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荷】天职(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天职(小说)

精品 【晓荷】天职(小说)


作者:一棵艾蒿 布衣,254.0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92发表时间:2019-10-09 20:19:55


   赵葆印的耳朵有特异功能,他用耳朵一听,就知道敌机又来了。赵葆印瞥了一眼对面正在擦枪的陈鑫,骂了一句。他站起来,朝敌机来的方向张望。陈鑫继续擦枪,不理会赵葆印说的话。敌机每天都来,他已经习以为常了。再说,他压根就没听到飞机的声音。赵葆印提前把枪擦了一遍,斜依在一棵胳膊粗细的树干上,用一根细草根剔牙。刚刚,过去了一支部队,互相打着招呼,有人问他,几营的?赵葆印说,三团的。东北军区的吗?是啊,你咋知道的。那人笑着摆摆手,说了句什么话,赵葆印没听见,那话被风刮走了。是的,他是东北军区汽车第三团的,到朝参战后,改称志愿军汽车暂编第三团。
   最初,他随部队来到一个叫山登镇的地方,担负起向前线运输作战物资和伤病员的重任。两个月后,暂编三团又前往新溪郡一带。他们一来,就遭遇到敌机轰炸。那些黑家伙,猖狂得很,最多时竟一次出现二十四架,黑压压的一片,象乌鸦一样遮天盖地。赵葆印见了这些黑家伙,两眼就冒火,他恨不得用机枪扫射,可是他手里没有机枪,只有一杆钢枪。算起来,每天前来执行轰炸任务的敌机约有上百架次,扔下上千吨炸弹,把这片原本和平宁静美丽富足的土地炸得满目疮痍。
   赵葆印听到了轰隆隆的声音。妈的,来啦!赵葆印对陈鑫说。刚才,赵葆印说来了,陈鑫还以为他跟他开玩笑,看来赵葆印说的没错。他把擦好的枪往怀里一收,说你的耳朵真尖。赵葆印也觉得自己的耳朵尖,飞机还没到,他就听到了声音。没办法,飞机一来,他们只能钻防空洞。
   陈鑫听到了赵葆印咯咯的咬牙声。他知道赵葆印一看见敌机,眼睛就冒火,他知道他是恨的,他恨这些敌机,就是这些家伙,上个月在铁源,把朝鲜老百姓的房舍炸得乱七八糟,面目全非。他亲眼目睹敌机炸毁了一户百姓的房舍,待敌机走后,他们挖开被炸塌的房舍,发现老老少少一家八口人,全部被炸死。
   赵葆印抱起一个老人,悲痛欲绝。接着,他又抱起一个孩子,他觉得这个孩子面熟,就叫了一声孩子的名字。这是一个朝鲜族的女孩,看上去也就七八岁的样子。赵葆印说,他多么像自己的小妹妹啊,她的脸蛋是圆的,眼睛闭着,眼睫毛长长的。她死的时候,面孔很安详,好像睡去了一样。赵葆印觉得小女孩还有体温,他就那么一直抱着她。陈鑫说,她死了。赵葆印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还有一次在新溪,志愿军有一个班十三个人,在一次敌机轰炸后,只有两人还活着,其中一个轻伤、一个重伤,其他十一名战士全部被炸牺牲。赵葆印一闭上眼,脑子里老是浮现那个小女孩躺在他怀里的样子,还有十一名牺牲的志愿军战士的样子。
   这次,赵葆印没有钻防空洞。他盯着最前面的那架敌机,对陈鑫说,我要把它打下来!陈鑫说,你疯啦,连高射炮都打不下来,你一杆破枪,凭什么打下来?赵葆印说,我不管,打不下来我也要打。赵葆印说,我就想出这口气,不出这口气,我憋得慌。赵葆印说他心里憋得慌,憋得喘不过来气。他说着,气果然就喘不上来了。陈鑫说,你真的喘不上来气?赵葆印说,那还有假。陈鑫也对这些猖獗的敌机恨得牙根痒,他无奈地说,我体谅你的心情,你想打,就痛痛快快打吧。不过,你别让敌机发现了你。
   陈鑫知道,当时志愿军只有陆军部队,还没有强大的空军和防空武器,敌机来了,志愿军只能钻山洞。赵葆印就埋怨说,动不动就钻山洞,你越钻山洞,这些家伙就越猖狂。陈鑫说,这是命令,你敢不服从命令吗?赵葆印没有吭声,他是军人,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
   两天后,部队下达了一项规定:不许用步枪和其它地面武器打敌机,暴露目标,或造成更大的损失,违者军法处置。
   赵葆印急了,要找部队首长理论一番。陈鑫好容易拉住他,说哪有你这样的兵啊,不听命令不说,还想去跟首长理论理论,你这不是“刺头”吗?赵葆印说,我们不是来抗美援朝吗?我们不是中国人志愿军吗?我们既然来了,难道还怕他们不成?陈鑫说,这不是害怕不害怕的事,这是命令。你不是经常对我说嘛,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
   赵葆印几乎吼叫起来。天职,天职,这样的命令,对我们志愿军来说,简直就是耻辱!你看吧,敌机会更加猖獗,更加肆无忌惮。
   果然,敌机比以前更加肆无忌惮了。经常超低空飞行,高度仅有三、四十米,有时竟挨着树梢或钻山沟飞行。陈鑫看见,敌机上的飞行员,经常用手枪瞄准地面目标射击,打死老百姓的狗、牛等家畜,有时竟打死地面上的老百姓。还有些家伙耍起了空中流氓,竟驾驶飞机追赶地面上的妇女。
   赵葆印义愤填膺,满腔怒火。他没有进防空洞,而是端着枪,朝敌机瞄准。陈鑫害怕他违抗部队命令,情绪失控,朝敌机开了枪。哪样的话,不仅打不下敌机,还有可能暴露目标,让部队受到损失,而赵葆印也会受到军法处置。
   陈鑫着急地大声喊他,说赵葆印,你疯啦,你敢违抗军令不成?
   赵葆印气呼呼说,我就是疯了,你看看这些家伙,欺负到咱家门口了,不给它点厉害,就不知道志愿军的厉害。
   陈鑫说,你这是违抗军令,你忘了军人的天职啦!
   赵葆印说,我没忘军人的天职,我知道军人的天职就是杀敌立功,就是保家卫国。
   陈鑫说,还有服从命令!
   赵葆印眼里的火苗渐渐熄灭了。他吼叫了一声,把拳头狠狠砸向地面。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他很想把天职这两个字眼用什么抠去。他的拳头出血了,陈鑫想给他包扎一下,赵葆印不理他,也不让他包扎伤口。
   陈鑫把他拉进了防空洞。他在里面像头受伤的狼,坐也不是,躺也不是,烦躁不安。他对陈鑫说,你再跟我说天职这两个字,小心我揍你一顿。
   陈鑫说,我不跟你说天职,说什么?军人就得讲天职,不能胡来。
   赵葆印举起了拳头,对陈鑫比划着。陈鑫笑了,说你敢打我吗?
   赵葆印说,我怎么不敢打你,你把我惹火了,我就对你不客气。
   半个小时后,赵葆印安静下来。他侧着身子躺在里面,对陈鑫说,有烟吗?给我一支烟抽,陈鑫说,没有烟了。赵葆印说,那你有什么?有苹果吗?陈鑫说,我什么也没有,苹果更是稀罕东西,你难道不知道,在朝鲜战场,志愿军吃不到苹果吗?
   赵葆印说,烟抽不到,苹果又没有,敌机还不让打,你说,我们来朝鲜战场干什么?
   陈鑫说,来打仗啊,保家卫国。
   赵葆印说,可是,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痛痛快快打一仗?
   陈鑫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痛痛快快打一仗。我只知道,我们是在执行任务,在等待时机。
   赵葆印说,可是我们多憋屈啊,飞机不让打,眼瞅着飞到我们眼皮子底下,也不能打。你说,这叫什么事?
   陈鑫说,不是不让打,是不到时候。赵葆印不快地问,那什么时候才能让打?陈鑫说,到时候会告诉我们的。
   赵葆印说,再执行任务,我非打不可。
   几天后,终于有任务了。赵葆印忽地爬起来,两眼锃亮。
   志愿军的汽车外出执行任务时,一般都是在晚上,部队也有要求:不准抽烟,不准照明,关闭大灯,靠小灯行驶。
   这天晚上,赵葆印遵照上级命令,和陈鑫一起外出单独执行任务。当他们的汽车行驶到石边里村附近的山脚下时,天还没有完全亮。
   这时,赵葆印忽然竖起了耳朵。他对陈鑫说,敌机来了。陈鑫不相信,说你不是听错了吧?赵葆印说,没错,我听到敌机的轰鸣声了,准是敌机来偷袭了。
   果然,陈鑫也听到了飞机的声音。接着,他们看到有4架敌机朝这边飞来。
   赵葆印说,妈的,又他妈来了。陈鑫说,怎么,你手又痒了?
   赵葆印说,这里没有志愿军的部队,我们可以打了。
   陈鑫阻住他说,不能打,我们在执行任务。
   赵葆印说,赶快点,我们先把汽车伪装好。陈鑫点头同意,两个人把汽车伪装完毕,随后躲进了防空洞里。
   这四架敌机在轰炸旁边的村子。赵葆印拿起了半自动步枪,陈鑫看见了,说你想干什么?
   赵葆印说,我的手痒了。陈鑫说,你可别冲动啊。
   敌机轰炸了村庄以后,就飞走了。不多时,又有4架敌机朝这边飞来。赵葆印一看,在他们周围没有其它东西,就是他和陈鑫,还有一辆汽车。于是他让陈鑫进防空洞休息,自己看守汽车。
   这时候,赵葆印心里早就憋一股火了。正巧附近有个树桩,赵葆印架起步枪,瞄准了敌机。
   陈鑫大声说:上级有命令,不让打。
   赵葆印说,你说,军人的天职是什么?
   陈鑫说,执行命令。
   赵葆印说,好,那我现在就执行命令。
   你不能打!
   赵葆印说,首长说过,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嘛!有责任我承担,你放心好了。
   这时敌机离他们越来越近,赵葆印骂了句,瞄准敌机群,迎头打出几天来的第一发子弹。
   接着,赵葆印一连打了几发子弹。陈鑫要夺赵葆印的枪,他忽然想起来什么,夺下赵葆印的枪,对着敌机来了一长串点射。赵葆印看着他,先是觉得不解,接着使劲拍了他一巴掌,两个人一起笑了。
   敌机飞走了。陈鑫说,我们等着犯错误吧。
   赵葆印说,犯错误就犯错误,反正我们打敌机是没错的。
   陈鑫说,可是我们在执行任务,上级没让我们打呀。
   赵葆印说,反正我们已经打了,心里痛快死了。
   过了不长时间,对面来了一架敌直升飞机,在防空洞的北边盘旋了一会就飞走了。
   这时人民军的防空监视哨来了两个人,询问志愿军是否打过敌机。陈鑫一听愣住了,不敢吭声。赵葆印在驾驶室里探出脑袋说,刚才,是我们打的飞机。
   人民军说,你们真棒,把敌机打下了。
   什么,我们打下敌机了?两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把敌机打下了。他们称赞说,打得好!
   这时赵葆印和陈鑫才知道,他们打出的子弹竟然命中敌机,这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的。
   人民军战士约两人一同到敌机坠落的地点去看一看。二人欣然前往,四人沿着一条小河沟向北约摸走了二里多路,老远就看到敌机还在冒烟。
   当他们走到跟前时,发现敌机已被烧得不成样子了。不一会,赵葆印看见几名志愿军参谋也来到这里观看现场。一名干部说你们干得好,应该给你们记功。
   这时,很多老百姓也赶过来看热闹,他们都用汉语说:“好……打得好!”
   还把二人举起向空中抛。群众欢呼、跳跃,人人都流露出胜利时的喜悦,这种情景达半小时之久。
   要返回了。赵葆印等人告别了群众,开车奔向前沿阵地。
   几天后,部里领导打来电话通知赵葆印参加庆功大会。
   赵葆印兴奋地对陈鑫说,看来,我们打对了。陈鑫点点头,说,还是你干的好。
   部队领导在大会上宣布,给赵宝印和陈鑫两人各记特等功一次,并颁发了立功证和军功章。
   赵葆印的立功证上是这样记载的:“立功证字第1号,兹有赵葆印同志在抗美援朝、卫国保家后勤工作中,与助手,用三〇步枪一支、子弹十三发,轮流向敌机射击,击落敌机一架。特此……立特等功壹次,中国人民志愿军后勤部政治部。”
   赵葆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时刻牢记志愿军的天职,我们就能打败任何敌人。
  

共 409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 小说以抗美援朝为历史的大背景,焦点在了志愿军战士赵葆印身上。他喊出的那句“军人的天职就是杀敌立功,就是保家卫国”铿锵有力,令人鼓舞和震撼。但是在军营里,军纪严明,军人必须遵守。虽然他一次次地对盘旋在上空的敌机恨得牙根痒痒,但是被军纪的条条框框所约束,不能对它们开枪。在一次执行任务中,赵葆印终于按捺不住了,用他手里的步枪向天空开火击落了一架敌机。赵葆印得到了领导和群众的肯定,部队领导还给给赵宝印和陈鑫两人各记特等功一次,并颁发了立功证和军功章。赵葆印同志勇敢直爽和爱憎分明的性格刻画得很鲜明生动,佳作推荐共赏。【编辑:叶华君】【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010001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叶华君        2019-10-09 20:21:35
  是的,“时刻牢记志愿军的天职,我们就能打败任何敌人”!志愿军战士赵葆印用他勇敢的行动证明了这一切,向英雄致敬。精彩的小说,感谢作者的分享。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2 楼        文友:圈圈是句号        2019-10-11 10:45:44
  守纪律永远是对的,在纪律之内把握机会也是对的,那样你才能作出成绩,创造奇迹。
随性而活,性如流水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