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枫】打工(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丹枫】打工(小说)

精品 【丹枫】打工(小说)


作者:延河水 秀才,1219.0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754发表时间:2019-06-09 20:23:11

【丹枫】打工(小说)
   一阵响亮的闹铃声让小刘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他迷迷糊糊地把手伸到枕头边拿起圆形的小闹钟,极不情愿地努力睁了睁眼睛,时针指向了四点四十。没错,这块小闹钟,虽然是房东丢弃不要了的东西,但时间还是蛮准的。定这个时间,就是这几天他开始起床上班的时间,因为开工的时间只仅仅在二十分钟后,所以他得赶紧起床出发了。但是他觉得浑身就跟散架了一样,腰跟断了似的,木木的双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了,短短的一夜休息时间根本没能让他疲惫的身心得到恢复,反而觉得愈加的难受。两只手似乎都发胀了,连拿个小钟表都有些疼痛。他放下小钟表仰面睡过去,不由己地闭上了眼睛。
   俗话说有钱难买临明的觉。确实如此,这凌晨的觉确实是让人留恋不舍啊,一不留神就会让人再次沉沉地睡去的。“不行,不能再睡了。”一想到工地老板那双恼恨的眼神和那张黑青的长眉脸,还有别人那鄙视与幸灾乐祸的眼神,以及被老板扣掉半天的工资,那才是最糟糕最让人要命的。为了生活,为了还清借下亲友们的债务,他绝对不可以贪图安逸。他想到这里,不敢再有一丝一毫的迟疑怠慢,一骨碌坐起身来。立马穿好衣服,踏上鞋子就走出了门……
   尽管工地离他住的地方不是很远,穿过前边那片居民区往西一点就是,但步行最快也要将近二十分钟才能赶到。其他工友都掏钱买了二手自行车上下工地,而他却舍不得买,只好步行上下工地了。他干活的工地,起先只是靠山而挖的一排简陋的土窑洞,为了不至于闹纠纷,人们用栅栏和破石片隔成一个个的小院。每个院子高低不平,大小都不一,尤其是那曲里拐弯的路,要是遇到下雪或者是下雨的时候,就泥泞难行,显得如同乡下的村庄一样破落不堪。只是后来生活好了,人们手中有了余钱,也看准了不断涌入城市的农民租房热潮,所以,不甘人后的都在自家院子里加盖起了两层或是三层的楼房,大都租给了进城来揽工的农村人居住。当然,也有人靠着官场或者是社会上有势力的黑白关系网开起了小旅社,并养着一些小姐招揽着生意。如此一来,这一片地方人来人往地竟显出了几分繁华之气来。而最早在这一带露脸的土窑洞却像害羞一样,躲藏在楼房的身后不再露面了。
   小刘租住的地方,是在一个山坡上,每天上下工地时要途经一条不怎么宽的壕沟。壕沟里有许多石头块,他每天都是踩着石头块才能越过去赶往工地的。壕沟里脏不兮兮的,一股难闻的腐败臭味直刺鼻子,但为了走捷径,他还是忍着恶臭的气味翻越。每当他越过那奇臭无比的壕沟时,那些比他上工还早的清洁工们,将各自的清洁区几乎要打扫完了,只剩一些收尾的角落未扫。他们来来回回划拉着扫把,如同画家手中的画笔,在柏油路面上挥划自如。他记得自己学生时期的作文里就是这么写的,不晓得现如今的学生是怎么写的。他加快脚步,心无旁骛地扑向工地。因为时间不允许他过多的欣赏生活,只能让他匆忙地投入生活。到了工地他才发现工地老板没在,只有早到的工友们已经开始了紧张地劳作。他二话没说,抄起旁边的铁锨就干起活来。
   不大一会儿,他就彻底地进入了状态,装车推车都很娴熟。他们要把整个院子降低大约五十公分深,要倒出去的土非常多。房主住的那孔土窑洞侧面经常有滑坡的土下来,非常危险,这次要从土崖上面一层层地挖下来,挖成斜坡状,就不怕再滑坡了。但是这样一来,要倒的土就更多了。院子狭窄不说,院外的巷子也只能凑合容纳个手推车,因此,他们只能用手推车把土从院子里推出巷子,倒在巷口稍微宽敞点的空地上,再由工地老板雇来的一辆农用三轮车拉着倒入远处的垃圾场去。
   这阵儿工地上只有一老一少俩个工友,老的约有五十多岁,人们都叫他老张。小的三十来岁,身体壮实得让人一看就晓得他是一个长年累月干体力活的人。现在,工地周围静静的,只有他们几个干活的动静。
   “小刘,你今日个咋么来的迟啊?”那个年轻点的工友问他。
   “睡懒觉了。”小刘自嘲地说。三人笑笑,不再说话。手中的活却没丝毫放松。
   过了一阵儿,其他工友陆续地赶来了,他们把各自的自行车往旁边一放,立马就干起活来。他晓得,后来的这几个工友,都是有手艺的,并不像他一样没有一技之长,只能凭苦力挣钱。而这几个有手艺的人,每天到工地的时间晚,可挣得钱却比自己要多一倍多。如今就是这样,挣钱的不出力,出力的不挣钱。他就这么想着。
   这时候,老板来到了工地。他看见工人们都在干着活,并没有说什么,便到院子里两间原有的简易房子里转了转,就出来对干活的他们说,别倒土了,先把这两间旧房子拆了,将拆下的乱七八糟的全部倒掉,然后好放线挖地基。于是,几个人就都到房子里,抡起锤子砸起了房子。一瞬间,随着房子墙壁被砸塌,满院子便冒起了一股子黄尘。小刘抡了一阵铁锤,豆大的汗珠儿不断线地从额头上滚滚而下,好像进入了蒸房一般,满头满脸水淋淋的,两条胳膊都有些麻溜溜地酸疼起来了。老张对紧挨自己的工友说:“王三,你替换阵儿小刘。”
   王三从小刘手中接过铁锤,说:“我看这样吧,小刘推车,老张给车厢里装土,我专门砸墙吧。”他这样说完,挥舞起铁锤,一边砸着墙,嘴里一边“嘿哈”地叫着使劲儿。虽然,只见他不紧不慢地抡着铁锤,但每一铁锤下去,总会砸塌一尺见方的墙壁来。他砸了一阵儿后停了下来,喘着气说:“今早我骑车来到工地还不到四点半。”
   给车厢里装烂砖块和砸碎的水泥渣子及黄土的老张,给车厢里铲了一锨混合的垃圾土说:“来的真够早的。”小刘听他俩这么说,不免有些惭愧,觉得这俩个人在年龄上都比自己大,但也都比自己到工地的时间早,难道说他们就不熬累吗?他虽这么想,却不言传。在看其他几个有手艺的工友,在一旁有一下没一下慢吞吞地干着活,嘴里却是“嘻嘻哈哈”地谝着闲传。总之,尽管他们干着枯燥无味的活儿,但说说笑笑的倒也感不到无聊和寂寞。
   当然,在建筑工地揽工干活,即使经常干体力活的人,一天从早到晚下来也熬累得够戗了。浑身再怎么酸痛也得强忍着,工程上的活是不会停下来的。老板在一旁听他们几个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也许是觉得没什么意思,或者是他不想在飘荡着黄尘的院子里多待,便悄悄地走开,到房主的窑洞里看电视去了。而房主又是生意人,并不想耽误自己的生意,早就出去忙自己的生意了。
   小刘推了一阵车子,看见老张有点累,就让老张来推车,自己给车厢里装着垃圾。几车装过之后,觉得腰和腿已不像是自己的了,似乎要断了似的。虽然他的手上早就打磨起一层厚厚的老茧,但他握铁锨把的手似乎像肿胀了一般,感觉有种握不拢的难受。
   周围的住户陆陆续续地起床了,老头老太们到小区广场锻炼走了后,一些女人和孩子也起床了。这些女人们都提着尿盆子出来倒尿,孩子们则是东跑西跑地乱喊乱叫着,使安静了半个早上的地方变得不安静起来。左面那家的院子有两层房子隔着看不到,听房主说是环保局的什么干部,而右面这家院子住得是城建局的人。他们也是二层的房子,但与现在准备盖房的这家只是一墙之隔。所以,在院子里干活的人头一抬就能看到对面的一切,尤其是那些穿裙子的女人,不知不觉中就走光了。用王三的话说,在这里干活不光有钱挣,还有眼福。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王三凑到老张跟前,附在耳边神秘兮兮地说。     
   老张说:“秘密?啥秘密?”
   “墙那边二楼中间的那个漂亮女人,穿的白短裤上有血。”他见老张有些不相信,就又补上一句说:“你不信?等一阵儿她出来了你看啊。”王三压低嗓门,诡异地笑着。
   老张把脖子扭了扭,好像很不屑的样子,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他见小刘装满了车厢,便推上车子向院外走了。小刘笑着朝王三竖起大拇指来:“老哥,你的眼神真好使!”王三得意地说着“那是那是”的话,又抡着铁锤砸起了墙。他一边砸着,一边不时地把头偏向墙那边的二楼看,大有还想发现什么更为新奇事的样子。小刘看着,不由地被他那个样子给逗得笑出声来。
   王三说的那女人长得蛮有姿色的,人也蛮开朗的。这些天跟那几个有砖匠手艺的工友还偶尔打个招呼、说几句话。但在小刘看来,她跟燕子相比起来还是差远了。一想到那个让他不能自已的燕子,小刘的心情就变得沉重起来。
   大约九点多的时候,给工人们做饭的老李才挑着饭来了,还没等老板“吃饭了”的话说毕,几个砖匠就放下手中的工具,纷纷围在放着馍和菜以及碗筷的筐子跟前,争抢着碗筷和勺把子。小刘和老张等几个工友都端上碗到一边圪蹴着或坐着吃开了,才拿起碗筷来。早饭非常简单,只是把昨天吃剩的馍热好了,将黄瓜、青辣椒和茴子白切碎了,加些盐调拌在一起就是菜了,然后再烧些米汤就是工人们早上的饭了。                          
   临近晌午的时候,几个人只顾一边说笑一边干着活,谁也没注意到会有人进来。直到听到一声“谁让你们在窑背上边挖土的”断喝,几个人才被这声炸雷似的断喝给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一个胖胖的、矮矮的、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才喘了口气。小刘看来人的面庞白白净净,沉稳,文雅,一身崭新的衣装在阳光下直反光,和电视里那些衣冠楚楚的“人民公仆”形象如出一辙,根本不像胡搅蛮缠的人,更与那声断喝声是对不上号的。可那声断喝分明就是出自他口……
   “房主家让挖的。”王三说。
   来人不再搭话,几大步就跨到楼梯跟前,噌噌地就上了二层房顶,顺着土崖几步就蹿到了窑洞顶上。弯下腰几乎是一寸一寸地看了一遍后才下来。小刘看着矮胖子男人的动作,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心想,这矮胖子身手真不简单,换成是自己,就算借助工具,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这人是谁啊,这么牛逼?”小刘悄声地问。王三低声说:“我不认识,大概是隔壁那院的主人吧。咱们只把塌下来的那块土挖掉了,也都在这边,对他家没什么影响的。”前两天在上面挖土的王三,他对上面的情况是最清楚的。小刘想,应该不会有啥问题。
   然而,没想到的是,矮胖子男人拍了拍手上的土,一手扶了扶金边眼镜,一手指着几个干活的工人,开口就骂开了:“你们眼瞎了?把老子的窑洞挖塌了咋弄?就你们几个挣的那点破钱给老子陪得起吗?”果然是隔壁那位城建局的干部,难怪这么威风。小刘心中在想,他妈的,还是干部哩,不分青红皂白就骂人,刚才往上爬的时候怎么没把你这狗杂种给摔死呢?
   王三冷冷地说:“把你那臭手放下。”
   “老子不放你能咋着?”
   话音刚落,王三一把捏住对方的手腕,像把铁钳稳稳地攥在手里。任对方怎么挣扎也纹丝不动。
   老张把二人分开,对矮胖子干部说:“有啥问题你找房主去,我们几个只是干活的,你跟我们吵吵也没用。”他这么说着示意王三和小刘继续干活,别理他。矮胖子听了老张的这几句话后,揉了揉手腕,转身边走边说:“别以为你们是干活的就没有你们事,我先找那孙子去。”骂骂咧咧地拐着脖子径直走出大门去。
   “鬼子怂!”王三骂着。小刘说:“老哥,你不懂吗?打仗时的汉奸,和平时的狗腿子,气焰从来都是最嚣张的。”老张也接着说:“就是,犯不着和这些哈怂们生气,气坏了身子还得咱自己掏钱治,划不来。”
   矮胖子男人走后刚过十来分钟,一个自称老郭的白净老头走了进来,手指着几个干活的工人警告说:“刚才我儿子来跟你们说过了,尔格我也跟你们再说清楚,我家的窑洞要是塌了你们几个人逃不了干系,要是塌死了人,哼哼,还得你们偿命……”听着老头没完没了的啰嗦,几个干活的工人谁也不抬头,也不吭声,只顾手中不停地干着活。也许是老头觉得人们不理睬他,没什么意思,就嘟嘟嚷嚷地走了出去。王三这才直起腰来,说:“真是灰驴做的灰驹子,没有一个好种!”几个工人听了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此后,“驴”和“驹子”再也没来找茬,真不晓得房主家是怎么对付的。                       
   所有的土和垃圾倒完了后,那几个砖匠放好了地基线,老板就又到人才市场上雇来几个工人,与小刘他们三个一起,一边挖着地基,一边从外边往院子里搬运着砖头。
   三天过后,地基处理好了。这天一早,老张、小刘和王三他们三个就被老板安排在院子里挖自来水和下水管道的坑道,其他新来的几个被安排着和砂浆与伺候几个砖匠垒墙了。小刘他们三个要挖的壕沟虽说不宽,但要挖深,还要有坡度。因为,挖不深冬天会冻破管子,而没有坡度水流就不畅。所以,他们三个只好按照要求来挖,只用了半天光景就将壕沟挖好了。后晌,工地老板叫来管道工进行安装,当他们将自来水管和下水管安装停当,老张他们三个也将壕沟填埋完了,一瞬间,院子里再不是磕磕绊绊地窝囊了,人们感觉院子不仅大了,而且脚下也宽展利索了。

共 974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说讲述了小刘在建筑工地打工的见闻和历程,凸显出打工者的艰辛和不易,尽管没有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但真实的呈现出打工者的乐观和吃苦耐劳精神!小说结构严谨,情感真挚,关注民生,展现了打工者平实的人生!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610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9-06-09 20:24:12
  小说结构严谨,情感真挚,关注民生,展现了打工者平实的人生!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回复1 楼        文友:延河水        2019-06-10 15:13:23
  谢谢老师的精辟点评与编按,祝老师夏季安好!
2 楼        文友:陆屿璠        2019-06-09 22:49:25
  生活不易,尤其是靠手艺吃饭的人!无论农村城市,多些理解,社会才会更和谐!
回复2 楼        文友:延河水        2019-06-10 15:14:08
  谢谢老师的精评,祝老师一切安好!
3 楼        文友:孙巨才        2019-06-10 22:21:22
  热烈祝贺延河水老师小说加精!描写细腻,语言活泼。真实见闻,生动感人。我拜读学习,获益匪浅。
回复3 楼        文友:延河水        2019-06-10 23:04:25
  感谢孙巨才老师的精评,祝老师夏安!同时祝孙老师创作丰收!
4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9-06-11 20:44:22
  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更知道盖房时的辛苦,老师外出寻工,可见为了生活所付出的努力与艰幸。祝贺老师喜获精品,愿写作更上一层楼!
梦锁孤音
回复4 楼        文友:延河水        2019-06-11 21:59:31
  谢谢梦锁孤音老师的祝贺,更感谢梦锁孤音老师的精辟与编按以及提携!同时祝愿老师创作丰收,夏季一切安好!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