生苦短,今天要做回自己。
   秋丽娜擎着高脚杯,优雅地抿了一口思久,说:“阿筝白天也没参加庆典。她告诉我,姐,等还上你的钱,我准备去外地打工了,可又放心不下我阿爸……”她们喜欢阿筝,阿筝也喜欢她们。阿筝从她们那里感受淳朴的亲情乡情,阿都、秋丽娜从她那里知道外边的繁华世界,恰恰姐从她那里重温都市旧梦。
   三个女人同声叹气。恰恰姐恨声道:“她拿什么去外地!她能摆脱现实,她能把握命运,她有身份证吗?”
   “日他爸爸,钱林都快成咱村所有女人的老公了!”阿都骂。于是他们面前,浮现出村长钱林满脸狂气的模样:他中等个子,平头,大眼,瘦长的黑面孔总是贪婪的假笑。他自幼穷苦,全村资助读完高中,送他当兵,退伍后做各种土木小包头,对人还算客气。选村长时,他笑容可掬,四处拉票,到处送礼,打压对手,当选后他富了,村子穷了。他也换了张面孔,见了穷人就厌恶,求他办事就骂骂咧咧摔摔打打的,对上级却是追着屁股讨好。对漂亮女人暧昧地笑,他关心广大妇女,最喜欢成熟风韵的女子,说“青毛桃子有啥意思”。开会时一套一套新名词,什么“退耕还林”啦,“异地搬迁”啦,“脱贫攻坚”啦,“扫黑除恶”啦,“狠抓党风廉政建设”啦……大黑眼珠骨碌骨碌喊得比谁都响。也不知用了什么法术,连续两届谁也换不掉他,附近的姑娘媳妇大都被他玩腻了。谁知他也遇到克星,阔时节县乡村各级干部来村里与民同乐,载歌载舞,阿都和恰恰姐出其不意当众合力将他放倒,把口红给他搽了满头满脸,红中黑,黑中红,只剩两颗骨碌碌的大眼。他狼狈不堪,咬牙切齿地假笑,破吉尼斯纪录的妆容惹得全体乡民包括领导们笑开了花。
   秋丽娜黑暗里脸一红,不做声了。她着过钱林的道儿,而且至今纠缠不清。她曾是离婚的女人,拖着两个嗷嗷待哺的女儿,风风火火地四处打工,给工地上做饭,就像进城的保姆会被雇主潜规则,她也难免有一些风流韵事。后来,她被人贩子拐卖,几年后才逃回来,吃尽苦头,外边还留下一个孩子。钱林当村长,还是包工头,于是她成了钱林的小工,帮工人做饭,还把伙房慷慨安进自己家里。在那低矮的木屋,她被钱林挤在墙上,淋漓尽致行使了村长的权力。谁知钱林的姘头们对她群起而攻之,钱林只好把她辞掉,还追着要送给她小女儿的书包钱。她羞辱得发抖,恨不能将自己的那东西抠出扔进江里!现在,她嫁了四处做宝石生意的老公,像宝贝一样宠着她和孩子,她终于活过来了,找到了一个女人的尊严与幸福。她开着一间上规模的乡村综合超市,养着几个小工,她童叟无欺,恤弱怜贫,还大把往教堂捐钱,坚持每日三祷告,还到神鸟栖息处祈求神鸟保佑家庭、夫君、孩子,保佑自己。虽然赚的只是这个世界的一点零头,她却自足自乐,成了山村日常经济的晴雨表,比如她家大冰柜里鸡翅鸡脚等冻品的涨价,跟中美贸易战相关;比如秋刀鱼越来越小,跟全球海洋资源枯竭有关;比如妇女婴儿私处起红疹,跟她某次疏忽拿到劣质卫生巾纸尿裤有关……想着可以抬头做人了,钱林并没有放弃的意思,找她借钱,还要重归于好,如果不从就把她以前的好事传给现在的老公!她硬扛着,又不敢告诉老公,心里老像堵块石头。

共 892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说起笔:“半夜,幽静的小山村忽然传来一声女人细弱的惊呼。”使读者惊慌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由得认真看下去。“精神错乱的此阿有已连夜带刀下山”是小说的伏笔,到底会不会危险?此阿有为什么会精神错乱?小说并没有直接叙说此阿有,而是通过“几个女人却偷偷躲在阿都家半院子”喝“思久”的果汁,她们的交谈中交待了人物。在情景的描写中,交待了“几只白色神鸟翔集”到后来只有“最大那只,孤零零的在江上盘旋。”夜晚,神鸟到处躲藏,谁也不知隐匿在何处。小说描写了“高傲冷艳、模样酷似马伊琍”的恰恰姐、超市老板秋丽娜、吃苦耐劳、美丽被贫穷磨损的砖厂主阿都,三位女人的经历和悲苦,描写了人面兽心的村长钱林,从侧面反映了村里劳动力的外流,留下的都是老弱妇幼等等。小说借秋丽娜生活中的艰辛,每日的三次祷告,祈求神鸟的保佑,来比喻农村对此弱体人群更需要社会的关注和关爱。可是村长钱林丧尽天良,不顾人民的死活,并且为了得到神鸟而开枪打伤神鸟和保护神鸟的此阿有,好在正义永远在人民手中,巡逻警车及时赶到,带走了钱林和开嘟嘟。神鸟在女警消毒包扎后被恰恰姐、秋丽娜、阿都和阿筝托举放飞,直冲九霄,回归苍莽的山河之上……小说构思巧妙,布局合理,首尾接应,语言饱满,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既有神化般的美妙,又有社会问题的揭露。结局是圆满的,人心所向。好小说,推荐共赏,感谢赐稿八一社团,期待更多精彩佳作。问好老师,祝创作愉快。【编辑:黄金珊瑚】【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91015000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黄金珊瑚        2019-10-09 19:25:19
  真羡慕老师有扎实的文字功底,精美的小说,读来舒畅。欣赏学习了。
   感谢老师赐稿,感谢分享佳作,期待更多精彩。老师,您创作辛苦了。
   问候老师晚上好,遥祝秋祺。
黄金珊瑚
回复1 楼        文友:高原的天空        2019-10-09 20:25:24
  感谢珊瑚老师又快又好的编辑!
   此文写得生涩,几乎无法完成。回头看看,有几处语误,想麻烦您订正一下:
   1,第二页面倒数第七小节“划夜空破”应为“划破夜空”;
   2,第二页面倒数约第40小节“此阿有一哆嗦一下”,要把“一下”去掉。
   谢谢,遥握!
2 楼        文友:黄金珊瑚        2019-10-09 20:43:04
  感谢老师指正,今后珊瑚定将认真仔细编辑,谢谢。已修改,问好老师。晚安。
黄金珊瑚
回复2 楼        文友:高原的天空        2019-10-09 21:01:44
  亲爱的老师,这是我的错呀!
   非常感谢。
   晚安!
3 楼        文友:闲妹        2019-10-09 21:35:32
  神话故事宣扬了正能量。好作品,为作者点赞。
回复3 楼        文友:高原的天空        2019-10-10 08:22:51
  闲妹老师辛苦了,问候秋安!
4 楼        文友:小小莲儿        2019-10-12 10:30:28
  欣赏精彩佳作,祝老师秋安笔丰。
回复4 楼        文友:高原的天空        2019-10-12 11:14:05
  多谢莲儿!写得不好,多提宝贵意见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