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枫】撕毁诊断书(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丹枫】撕毁诊断书(小说)

编辑推荐 【丹枫】撕毁诊断书(小说)


作者:杨粉荣 布衣,160.7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855发表时间:2018-02-13 14:15:42

【丹枫】撕毁诊断书(小说)
   “爹挺好的,你们好好过日子,认真做生意,别累着!”父亲沉默了一会儿说。
   “城里按摩店的林凯前几天来过了,问我腿好了没有,人家又给我带来膏药让我及时贴,打听你现在在干啥。我也没细说。”
   祁梅听了一愣,平复心情后对父亲说:“他怎么来这里了?以后别让人家给你膏药了,告诉他别来咱们家,人家不欠咱们,相反时间长了,咱们欠人家情。”
   父亲点点头,唉!叹了口气。
   祁梅爹根本就不知道祁梅家做生意被骗一事,更不确切知道祁梅在家挨打受气。他老人家只是感到女儿脸色不好,憔悴瘦弱,每次都是一个人来看他,没有诸强的影子。
   其实父亲身体越来越差,胃部长时间吃不下东西,有时严重了就一个人到村头诊所里弄点药。根本没有大好转。
   父亲一个人生活,住在两间低矮房子里,他不想让女儿操心,女儿从小没有享受到母爱亲情,没有撒过娇,一直都是顺从听话,懂事,善解人意。
   只要女儿能得到别人的呵护疼爱,他自己忍点痛也就算了。
   祁梅把父亲的房间整理后,为父亲做了一碗鸡蛋汤,然后就匆匆返回家。
   一路骑车疾如飞,心急如焚,生怕误了时间让诸强生气。
   没想到,在回来的路上碰到诸强醉醺醺地站在马路边和人家争吵什么,东倒西歪的。她过去一看,原来他喝酒骑车碰住人了,对方理论他,他也不依不饶的。祁梅连忙走过去向人家道歉,最后对方勉强走了。诸强却一把抓住祁梅的脖子问:
   “他妈的,婆娘你跑哪儿去了?让我找你找不到,你是不是找男人去了?”上去一个耳光,祁梅护住了头。
   “我是去钱庄看我爹了……”没等祁梅说完,又一个嘴巴过来,祁梅一阵发晕,嘴角流血了!
   “你还去看你爹呢?老子成天都没饭吃,你哪儿来的钱看你爹?老不死的,活的结实……”诸强咬牙咧嘴地骂着,身子晃来晃去站不稳。
   周围人都看着祁梅,没人说什么,最后有位妇女人拉着诸强说:“还是跟着媳妇早点回去吧!别再骂她了!”
   祁梅不想再和他顶嘴理论下去,她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只要再顶一句,就会再招来毒打,干脆不理他。
   祁梅擦着眼泪扭头离开,径直往家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祁梅流着泪走着,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嘴角的斑斑血迹还在,她白皙的脸庞上淌着热泪,左脸铺着血迹,那副无助可怜的样子实在让人心疼,她太需要有人安慰和呵护了。
   她不想回去了,坐在村头的土桥边,她望着天上流动的浮云,内心的痛苦无处躲藏,只能用一行行热泪来释然,使劲用牙咬疼自己的下唇。
   风撩拨着她凌乱的头发,吹冷了她的身子,她下意识地缩着身子,内心凉极了!
   她望着河边被风吹动的杂草,河水面被风吹起了层层涟漪,祁梅呆呆望着,自己就如同路边枯草,任冷风乱吹,无处可藏。
   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丈夫的冷漠粗暴,婆婆也对她另眼相待,她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孤单和绝望。除了对自身家境的自卑和感叹命运不公外,她不敢再抱怨别人。
  
   三、打工风波
  
   也许,活着无法改变这个世界,也无法改变别人,但是能够选择保持独立就是明智之举。
   痛苦之余,祁梅总想起龚雅,这个世界上,除了养父,龚雅可能就是她唯一的朋友了。
   祁梅总给龚雅打电话诉苦,并说想轻生,没有生出儿子也可能就是受气的借口,二姑也整天指桑骂槐,说她没本事生男孩,这日子真的生不如死。
   龚雅每次都是千般安慰万般叮咛,鼓励她要理解诸强,帮他走出困境,要有自信和柔情,耐心经营婚姻。
   龚雅的开导安抚将祁梅那颗驶向远方的心收拢回来,她想通了。
   不要轻易去依赖一个人,它会成为你的习惯,当磨难来临你失去的不是某个人,而是你精神的支柱,连同你的尊严。
   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学会独立行走,它会让你走得更坦然些。
   祁梅想出去打工,自己走出去看看。
   在深圳,龚雅夫妻俩在积累一些工作经验后,决定自己出来单独闯荡,他们承包了一家水产门店,每天可以自由进货,自由买卖,白天经营,晚上准备,有时晚上也雇人摆摊位。后来她们生意越做越大,干脆自己不干了,全面招人雇人干,自己又配上熟食水产品加工,开了三家特色鱼虾蟹美味快餐店。自己做了公司主管,员工大都是老家的亲戚,他们来这里都有了收入,有的在龚雅旗下做起了水产连锁店,鱼虾蟹特色美味店。
   又一次打架生气后,祁梅决心活出自己,离家出走来到深圳,找到了龚雅,她想在龚雅这里打工干活挣点钱。
   祁梅一出走,诸强整天打电话找祁梅,后来他打电话给龚雅,问问祁梅是不是去深圳了,龚雅告诉他祁梅在她这里干活。对于诸强,龚雅什么难听的话都敢说,因为从小龚雅在姑妈家住,诸强就很听这个姐姐的话。龚雅批评挖苦了他,并鼓励他也出来打工,孩子暂且留家里让二姑带。
   诸强在家整天萎靡不振,在龚雅的催促下终于答应来深圳。
   祁梅一见到诸强,气不打一处来,当着龚雅的面给诸强许多难听的话,也算出出气。诸强再也没有回话,向祁梅保证,以后在这里一定好好干,挣钱回去盖房子。龚雅给他们接个卖水产品的门店。
   没有本钱,龚雅借给他们三万元租个店面,每天从龚雅那里拉货摆摊,龚雅总是给他们最低的价格,让他们有最大的利润。夫妇俩勤劳吃苦,为人和气,果然每天可以有不错的经济收入。
   诸强慢慢变得上进,能够相互体贴,生意慢慢走上了轨道,一年能赚到近十万。
   可是,二姑在家里一直是忧虑着,她总催促着诸强,赶紧生个儿子抱回来,不让他们养,自己在家养。
   事不遂愿,两口子没日没夜地干活,精力不够,根本无法怀孕,生儿子的事一直没有动静,祁梅想:等挣到钱能在县城买套房子了再考虑生儿子的事。
   深圳是个迷人的城市,每个人都在为自己能够在深圳长久立足而努力着。或与人合作,或单打独斗,或给人打工,或家族创业。他们中有的怀揣一夜暴富的遐想,有的想通过劳碌一步一步壮大自己,诸强夫妇是想和龚雅夫妇一样凭着自己的努力在这里开花结果。
   转眼两年过去了,诸强门店又扩大了,生意就越来越忙,他们就干脆请人干活,自己能歇歇,空余时间能出去玩玩。
   就这样诸强时不时晚上出去和周围小老板玩乐,有时彻夜不归。祁梅开始想,男人嘛出去轻松一下,知道诸强身体不好,借机休养休养身体,调整一下心情赶快怀孕生儿子。
   女人的直觉是很敏感的。最近诸强的言行举止有点反常怪异,他开始注重打扮形象,每次出门都要在镜子面前晃来晃去,有时自言自语,似笑非笑。冷落祁梅,总是不耐烦地回话,无心经营门店。
   深圳毕竟是大多人梦想发财的地方,多少人想在这里立于不败之地,然而当金钱填充了人们空洞麻木的心之后,他们就会想体验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快感,奢侈浮华一下自己,以此满足自己作为农村人的虚荣。
   后来祁梅决定细心去观察诸强,她决定跟踪他,她甚至还策划着要是逮住了,怎么惩罚诸强。还没来得及去跟踪,却发现诸强在外面真有了问题。
   果然,一天女人竟然向店里打来电话:
   “我找诸强,他是个骗子,他说他是个离婚的男人,他骗我的感情。这几天他失踪了,拿了我的钱跑了!”
   祁梅气不打一处来:“我是他老婆,你个贱女人找我男人干啥,你有问题找他,为啥打电话到我店里?以后少给我打电话!”
   ……
   祁梅毫不示弱也俨然成了泼妇。
   “你这个泼妇,你不要怨别人,怨你自己没有魅力,管不住自己男人!有本事别让你男人出来找我呀!”
   那个女人污言秽语机关枪似的朝祁梅袭来。一开始祁梅还不相信这是真的,一阵对骂后才确切知道是诸强在外招惹的女人,一个劲儿地向诸强敲诈钱,连骂带闹。
   ……
   又一次致命一击。祁梅气得浑身发抖,欲哭无泪,她想:日子刚有好转,挣了几个血汗钱,你竟然在外搞潇洒挥霍,怪不得近半年他诸强花钱这么厉害,每次都说出去谈生意,找买家销售等等,原来是这样。
   “你是不是在外搞女人?你吃几天饱饭,你有几个臭钱还出去潇洒!”祁梅终于没有忍让,
   “诸强你到底想不想过日子,那女人都欺负到我头上了!”
   摔盘子,砸椅子,吼叫着,声音愈来愈高。
   “老子混了女人,咋了!你咋不给我生儿子呢?”诸强满嘴臭话,一脸酒气喷向祁梅。
   “你这女人天生就是干活的贱料子,你她妈的少管我,你自己想去潇洒也去呗!”满嘴胡言,把最狠的话撂给祁梅。
   这次祁梅没有大吵大闹,很平静,她是个顾面子的女人,她不想让隔墙邻居听见。她做好了扔掉生意带诸强回家的准备。
   祁梅白天忙碌了一天,愤怒早已冲昏头脑,那个女人刺耳的辱骂声响在耳边,诸强对自己的态度已经让她心灰意冷。
   对面街道的灯光直逼她的眼睛,她已经神情恍惚,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她呆呆地坐在店里,这时候大多数人都把店门关起来了。
   眼前浮现出家乡养父那苍老可怜的样子,她已经一年多没有见到父亲了。平时只能通过电话问候父亲一声,父亲总是报喜不报忧,祁梅想父亲了,他就是祁梅唯一的亲人了。
   昏暗的灯光下,诸强仍然没回来,她按了电话,无人接听。她想和他认真谈一谈,要么离婚,要么把生意扔掉回家,离开这个城市。
   世间纵有千万种爱,但男人的一句绝情话语,以及别人的插入足以让它灰飞烟灭。
   昏暗的灯光下,祁梅望着天花板,守着空房一夜没有合眼。
   第二天,听说他受伤进医院了,祁梅觉得诧异:他一夜未归,在外面干了什么?遭遇了什么?她恨死这个不务正业的男人了,又气又恨但还是去了医院。
   到那里一问才知道,昨晚从KTV出来被人打了,下体疼痛,腿部骨折,具体细节诸强始终沉默,就是不多说。
   不过此时,祁梅也真的不想听他任何的解释,似乎什么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她内心都明白,也许什么都不明白。
   伤的确不轻,祁梅也不知道该找谁追究,因为是半夜挨打,打人者打人之后随之就走了。
   一个从农村来的穷小子,你有什么资格进高档娱乐场所,你又有什么胆量敢于同有背景的人较量争斗。你好好收敛点,好自为之吧。
   自己惹的祸自己承担吧,这也许是个教训。
   由于诸强腿伤,祁梅为了照顾他,每天往返医院和门店之间,无暇顾及自己的生意,生意越来越差,最后自己也慢慢地有点撑不下去了。
   “这生意现在已经很差了,货也进不成了,就这吧,不行了就卷被子回家。”祁梅在医院里不满地嘀咕着,诸强这次并没有发火,也没有吼叫,的确他输理了,一言不发。
   祁梅把饭菜送到诸强的床边,然后收拾衣物准备离开,她仿佛对眼前的男人恨之入骨,冷冰冰地撂下一句:
   “你吃吧!想养几天病就养几天,我去店里看看能不能再摆两天摊,两个工人都准备要走了!”
   说完就打开病房的门离开了,门“嘭”地一声异常的响亮,震得窗外的玻璃和床头上电瓶猛地一颤。
   此时,诸强内心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
    
    四、浪子回头
  
   王井街道到了夜晚仍旧沸腾起来,水产店对面都是夜市小吃,三五成群的,坐在路边谈笑着,吃着喝着。勤劳的生意人都在忙碌穿梭在店内外,他们大多都是农民,在为生计拼命。
   已是三伏天,整条街上腥气难闻,鱼虾到了晚上大部分都已经死了,活的都养在池子里。这些水产店主们大都是光着膀子,赤脚站在池子边上,有的手持尖刀,动作麻利地刮着鱼鳞甲,割开鱼肚子将里面的内脏掏出来,“啪”地一声准准地扔到旁边的垃圾桶中,有的扔偏了,就响亮地啪到了水泥地板上。
   前来购买的大多是老年人,或者刚下班的年轻人,白天他们没有时间来买,有的专门来买便宜的死鱼。不过有的也是刚死一两个小时的鱼,还能吃。
   龚雅如同往常一样穿梭在几个门店之间。烧烤店在她的精心打理下生意异常火爆,她的干劲越来越足。
   龚雅整天在公司忙碌,开始就没有听说诸强住医院这事,后来发现诸强好久没来进货了,从老乡口里才知道这件事,对诸强非常生气,有点恨铁不成钢。
   在这期间,龚雅一直没有抽出空来看望诸强,她只是电话问了问祁梅。这天龚雅开车来了,进了病房,她看见诸强蜷缩着身子睡在那里,祁梅一脸冷漠和淡然。
   “姐,你生意这么忙,你不需要来,没多大事,休息休息就好,有我在这儿看护,你就别操心了!”
   “那能行,再忙我也要过来看看,到底是为了啥事?几十岁的人了出门还挨打?做生意就要有个做生意的样子,只要安分守己,正一正二,没人敢随便打你。”龚雅对诸强说话一直就是针针见血,从不绕弯。
   气氛很尴尬。祁梅一边给龚雅倒茶,一边郑重其事地对诸强说:
   “诸强,事情已经出了,我不管为啥事,我也不想知道为啥事。你安心养病,我会尽心照顾你,但等你病好了,我们要考虑离婚。我是认真的。”

共 51413 字 11 页 首页上一页12345...11
转到
【编者按】撕毁诊断书,这是一部反映在农村和城市之间挣命的故事。主人公祁梅是放牛的爷爷从路边捡回家的女婴,养父四十多岁未娶,爷爷希望将来祁梅能为儿子养老送终。祁梅高中毕业后进城做工,认识了开店做按摩的医生林凯,两个人一见钟情,却因为母亲的反对和破坏,祁梅被工厂除名回家,经闺蜜龚雅介绍,祁梅嫁给了龚雅二姑妈家的表哥诸强。婚后他们生育了一个女儿,之后由于诸强的身体原因再没有怀孕,诸强的妈妈带着遗憾去世。诸强夫妻去深圳龚雅的水产公司打工,检查出诸强患了癌症,祁梅和龚雅瞒着诸强回家休养,困苦中得到初恋林凯的扶持,祁梅在极其复杂的心态下和林凯有了一夜情,祁梅竟然意外怀孕,生下一个儿子,诸强因为有了儿子,毫无遗憾地离开了人间。林凯为了祁梅至今未婚,其母听说祁梅的儿子是自己儿子的骨血,同意祁梅与儿子结婚,组成了一个幸福的家庭。龚雅本来为表哥诸强抱不平,但看到林凯是真心爱着祁梅,更同情祁梅命苦,表哥在深圳打工期间还出轨、家暴,祁梅却对表哥不离不弃,尽心尽责侍奉二姑和表哥到终老,敬佩之下给予闺蜜最大的理解和包容。后来,龚雅无意中为祁梅找到了双胞胎姐姐和亲生母亲,一家人终得团圆;再后来,因为小诸林生病,才得以弄清楚诸林竟然是诸强的亲生儿子;真心爱着祁梅的林凯尽管有一丝失落,但他对祁梅和孩子的爱却没有丝毫变化,并且心甘情愿倾尽三十多万积蓄为小诸林治愈了疾病。再再后来,祁梅在送走林凯母亲一年后,生下了她和林凯的儿子,为了避免再听到老街坊的闲话,林凯果断地搬家了。全篇文字精炼,故事曲折生动,人物栩栩如生,错综复杂的亲情,在传统的大爱里彰显出人伦的熠熠光辉,尤其是主人公祁梅的身世和情爱故事,令人扼腕赞叹,一个好女人就是一轮燃烧的太阳,能够暖热所有的亲人和朋友。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8-02-13 14:17:55
  全篇文字精炼,故事曲折生动,人物栩栩如生,错综复杂的亲情,在传统的大爱里彰显出人伦的熠熠光辉,尤其是主人公祁梅的身世和情爱故事,令人扼腕赞叹,一个好女人就是一轮燃烧的太阳,能够暖热所有的亲人和朋友。为你的佳作点赞!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2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8-02-13 14:25:59
  由于小说的每一个自然小节之间都空了一行,光排版昨晚就用了一个小时。今天八点打开小说编辑,到下午两点十分看完,这篇小说整整用去我七个多小时的时间。但能欣赏到如此优秀的佳作,我无怨无悔!丹枫有你这么优秀的作者,一定更精彩!
梦锁孤音
回复2 楼        文友:杨粉荣        2018-02-20 09:20:44
  辛苦老师,谢谢指导!
3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8-02-13 14:26:58
  热烈欢迎你入驻江山丹枫诗雨社团,一展文采!欢迎你加入江山诗歌讨论群 555363392;江山新星群175430483 ;丹枫诗雨文友群260574808
梦锁孤音
4 楼        文友:神青赶        2018-02-13 14:51:52
  好作好按!作者辛苦了,社长辛苦了。
麦浪汹涌,我持锹远望,风如野马,高天似靛。
5 楼        文友:杨粉荣        2018-02-17 20:37:31
  这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世俗虽然无奈,但永远超越不了人间的真情。爱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当爱超越了繁衍后代的 本能,成了一中保护。看似所有人都为爱做出了牺牲,实则所有人都在极力维护爱。这种爱超越不了天,却像海。每一次的理解都是最大的圆满。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